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梵谷傳》偶感

2014/11/10  
  
本站分類:藝文

讀《梵谷傳》偶感

再讀余光中先生三度修訂重印之大譯《梵谷傳》(Vangogh: Lust for Life),仍深感藝術家為求畫道而以身殉,其執著情操與撼人畫作同傳於世,讓我於寒冬萎靡的冷血竟也沸燒。 誠如余先生言:「我的小災難消失在他的大劫之中」,「譯到梵谷自殺的時候,譯者卻反而得救了」,而讀者如我,未嘗不是如此。

尤其梵谷在阿爾(Arles)時期,其創作狂熱一發不可自抑,與法國南部熾陽相互衝撞競輝,明知肢體不堪中暑挨餓,卻因畫鋒太盛而終日不倦,甚至一天可以完成一兩幅畫,連續長達數週。不眠不休地瘋狂創作已使他身心羸弱,再加上與高更(Gauguin)同住產生的磨擦,終導致理智崩潰、精神漸近異常,連右耳都割下送人,他只好被送至精神療養院。 

此時他有兩個選擇,一是停止繪圖,冷卻心境,以平靜生活養生;或是用生命為筆墨,畫盡最後色彩。梵谷的選擇是無需選擇,只順服內心的呼求,就義無反顧地畫下去,透過渾重筆觸和鮮亮色彩展現他不屈服的靈魂。 

梵谷向來堅持藝術重於生命,但最後藝術終於壓垮了他的生命,在世37載已太久,不如開槍了結,再長眠於遍植向日葵的墓園裡。他短促一生只與痛苦孤寂為伴,但畫作中的燦爛光芒和旺盛力量卻永久豐美了後人的精神生命,這不正是藝術的弔詭處: 凡偉大皆由深沈的痛苦來。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