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交社成為歷史遞嬗的見證場所,且是無可取代、重要的地方記憶

2020/6/1  
  
本站分類:藝文

水交社成為歷史遞嬗的見證場所,且是無可取代、重要的地方記憶

深入介紹臺南有形文化資產─原水交社宿舍群

立即訂購《原水交社宿舍群》

 

作者序

        2006年隨著眷村拆遷定案,幾年之間水交社的居民陸續搬移,對故園舊地縱有再多的不捨,最終都得驀然離去。水交社眷村美麗的街道景觀,膾炙人口的菜市場美味,熟悉的花草樹木和生活片段,從此只能在回憶中追尋。拆村前後,許多團體發起各樣活動,或撰文或拍攝相片,捕捉紀錄水交社眷村最後的樣貌。儘管因配合國防部實施眷村改建,眷戶們全數搬離,水交社眷村消失了,然而在這個群體生活圈中所發生的事和帶給人們的影響,卻深植於村民的記憶當中。

        2008年,日本「朝日新聞」以報導臺灣眷村之變遷為主題,採訪小組專程來訪水交社眷村,筆者應邀與會,赫然發現鄰國日本竟然也關注到臺灣眷村的話題,更深刻體會保留眷村文化的重要性,乃積極撰文並彙整眷村朋友們的懷念文章,於同年底自費出版《水交社》一書作為紀念。父親拿到書後,不停地閱讀,之後說道:「為眾人留下回憶是作功德呀!」猶記得拆村之後,父親常要我們陪著回到水交社看看,站在原位於南門路邊、屋瓦早已蕩然無存的房舍位置上,無限感嘆地細數生活舊事。筆者生於斯長於斯,自幼目睹村子裡人、事、物的變化,耳濡目染水交社眷村的氛圍,記錄水交社本是責無旁貸之事,而懷想起父親對家園的眷念以及深切的鼓勵,卻是筆者一路以來研究水交社最大的動力。

        2009年年初,水交社在整地時出土了大量的古墓群,遂使水交社的文化內涵更添豐富,歷史脈絡至少可能上溯至明鄭時期。此地經清領時期、日治時期,以至國軍遷臺後的眷村時期,水交社因而擁有極為罕見的400年歷史縱深。

        研究「水交社」迄今已逾十年,回憶兒時常聽母親提起水交社一帶曾是日本軍人的駐在地。日本戰敗後成為國軍眷村似乎是理所當然的結果,然而此地何以稱之為「水交社」,卻耐人尋味。為此三度親赴日本調查資料,深刻了解到水交社與日本海軍淵源匪淺,於是陸續整理,出版專書並將相關內容揭櫫於報端。

        自二戰期間到國軍撤退來臺,美軍駐防,由於特殊的時空背景,水交社交織了中、日、美的人文色彩,造就了獨特的文化景觀。水交社園區這塊土地上,擁有豐富的人文和地理,在見證臺南市城市發展上,絕不能等閒視之! 認識水交社的前世今生,能感受到歷史的因緣以及土地和我們密不可分的關係。

        筆者整理與水交社眷村相關的事件,通過文字和影像,盼能留下時代共有的回憶。在本書撰稿期間,承蒙許多朋友大力幫助,並長輩們口述歷史,深刻描繪了眷村早年的情景。尤其感謝提供照片的朋友,留下珍貴的鏡頭,今日得以分享給讀者。筆者由衷感謝大家一路以來的支持和鼓勵,亦願為水交社眷村文化園區今後的觀光發展,繼續作好守護傳承的工作,略盡個人棉薄之力。

朱戎梅

 

|內容試閱|

第一章  前言

        2004年6月3日臺南市以「原水交社宿舍群暨文化景觀」的名義,將水交社眷村列為直轄市定古蹟,市府以此地做為保存臺南眷村文化資產的重要據點。保存下來的八棟日式宿舍和附近整齊寬廣的場域,對未來進一步歸納水交社園區內相關的文化資產,有很大的揮灑空間。

        對於水交社園區內所保留下來的古蹟,市政府大力投入對原址的景觀營造和恢復維修作業。而「文化資產保存法」自2005年2月5日修訂後,在「有形文化資產」項下加入了「文化景觀」類別。雖然「文化景觀」所定義描述的範圍,意指人類與自然環境經長時間相互影響所形成具有歷史、美學、民族學或人類學價值之場域。包括了因傳說、歷史事件場所、社群生活等一系列與土地互動所產生關聯之環境和空間。然而2004年所指定的「市定古蹟」原水交社宿舍群暨文化景觀,雖在名稱中使用「文化景觀」的字眼,但在文化資產的類型上,並未被歸類為文資法所指涉的「文化景觀」,因此在2010年臺南縣市合併升格為直轄市之後,其係改制為「直轄市定古蹟」,而非「文化景觀」。水交社所涵蓋的歷史面向豐富,具有豐沛的材料,足以呈現水交社文化景觀的內涵。

        二戰期間首次出現在臺南的「水交社」,從一個日本海軍的組織名稱到後來國軍沿用成為眷村,演變成地名,純屬歷史偶然。而經過二戰戰爭洗禮的水交社,在美國軍事協防臺灣期間也亮麗登場。若從不同角度來看待與水交社產生關聯的軍史和文化史,在在皆是值得探討和記錄的課題。

        自日治時期開始,水交社就被賦予和航空密不可分的角色,因戰爭需要形成了聚落空間,戰後又為中華民國軍方利用,形成特殊的眷村生活場域。2009年水交社出土的大量墓葬群,雖未因此使水交社眷村文化園區被列為考古遺址但仍有水交社眷村文化園區的設立,也絕對提升了水交社在臺南都市發展史上不可抹滅的地位。

        1945年抗戰勝利,日本撤離臺灣,隨即國軍來臺接收,直至2007年眷村完全拆除為止,超過一甲子的歲月,水交社眷村一直是眷戶們安身立命的所在,是許多家庭溫暖的泉源,孕育了眷村第二代、第三代的子弟,它是許多人成長、茁壯的地方。尤其60∼90年代,國家籠罩在兩岸對峙的緊張時空背景下,水交社眷村提供了村民們平穩安全的生活場域。

        從群聚部落到拆村搬離,水交社眷村已不復存在,然而過去在這塊土地上所呈現豐富多彩的生活詩篇,不由得讓人充滿懷念和關注。2009年國防部推動「國軍老舊眷村保存計畫案」,由臺南市文資處遴選眷村申請該案,水交社眷村在原臺南市42個眷村中,雀屏中選成為代表,而後臺南市順利獲得國防部挹注3400 萬的款項,用以保存眷村文化。

        臺灣「眷村」一詞,源於國共內戰後,國民政府播遷來臺應運而生;而今這特殊的群聚生活所產生的族群思維、意識,卻早已成為臺灣文化的一部分,有一定的保存價值。今日透過村民們的口述歷史,老照片的影像回憶,以及市政府設立眷村文化園區,即時保留下有形的建築物,乃更有利於緬懷眷村事物並深化水交社眷村文化園區的文化價值。

        自日治時期開始到成為中華民國眷村為止,包括日本、美國在內,即使跨越國界,有許多人曾經是水交社的過客。時空變換下,臺南水交社成為歷史遞嬗的見證場所,且是無可取代、重要的地方記憶。

 

本文轉載自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出版品資訊網-新書推薦----原水交社宿舍群

返回國家網路書店>>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5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