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寫實主義」致敬的懸疑作品。--《銀色聖誕》

2015/11/24  
  
本站分類:創作

向「寫實主義」致敬的懸疑作品。--《銀色聖誕》

兩岸文學PK大賽首獎,溫世仁武俠小說賞短篇首獎、長篇評審獎得主最新長篇懸疑推理小說。
一部作者罕見地向「寫實主義」致敬的懸疑推理作品,帶領讀者反思這個社會的「常規怪象」。

聖誕節前夕,小鎮到處洋溢溫馨氣氛,賣場也同步展開促銷特惠週,然而在暗地裡,一樁秘密的開發案正在悄悄進行……
大型百貨入駐純樸小鎮,宛如一頭龐然巨獸,徹底翻轉小鎮的生態。隨著聖誕節腳步逼近,賣場出現一樁樁不尋常的怪象,一切彷彿都與小鎮錯綜的局勢有關。
院長失蹤後,光明獨自扛起育幼院的生計,成為賣場的小螺絲釘。一連串匿名的恐嚇,無理由的破壞,再加上賣場員工相繼走失,光明被迫和一個偏執的妄想狂合作,想找出怪象原因,而這人不折不扣是個怪咖。
謎團在過程中不斷翻轉,背後除了陰謀者,更有一股難言的因果業報存在,究竟真相是什麼,光明是否能全身而退,在那隻超驗的「大怪獸」嘴裡,真的沒人能夠逃脫嗎?


迥異於其他作者的,正是高普寫作領域廣泛,在各類型混搭組合之後,無窮的發展可能性是如此地絢爛且叫我真心期待。「他的小說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也不會知道你將會拿到哪一種口味!」
──喬齊安(Heero)【推理評論家/百萬部落客】

 

