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特教老師在校園追趕跑跳叫!--《有愛就無礙,只為特別的你:りんご老師的特教人生》

2020/5/30  
  
本站分類:創作

跟著特教老師在校園追趕跑跳叫!--《有愛就無礙,只為特別的你:りんご老師的特教人生》

獻給自閉症、唐氏症、過動症、身心障礙的孩子及他們的親人,
從五十三篇溫暖動人故事,找回面對人生的勇氣。

「可是,我從沒有教書的經驗耶,何況要教『特教班』的學生。」
25年前,りんご錯失師專甄試機會後,原以為這輩子與老師絕緣了,正思索接下來的路如何走時,在高雄任教的高中死黨宜庭打電話來,說她服務學校的特教班因老師請產假,學校一直找不到代課老師。於是りんご便一腳踏入了特教老師的生涯。
特教老師的工作包山包海,入泥入水,或餵食,或扶持,或把尿,或訓練喝水,或追暴衝的學生,或介紹工作,或處理日常生活。在特教生涯裡,りんご遇到上課不講話,下課拿起全校通訊簿輪流打電話「投」的「報馬仔」小雲;畢業後去工作,卻在職場耍任性「吃到飽、呷免錢」的阿國仔;新生家訪卻「全裸演出」的阿德;新生報到第一句話說出「我爸是流氓」的阿清。

書中由田曉蘋(りんご老師)與學生交織出令人哭笑不得的特教場景與生動的對話,從每個故事中,你會發現特殊教育的學生隨緣無求、知足常樂,更能從中認識身障和擁抱身障。讓我們跟著本書,同理與賞識每位孩子的赤子之心!

立即訂購《有愛就無礙,只為特別的你:りんご老師的特教人生》

 

 

內容試閱

【老師,我女兒結婚好不好?】(節錄)

  「田老師,我是淑美的媽媽,有人說想娶我女兒淑美,妳說好不好?」
  「蛤?淑美什麼時候交男朋友了,我怎沒聽說?」那天手機鈴響,那頭立刻傳來熟悉的大嗓門,曉蘋都還來不及反應過來,淑美媽媽就又霹哩啪拉地快言快語起來了。
  淑美已畢業多年,算是小雲及阿國仔的學妹,曉蘋印象中的淑美相當乖巧,在學期間,除非有重要事項聯絡,否則很少會勞駕媽媽call電找她。感覺上淑美一家人也很融洽,每次遇到學校活動,淑美爸媽甚至姊姊一家人都會前來捧場參加。因此,她和淑美家人算不陌生,好久也都沒有淑美的消息了,這次媽媽竟親自來電,可見事態大概有些嚴重。
  「老師,是這樣的啦,我家淑美不是在量販店做清潔工作嗎?有一天我去接她回家時,有一位太太,突然跑過來莫名其妙地跟我說:『妳女兒有男朋友嗎?我兒子很呷意她,想和她做朋友。我看妳女兒乖乖地,而且,我兒子也到適婚年紀了,想說如果妳女兒沒男朋友的話,要不要介紹我兒子讓他們認識交往看看,然後可以的話,就順便結婚……。』」淑美媽媽滔滔不絕地跟她描述。
  「淑美媽媽,真的假的?那個太太淑美認識嗎?天底下哪有這樣『搭訕』的?妳沒被嚇到吧?妳聽了之後,又怎麼回答?」曉蘋覺得很不可思議。
  「哪可能沒嚇到?我問過淑美,她說她常看到那位阿桑到量販店,還會對她笑,但淑美說不認識她。剛開始我懷疑那太太是不是有點『秀逗』、還是存心開我玩笑?想說她兒子又幾時偷偷看過我家淑美了?而且自己的女兒我很清楚,她是可以和一般人應對,但要是再聽她多說幾句,應該都還是會覺得她哪裡怪怪的,一般的人怎可能會看上她?所以,一開始我都當那太太隨便說說,笑笑就離開了!沒想到,那位太太好像來真的,後來我幾次去接淑美時,也都會遇到她,然後不死心地跑過來跟我重提此事,漸漸搞得我也開始跟著動搖,想想如果淑美有機會嫁個不錯的人家,往後有人照顧的話也不錯,而且我跟妳說喔,那位太太好像也知道,我家淑美跟一般女孩子不太一樣,所以我就想說他們是不是真的很喜歡我女兒?話又說回來,我家淑美看起來是不太靈光沒錯,至少還蠻乖巧的。害我開始有點考慮,是不是該答應讓淑美跟她兒子交往看看,可是,我還是覺得哪裡怪怪的,因為拿不定主意,想說還是問問看老師,如果我家淑美結婚,妳說好不好?」
  聽到淑美媽媽的話,不禁讓曉蘋聯想到以前聽過太多不幸的例子,她教過的學生建邦家就是一例。聽建邦外婆說過,當年無非就是貪圖建邦弱智的媽媽,要是能嫁個好人家,自己年老便能好好享個清福,怎奈事與願違,建邦媽媽竟遇上了賭徒的爸爸,然後為躲賭債連夜跑路,最後連家都拋棄的下場。原本膝下只需照顧一位弱智的女兒,建邦外婆說的,「無代無誌」嫌吃飽太閒,沒事找事蹦出了建邦這憨孫,然後還得「老歹命」做代工幫忙償還賭債,真是悔不當初。
  「請問淑美媽媽,妳看過或知道那位太太的兒子嗎?既然妳都覺得怪怪的,妳也認為普通人不太可能看上妳女兒,那,就別再繼續想下去了!不過,如果妳心裡頭還是有所期待,盼望淑美將來能遇到好人家照顧她,也覺得這是一個機會的話,是不是至少妳也該試著去打聽看看,先了解那位太太和她兒子的情形再說?」當然曉蘋不願意看到淑美將來複製建邦家的情況,但,又不好太快把話說死。
  「可是,那位太太看樣子,好像真的很喜歡我家淑美……。」淑美媽媽還是拿不定主意。
  就這樣,她和淑美媽媽居然用手機聊了近一個鐘頭,講來講去媽媽那頭還是不斷地「可是……,可是……」半天的,再這樣沒完沒了「可是」下去的話,恐怕連她的手機都快燒掉了,不得已逼她只好祭出最後這招,乾脆如實說出建邦家的例子。
  「老實說,淑美還像是個長不大的孩子,如果她真的結婚了,夫家要她傳宗接代,妳要她生、還是不生?就算生了,她有辦法照顧自己的孩子嗎?萬一孩子也遺傳了弱智,那豈不是更雪上加霜?淑美畢竟還算乖,自己的孩子留在身邊,起碼看得到,未必不是件幸福的事。總之,結婚絕對不是兒戲,這件事妳最好跟家裡人好好商談。」
  從此之後,好一段時間,曉蘋不再接到淑美媽媽的電話,坦白說,平日光是應付學校的課務,她忙得都自顧不暇了,壓根也忘了這件事,沒事就是好事,想必事情已經圓滿落幕。
  後來,在一次校慶,媽媽帶著淑美返校「回娘家」,當她上前開心地跟淑美打招呼時,赫然不見昔日那孩子可愛的笑靨。
  「淑美這陣子不知怎麼搞的,脾氣變得很不好,經常沒事亂吼亂叫的!」
  因為當時曉蘋還帶著班上其他學生,媽媽也僅能匆匆帶過,沒有機會多聊。不過淑美當下臉上的那種落寞,至今讓她印象深刻,因為那是她認識淑美以來,從未有過的怪異神情。
  ......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26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