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中山與陸榮廷的六年護法鬥爭秘辛全揭露!--《黃旭初回憶錄--孫中山與陸榮廷的護法暗鬥》

2016/1/5  
  
本站分類:創作

孫中山與陸榮廷的六年護法鬥爭秘辛全揭露!--《黃旭初回憶錄--孫中山與陸榮廷的護法暗鬥》

本書為《黃旭初回憶錄》系列作,完整收錄孫中山與陸榮廷歷時六年的護法鬥爭與粵桂戰爭因果歷程。內容包含廣西戊戌變法維新期間的李立廷事變,陸榮廷護國討袁戰役的始末,梁啟超函陸榮廷敦促護國起義的珍貴信函,孫中山辭去軍政府總裁聲討陸榮廷與岑春煊的軍政府分裂經過,陸榮廷下野敗逃越南的肇因,黃紹竑主政廣西時期的各項重大變革等。
本書結合黃旭初的日記及多封珍貴書信與會晤對談記錄,據實重現護法鬥爭與粵桂戰爭的歷史真相,引領讀者了解這段紛亂歷史的來龍去脈。

 

內容試閱

〈七、護法運動中的孫陸暗鬥〉

民國六年六月十三日,黎元洪總統先被段祺瑞導演北洋督軍團呈請、後被張勳統率辮子軍入京威迫下令解散國會。孫中山先生得海軍的擁護,倡導護法討逆,因無地盤可憑藉,乃親自由滬返穗說動廣東省議會和廣東省長朱慶瀾,他們發電歡迎海軍來粵,願以廣東為護法根據地,並邀國會議員南下在廣州組織護法政府。孫事前曾派員赴南寧商請兩廣巡閱使陸榮廷共起護法。陸在政治上擁護黎總統、反對段內閣這點雖和孫一致,但他僅令兩廣督軍宣布自主,和北京政府若即若離,對護法實無興趣,並不堅持恢復舊國會。在利害上,陸不願有異己力量闖入兩廣自己勢力範圍裡來,尤其不願另有大帽子蓋在自己的頭上,致自己的自由受到束縛,但對孫來粵既無法拒止,只能盡力去妨礙,使孫無從施展。這便是孫陸衝突的原因。彼此暗鬥的結果,陸與北方謀和固不成功,孫的西南護法也告失敗。現特詳記其全般的經過。

