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眺望西方世界的重要窗口。--《目擊普法戰事,1871──《三述奇》》

2020/3/4  
  
本站分類:創作

晚清眺望西方世界的重要窗口。--《目擊普法戰事,1871──《三述奇》》

此時(普法戰事期間)巴里城內集捐鑄炮五百門。各家儉用,每日兩茶一飯。一人只准買肉四兩,其餘豬鴨雞魚及乾鮮菜蔬皆無。雞蛋每個六穌(穌為法國貨幣,1法郎=20穌)。各村鎮禮拜堂之銅鐵器皿皆取以鑄炮。城內造鐵道以運軍器。──張德彝《三述奇》

張德彞出生於一個没落的旗人家庭,自幼聰穎,在十五歲那年考上了當時中國第一所外語學校──北京同文館,是學校僅有的十名學員之一,後主修法語以優秀成績畢業。清同治七年(一八六八),蒲安臣率「中國使團」出訪歐美時,張德彞擔任翻譯,並環遊了歐美各國;同治九年(一八七○),因發生天津教案,朝廷派欽差大臣崇厚專程赴法道歉,張德彞為隨行英文翻譯員。光緒二十七年(一九○一)隨專使大臣那桐出使日本;光緒二十八年(一九○二),授二品官銜,出任英國大使,代表清政府在倫敦簽訂《保工章程》。三十二年(一九○六),任滿回國。他一生中八次出國,在國外度過了二十七個春秋,一九一八年病逝於北京。

本書原稿分為八卷,既不依年月,又不依內容,只照數字平分,顯然不夠妥善。文史專家蔡登山參考嶽麓書社的《走向世界叢書》版本,將內容重新分作八篇,即(一)沿途風光,(二)親見普法戰事,(三)巴黎公社見聞,(四)各國國旗一覽,(五)法國王宮被焚,(六)倫敦紐約之遊,(七)重回巴黎,(八)返國途中記。依時間軸搭配出使的地點,呈現條理分明的記述內容。張德彞一生周遊著述,為封閉時期的晚清子民開啟了一扇眺望國際的可視之窗。書中所記述的歷史性場面,不僅和正式記載相符,也有許多生動具體的細節,為研究晚清外交非常珍貴的史料。

立即訂購《目擊普法戰事,1871──《三述奇》》

 

 

內容試閱

〈親見普法戰事 〉

  初五日丙寅,晴。辰初,抵法國馬賽海口住船,有前駐中國之法國使臣哥士奇來接。下船,乘車行八九里,仍入前二次所住之得露大店。哥士奇去後,查收行李。申初,隨星使乘車行里許,至閣朗店,答拜哥士奇,未遇。晚,有本地二等寶星、第四隊副將韋烈及千總傅達義來拜。二人知彝曾來此四次,暢談已往之事,臨行邀同觀劇,因公務匆忙辭謝。

  亥初,忽聞樓外樂聲一陣,出而視之,共兵百餘名,亂步而行,有唱者,有泣者,有疾驅者,有緩行者,行人皆擊掌而賀。蓋當時法郎西與德義志兩國鏖兵數月,其構釁之由,因五十年前(西曆一千八百三十年,即道光十年)夙怨未平,法君拿破崙第一將日爾曼諸國盡行征服,令各國兵將聽其指使,以助征討。法雖屢勝歐羅巴各國,而日爾曼勞兵費餉,已屬不支。嗣於西曆一千八百五十九年(即咸豐九年),法助義大利及德義志征澳地利亞國。三國凱旋,議割澳地,以茀呢、奚米浪二地歸於義國,德國自取邊界數地。法君以比利時國之陸克尚蒲與瑞士國之芝乃瓦二地界於法疆,擬欲取為己有,以固其圉,而德君不許,此一釁也。德君因此設防,繕修甲兵,操練軍馬,屯儲糧糗,細考法邦地理。

  西曆去年六月間,日斯巴尼亞國老王薨,因其天閹,雖有太子,究非己出,民以為恥。乃欲招選國主,請諸德。德君以日斯巴尼亞北界法郎西,遂令其兄子發達利克舍爾登日國主位,意在日後如與法戰,則日主即德人也。法有戒心,不許其事。德國大臣以戰事尚未完備,不可與法較,請姑從之。德君聽其臣諫,其議遂寢。法猶恐之,乃與法臣計,飭駐德京之法臣貝楠德的者面告德君,並與盟之曰:「嗣後德國子孫,不得登日斯巴尼亞之君位。」及盟期,德君不答而退,乃向法使曰:「從此兩國無事可為矣。」法使以其語飛聞於拿破崙。德義志(原名布魯斯)乃由是合日爾曼諸國為一,以圖協力攻法。

  西曆七月十七日,法外部大臣萬孟請與德戰,即日發電線知照法國之各省軍營,剋期發兵。兩國各撤回公使,各發照會通報歐羅巴暨阿美利加諸國,宣告兩國不日交戰,與諸國無涉,各不藉助云。法君與其世子親領大軍,令兵部大臣婁白虎為前導,先抵美趾省。晝夜輪車往來各省,徵調軍馬。至八月初二日始齊,共兵二十四萬。當日午初,法兵過界,至色合柏爾城,遂失守。

