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世界系」頹落瓦解的設定!--《我們深愛的2/3的她》

2020/4/15  
  
本站分類:創作

挑戰「世界系」頹落瓦解的設定!--《我們深愛的2/3的她》

▎日系輕文學/POPO華文創作大賞優選得主.佐渡遼歌,挑戰「世界系」頹落瓦解的設定!
▎絕望又毫無幹勁的男子高中生,直到她的世界走向終結才會幡然悔悟?

舊文明的世界因為太陽黑子的劇烈變動,文明在一夕之間崩壞殆盡。人類在那時遺失了自信、科技、音樂與持續千百年的生活方式。儘管如此,對於生活在現代的人們而言,一天就是有二十五個小時,糧食和電力都需要配給,天空總是佈滿灰濛濛的宇宙塵埃,只要站在高樓頂端就可以越過無數廢墟看見遠方的漆黑色海洋。

總是翹課待在舊首都的唱片行,從電腦硬碟當中尋找尚未毀損音檔的普通少年──悠。
勇於追逐夢想,多餘的關懷滿溢而出的天才音樂少女──唯羽。
隨時隨地都抬眸仰望著天空,在禁入區域來去自如的神秘少女──瞳。

這是一個關於他們三人的故事。
在這個雨中帶著致命毒素、海洋持續侵蝕著陸地、廢鐵垃圾與科技結晶同樣被擺上祭壇的世界。在這個高層獨佔所有資源與資訊、澈底掌控軍警兵力維繫表面和平的世界。在這個以天使片翼羽毛為象徵、高舉拯救世界旗幟的新興宗教團體「香格里拉」持續擴張的世界。
悠、唯羽和瞳,他們三人的日常生活所交織而成的平凡、瑣碎且珍貴無比的故事。

| 無論是世界末日,或者多麼努力也終究徒勞無獲的事實,人們都視而不見。
| 即使費盡千辛萬苦、好不容易觸摸到夢想的邊緣也只會得到無情現實的訕笑。
| 寫在終末前夕的溫柔傾訴,真相大白的瞬間無不令人為之動容!

立即訂購《我們深愛的2/3的她》

 