【粵桂告自主、孫南下護法】

自北洋督軍團六年五月十九日聯名呈請黎元洪總統解散國會不被接受,五月廿九日督軍團叛變脫離中央,孫中山六月六日即和章炳麟聯名電致兩廣巡閱使陸榮廷和西南各省督軍、省長討逆救國;六月八日孫中山再電廣東督軍陳炳焜轉陸巡閱使和滇黔川桂湘各省督軍、省長、議會催促出師討逆。黎總統被張勳以兵威迫於六月十三日下令解散國會。孫中山派胡漢民六月十四日到廣州晤陳炳焜等商討逆護法,十七日胡漢民又赴南寧邀陸榮廷來粵共商大計,陸以足疾未行。這是孫為護法運動對陸聯絡的開始。六月二十日廣東督軍陳炳焜和廣西督軍譚浩明聯名電致北京,謂總統被武力脅迫,解散國會,在國會未恢復以前,兩粵軍民政務悉行自主,其重大事件,逕秉承總統辦理,不受非內閣干涉。當時在粵滇軍和廣東省長朱慶瀾統率的警衛軍(朱收編民軍和龍濟光系統的雜牌軍共成四十營),都因粵督署不肯負責它們的軍費,且遭桂軍嫉視(滇軍傾向孫中山,粵督不願有手握兵權的省長),想借北伐向外發展,擬組滇粵討逆聯軍,先行出發,由張開儒等公推朱慶瀾為總司令,李烈鈞為總參謀,事不果行。李烈鈞曾因此指責陸榮廷躲在武鳴裝病,坐失北伐時機,致使段祺瑞得玩弄政治手腕,重登政治舞台。
張勳七月一日擁戴溥儀復辟,段祺瑞事前並不反對,為要利用張勳以倒黎總統。黎二日避居日本駐華使館,電請副總統馮國璋代行總統職務,復令段祺瑞任國務總理,電令各省出師討賊。孫中山四日在上海和海軍總長程璧光等商定迎黎總統來滬設立政府,而黎不來,旋以上海方面外交牽制太多,海軍方面也表示:如餉項有著,西南歡迎,海軍也可移駐廣州,以兩廣為護法根據地;孫因此先行赴粵接洽,程派應瑞、海琛兩艦送孫南下;七月十三日到汕頭,孫令朱執信、章炳麟、陳炯明赴廣州和廣東省議會、陳督軍等洽商,促請歡迎國會議員和海軍來粵,他自己在汕逗留兩日再行,十七日到黃埔。那時,朱省長以警衛軍統領魏邦平兼任警察廳長以加強對廣州市的控制,滇軍也由北江開到郊外來,廣州局勢頗為緊張。陸榮廷雖不願孫中山到廣州來,但不便公開拒絕,只好利用孫到廣州為對北京討價還價的資本,所以十七日陳炳焜還和朱慶瀾、在粵國會議員、省議會議員一起到黃浦江岸迎接孫氏,並參加了當晚黃埔公園的歡迎宴。孫在席上發表演說:「指斥段祺瑞引用段芝貴、倪嗣沖這些復辟派為討逆軍統帥,以逆討逆,忠奸不分。中國共和六年,國民未曾享過些微共和幸福,實非共和之罪,乃執共和國政的人,用假共和面孔行真專制手段所致。故現在的變亂,不是帝制與民主之爭,不是新舊潮流之爭,不是南北意見之爭,實際是真共和與假共和之爭。能爭回真共和以求福利的,在兩大偉力,即海軍與陸軍。海軍現已全數效忠共和,但必須有根據地,上海已被稱兵謀叛者所割據,浙江、福建也是一樣,只有以廣東為海軍策應,然後一切大計劃可以發展。希望此地的當道與省議會一面請海軍南來,一面請國會議員在粵自行集會,復請黎總統來粵執行職權,重延法統,再造共和。」翌日,孫氏致函陸榮廷,首先謝其對胡漢民前次到邕推愛招迎,次申述他此次來粵的期望。
在粵國會議員七月十八日發表宣言在廣州召開非常會議。十九日孫中山出席廣東省議會歡迎會,主張由粵電請國會議員來粵開會,以決定大計。朱省長表示贊成,陳督軍卻發表懷疑的論調,孫即折以利害,陳乃無話可說。省議會和朱省長遂發電歡迎國會議員來粵開會。
程璧光接孫中山電謂西南歡迎海軍南下,朱慶瀾也來電歡迎,遂於七月廿一日偕第一艦隊司令林葆懌率艦隊南下,計巡洋艦三、炮艦六、輔助艦四,海圻、海籌、海容、飛鷹、永豐、舞鳳、同安都在內。臨行,發表通電宣布自主,謂「自約法失效,國會解散之日起,一切命令皆無根據,當然認為無效,發此命令的政府,當然否認。」並以擁護約法、恢復國會、懲辦禍首三事自矢。過山時,遇福安、豫章兩艦,復令同行。八月五日到達黃埔。六日廣東各界開會歡迎。自海軍艦隊到粵,護法聲勢愈振。

【陸對孫策略、先除擁護者】

孫中山到廣州後,國會議員響應護法號召先粵後到的有一百三十餘人,八月十八日孫在黃埔公園設宴招待,商討召開國會問題。由於段祺瑞千方百計阻撓議員南下,到粵的不足法定人數,不能召開正式國會,乃採法國先例,召開非常會議。由非常會議制定軍政府組織大綱,推舉軍政府首長,在約法未恢復效以前,軍政府為西南各省的中央政府。十九日國會議員在廣州迴龍社第一招待所開第一次談話會,決議:用「國會非常會議」名稱通電各省;推呂志伊、王有蘭等七人為軍政府組織大綱起草員。
孫氏到粵才一個月,就有國會議員、海軍、滇軍被吸引到護法旗幟的下面,廣東地方派軍人或同情護法或採取中立,形成了不可忽視的力量。陳炳焜對孫在廣州組織政府問題不敢作主,便親到梧州向陸榮廷請示。陸認為組府問題已經快要成熟,既不應施壓力以阻止它的產生,也不應採取放任的態度,關鍵在於不讓這個政府擁有絲毫的權力。他認為對付孫氏還在其次,主要是把擁孫的朱慶瀾排斥出去,並把地方派軍人爭取過來,這是個釜底抽薪的辦法。陳炳焜回廣州,立即執行這個策略,陸對孫的暗鬥由此開始。
陳炳焜用省長的地位誘惑地方派軍人領袖肇陽羅鎮守使李耀漢驅逐朱慶瀾。李不願放棄兵權,要求以省長兼任鎮守使,陳予以同意。因李耀漢態度的轉變,朱慶瀾站不住腳,便向省議會提出辭職,並準備將省長親軍二十營交給陳炯明接統。這批警衛軍本有四十營,廣東宣布自主時,陳炳焜以軍事時期軍權必須統一,要求接收這批軍隊。朱被迫交出二十營,仍留二十營改編為省長親軍,委陳炯明為親軍司令。但陳炳焜仍堅持必須全部接收,爭執一直沒有解決。現朱必須下台,他特邀程璧光、李烈鈞、陳炯明三位國民黨軍人密談,想改編親軍為海軍陸戰隊,仍以陳炯明為司令,名義上歸程璧光節制指揮,以免落入陳炳焜手。八月廿六日朱將省長印信送交省議會,完全不理陳炳焜,就到香港去了。陳炳焜當天在公告中罵朱「私人出走,有心擾亂治安。」廿七日省議會選舉胡漢民繼任省長。胡是國民黨健將,比朱慶瀾更為陳炳焜所不喜,當天陳即派人到省議會將省長印取去,並以督軍名義接收了省長親軍,又早已向北京政府保舉了李耀漢為廣東省長。八月卅一日北京發表李耀漢為廣東省長,仍兼肇陽羅鎮守使。這時候國民黨正在忙於組府工作,願對省長問題讓步以交換陳炳焜對組府問題不加干涉。胡漢民對省議會辭謝省長,並且推舉李耀漢為代,省議會也就改選李耀漢為省長。但陳炳焜、李耀漢都不肯買這筆帳,九月五日他們竟聯名向北京大總統呈報省長接替的情形。

