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 的眼泪

2015/11/12  
  
本站分類:創作

 雪 的眼泪

天空飘落着细雪,夜空的星光衬托了城市的家户灯光,欢乐的笑声在大街上荡漾。
正值这种雪花飞舞、星空皎皎之夜,却记忆着一段痛苦的过去和牵绊……
“我觉得我们会是很好的拍档。”
他依旧记得,这是对方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
“那么,要合作吗?”对方扬起好看的笑容,诚恳地问着。
他什么也没说,看了对方半响后勾起唇角。
这就是他们的开始。

日本,神奈县。
星空街道,
冰冻的雪花缓慢的降在道路上,堆积起来的雪路铺满了路上行人的足迹和圣诞树的树枝。星空街道的大夏灯光和月色把周围散发得五光十射、色彩缤纷,修饰了整个神奈县的神气和气氛。行人们都带着喜悦的笑脸和欢乐的心情,在商店街购买即将到临的圣诞礼物与用品。
“晚上好。”一阵轻脆冰冷的声音响起,是来自一名带着英国所有的绅士气息、行动举止都很优雅的少年。少年披着柔顺滑润的黑发,有着洁白诱人的肌肤,端庄秀气的脸孔,整体上看去帅气非常。身上的紫色毛衣和围着的紫白条纹围巾在人群中特显,少年口中呼出白色的热气,冬天冰冷的气温总是让自己不断打冷颤。
“优也,好久不见了。”在不远处的少年转头盯着对方,小碎步地跑向优也笑道。这带有阳光气息的少年,身穿水蓝色大风衣,顶着一顶白色的针织帽和手套。魅力的侧脸让一边的路人都赞叹不已,不但有一头黑丝捶肩的头发和白里透红的皮肤,而且五官端正。
“明明昨天才见面,有多久不见啊?”优也双手插着腰,依然十分冷酷地盯着好友。优也是在地一名略有名气的钢琴家,全名是竹原优也。
“好朋友,一分钟可以是一个人的一天,更可以是一个人的一生。”少年不屑地反驳着。这阳光少年姓松本单字辰,拥有着开朗乐观的性格,更有一把十分动听悦耳的嗓子和作词的天份,是负责帮优也作词的拍档兼好友。或许因为他们俩人是同一间大学,所以大家特别投缘。
优也无视辰继续向前直走。“简单来说不就是时间的宝贵,不用特意说得那么复杂。”
“哦,那可是不同说法。” 辰走在优也身旁滔滔不绝地继续说道,“纵使大家都知道时间是宝贵的,但还不是不珍惜每分每秒。如果世界只剩下最后一分钟,那不就后悔莫及了吗?”
冷笑一声,优也耸肩盯着诱人的月亮,“哼,反正道理总在你那。”
“优也,”辰突然认真的眼神,让优也不禁闭气疑惑,“如果……世界不允许我们再多活一分钟,你会做些什么?”
“什么?”对于这样的问题,优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被友人这么一问,也低头仔细思考着。
“……把最后一首歌作好,好让我的音乐能传颂在这个雪花纷飞世上……或许就是这样简单吧?”优也的脸带哀伤地看着飘落在身边的雪花,对于音乐被认同,就是他毕生的愿望。
听完优也的话后,优也发现辰第一反应就是愣住,然后欣慰地勾起嘴角淡笑着。
“你这人还真奇怪,尽想些莫名其妙的事……那你呢?不要告诉我,你的最后一分钟是把拉面店的拉面吃光。”挑眉看着超爱拉面的对方,优也虽然讽刺着,却也对辰的想法抱有好奇心。
“呃?我吗?……只要我们哥儿俩能再一起作歌,那我就满足了。”回答地随意又快速,辰轻捶自己的胸膛眨眼道。
“噢,是吗?”对辰快速的回答方式,优也装出一副不信任对方的口气说着,“希望到时你不会反悔。”
“我不是你,才不会呢!”辰吐舌嘲笑优也,“对了,现在应该是晚餐时间,你饿不饿?而且天气变坏了,会不会冻坏身子?不如我们找个地方休息吧?”一连串地问句关心着对方,辰拉着优也的衣角,一脸好意的样子让优也看得无奈。作为辰很多年的拍档,当然知道是辰自己饿了。
无视辰的求救信号,优也头也不回地往学院的音乐室方向走去。
“喂,给我等等!”气坏地喝住离开的人,辰挑眉看着对方。
“不是说时间宝贵吗?快给我滚回去练习。”毫不犹豫地挑衅辰的耐心和毅力,优也淡淡地说着。
“你……”辰无语了,站在原地和优也赌气,双手不断互搓降低温度。
看着对方自行取暖的动作,优也站在原地犹豫了几秒。
“……肚子饿会影响作曲吗?”
辰不管优也的问话,只是静静地扫开落在肩膀上的雪。
深深地叹了口气,优也走向辰,用力地拽了对方的衣服后领。
“还不快走,那家拉面馆就要关店了。”
露出讶异的胜利笑容,辰整理被优也拉扯的后领,赶紧跑向优也身边,“没了我就不能作出优美的曲子了吧?”
无视辰那句应该不是感谢的对白,优也往不远处的拉面馆前进,“吃完快给我滚去练习。”
“遵命~”