內容試閱

Chapter 1: The End of The World

  我面對悄然聳立的高塔,在被夕陽籠罩的街道行走著。
  紫紅色的餘暉將四周大樓拖曳出狹長黑影。塑膠鞋踩在影子的間隙時總會發出啪嚓、啪擦的細碎聲音,混雜了霧狀的吐息,過了好一會兒,我才發現那其實是踩碎地面結成薄冰的水漥所產生的聲響。
  街道相當冷清,少數仍在營業的店家也開始做收拾的準備。在這個夜間不會供應電力的區域,太陽落下的時間就是人們活動的界限。
  穿過商店街後,眼前的景象更顯寂寥。城市的顏色宛如融化中的玻璃,藉著夕陽滲透到杳無人跡的角落深處。雜亂叢生的野草蔓延到道路中央,幾隻無家可歸的野貓正在刨挖著草根處,發出嬰兒哭嚎似的嗚咽。繼續往前走了好一段路,就可以看見被黃色塑膠繩擋住的道路盡頭,以及寫著「禁止進入」的警告牌。
  熟練地翻過塑膠黃線後,我不由得加快腳步。
  這裡放眼望去只能看見頹敗荒蕪的文明遺跡。雙線道的寬敞馬路有大半都被傾倒的建築物或梁柱鋼筋所掩蓋,地面則佈滿龜裂的縫隙。繞過傾頹的電線桿與銹跡斑斑的變電箱,我又走了數十分鐘,最後停在一棟兩層樓的建築物前。
  有大半被藤類植物爬滿的招牌只能粗略辨識「田唱片」這幾個字。
  「──打擾了。」
  我低聲唸著,同時跨過只剩下一半的自動門走入店內。
  每踏一步都會揚起塵埃,只好盡量放輕腳步。
  我緩緩地經過成排鐵架。上頭堆滿無數專輯。每次經過這裡,我總會忍不住停下,小心翼翼地打開逐漸灰化的外盒,珍而重之地取出唱片,用指腹一次又一次的撫摸。憑藉著外盒殘留的圖像與標語,想像掌心那片唱片所承載的心血、感情以及想要傳達的意像。但是除非我能夠找到一台尚未毀損的撥放器,否則永遠也無法知曉黑膠的唱片縫隙究竟刻蝕著何種音樂。
  直到屋簷霜柱滴落的水聲敲打入耳膜的時候才驟然回神,收回殘留一點點灰塵的指尖。
  走到位於最深處的櫃檯,那裡擺放了一台舊型電腦。我坐在微微往右傾斜的椅子,彎腰挪開腳邊成堆的空外盒,謹慎取出一個數呎見方的箱型儀器。
  我用力拉動提桿數次才將引擎催開,將插頭插入主機後方的插孔中。基於裝飾而裝上的真空管產生電離的青白光柱,黏著玻璃罩發出細微的劈啪聲響,但是很快就被引擎運轉的噪音所掩蓋。
  自製發電機的缺點就是引擎運轉聲太吵了。
  如果有時間的話,下次做一個不會那麼吵的發電機吧。
  如果有時間的話。我這麼想,凝視著那白熾的光芒直到電腦開機完畢,隨即移動滑鼠,點開桌面唯一一個資料夾。無數名稱混雜著亂碼的音檔唰然排列在螢幕上,而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只是將電腦硬碟中的所有歌曲一首又一首地點開,讓音樂撥放軟體去將那一長串由0與1所構成的電子訊號讀取成為旋律。
  等待檔案開啟的時間總是特別漫長,更別提開啟之後有九成的機率會聽見無法辨識的雜音。儘管如此,我依然會等到歌曲整首撥放結束才換下一首嘗試。
  就在我陷入半失神的重複動作後,忽然間,耳機流洩出完整的旋律。吉他弦的顫動刺激著耳膜,緊接著鼓聲浮出,粗魯地介入兩把吉他之間,擅自加快歌曲的節奏。
  ──太好了!是相當難得的搖滾樂!
  我提起精神,閉上眼睛仔細聆聽。白沙灘、搖曳的海風與耀眼奪目的陽光。雖然我的英文成績很差,但是關鍵的名詞多少聽得懂,其餘部分則是任由想像力進行填補,專注感受耳機彼端流洩出不存在於此處的開朗熱度。
  歌聲轉眼間就結束了,但我仍然沉浸在那想像出來的景象中,久久不能回神。
  可惜的是電腦只剩下樂團名稱,歌名已經變成亂碼。
  我輕敲鍵盤,將那首歌的名稱更改為「Lycoris-7」後傳送到隨身聽儲存。
  今天就到這邊為止吧。我拔起連接著主機的傳輸線,等到電腦關機後,再次用唱片盒堆起的小山將發電機掩蓋起來。