  初四日,法三營將軍屠威領兵攻葦子柏爾城,大敗,全軍幾歿。惟屠威一人匹馬獨戰,痛受槍傷。後有將軍馬克謀宏兵至,救回色合柏爾城。

  初六日,德兵過法界。有將軍富斯愛率兵抵敵,法覆敗,遂同馬克謀宏逃過海素汾城,至直立唐奚城外禮拜堂中隱避。此役歿於陣者,將官二員,兵馬死者不計其數。

  初七日,德兵三萬圍色合柏爾城,擒法兵三千,克復城池。……

================================

〈法國王宮被焚 〉

  初五日甲子,晴,熱。未刻,見有兵萬餘人,隨行鼓樂而歸,雖列隊而步伐不齊,更有持麵包飲紅酒者。其被獲叛勇二萬餘人,女皆載以大車,男皆攜手而行,有俯而泣者,有仰而笑者,蓬頭垢面,情殊可憐。其始無非迫脅之窮民,未必皆強暴性成而甘於作亂;今俱伏罪受刑,睹之不禁惻然。

  初六日乙丑,晴,熱。未初,隨星使乘車遊大小特農,酉正回寓。是日,慶靄堂同殷伯爾與薄郎乘車往看巴里,經薄郎往法外部領入城之據,當晚未歸,眾皆懸繫。入夜北望,烈焰飛騰,炮聲不絕。蓋巴里雖克,而「紅頭」仍拒城外炮臺數座,故火器猶不時施放也。

  初七日丙寅,晴。未初,慶靄堂同殷伯爾與薄郎回寓。聞其將入巴里時,他國人因城池新克,多有爭觀者。彼時槍炮頻發,以致義國副使誤中炮子而亡。故巴里下令,雖有文憑亦不得出入往來。慶靄堂等乘車至其王墓前馬隊營,見槍炮子飛騰遍城,其急如矢,其密如星,遂避於義大利街之閣朗店,即丙寅年彝隨斌副使所寓之旅邸也。店多受傷官兵,食用皆無。又值叛勇焚其王宮與兵、戶二署,其轟擊聲徹夜不止,次日始驗據得出入,險甚。

  初八日丁卯,涼。早大雨,酉初雨止。見馬隊二百餘人由巴里回,被獲老幼女子三十餘名、男子二百餘名,皆攜手步行,前後縛以麻線,有馬兵解送。入夜風雨尤大,沛然通宵。

  初九日戊辰,終日大雨,聞去歲法王被俘後,德民朝朝懸旗賀彩,夜夜作樂張燈;並德國之商人雖旅寓他國者,亦皆朝夕宴賀,遙頌德王之德,而為德民伸慶。

  當德兵圍困巴里時,法於城內思安江兩岸,各設氣球公司,以便乘之出入、窺探軍情、往乞救援等用。蓋氣球可以騰空俯視。今制則高必六十丈,用照相鏡下映敵營,則其兵陣地形一一映入。並可攜帶電線,以千里鏡俯視一切,隨看隨報,極其迅速。小說所云騰雲駕霧,其神奇殆不過是云。

  初十日己巳,早仍陰,午後大晴。是日禮拜之期,市廛關閉一日。見本地整容鋪,外掛小銅盆為招。西人雖不剃髮,而剪髮、修鬚、滌香水等事,亦須匠人為之。麵包鋪則窗外立一假麵包為招,其大如樑。煙捲鋪則於簷下懸紅色木煙捲一束,共五六個,長一尺,粗皆盈把;更有做假人手捧一二枚立於門首者。

  又,外國男子二十餘歲,髭鬚漸生,例不芟剃,聽其鬑鬑。及至五六十歲以後,或漸將上唇之髭剃去,或將上下髭鬚盡行剃去。蓋謂年力就衰,無須生此,有礙飲食也。

  十一日庚午,晴。是日,因巴里通城克復,炮臺亦皆收回。自申至戌,見馬、步隊三四萬歸伍。有面目黧黑而步履彳亍者,有身體疲憊而臥於當途者。土人則施水、施酒、施藥、施錢、施煙捲、施麵包者甚眾。又見叛勇之被俘者,男女老幼有三四百人。戌正大雨二陣,雨止天晴,後復陰而細雨。

  十二日辛未,早陰,午後晴。未初,隨星使乘車,北行三十餘里,至賢路義村。其地為國王夏日乘涼之所,花木叢雜,池沼回環,亭台曲折,山石嶔崎,洵勝境也。當德法鏖兵時,德將王宮焚毀,樑柱無存,只剩破壁頹垣,荒涼無限,其民舍亦多傾圮。宮前高岡上有石燈樓,高五、六丈,下有石橋,長七、八丈,皆墜落折斷,王氣為之黯然。左右有德兵所築土堆炮臺,四圍橫繞樹杈,以阻法兵。後有京觀數十塚,皆德兵之戰亡者,立碣詳書隊伍姓名,以為標識。

  申初回寓,復同劉輔臣街遊。步至巴魯街,見大禮拜堂內男女老幼跪而默誦者十數人。旁立一少婦,懷抱嬰孩,係本日所生者。甫生未逾一日,即抱出戶,風氣之不同,於此可見。婦旁一童,著烏衣,舉燭長逾四尺。中立神甫,年近三旬,與之看經解義;後將聖水滌於兒頭,以棉拭之。拭畢登記於簿,少婦深謝而去。此初生入教之禮也。晚,見馬步兵解送被脅之「紅頭」萬餘人上火輪車,皆流於阿斐利加。其餘黨惡作亂者,皆黑布蒙頭,以槍斃之。聞「紅頭」不獨法國武官,間有他國人乘亂隨入者。……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79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