其实他们都知道,彼此的友情,更胜爱情。
最后的一分钟吗?
我们与雪的邂逅,是没那么容易断开的。
硬要说断开的话,除非这世上已经没了雪。

拉面馆,
“辰,我想过了。明天晚上再来学院好了,今天不用。”单手捧着脸,优也对正吃拉面吃得津津有味的辰说道。说完后,优也眉头深锁的样子让辰感到无奈。
“没有灵感吗?我觉得上次的曲子挺不错的。”视线没有从拉面汤离开,辰捧着汤碗喝下残余的汤汁。
“你说的是《雪の泪》?”偏头盯着用纸巾擦嘴的辰,优也反问道。
“嗯。”
“……那首歌给我的感觉就是悲剧。在这种雪花飞舞的时季,全球的人都很兴奋、很快乐。圣诞夜也快到了,应该要点温馨美好的歌曲才对。”悠风念念有词的说道。
把纸巾扔进脚旁的垃圾桶内,辰对优也问,“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合作时,你告诉我些什么吗?”
望着辰认真的眼神,优也欲言又止……
“音乐是由情感而创。我之所以会略有名声,是因为我拥有真心真意,随着喜怒哀乐的心情而弹奏音乐的这种心态。如果是因为要应付当下的气氛而创出的音乐,没错,是可以得到大家的喜爱。但是,那样的音乐却少了一份真情。”辰微笑着道,把优也当年的话牢牢记在心中。
托着额头,优也‘扑唏’地笑了一声 ,露出两排碎玉似的洁白牙齿。“四年前的事,记得很清楚嘛……”
“不要小看我的记忆,那时也是下着雪,就因为那场雪我们才遇见的……咦,你刚才笑了呢!” 辰得意地笑了,对于优也的笑容感到惊奇。
“哪有。”把钱放在桌上后站了起来,优也很快地走出拉面馆。
“明明就有,朋友一场你就认了吧~”特意作弄对方,辰马上跟着走出去。
“哼。”
雪花在两人周围飘落,唇枪舌战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街道上,雪积地面上的足迹,像是代表他们一路走过来的路,既漫长又难忘。

翌日,
优也大早起床就独自到学院附近的公园散步,他不断扫视着公园内的所有事物,希望能从中找到音乐灵感。
约40分钟,优也依旧没有得到灵感,于是决定到去别的地方逛逛。
“你不要总是待在自己的世界好不好?”埋怨的声音在远处响起,优也疑惑地往声音那处看,那儿站着两个人,一个年龄约25岁的少年正斥责一个拿着画板的小男孩。
“哥,我必须画完这一副画才行!明天老师要我们交上了。”男孩气愤地说着。
“如果你肯接受我的提议,就不用老是在这里独自烦恼了!”
“画是要自己创作才有意义的!”他们你一句我一句地回敬着,让优也和在旁跑步的路人都停下脚步围观。
“有什么比得上兄弟共同创作出来的画更有意义!这样的画,不是更有纪念和回忆吗?”
听到这,优也不禁沉静起来,呆在原地数秒后若有所思地走开了。

