問天何必多情──徐志摩和林徽音

2014/11/14  
  
本站分類:創作

問天何必多情──徐志摩和林徽音

徐志摩一九二○年十月,飄洋過海,從美國來到英國,所為何來?徐志摩在〈我所知道的康橋〉一文中,給我們的答案是:「我到英國是為要從盧梭(案:羅素)。」但學者劉洪濤提出質疑:「徐志摩來歐洲前,與羅素並不相識,也沒有直接聯繫。千里迢迢跨海到英國師從一位沒有事先約定的導師,這是不符合常理。」其實徐志摩與羅素的實際交往,要等到一九二一年夏天羅素從中國返回英國之後的十月二十九日,而這已是徐志摩到英國的一年後了。由此觀之,追隨羅素之說,甚不可信。據學者趙毅衡的說法,「是徐志摩與金岳霖、張奚若在紐約聽到政治學家拉斯基(Harold Joseph Laski)的演講後,大為傾倒,三人連袂來到英國師從拉斯基。」因此徐志摩進倫敦大學政治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簡稱LSE)隨拉斯基攻讀博士學位,並一口氣註冊了六門課程,只是後來徐志摩結識了林徽音,為了愛情而荒廢了學業,經常蹺課,導致校方找導師拉斯基要人,才有拉斯基給校方的短簡說:「我倒是不時見他的,卻與讀書事無關。」為了學業問題,師生間可能鬧得不是很愉快,這可能是後來徐志摩迴避了他追隨拉斯基來英學習,而改以追隨羅素的原因吧。

一九九五年仲夏七月,我們飛行半個地球,千里迢迢為的是要探尋詩人在英國的足跡。我們下榻在大英博物館附近的旅店,是百年以上的老建築,名曰「羅素」,打從心底就有一份親切之感。政經學院位於倫敦鬧區,在英國BBC廣播電台的斜對面,當時雖已放暑假,但仍可見莘莘學子穿梭其間,一如當年的徐志摩。而就在學校開學不久,徐志摩結識先前到英國講學的林長民和他的掌上明珠林徽音。林徽音當時以優異成績考入St. Mary’s College學習,她的冰雪聰明,深深地吸引著徐志摩,令他深陷情網而不可自拔。徽音的明艷,點染了志摩的空靈,正如詩中所言:「……使他驚醒,將你的倩影抱緊。」

徐志摩和林徽音在英國的一段戀情,徐志摩是寫有日記的。絕非林徽音的兒子梁從誡所說的兩人只有友情而沒有愛情。這日記一直保留在林徽音的手中,直到她過世後,才被銷毀了,但還是有跡可尋的,往事並不如煙!

林徽音.jpg

    ●林徽音

一九二五年三月,徐志摩決定歐遊時(案:除赴泰戈爾之約,更重要的是為他與陸小曼的緋聞,而去躲避風頭的),臨行之前他把一個皮箱交給淩叔華(案:淩為三點水,我已另文考證)保管。這小皮箱就是後來大家通稱的「八寶箱」。箱子放有什麼東西?據推測有徐志摩的書信及平時他隨手寫下的一些散文或詩歌的手稿,最重要的有兩本英文日記,那是一九二一、一九二二年間他在英倫和林徽音相戀的日記,通稱Cambridge(康橋)日記。據林徽音給胡適的信中談及還有《雪池時代日記》(案:那是1922年11月徐志摩回到北京,到景山西街雪池胡同苦追林徽音不得的失戀日記)。一九二八年十二月中「八寶箱」重回徐志摩的手中。一九三一年六月間,徐志摩再次把「八寶箱」交給淩叔華保管。只是這次「八寶箱」中的東西是與第一次有所不同,其中原本的《雪池時代日記》在輾轉於硤石老家及上海的中間,為陸小曼所見,被陸小曼給燒了。據林徽音一九三二年元旦給胡適的信中說:「整三年前,他北來時,他向我訴說他訂婚結婚經過,講到小曼看到他的《雪池時代日記》不高興極了,把它燒了的話,當時也說過:不過我尚存下我的《康橋日記》。」

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林徽音從胡適那裡(案:徐志摩死後,胡適向淩叔華施壓而拿到的)拿到箱子後,打開看的結果是:「有兩本英文日記,即所謂Cambridge日記者一本,乃從July31 1921起。次本從Dec. 2(同年)起始,至回國止者,又有一小本英文為志摩一九二五在意大利寫的。此外幾包晨副原稿 ,兩包晨副零張雜紙,空本子小相片,兩把扇面,零零星星紙片,住址本。」

一九三二年元旦,林徽音下午及晚上一連寫了兩封長信給胡適,在晚上的那封信中有「……實說,我也不會以詩人的美諛為榮,也不會以被人戀愛為辱。我永是『我』,被詩人恭維了也不會增美增能,有過一段不幸的曲折的舊歷史,也沒有什麼可羞慚。(我只是要讀讀那日記,給我是種滿足,好奇心滿足,回味這古怪的世事,紀念老朋友而已。)……」。林徽音說她急著要《康橋日記》,只是要回味那些往事,她把話說得很輕鬆,其實是因為那有著她和徐志摩的私情,她不願這日記落到別人手中,加上「大半年前志摩和我談到我們英國一段事,說到他的《康橋日記》仍存在,回硤石時可找出給我看。如果我肯要,他要給我,因為他知道我留有他當時的舊信,他覺得可收藏在一起。」的緣故。

林徽音有詩〈你是人間四月天〉,兒子梁從誡說是母親喜獲麟兒,寫給他的。但「詩無達詁」,就文本觀之,更像情詩。尤其是林徽音死後,金岳霖的輓聯寫的是:「一身詩意千尋瀑,萬古人間四月天」,金岳霖一直深愛林徽音,林徽音之於金岳霖是「人間四月天」,正如徐志摩之於林徽音一樣,因此林詩為悼念志摩的情詩,就更多一層旁證了。

一九九五年仲夏在倫敦、劍橋捕捉徐志摩當年浪漫的身影,清晨推開旅店的窗戶,公園青蔥樹影,躍入眼簾,面對桌上成堆的資料,腦海中突然湧現「問天何必多情」的句子,記的是徐、林之情:「往事已蒼老,拂不去的卻是妳嫣然一笑;/ 多情應笑我,無端還要持杯勸雲且留住。/ 忘卻吧,忘卻吧!/ 忘卻我倆該忘卻的。/ 就讓往事隨風飄,/ 就讓上天悔多情!」不像新詩,有點像歌詞。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18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