內容試閱


夜晚,光明巡視完育幼院,又去大通舖確認過院童狀況,才回到自己的小房間。
房間是他在國一那年搬進來的,之前是一間倉庫,院長覺得他年紀到了,應該有一個自己的房間。
育幼院一共七名院生,就屬他年紀最大,從很早就要幫忙打理院內。要做的事很多很雜,但他喜歡這份工作,這工作對他來說是一種認可。
房間只有兩坪大,除了一張單人床,塞不下更多東西。那張床也不太大,也許再過幾年,等他腳再長一點就睡不下了。
對他來說,那張床是一個很私密的場所,每天晚上躺在床上,他都會看著自己的身體,摸摸自己的手和腳,心想─又過了一天啦。
院長說等他到十八歲那天,就能離開育幼院,而這一天也越來越近。有時他也會期待,離開育幼院應該會很不一樣,日子多姿多彩,但通常他都會徬徨,不知道一個孤兒能夠幹嘛。
自己真能和其他人一樣,擁有正常的人生嗎?
他總覺得自己一定哪裡有缺陷,否則不會被人遺棄,是自己的兩隻手嗎?還是那雙有點扁平足的腳?還是他有潛藏的病況?
想著想著,他會乾脆倒在床上,扭開收音機聆聽裡頭的聲音。往往在這個時候,他才感覺自己真能放鬆,不管白天有多少麻煩,在學校有多少不愉快,全都能被聲音洗滌。
他最喜歡的頻道是「後山之音」,當地人又稱「蒜城之音」,是這座小鎮北邊一點的地方性電台。
電台裡的節目大多是預錄的,都是些流行音樂,或是小成本的談話性節目,有時也會有現場播放,晚上八點到十點,是「美哉後山」(又被稱為「美哉蒜城」)的時段,那就是一個現場直播的談話性節目。
主持人是個三十多歲的熟男,聲音低沉而有磁性,音質厚得恰到好處。光明很喜歡這種厚實感,幻想自己長大,也許能從事這類主持工作,悠閒地和聽眾閒聊。
但他知道自己聲音不好聽,笑起來咯咯咯的有點奇怪,常被小朋友取笑。
收音機裡的主持人,輕鬆地笑起來,聲音比他好聽多了。他應該在和來賓對話,笑說:「所以您覺得對本鎮而言,這是一個機會。」
多好聽的聲音哪,光明嘆了口氣,自己恐怕一輩子都做不成播音員。
「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機會。」主持人身邊有人答道,聲音沒那麼好聽,但卻充滿魄力,「如果大家能多為小鎮想,對每個人都是好事,包括我們賣場提供的職缺,以及未來度假村成立後,都能有進一步發展。」
光明聽到聲音就愣住了,這不是那位莊協理的聲音嗎?稍早還來找過古叔,怎麼這會兒跑收音機裡去了。
「但是據我所知,小鎮反對的人似乎不少,莊先生想怎麼說服這些群眾。」
莊協理發出一串不亢不卑的朗笑聲,誠懇而堅定說:「我會盡一切努力說服他們,讓他們曉得,集團的投資對大家都有幫助。」
一首挑好的輕音樂播放出來,作為談話的背景音。
光明抱著AIWA隨身聽,在床上坐直了點。那位協理似乎是賣場的負責人,進口許多阿根廷蒜。由於古叔的緣故,他並非很喜歡他,但不喜歡跟討厭是兩回事,聽節目說,賣場似乎頗有規模,不知道有沒有打工的機會。
想著想著,又想到那名古怪的壯漢,不曉得把車開到哪了,想想也很可笑。
「接下來是我們的叩應時間,不知莊先生是否願意參與,和我們聽眾做個互動─說不定這是一個很好的說明機會。」
輕音樂小了下去,主持人恰如其分在音樂最淡的那個點上說話。
「當然沒有問題。」莊協理一口氣答應。
「我曉得您行程很滿,您的秘書告訴我,稍早您還和鎮長見過面。」
莊協理尷尬地咳嗽:「是匆匆見了一面,時間有點delay,耽誤到貴節目的播放,不好意思。」
主持人毫不介意地笑著,停頓一會說:「好,我們線上有一位叩應聽眾……陳先生您好,我是美哉後山的主持人李祥,您有什麼事想分享,或想點播什麼音樂?」
一個猜不出年齡的男人,結結巴巴點了一首《綠島小夜曲》,飛快掛上電話。
光明對這種叩應心情很複雜,總覺得和陌生人交談,是一件很刺激的事,但又擔心這種未經排演的互動,很可能會發生想不到的意外插曲,徒然讓所有人尷尬。
小夜曲結束後,又有幾名聽眾叩應,聊了一些家長里短,點了幾首慢歌。
主持人覺得場面有點悶,不時插話和協理攀談,「看來大家都比較關心民生問題呢,聖誕節馬上就要到了,不知賣場會推出什麼活動。」
莊協理說:「會的,在此和大家報告,永寧百貨下週將配合聖誕節,推出全館的特價折扣,尤其這幾週是我們南美風情的主題週,許多商品都有優惠,歡迎大家蒞臨。」
光明這才想到,一年一度的聖誕節又要到了,他居然沒有注意。今年的聖誕節,恐怕無法像往年那樣,今年會是一個冷冬。
「那還真是消費者的福氣。」主持人提高音量,「我們又有一則叩應進來,這次是……是一位小妹妹,小妹妹妳好,請問妳叫什麼名字?」
「李祥大哥您好,我……我叫小美……」女孩子聲量很小。
「小美,妳的聲音非常年輕,妳還是學生嗎?」
「是,我還在讀國中。」
主持人聽了很高興,「原來我們有那麼年輕的聽眾啊,妳一直都有收聽我們節目?」
「是,我很喜歡你們節目,也很喜歡李祥大哥,我喜歡聽歌,也喜歡唱歌。」電話筒背後的女孩,說話大了點聲。
「妳喜歡唱歌,那很好啊,現在有很多歌唱比賽,妳可以去報名喔。」
「是,我會去報名的,我會去的。」女孩興奮說。