兄弟共同创造出来的意义……
在脑中念念有词地重复读这句话,优也内心的疑惑好像开窍了。
没有一个人的音乐,音乐是灌溉世界的生命之源。

晚上7时,XX学院,
音乐室内十分广大,能够容纳60人左右,通常都是在这里举行音乐同好会的庆祝典礼。整间室内都是以白为主,还有六枝像希腊神话的长柱子支撑着天花板,灯光和乐器都放置在后台以免被不是音乐系的人弄坏。音乐室也有一个很大的天窗,是用特制玻璃制造,能够看清室外的天候,室外的雪仍然没停止,温柔地落在屋顶上,犹如身置在天上的休闲天堂。
优也来到了学院的音乐室,脱下外套放在钢琴盖上,坐在台上等友人赴约。
过了15分钟,优也开始拨电至辰的手机,可惜传来的是服务台的无法接通通知。
40分钟,优也开始不耐烦地看着时钟,然后又看音乐室的门外。辰总会在约定时间早10分钟来到,这次却……联想到不好的事情,优也连忙甩甩头暗喻自己不要乱下定论。或许他只是迟到,优也便决定再等。
独自弹琴来打发时间,想到辰失约的事,心情就越来越烦躁,连琴也没办法弹好。等待期间,优也不断地拨电话给辰,可惜始终没有接通。走到了玻璃窗外,看着学院的大门前的街道,希望能看见辰的踪影。
时钟随着优也等待的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直到了11时。
辰……出了什么事吗?
决定不要再等待,优也赶紧拿起铺在钢琴上的外套,正当他返身准备离去时,音乐室的门突然被用力地踢开。
明显被吓了一跳,但是优也很快地镇定下来。
这么粗暴的动作,绝对只有辰才做得了。优也这么想着,马上把视线停留在被踹开的门口。
门边站着一个熟悉得无法忘记的身影,优也先是高兴,但是还是瞪着迟到整整四小时的辰。只见辰单手扶着门把,口中不停地呼出白气和喘息,拉开颈上围巾的动作就像要缓气。看着友人的举动,优也很快断言对方是跑着过来的。
“门的费用,自己付。”冷淡地说着,优也不高兴地看着被踢开还在摇晃的门。希望校方不会向他们索取门的赔偿费用……
“抱、抱歉,我……有点私事,所以才迟到的。真的很抱歉……”辰气还没顺下来,就急忙向优也解释。
“很少见你有私事。”优也把外套放回原本的位置,然后把背包中的水瓶递给对方。
辰紧逼地喝下水,“我真的有事要办……有件事是我万万没想到的,”看向偏头的优也继续说,“就是你会等我这件事。”四个小时,并不是每个人都做到的。
“为什么你会认为我不等你?” 优也疑惑了。
“因为以前的你只让别人等,而没有让你等人的道理啊。”
优也并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把辰喝了一半的水瓶放好。

自从优也认识辰后,生活也好像比较有趣了。
他希望像今天遇见的兄弟一样,和辰一起创作歌曲。
也许这样更有回忆的价值。

“开始吧!”辰突然拽着优也的手臂。
“怎么那么心急?时间多的是。”优也甩开辰的手,奇怪地凝视对方。
平时的辰并不是这样。
“不要浪费时间了!”辰大嚷道。
“……这么突然的,你要我怎么开始啊?!都说没有灵感,音乐是不能勉强写出来的!”优也开始不耐烦,这个世界没有音乐是在争吵中创出。
“别说了!就用那时候的曲子!”辰以少有的口气吼起来,让优也也开始不满了。
“难道你就这么赶着离开吗?!”
“所以就说……”
两人越吵越凶,这是他们认识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的争吵。
一手拉过优也的衣领,辰表情变得激烈,“没时间了!你到底懂不懂!?”
……没时间了?你连一点时间都不愿抽出来吗?我们之间永固的友情连一分钟都没有?
“……时间不够的话,干脆一开始就不要来啊!”后面的声量明显是高了,优也直接拿起外套往门口走出去,头也不回地,第一次让朋友独自留在音乐室。
“优也!”音乐室内传来辰的呼唤声,在优也走出音乐室的时候越来越微小细弱。

