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高蓓明:在歐洲的土地上放飛心情

2016/1/20  
  
本站分類:創作

【歐華作協專欄】高蓓明:在歐洲的土地上放飛心情

1989年的夏天,我已經過了30歲的生日,仍然懷揣著年輕人的夢想,隨著出國的潮水來到了國外。1990年底,我輾轉來到了德國,從此在這裡定居了下來。

初來之時,母語文化的饑渴時時地衝擊著我。有時我會拿起筆劃畫,有時寫一些中文文章,到處去投稿。不為名利,只為了滿足一下對自己根之文化的渴望。那時的中文報刊,能夠看到的不多,我有時會拿著手頭僅有的中文報紙,參加上面舉辦的學習古典詩歌的有獎比賽,有時會將自己在德國生活的心得體會寄出,勤奮之下也有收穫,時不時地得獎,也有小文登載其上。

(一)文學路上遇貴人

2006年底,我慈祥的婆婆過世了,心疼難熬,左思右想,我終於拿起筆為她寫了一篇紀念文章《一盆紫羅蘭》,這篇文章發表在海外的華文雜誌上。不想,這篇文章被歐華協會的副會長謝盛友大哥看到了。盛友大哥打電話來問我,是否願意加入歐華作協? 當時我還有點猶豫,因我對這個作協還不瞭解。

其實,我與盛友大哥很早就認識了,他在華界大名鼎鼎。我經常在這裡的華文報紙上讀到他的文章,也瞭解他不凡的經歷。在他主辦的華文期刊上,我也發表過文章,在他組織的徵文活動中,我也得到過獎項。

維琪百科上的條目裡這樣記載著:謝盛友(曾用名:謝友),廣州中山大學外語系畢業,曾在德國巴伐利亞班貝格大學讀新聞學和社會學,以後在埃爾朗根-紐倫堡大學讀法律。曾任班貝格大學經濟系客座教授和巴伐利亞工商會 (IHK) 顧問。現為中德雙語專欄作家,歐洲華文作家協會副會長,班貝格民選市議員。

經過盛友大哥的細心解釋,很快地打消了我的疑慮。就這樣,於2009年,我來到了歐華作協這個文學大家庭。

從此以後,我不僅能夠在作協的會議上見到大哥,親聆教誨。而且經常接到他問候的電話和郵件,得到很大的鼓勵和幫助。感謝盛友大哥,他是我文學路上的領路人。 

(二)溫暖大家庭

進入歐華作協之後,我驚喜地發現,我不僅在這裡找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文友,我們可以經常借這個園地交流文學心得,還可以從別人身上學到許多長處。而且,這裡的文友,關係融洽,感覺溫馨,好像是個大家庭。文人相輕,在這裡看不到; 華人之間的“窩裡鬥“,在這裡也不會發生。大家抱有一個相同的目標,以文交友,互相提高。

好樹結好果子。感謝我們的老會長趙淑俠女士,她為我們打下了良好的基礎,訂下了明確的目標。這份良好的傳統一直貫穿到如今,趙大姐視野開闊,心思遼遠,她想到的是中華文化如何在異國他鄉的土地上繼續紮根,吸取養料發揚光大。雖然我至今沒有見過大姐的面,但我切切地思念她,感謝她。飲水思源,我在這裡衷心地祝趙大姐在美國身體健康,生活快樂。

在歐華作協這個文學團體裡,我得到了許多的幫助,提高了自己的寫作水準。有文友經常會對我的文章提出改進的意見,比如對我有很大幫助的是協會現任秘書長麥勝梅大姐,還有老會長朱文輝、副秘書長穆紫荊、協會理事加才女新秀朱頌瑜、生活在捷克的多面手老木等文友,對我的幫助也很大。我們共同參與出書,寫我們自己的歷史和個人心得。協會也為我們提供了許多發表作品的平臺和參加競賽的機會。細數下來,短短的時間內,我在這個團體裡已經參與了五六本書的創作,還在各個刊物上發表了作品。如果我一個人在社會上打拼,是不會有這份成績的。一滴水只有進入大海,才會永遠不枯乾。歐華協會就是我的文學海洋,我在裡面如魚獲水。

