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元年到十五年上位所有財政總長的生平與施政。--《民初財政總長更迭錄(1912-1926)》

2020/3/17  
  
本站分類:創作

民國元年到十五年上位所有財政總長的生平與施政。--《民初財政總長更迭錄(1912-1926)》

民初財政總長更迭之頻繁,可以知道當時政治是多麼不穩定。由於政治不上軌道,連年用兵,財政問題便益形困難。在這二十餘位總長中,論才識,論魄力,論操守,的確有些不錯的;……這種政治上的牽制,使得他們的努力,並沒有收到預期的效果。──賈士毅《民初財政總長》

賈士毅(1887―1965),字果伯,號荊齋。江蘇宜興萬石小塘村人。民國時期的財政學家,青年時東渡日本明治大學求學,獲政治學士學位。求學期間,清朝政府授予其「法政科舉人」頭銜。歸國後在民國政府擔任要職,並熱衷於教育事業,擔任民國多所大學專任教授,促進民國財政學發展。曾著《民國財政史》、《民國續財政史》等書,被學界奉為研究民國財政的開山之作。

他以獨到的觀察,詳實記錄了民國元年到十五年之間,上位的所有財政總長的生平事蹟與施政觀點,計有陳錦濤、熊希齡、周學熙、梁士詒(代理部務)、周自齊、梁啟超、李思浩、顧維鈞、羅文榦、王克敏、曹汝霖等多人,其中任滿一年以上的只有周學熙、周自齊和李思浩三人,而任期最短的是張勳復辟時候的張鎮芳和黎元洪總統時候的羅文榦,僅僅十一、二天。

賈士毅不僅以財政之學聞名,詩詞的造詣也備受推崇,風格近似白居易、陸游,在公暇之餘,偶寄吟詠,留下相當多的篇什,成《荊齋詩鈔》一冊。由於屬於自印本之類,印量極少,坊間難以得見,實屬珍貴。本書將此篇復刻於後,希望藉由「因詩證史」的方式,還原一個時代的見證,呈現更多面相的學者面貌。

立即訂購《民初財政總長更迭錄(1912-1926)》

 

內容試閱

〈周學熙(一八六六—一九四七) 〉

  周總長學熙,字緝之,別號止菴,安徽至德縣人。周父馥是佐李鴻章的幕僚,官拜山東巡撫和兩江總督。周學熙在兄弟輩裡排行第四,人家都稱他做四先生。他幼年時候踉李蓴客學算學和地理,都很有心得。二十九歲參加順天鄉試,中了第十八名的舉人,恰又遇著科場裡發生了舞弊案,清朝皇帝下諭這次覆試不算數,派員查明之後另外定期覆試,於是禮部再定期傳周學熙等在保和殿覆試,規矩極嚴,主考官是大學士李鴻藻,周學熙在保和殿從容應付,仍舊名列一等第一,分發到山東去充任大學堂總辦,為各省設立大學的開始。山東大學堂分正備兩齋,正齋四年畢業,備齋兩年畢業,就像後來大學的本科和預科一樣。周總辦親手編訂了《中學正宗》和《西學要領》兩書,闡明了中學體制和西學實用的真諦。不久赴調直隸,從永通道臺做起,一級一級晉升到臬司,後來因為母親病故辭職。他在任時,曾經創辦了銀元局、官銀號、工藝局、勸業鐵工廠、高等工業學堂等,雖然時間短暫,沒有能夠發揚光大起來,但是打開了風氣,民營工業遂逐漸興起了,政府當時成立了農工商部就把周總長調充參議,籌辦發展農工商的業務。

  民國元年九月,周學熙繼任財政總長,他穿著一襲寬袖長袍,體形清癯而態度溫文斯雅,說話做事,都有條有理而極其扼要。當年財政次長是趙椿年(劍秋),他在清朝末年做過農工商部的參議,秉性敦厚,和同事相處很得好,後來調任稅務處會辦和崇文門稅關監督。趙夫人精小篆,曾經寫了一付錦裝對聯送給我做紀念。後來財政部改組,取消財政討論會,調我充任編纂,同時發表了留美學生廷試第一的項驤(微麈)擔任首席參事,此外賦稅司長是清朝末年進士赴日留學歸來的李景銘(石芝),會計司長也是清朝末年進士赴日留學歸來的曲卓新(荔齋),公債司長是早年留學日本曾任大清銀行營業科長的陳威(公蓋),錢幣司長是留美卒業廷試第一的吳乃琛(藎忱),庫藏司長是留日學生曾在清朝末年任浙江清理財政局會辦的錢應清(鏡平),財政調查處總辦是早年留日學生在清朝末年已顯達的王璟芳(筱宋),當時我曾經擬訂了劃分國家稅地方稅和國家政費地方政費兩案,甚為詳盡而可行,立即被周總長所採用。當年周總長出席國會報告財政方釺,內容分做甲乙兩項,甲項是財政政策,分做稅項的劃分、稅權的統一、稅目的釐訂和稅制的更新四目;乙項是經濟政策,分做公債的籌劃、幣制的統一、銀行的計劃、產業的保護四目。(全文見拙著民國財政史正編)

