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都夢(上卷):天舞出世》

2016/1/5  
  
本站分類:藝文

《荊都夢(上卷):天舞出世》

在那遙遠的地方,有位好姑娘,可在那遙遠的南疆,除却山水如畫,天空藍的不像話,就尚武爭名的雲城少主上官夜天看來,眼前的南疆不過是無聊到掉渣的風水寶地(風水寶地不是這麼用的好嗎),一無高手、二無財貨、更沒有美女,要不是為了考量雲城分舵新據點,多待一天都像帶髮修行。隨從顏克齊卻不以為然,他發現老天彷彿蓄意打臉,說沒高手,高手便來;說沒財貨,銀票到手。那麼,說好的美女呢?

所謂紅顏禍水或許不假,才平地蹦出俏生生單純清麗的小姑娘沈菱,緊接著就殺出一群苗族練家子,怒責沈菱的兄長斗膽悔婚,他們要代替公主懲罰薄情郎,挾持無辜妹妹自然是最UPS快遞的法門,這等老鼠冤哪裡輪得到冷情的上官夜天插手,奈何傻不愣登的的顏克齊挺身護花,三兩下被終結完食,好在猛虎確有本事迎戰猴群,這廂的上官夜天才打飛苗人再見不送,顏克齊轉眼冷汗涔涔,嘴唇發紫。

克齊:少主,這莫不是南疆而是北極?

少主:不,為了情節開展你合該中毒。

 

疑,我又將氣氛寫歪了,怎麼看都不符合原書風格。以上瞎扯淡全是為了稀釋「看完上冊、下冊無著」的怨念,我在元旦連假帶著《荊都夢(上)》出門遊山玩水健走到沒電,累趴的夜晚才百無聊賴地翻翻書,在注意力不甚集中的情況下,坦白說只想看兩章助眠便打算充電睡飽飽,剛開始看來不像有多大的江湖恩怨,情感張力亦稱不上揪心扯肺,大致流暢平穩罷了,即使寫苗族公主忍痛告別父親,或說上官夜天甫回到雲城率先想見牡丹佳人,都似冷處理般不至於太痛太癢。接著祭出往日傳說、白道的陰謀、黑道窩裡反、粉色陷阱不倫戀、結盟聯姻全大局、百轉千迴不曾閒,在不知不覺中似低調潛伏的樂章拔高昂揚,就這麼鑽入神髓。可恨這開低走高的武俠小說害我看到一點半還不想善罷干休,啊~~~

 

事業擺中間,感情放兩邊,上官夜天曾經錯愛不該愛的人,男兒志在四方,且不提兒女情長,好不容易確認心之所向,那殺神名號卻成了幸福無法承受之重,他當初怎麼冷血殺敵滅族,心尖上的人就怎麼令他誅心吐血,既然咱們夜天先生決定「愛也罷,不愛也罷,總之我會盡快忘掉她」,沒問題,來人啊,快給他一杯忘情水。可是,在您來得及失憶之前,麻煩仔細瞧瞧周遭蟄伏的未爆彈吧!

 

相傳在二十餘年前有個名喚蕭朗的少年,(打個岔,蕭朗這名字取得休誇怪怪,想想台語諧音),以天舞劍力克武林大魔頭,成為江湖上的不朽傳說卻只有極少數人知曉,為什麼只有少數人暗槓?因為名門正派都打不過的大魔頭,卻讓一個毛頭小子為江湖除害,武林眾長老們臉上無光日月同羞嘛,可二十多年後,這群貌似正派的大哥大大們又打起天舞劍的主意,九大派的帶頭大哥司空淵深信這路數既能在當年解決魔頭,便能在今日助他們將雲城連根拔除,他們說世上沒有傳說,但他們說「天舞劍出,雲城主滅」!

 

即使我這種只讀過三兩本武俠小說的讀者,也早知道名門正派不乏偽君子,江湖人異口同聲得而誅之的對象未必真的該死,可敬之人必有可疑之處。由於本人太有稜有角(?)亟欲觀察灰道生態,我從小對亦正亦邪、黑白莫測的人物最感興趣,《荊都夢》非只一二人物勾惹讀者尋思,沒有完美無瑕地球人,少有百分百的究極邪惡,最耐人尋味的正是人性幽微灰階而非黑白分明,上官夜天如此,上官驪更是如此,而那一如白紙般天真善良的女主角且由陰詭女配拿捏吧,噫。

撇開權謀機心不提,武俠小說裡你兄我弟、有情有義是一定要的呀!招式再奪目,內力再給你一甲子,都抵不過情之所至,義之所趨。因此我讀武俠小說,往往將武術登峰造極的過程當作骨架,情義才是箇中血肉,任俠尤其令人著迷。單看《荊都夢》上冊,感情線由初始的混沌漸趨立體,惟俠義二字單就上冊看來,尚不足以與情感線並駕齊驅,饒是如此,上冊引發的懸念足以令獨孤不復求敗,改求下冊。

 

 getImage.jpg

 

書名:荊都夢(上卷):天舞出世

作者:綠水

出版社:釀出版

出版日期:2016年1月20日

ISBN:9789864450527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0  回應:1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所以男主角走傲嬌反差萌路線?(才.....才沒有一直惦記著妳呢>////<)→繼續歪樓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