因為人的精力有限,經過慎重的考慮,我退出了其它的文學團體,但保留了在歐華作協這個溫暖大家庭的成員資格。歐華作協是我永遠不舍的家。 

(三)走過創作路

我是個理工女,文學底子薄,我很清楚自己的弱點。但是文壇上的許多高手也並非科班出身,這一點也鼓勵了我。熱愛是啟動的馬達,這一點我不缺乏。文章要寫得好,需要有天生的才華,也需要細心的觀察,勤奮學習,借鑒別人的長處,化出新意。我寫不出某些文友優雅秀麗的文字,也沒有那種細膩的心理描寫,但是我知道我的文字比較樸素簡潔,直奔主題,也算是一種風格吧。我靠不了技巧出彩,那我就靠內容吧。我寫文章,先思考內容,不同別人撞題,別人寫過的東西,我再去寫,往往不討好,也比不過人家。我必須找我自己特有的體驗和發現,寫出別人沒有經歷過的東西,往往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在寫短篇小說時,我往往會選取自己生活中經歷過的一些特別事情,刪掉一些粗枝繁葉,濃縮成文,並且在每篇文章中要有一個好的立意,這樣發表的機會就會高些。比如我得獎的一篇文章《嫁人》,是參加異國婚姻主題的競賽徵文。當時我想,如果去寫異國婚姻中的文化衝突和不同的價值觀比較不討好,因為寫的人太多,自己比較難於勝出。後來我寫了一位華人女子在異國他鄉如何尋找合意的伴侶,當時寫這個題目的人並不多,所以自己最後如願以償得了獎。這篇文章後來收入協會出版的《對窗680格》(上集)之中。還有我寫的《失憶人》《垃圾桶》等發表在《小說界》和《讀者》雜誌上,它們都是我從自己的生活中精選出來的故事。 

我喜歡旅遊,在寫作遊記時,常願意加入一些歷史和文化的背景做襯墊。旅遊的過程中,自己比較留心一些細節,然後去想為什麼會產生這種現象,再去尋找答案。隨後把找到的答案,在文章中回饋給讀者。這樣寫出來的遊記比較豐滿立體,比純粹的寫景要深刻一些。比如,我去靠近德國北海的東Friesland遊玩時,觀察到當地人都喜歡喝一種紅紅的有點酸的茶,而且一定要用相配的瓷器和冰糖。這就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尋根究底一定要找出它的淵源來。在選題時,我儘量發掘比較廣闊的題材,比如在秋天裡騎自行車沿著多瑙河穿越德奧兩國、去濕地觀察丹頂鶴的活動、去德國南部觀摩山區小村村民的演出等等,就比純寫風景來得有趣,用活動的物體做前景,來帶出背後的風景。這幾篇文章都收錄在協會出版的書籍《歐洲不再是傳說》中。在新書《小鎮德國》第二版裡,由於自己的努力,又有三篇文章被入選,加上原先的三篇,一共有6篇文章出自我的手。寫遊記有一個重點,就是要描述當地的風景,過去作家寫景,往往先是觀察,然後作筆記和心記。數碼照相機的發明,方便了我們。寫景時,我常參考當時拍下的照片,人的記憶常會出錯,雖然我堅持記旅遊日記,但是日記的容量是比不過照片的。德國人說:一張畫說一千句話。講的就是這個理。

我寫美食文章時,同樣也不僅僅著眼於菜肴的美味,食材的搭配和製作方法,還是儘量地從歷史、民族和地域等多方因素去開拓發掘。

要寫好文章,還在於多寫多練。博客就是練習的好地方,對比過去發表文字難的狀況,今日的博客領地就是你自己的出版社,隨時可以編輯發表。而且你的讀者馬上就會反聵資訊給你,做到快速直接的交流。德國人喜歡說:練習出大師。所以我們要練習練習再練習。

平時要注意隨時記錄,抓住靈感。靈感往往是火光一閃,有時在夜間,有時在生活的不經意中,不要讓它們從你的身邊溜過。因為最新鮮的感覺是最有生命力和感染力的,不把它們及時地記錄下來,過後就再也找不回那種感覺了。我的許多文章都可謂在靈光一閃中產生出來的,效果奇佳。特別是在夜間,當人睡不著的時候,思維特別活躍,自己就開始琢磨白天遇到的人和事,在這過程中,靈感往往湧流而出。

博客還是很好的資料收藏庫。在需要稿件的時候,它可以源源不斷地提供你。比如我在《歐洲新報》上發表的《我家的畫廊》《角櫥的故事》《日本浮世繪》和《瑞娜特》等文章,就是我從博客中刷選出來的。還有收錄在《歐洲暨紐澳華文女作家文集》中的二篇文章《鋼琴老師奧拓》和《女友頌雅》也都是取之於我的博客資料庫。

這些體會和經驗都是在我加入歐華作協這個大家庭之後逐步積累起來的,感謝所有幫助過我的文友。我知道,自己今後要在文字的優美,節奏韻律和句子流暢方面多下功夫,還有文章結構的形式之美建築之美也很重要。只有這樣,才能讓自己的文章更加引人入勝,在讀者的心裡起到共鳴和迴響。

今年是我們作協成立25周年的喜慶日子,在這裡寫下自己的心思和感謝之情,作為對她的生日獻上的一份禮物。 

高蓓明

2016年1月20日於R市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2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