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恩麗: 疫情下的焦慮

2020/6/5  
  
本站分類:生活

【歐華作協專欄】恩麗: 疫情下的焦慮

        有幸被德國華商報拉進了一個《健聞》群,上個星期在這個群裡聆聽了心理醫生唐偉的現場直播,唐偉:國家心理危機干預專家組成員,浙江省新冠肺炎疫情緊急心理危機干預專家組成員,溫州醫科大學附屬康寧醫院精神科主任醫師、教授,從事精神疾病治療32年,曾參與汶川地震等大型災害的心理援助,今年新冠疫情中,隨浙江醫療隊赴武漢支援49天。

        唐醫生說:今年的新冠疫情,給所有的人都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焦慮,甚至包括他這樣有經驗的心理醫生,因為今年的新冠疫情,所有的人對它都不瞭解,包括病毒專家,不知道它的特性,毒性,還有人傳人的比例。他說,當我們逆行奔赴武漢的時候,心理上是害怕的,當我們面對病人時,我們的心理也是害怕的,我們是在以命賭命。

        在經歷了剛開始時的混亂和恐慌之後,慢慢地對新冠肺炎有所瞭解,我們不再害怕了,在心理學上,有焦慮和害怕是正常的,是對自己的一種保護,但是,過分的焦慮和害怕就不正常了,對於這些不正常的情緒進行疏導,就是我們心理醫生的任務。

        正如唐醫生所說,今年的新管病毒給我們所有的人都帶來了焦慮,它的突然到來打亂了所有人的生活節奏,我們差不多每個人都經歷了憂慮,失眠,流淚,恐懼,我們不停地刷手機,看那驚心動魄的感染人數的飆升,看到死亡的數字,我們產生了“同情共傷”的情結。

        在這場全球大流行的災難面前,每個人心理都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在這個時候,人們的心理會出現問題,唐醫生說:為了避免“同情共傷”帶來的傷害,請不要不停地刷手機,看那使你心驚肉跳的數位,還有各種微信上悲傷的資訊,那些個數位對於你普通的人來說沒有意義,微信裡的資訊需要所有過濾。 有的人會說,這些數字當然有意義,這個數位告訴我們,這個病毒的可怕,同時,我們也許會成為這個數字中的其中一個。唐醫生告訴你:你為什麼要假設你會這個數字中的一個呢?只要你做好防備,不去人多的地方集聚,出門戴口罩,多認真正確的洗手,都是可以避免的。我們支援武漢的醫護人員,不都是沒有被感染嗎? 

        華人女子小蘭,本來這個復活節買了機票想回國度假的,可是,因為疫情各國封國停航而退了飛機票,那天她做了個夢,她在蜂擁的人群中,所有的人都往眼前的一條道上奔,突然,看到有人在那寬寬的道口上用大號的汽油桶,不斷地擋住那道口,道口越來越窄,眼看就要關閉了,小蘭看到朋友們紛湧地通過了道口,她也想往那道口上去,可是,她看看了看身邊的丈夫和孩子,猶豫了一秒鐘,那道口就已經被大汽油桶給堵死 了,小蘭傷心地嚎啕大哭,她的哭聲驚動了她的丈夫,丈夫搖醒了她,問:出什麼事了嗎?小蘭回答說:我做夢了,夢到我不可以回中國了!丈夫回答他:這是你內心深處的憂慮,你怕目前的疫情,各國封國,航線不通,就回不了家了,但是,這只是暫時的,等疫情結束後,生活還是會回到平常。

小蘭說:恐怕到了那個時候,就是回家,可能也見不到我年邁的父母了。她丈夫回答說:這就是你的焦慮,所以,你才做這個夢,你為什麼不設想一個好的結局呢?

小蘭說:疫情如此嚴重,還會有什麼好結局。

丈夫說:好結局就是,疫情過去了,我們全家和你一起回中國,父母健在大團圓。說著她丈夫把小蘭擁入懷中鼓勵道:讓我們共同努力,戰勝疫情,焦慮只會使你的免疫力降低,而你也知道,新冠病毒拼的就是免疫力,你可不能還沒有上戰場,就輸了!