  等到走出店外的時候,驟降的溫度變化令我不禁打了個寒顫。這時才意識到天色已經全黑了。四周聳立的大樓就像純黑的玻璃圍幕,從大地延伸成為夜空的一部分,然後將所碰觸到的事物通通染上相同的顏色。
  「剛過午夜二十五時……稍微有點晚了。」
  原來自己在店裡待了五個多小時嗎?這麼晚才回去肯定會被罵,不如到老地方打發時間吧。
  呼出的白色氣息穿過圍巾透到外面,順著只存在於隨身聽、耳機線以及腦袋裡面的旋律裊裊上升。我收起手錶,依靠月色照映出的白銀色塊邁開步伐。
  耳機隨著逐漸高昂的樂音輕微震動。歌曲名稱正好是「Lycoris-3」。
  每次八個小節的最後,總有種耳膜被刺了一下的錯覺。
  數百年前吉他、貝斯混合鼓聲的旋律如今依然持續迴響著。或許這個世界只剩下我一個人知道並且記得這首歌,但是沒有關係,因為音樂就算在人類滅亡之後也會持續地演奏下去,現在存在於耳中的樂聲就是最佳證據。
  在宛如死城的寂靜廢墟中,只有主唱嘶啞的歌聲陪伴我繼續前進。
  ──據說世界正在邁向終結。
  太陽黑子的劇烈變動以及隨後引起的太陽風暴,造成絕大多數的電子儀器失常毀壞,更引爆了世界各地的廣範圍殺傷力兵器,造成難以想像的慘烈後果。累積千百年的文明在一夕之間崩壞殆盡。人類在那時遺失的不僅僅是自信、科技與音樂而已,持續數千年的生活方式也產生劇烈的改變,雖然按照教科書的說法,應該使用「進化」而非「改變」。
  少數殘留下來的科技產品儘管喪失了原本的功能,卻被當作珍貴的文物擺放在學校、圖書館和博物館等公共場所展示。
  儘管如此,對於我們這些打從出生就活在這裡的孩子們而言,世界從最初有所認知的時候就是現在這個模樣──一天有二十五個小時;糧食和電力都需要配給;天空總是佈滿灰濛濛的宇宙塵埃;只要站在高樓頂端就能夠越過無數建築物的屋頂看見漆黑色的海洋……等到我成年的時候,或許城市最高的那座高塔已經變為聳立在廣闊大海當中一根無助的牙籤也說不定。
  那瞬間,我忽然被一陣沒有由來的情緒淹沒,有種喘不過氣來的錯覺。擅自想像然後擅自被嚇到也太愚蠢了。發出苦笑的我輕輕拍了拍臉頰,抬頭望向不遠處的目的地。
  那棟同樣被玻璃窗圍繞的大樓比起周圍傾斜倒塌的廢墟慘況,簡直可稱為完整,而且最重要的一點,大樓內部保留著堪用的太陽能發電系統。
  所有和太陽能發電相關的裝置早就被高層盡數回收了。畢竟製作太陽能板的技術失傳已久,在能源科重新研究出利用太陽能的技術之前,高層只能聊勝於無地從廢墟中挖掘的舊文明的科技產品使用。
  我不曉得為何這棟大樓能夠倖免於難。因為外觀不顯眼才逃過一劫?還是型號太過老舊所以沒被徵收,不過對我而言就省去每次爬數十層樓的功夫了,對此自然相當感激。反正高層收集那麼多太陽能板也沒有相對應的需求,不如留給我物盡其用吧。
  我推開舊大樓鏽跡斑斑的鐵門。這裡可以清楚地察覺到時間存在的痕跡,無聲地盤踞在角落,在沒有任何人知道的情況下度過了數百、數千年的時間的痕跡。
  我曾經有段時間相當熱衷於尋找那種奇妙的感覺。
  總是翹課在舊首都外圍亂晃,看見毀壞卻不至於倒塌的建築物就會如同撲火飛蛾一般被吸引似的走進去。
  打開門,在迎面撲來的灰塵中想像這個房間以前的模樣──住在這裡的是什麼樣的人?那些從千百年前就放置在此處的物品是什麼用途?他的生活和現在的自己有哪裡不同?牆上那幅歪斜的塗鴉有故事隱藏在背後嗎?
  但是當我發現這棟大樓之後就停止那種遊戲了。尋找時間殘留的痕跡固然有趣,卻無法成為長期打發時間的消遣……雖然也有可能是我單純地感到厭煩罷了。
  大樓的內部晦暗不明。牆壁留著壁紙被撕下的痕跡與漏水造成的污漬,在幽幽光線的照映之下彷彿某種大型動物的內臟皺褶,使人畏懼卻步。低著頭的我快步穿越警衛室與大廳,走到深處的電梯。很剛好的,電梯正巧停在一樓,沒有等待就踏入其中。
  帶著裂痕的電子螢幕最後停在37這個數字。
