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會有什麼:淺談加拿大雙語詩人星子安娜詩中的“留白”

2020/3/25  
  
本站分類:創作

 一定會有什麼:淺談加拿大雙語詩人星子安娜詩中的“留白”

(Tony Yang,英語語言文學學士,加拿大認證TESOL/TESL/TEFL英文老師,四川省作協成員,現從事英文教育。他先後出版過長篇小說《住在隔壁的隱形人》、《坐穩》,短篇小說《突圍》等暢銷小說。 同时Tony开发出新的英文学习法:从词源和文化背景入手,独创自己的英文频道,坚持英文原版书导读。)

 

星子安娜1999年就移民加拿大,一直從事詩歌創作,近年來, 她的作品頻頻在中英文媒體發表,並屢屢獲獎;她還常常參加各種詩歌分享會和詩歌節,引起了當地文壇的廣泛重視和關注。安娜用中英雙語進行創作,這是她的巨大優勢,無論在加拿大還是中文詩歌圈,這樣跨界的詩人屈指可數。更難得的是,她深諳中英文詩歌之道,她的詩歌,並不是簡單地在中英文的文字上做切換而是互文互動,相得益彰,兩皆相宜。

這裡,我們以她的《一定會有什麼》一詩來品味她詩歌中“留白”的味道。 “留白”原意是指中國傳統繪畫中的一種技巧,即創作者並不把整個畫面全部佔滿,而是留出一些空白,讓品讀者自己去解讀那些意猶未盡的地方。用今天的話說,就是作者創作一個半成品,或是大半成品,讓讀者去“腦補”其中沒有的地方,去於無聲處聽驚雷,去槳聲燈影中端乾坤。

《一定会有什么》

一定会有什么
在那高高的山岗上;
当新月低语于阴影,
嵌段共聚物它们的末梢,
猫头鹰悄悄地停驻。

一定会有什么
在轻轻的微风里;
当前沿的五月吐露芬芳,
窗户半开,
阳光送进金色的图案。

一定会有什么
在软软的沙滩上;
当日落吻别天边,
波涛盘旋着泡沫,
细沙簇拥着我们的脚印。

一定有什么,
在深深的积雪里
当寂静静笼罩着山峦
松鼠紧紧抓住果核
而我远远地看着你


There Must Be Something
There must be something upon the hill. When new moon whispers to shadows, trees stretch each limb, and owls halt. There must be something in the breeze. When Misty May breathes fragrance, windows half-open, sunrays shed gold. There must be something on the beach. When sunset dips down the skyline, tide spreads white skirts, sand embraces our footprints. There must be something beneath the snow. When quiet dominates mountains, squirrels clutch pinecones, I watch you from a distance.

在這四段詩中,安娜先後用停駐的“貓頭鷹”、半開的“窗口”、“我們的腳印”和“緊緊抓住果核”的松鼠做意象,把我們引入一個個空寂的景觀。對於常年生活在加拿大這個地球最北面的國度的人來說,這些生活化的意像很容易勾起我們的聯想,而每一段開頭的“一定有什麼”彷彿在提示我們,看,這些表象之下,隱藏著多少的驚心動魄和慾說還休。對於一幅畫來說,那些沒有描繪出來的場景是“留白”,而對於詩歌,意象就是打開“話外空間”---即“留白”---的鑰匙。一首詩,如果作者把想說的都說了,那讀者的回味一定很少,話外的空間可以讓讀者通過聯想來完成,會讓讀者有更多的參與感,甚至創作感。讀好詩,讓我們也成了詩人。在意象的使用上,安娜沒有故弄玄虛,也不過分晦澀而陷讀者於冥思苦想的境地,這一點,尤其像她喜歡的日本俳句,意味深長,又不煞費形神。

安娜的詩,也讓人想起加拿大著名的“七人畫派”,他們七人的作品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紮根於加拿大廣袤的土地,尤其是那些地廣人稀的所在,也是離群最遠而離眾神最近的地方。他們的作品不同於歐洲和美國的風景畫的,恰恰也在於“留白”,他們不把畫布的每一寸地方都密密匝匝地舖滿,而是留有大幅的空曠,比如那林中的風,無心的雲,頃圮的枯木,被浪潮反复沖洗的鵝卵石,“而我遠遠地看著你”,你生生不息,輪迴不止。

安娜的英文詩並不刻意追求節奏和韻律的一致,風格更free verse一些,除了各個段落保持相對的工整,她也不在意用押韻去限制語言的流動,而是讓讀者隨著她的眼睛,在upon the hill, in the breeze, on the beach, beneath the snow中穿行,去發掘生命的禮讚,去觸摸造化的脈動。

2020年3月24日

 

七人畫派作品鏈接 以及星子安娜任密西沙加市第一任桂冠詩人時為慶典國慶日寫的圖像詩,其中就用到來自七人畫派作品的靈感。

the-red-maple.jpg

 

 

今日人氣:69  累計人次:181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