  民國二年元旦,南京都督程德全(雪樓)宴請孫前總統,我和單鎮(束笙)正好由部派往視察江蘇省的財政,住在督署西花園,受邀作陪,同席還有陳英士都督、冷禦秋師長、陳之驥、章梓、洪承點等。餐後,主人送孫前總統及其他客人開國紀念幣兩枚,作為紀念。孫前總統創建共和,這種功成不居的精神,使初次識荊的我,深受感動。

  後來我和單鎮公事完畢,合編了一冊江蘇財政調查報告,呈復到財政部,單鎮就留在江蘇省籌備國稅廳,我回到部裡改充編纂處主任。二月,會計司司長出缺,周總長要我擔任,我再三謙辭不掉,才答允暫時代理。那時國會已經開會,急切地催送預算,我邀集本司周作民、胡君茀、熊慕韓、蘇漢樵、欒筱髯、沈定九等商議,組織委員會,以本司的職員作基本,添聘了各部主辦預算人員幫忙,分
股辦事,連夜趕編,不到三個月,民二年度的全國預算總分表計四十七冊全部完成,這是民國以來第一次編成的預算,也是導發了以後年度預算的編製。……

================================

〈王克敏(一八七九—一九四五)〉

  錢塘王克敏,字叔魯,在清朝末年任留日學生監督,民國初年,曾聯絡各國在華銀行的華洋經理,向財政部和其他各部接洽外債事務。他待人很謙遜,生活卻很奢華。

  王克敏先後曾經三次擔任財政總長。第一次是民國六年十二月,當時財政部次長一是沈銘昌,一是李思浩,李還兼了鹽務署長,且推薦熟悉財政和金融的張嘉璈擔任中國銀行的副總裁。袁勵清(永廉)充任賦稅司長,朱曜東(延昱)充任會計司長,那時國人期望著關稅自主,七年二月公布國定關稅條例,三月又奉大總統令派到安徽去和倪嗣冲面商軍事和財政問題。返京後因內閣改組辭職。王總長在他任期內顯著的事件有:(一)為整頓中國銀行向日本正金銀行訂借日金一千萬元,(二)他自兼中國銀行總裁,張公權(嘉璈)為副總裁,(三)向日本三井銀行訂借財政部印刷局日金二百萬元,(四)公佈國定稅則條例,這個條例是我和李石芝起草,經過幾次三番才算公佈的。

  第二次是民國十二年七月十日高凌霨攝政兼代內閣總理的時候,正值曹錕賄選,他又做了一次很短時間的財政總長。

  第三次是民國十二年十月十日,曹錕僭任總統,孫寶琦組閣,王克敏再長財政。說起來,曹錕和王克敏還有一段關係,在清末曹錕尚在行伍當營長的時候,王在保定尼雅河便時常與之聯絡。在曹氏當權期間,他所以一直能邀寵,歷經高凌霨、孫寶琦、顧維鈞、顏惠慶四任內閣,不是沒有原因的。再者,他雖不懂國家財政,曹錕卻很信任他,因為他善於奉承,很得總統的歡心,且曹錕認為他公私界限分得清楚,不至於把曹家的錢裝到他私人荷包裡去,所以後來在顧維鈞、顏惠慶相繼組閣時,王克敏仍然是蟬聯的。

  在孫內閣時,曾與王暗鬪,是因金法郎案和德發債票案而起。後來勉強合作,辦結德發債票一案不久,孫因難於忍受,便提出辭呈,曹即予批准,以顧維鈞繼之。王之為曹所信任,於此可見一斑。
王氏家本富有,自在財政銀行圈子立足後,便盡情揮霍交遊,權傾一時。直系失敗後,政府下令通緝,乃獻媚於日本,以圖自圉。

  民國二十二年夏天,筆者到上海去,遇見浙江興業銀行徐新六總經理,聽說王氏已經帶著家眷來上海,租了一所狹小的房子閒居著,境況很悽凉。我覺得他平素在私人生活上,未免過分揮霍無度,到這時竟至於窮困萬狀,其情固然可憫,卻也是咎由自取。

  民國廿三、四年間,華北局勢惡化,王氏以土肥原力保,得充任冀察政務委員。七七抗戰,遂組織偽臨時政府,甘願為日人傀儡。八年間,因中年狂嫖斵喪,瞳孔畏光,出入經常戴墨色眼鏡,故人詈之曰王瞎子。勝利後被捕,瘐死獄中。一生荒佚,終落得如此下場。……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20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