  伴隨著叮咚聲,我踏出電梯。走廊飄蕩著塵埃的光點,在月光照映下緩緩浮動、墜落。我推開位於盡頭的緊急逃生門,眼前豁然開朗,沒有任何障礙物的頂樓可以清楚地看見邊緣的欄杆,更外面的景物染上一層矇矓的青藍色,好半晌才會意到那是穿透宇宙塵埃灑落的月光。
  我走到正中央,呈現大字型地躺在冰冷的頂樓地板。
  視野毫無阻礙地對應著夜空,吹落的微風隱約帶著海的鹹味。
  由於城市的土地不適合耕種作物,居民都搬到郊區生活,都內的建築物大多已無人居住。四周大樓的玻璃反射著從宇宙灑下的微光。那些房間曾經全部住滿了人、然後發出光亮嗎?那樣的景色如果從外太空觀看肯定很美吧,但是進一步想想,在這麼小的區域擠入那麼多人難道不會感到擁擠?和周遭的陌生人過度接觸產生摩擦與爭吵?甚至缺乏空氣窒息而死嗎?
  這個時候,對面大樓傳來鐵門開啟的細碎聲響。
  鞋底輕觸地板的聲響緩緩靠近。
  ……果然今天也來了。
  我翻了個身,將隨身聽的音量轉小,望向欄杆與欄杆之間的縫隙。
  穿過佈滿鐵銹的銅管,越過低斜的空隙,能夠看見在對面的大樓樓頂站著一名少女。
  順著海風飄起的長髮和夜色融為一體,深邃皎潔的眼眸彷彿要抓住什麼似的凝視著上方,而月光也就順著她昂起的臉龐往下滑落,勾勒出弧度姣好的頸部,掛在脖子的酒紅色頭戴式耳機爍動著月色。一襲靛黑T恤與長褲的服裝彷彿渲染開來似的和影子融為一體。
  自從我第一次找到這棟大樓的時候,那名少女就已經待在那裡了。
  之後每次來這裡都會看見少女獨自待在對面的頂樓,用著相同的眼神昂首凝視夜空,不過就像蜷曲在一樓角落的流浪漢大叔或是偶爾才會到頂樓瞪著太陽能設備發呆的中年婦女一樣,這裡不會有人去追究彼此的姓名、身分與來歷。我們不關心那些也不在意那些,甚至連交談也沒有。畢竟身為湊巧共享著這棟大樓的陰影和溫度的一分子,只要有半坪的容身之處就該感到心滿意足了。
  我不否認自己對於那名少女感到些許的好奇,但是詢問或關心太麻煩了,而且也毫無意義。
  就這樣盯著她看了許久。我呼出口氣起身走到邊緣,背靠著欄杆坐下。
  夜空中鑲嵌的微弱光點一閃一閃的。
  據說我現在所看見的星光其實是數千數萬年前所發出來的,此刻映入視野中的那顆行星可能也早已不復存在。最後燃燒並且綻放的光芒能夠延續數萬年之久,傳達到宇宙某個悠遠的角落。每想到此,胸中總會湧現一股奇妙的熱度。
  早在千萬年前就消失的星球,以及持續數千萬年的光芒。
  她或許也在想著類似的事情吧?否則大概就不會流露出如此複雜的眼神了。
  不知不覺間,一種規律且和緩的敲打聲讓我猛然醒來。
  這個時候,我才發覺剛才睡著了。
  半瞇著眼尋找聲音的來源。耳機早就在不知不覺間鬆脫了,搖搖晃晃地垂落在胸前。朦朧的視線中看見外牆有根欄杆斷了一半,每當強風吹過就會撞上旁邊的欄杆,進而發出聲音。原來如此。
  話說回來,我睡了多久?
  我費力撐起痠痛不已的雙腿站起來。天空依然沒有光線,一瞬間讓我以為仍然是晚上,不過等到視力恢復才發現並非如此。空氣飄蕩些許的潮溼味,沒有光線的原因是綿延堆疊的陰霾雨雲。大概快要下雨了。我揉著鼻子,手腕內側的錶顯示著九點二十七分。
  已經是學校第一堂課的時間了。
  ……算了,好麻煩又好睏,乾脆翹掉吧。
  我翻了個身,視線正好對到下方大樓的頂樓。
  那名少女還是維持著仰望天空的姿勢,任憑風捲撥著長髮,靜靜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我閉上眼皮,接著黑暗便掩蓋住她的身影。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73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