光明從床上坐起來─這女孩的聲音他太熟了,有點稚嫩,但音質十分清亮,分明就是小美。
「妳想點播什麼歌曲,還是有話想對大家說。」
「我……我有一件事想拜託你,想拜託莊先生,我……我……」女孩欲言又止。
莊協理自叩應以來,就沒怎麼說話,這時有點意外說:「小妹妹妳好,我是節目的來賓莊育全,妳有話想跟我說。」
「其實我是附近陽光育幼院的院生,我們育幼院,最近遭遇困難,院長又不見了,能不能……能不能請你幫幫我們?」
主持人和協理都有點錯愕,主持人忙說:「小妹妹,我們不能在節目談這個哦,妳說你們是什麼育幼院。」
「陽光育幼院。」
光明拿起隨身聽衝出房間,來到二樓走廊的一側,在一扇門上敲了敲。
沒人應門。
門上掛了一塊可愛的兔寶寶年曆,最上方用圖釘釘住,在十二月二十四號那格打了個紅圈。
「小妹妹,我很同情妳的遭遇,但我們不能在節目談這個哦,妳有沒有其他事想說,還是有什麼想聽的歌。」
「但……但我……」
主持人加重語氣:「如果沒有,我要切斷電話嘍。」
小美沉默一會,輕聲說道:「那我想點播一首張雨生的《帶我去月球》,帶我去月球……」
女孩聲音漸漸沉寂,一首悠揚的音樂放送出來,是張雨生的知名歌曲。
光明仰頭靠在牆上,小美一定跑到外面打公用電話去了,她真傻,打這個電話有什麼用。
沒有用的,他們不會在乎。
光明喪氣地走回房間,站在黑漆漆的窗前,默然看著整條街道。
街道上十分寂寥,這個小鎮一到夜晚,很少有人會在外頭走動,尤其現在又是冬天,只有傻瓜才會頂著風出門。
小美就是個傻瓜。
「好,讓我們接聽最後一通電話,同時也感謝莊先生,作客本節目,與關心本鎮的聽眾聊了許多
話。」主持人聲音略顯疲憊,接起最後一通叩應。
「這位……」他有些遲疑,「這位Cikasoyay先生還是女士,請問您有什麼想和大家分享,這是個原住民姓氏對吧?」
隨身聽的揚聲器,傳來了一把古怪之極的笑聲,聽不出是男是女,好像是介於男女之間的性別,嗓音極其獨特。
主持人和莊協理都啞了,被這把笑聲鎮住。
那聲音慢條斯理,以一種略帶調侃的語氣說:「親愛的主持人好,親愛的莊先生好,我是來自山裡的Cikasoyay,你們電話可真難打,呵呵呵呵。」
毛骨悚然。
光明不知道其他人會怎麼想,但他的感覺就是毛骨悚然,在這麼一個靜謐的夜晚,節目的背景音也舒緩悠揚,這聲音卻像一桶強酸,倒在一名熟睡嬰兒的臉上,具有可怕的腐蝕性。
如果聲音一上來就開罵,那還好應付得多,直接掛斷就可以了,可他偏偏很有禮貌。
主持人說:「你……你是本節目的聽眾,但……但你的聲音……」
「呵呵,我的聲音聽來很怪吧,抱歉,我幾年前曾經誤食農藥,聲帶都燒壞了,後來才做的重健手術……Cikasoyay也是我的假名。」
「原來是這樣。」主持人並不像真的釋懷,但仍勉強保持冷靜,「請問您有什麼事想說嗎,還是想點播歌曲,這是本節目今晚最後一則叩應,你很幸運。」
「是啊,我也覺得我很幸運,再幸運不過,呵呵呵呵。」
光明越聽這把聲音,越覺得裡頭有一股機械感,就像某些手機的變聲功能,能讓男女的聲音對調,愚弄他人。
「我剛說過,我曾經誤食農藥,因為我家本來就是務農,各種農作物都種,有點像買大樂透,賺錢全靠運氣,可惜一直都收益平平,後來學別人改種大蒜,終於中了個小獎,那幾年蒜價還真不錯,家裡才稍微富裕點。」
他自顧自說起了家事,而且通篇大論,不曉得目的何在。
主持人插話說:「所以說您也是本鎮的人嘍,那真好,我們節目快結束了,您有沒有什麼喜歡的歌曲,幫我們作收尾吧。」
主持人算很婉轉了,但那人毫不理會,「我是有一首歌想點,但請稍微等等,我的話還沒說完─我剛說到哪了,噢對,我們家有了點錢後,日子也好過起來,我也交了個不錯的女友。有錢以後要幹嘛呢,當然是要讓自己更有錢嘍,於是我向銀行貸款,買了附近幾筆田地,想種更多大蒜。哪知好景不長,幾場颱風把蒜頭都泡爛啦,我們血本無歸,平常不見蛋的銀行都跑了過來,要我們快點還款。」
主持人制止他說:「這位聽眾,很抱歉我們要打斷您,我們節目─」
「不!」那個人尖叫一聲,聲音利得像一把刀,使勁刮在另一把刀上,「你不能切斷電話,我很快就要說到啦,和你們這位特別來賓有關!」
「你……你說什麼,我不認識你啊?」莊協理嚇了一跳。
「呵呵呵呵。」這種帶著氣音的怪笑,彷彿是那人的註冊商標,他一邊笑一邊說:「銀行把土地都收走了,還把我們的產業也查封掉,我家什麼都沒剩下,甚至連我的女友,也像被什麼收走一般沒了聯絡─然後,我們全家都喝了農藥。」
主持人倒抽一口涼氣,所有聽眾都能數出他的肺活量。
莊協理討饒說:「我很同情您的遭遇,但這件事真的與我無關。」
「後來我們才知道,銀行和一家財團有了協議,土地都賤價標給財團了,而這家財團,在鎮上蓋了一間大型賣場,呵呵呵呵。」
「你在說什麼啊。」
「姓莊的,你們集團做了那麼多缺德事,不怕有報應嗎?我家被你們害得那麼慘,你不怕有報應嗎?我詛咒你全家不得好死,詛咒你們不得安寧!上帝會懲罰你們,祖靈會懲罰你們,讓你們永鄴集團這一世都不得安寧!」那人發瘋似地吼出不知所云的字句,彷彿真像在咒誦。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