【孫在粵組府、陸唐拒受命】

國會非常會議八月廿五日假座廣東省議會議場開幕,卅一日通過軍政府組織大綱十三條,九月一日根據這個大綱選舉大元帥,孫中山在九十一票中以八十四票當選。次日補選元師二人,唐繼以八十三票、陸榮廷以七十六票當選。西南各省中以唐、陸兩人的實力為最大,大元帥下設兩元帥,想用以換取唐、陸對軍政府的支持。但九月二日陸榮廷、譚浩明電非常國會和在粵名流說:「……方今國難初定,應以總統復職為當務之急,總統存在,自無另設政府之必要。元帥名稱,尤滋疑議,易淆觀聽。廷等庸愚,只知實事求是,不為權利競爭,標本張皇,又所不取,此舉實不敢輕於附和。……」同時通電全國聲明:「以後廣東無論發生何種問題,概不負責。」非常國會對這一公開反抗行為不但不敢加以譴責,反於九月三日補作一項決定:迎接黎元洪南來繼續執行總統職務。孫中山也通電表示了迎黎的態度。國民黨希望唐繼堯能有較好的態度,但九月八日唐也來電不受元帥,非常國會和孫中山除去電加以勸勉外,並派章炳麟為勞軍使,攜帶元帥印到昆明請唐接受。
陳炳焜九月八日招待報界人士表示態度。他解釋自主和獨立有區別:「獨立是和中央政府斷絕一切關係,形成國內之國;自主就是自治,對中央政府不合理的部分可以反對,但不反對它合理的部分。」他的話也可解釋為對自己有利的就接受,對自己不利的就拒絕。他又舉例說:「馮代總統的地位是合法的,段內閣的地位是非法的,所以我們反段而不反馮。」關於在廣州組織軍政府問題,他說:「我不能表示贊成的態度,也不願採取干涉的態度。但是廣東人民不能負擔軍政府和非常國會的經費開支。」言外之意,就是不採暴力來消滅它,想用經濟來磨折它。
只要陳炳焜不採取暴力手段,孫中山總不肯放棄組府工作。九月十日,軍政府宣告成立,孫中山就大元帥職,發布宣言:「……國會集於斯地開議,以文為海陸軍大元帥,責以勘定內亂、恢復約法、奉迎元首之事。文忝為首建之人謬膺澄清之責,敢謂神州之廣,無有豪傑先我而起也哉!徒以身與共和生死相繫,黃陂為同建國之人,於義猶一體也,生命傷而手足折,何痛如之!艱難之際,不敢以謙讓自潔,即於六年九月十日就職。冀二三君子,同德協力,共赴大義。文雖衰老,猶當搴裳濡足,為士卒先,與天下共擊廢總統者。」陳炳焜、李耀漢都不去參加典禮。同日,孫向非常國會提出各部總長的人選:外交伍廷芳,內政孫洪伊,財政唐紹儀,交通胡漢民,陸軍張開儒,海軍程璧光,當經一致通過。又任命章炳麟為秘書長,許崇智為參軍長,李烈鈞為參謀總長,林葆懌為海軍總司令,方聲濤為衛戍總司令,李耀漢為籌餉總辦;但李福林並未被吸引過去,李耀漢也不肯替軍政府籌餉。大元帥府設於廣州河南士敏土廠。
軍政府宣告成立後,兩位元帥和多數總長都不肯就職,參謀總長李烈鈞因唐繼堯態度未明朗,也不想遽行就任,因此,各部都以部長代理部務。孫大元帥又派唐繼堯為川滇黔三省靖國軍總司令,但唐像要自主為王,並不表示合作。
軍政府九月十三日公布對德宣戰。但外交團並不以軍政府為外交對。
北京政府九月廿九日下令通緝孫中山和非常國會議長吳景濂。軍政府旋也下令通緝段祺瑞、梁啟超、湯化龍、倪嗣沖等四人。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