 

        在德國,當剛剛開始執行社交隔離措施的時候,就有心理學家提出了警告,和我們中國正好相反,他們擔心的不是怕被感染病毒的焦慮,而是,怕社交隔離會使德國本來就有的憂鬱症加重,導致自殺人數增多,居家隔離還會引發家暴的增加。

        3月29日,德國黑森州財政部長臥軌自殺,原因是怕疫情停擺下的黑森州經濟損失,國家疫情補貼不能及時到位,黑森州的經濟預算不能平衡。

        還有一德國男子,因不能接受妻子隔離的現實而自殺。無獨有偶還有一位20歲女孩,因為,在禁足期間,她的父母不允許她和男朋友約會而自殺未遂。

        17歲少女潔西嘉說:我是要和我的男朋友天天見面,我是不怕新冠病毒,禁足不出門不和男朋友見面,那還不如死了好。她男朋友的鄰居剛剛被確診為新冠病毒陽性,她的父母勸說她不要和男朋友約會了,潔西嘉在家裡歇斯底里的又哭又鬧,聲稱:我的生命我負責。我沒有違反社交距離的規定,我只和男朋友約會,沒有超過兩個人。

        我們還在一個視頻中看到,一個說德語的男子,赤身裸體地在陽臺上,對樓下巡邏的員警喊話:讓我出去!我需要愛!需要愛!需要性!他一邊喊一邊回屋裡,拿出一疊疊的錢從陽臺上天女撒花般地撒給員警,嘴裡念叨著,這些錢都是為了愛而準備的!愛!愛!愛!這時迷迷糊糊聽到員警說:我們上去。視頻到了這裡就嘎然而止了。

        我們在想員警上去會怎麼樣?會把他送進瘋人院嗎?

        說到瘋人院,在社交隔離政策以來,來看望他們的親人不能再探望他們,這更使得他們焦慮不安,有一位母親,因此而變得用電話騷擾孩子們,她那無處釋放的恐懼情緒只有通過加重藥量來壓制。

        這個世界因為新冠病毒而變得脫離了正常的生活規道,一切被變的都這麼地不可思議,是啊,有企業的怕企業在疫情的停擺中失去訂單,或者雇員感染病毒而被迫封公司,飲食旅遊業的工作人員被迫失業,這怎麼能不引起人們的焦慮?

        可是,心理學家告訴你,在這場全球疫情中,不被感染地活著,就已經是贏家,所以,積極心理學家說:你可以利用疫情宅家的機會,好好休整你自己,把你以往的壓力得到釋放,以往在家庭裡的缺失統統補上。在焦慮面前可以做花園勞動,與大自然和植物親近,就是最好的釋放。

        積極心理學家指導我們,我們要有一種幸福的能力,我們可以通過冥想瑜伽撫平情緒,通過深呼吸以及運動分散焦慮,具體可以用洗澡洗去自己的疲憊和焦慮,也可以通過做手工使自己忘卻現實世界,當你完成一個手工時作業,你就會有一種成就感,而這個成就感就會使你幸福。

        唐醫生還說:在疫情期間,不要把自己任何的身體不適都和新冠病毒聯繫在一起。我們說的不要焦慮,不是說無知的無焦慮,我們要學習把新冠病毒與其他的流感,以及眼下的花粉過敏區分開來,只有這樣才能做到心理安寧。

        3月15日,德國總理默克爾與各州州長在視訊會議上確定:8月30日之前禁止大型聚,建議民眾盡可能戴口罩,但不強制,學校繼續關閉至5月3日。

        資訊傳來,學生們很是抱怨,大家都希望儘快恢復社交正常交往,可是,沒有這個社交隔離,哪裡可以有社交的正常交往,希望,大家都心理堅強起來,度過這個難關。

 

今日人氣:6  累計人次:604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