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說>剋夫命

2020/6/23  
  
本站分類:藝文

&lt;微型小說&gt;剋夫命

       金枝生來是千金命,家境富裕,又是獨生女,掌上明珠般被呵護,她有對水靈靈的大眼睛,像魚缸裡的金魚凸出眼球,老遠就能望見在瞳孔出現的眾生。端正五官並非天姿國色的美人,令人難忘的是掛在她臉上的那對金魚眼,彷彿有千言萬語,默默在凝視中傾吐無限心事。

       十 七、八歲時,任何成長的少女都如盛開的鮮花,金枝發育豐滿的體態、宛如香甜的蜜桃,招蜂引蝶。拜倒裙下的公子哥兒們整天把她團團圍繞,初中畢業後沒多久,便傳說她結婚了。失望的男士們很快轉移目標,越戰期間、陽衰陰盛,城市中待字閨中的姑娘們多得很,單身男士們真不愁找不到老婆呢!

       新郎和她是同鄉,比她大了十來歲,可以免去服軍役,她本來嘟起嘴大吵大鬧,但後來還是屈服在雙親日夜疲勞轟炸的苦苦勸說。事實也給她見證那些女同學嫁給適齡者,婚後丈夫被徵召入伍服役,出征後就守生寡,然後沒多久就成了真正的寡婦。

       大十多年的新郎體重較胖,那晚洞房已有些醉意,金枝被他粗魯的肥肉壓到幾乎窒息;粉拳亂搥死命要推開他,痛的感覺還沒開始,忽然他原先沉重的呼吸聲竟已靜止,睜著細眼動也不動的伏壓在赤裸的新娘玉體上。

       福薄的男人在洞房花燭夜還沒行周公禮就心 臟突發一命鳴呼。金枝新婚就變成寡婦的消息不逕而走,她沒有哭到死去活來,反而有種解脫的喜悅,只是不敢明顯表露。

     尾七後她就搬回娘家,公婆把兒子的死歸罪於她,明明驗屍報告已證實是心臟引發,卻硬說成什麼馬上風?金 枝私下對婆婆說自己仍然是處女,婆婆蠻不講理的絕不相信。幸而兩 年後,她再嫁時,丈夫喜歡無限的如獲至寶,翌日拿著沾紅的白床單呈給他的母親。

     原先反對兒子娶寡婦的公婆才對新婦另眼相待,一年後,在戰火隆隆的炮聲裡金枝誕下雙胞胎,是雙有著她一般大眼的姐妹花。戊申年(一九六八)越共發動總進攻,南越軍民死傷枕藉,金枝的丈夫在總理府做守衛,是花了上百萬越幣賄賂才能留在後方;但 越戰根本沒有前線後方之別,總理府被進攻,衛 隊戰死過半。

     金 枝這次哭到很傷心,大家都說她是剋夫命,帶著兩個小女兒又回去娘家;她不甘心也不信命,漫長一生就此渡過,要如何去打發那些漫長的寂寞歲月呢?

     她對抗命運的方法是找了個離婚的男人,入贅到家裡。雙親高高興興,視半子如新兒,女婿姓林、和金枝同宗。前妻不育,他待那雙天真的女兒視如己出。

     金枝一家人快快樂樂的生活,後來增添了兩個兒子,林家有後,對她生了剋夫命的傳說再沒有人提起、、、、、、。

       二零二零六月初冬於墨爾本。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17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