优也走出学院,在街道散步消气。
在优也散步的同时,雪突然下的快了,而且还和风雪交加。
不仅让他想起了那一年的事情。
那时,辰和优也被列为同一个音乐系。就在开学典礼,辰发现优也独自在音乐室弹琴,面带着孤独和悲伤的神情让辰很在意。
后来发现优也和自己的喜好都一样,辰便开始主动向优也提议合伙。最初,辰三度被独来独往的优也拒绝。但是辰并没有放弃,最终优也也被辰坚定的心意给打动,答应与他合伙。
两人由音痴,变成伙伴,直到知己。
不知不觉,优也和辰就这样走到了现在,并没有分开过。

想着想着,优也正好走到了拉面馆前面。
今天是星期六,所以面馆开得比较晚。站在馆外犹豫了几分钟,优也依旧记得那家伙说过,超喜欢吃这家面馆的叉烧拉面……
辰说话的样子在思路上不断徘徊着……仔细想想,辰会变成这样,说不定他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冷静地思索整件事情的经过,在几番内心挣扎后,优也决定买拉面给辰,作为道歉或和好的手信。
轻轻拉开拉门,优也找回以前和辰常坐的角落位置坐了下来。
“小哥,今天一个人?那位阳光小弟呢?”老板看着优也道。这儿的人很喜欢这么称呼辰,因为辰向来和人相处得很融洽。
“……他有点事,所以我自己来了。”优也内疚说着。
“喂,原来星空街道那儿发生一宗车祸事件呢!”坐在不远处的客人闲聊着。
“我知道,那人还挺年轻。刚刚在红樱医院宣布不治了。好像是和一位钢琴家在学院唱歌和作曲,而且有点知名度。真是天妒英才……”
听到那人的对话后,优也二话不说地跑出拉面馆。

不可能……
一切都只是巧合。
不断催眠自己,优也坚信着那人不会是辰。

红樱医院,
优也急迫地询问了病房位置,然后直奔到受害者的病房。
站在501病房前,优也不敢再向前走一步。他害怕一切都是真的。
躺在病床上的人脸上掩盖着白布,完全听不见身旁护士对自己的问话,优也不断颤抖的手轻轻揭开白布,每个动作都像过了几个世纪。
一张熟悉的脸呈现在优也的面前。那永远保持着笑容、一直和他一起作歌的朋友,现在就躺在这张病床上。
无法置信地盯着辰的面孔,原本完整的脸部有几处玻璃割伤的伤痕。优也轻抚那已经冰冷、熟悉的脸,希望他能再次向综放笑容,哪怕是一次也好。
“别开玩笑了……辰,你玩够了吧?”沙哑的声音在优也口中吐出,肩膀和身体无力地颤抖。继优也的问话,周围就像死寂那样寂静。
眼泪,就在狭小的空间中自行流落。
“喂……辰,给我醒来……不要一声不响地回应我!”
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优也抱头痛哭地吼着,身旁的护士都无法抑制他。悲痛哭号声响遍整间病房,向来冷静的理智和思路都彻底崩溃。
辰是他一生中最好的朋友;是一个和他约定创造未来的朋友。
现在,再也看不见他对自己的吐槽;再也听不见他优美的歌声。
一切都再也无法碰触……
优也开始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和他吵架?为什么不试着相信他?我为什么要因为这点小事而责怪辰?
所有的一切都太迟了,时间无法倒退,也无法重来。

优也痛哭自责了许久,总算是稍微平静下来了。
“他……是几点出事的?”优也问身旁的护士。
“大概是8时,松本先生送来医院后,10时05分宣布不治。”
“……10时?”
“对,不会有错。”护士看着手中的报告书,肯定地点头。
那么10时,在音乐室的是谁……

优也连忙冲了出去,打算回音乐室看个究竟。
半路中的风雪突然像偶像剧那样强劲,像是要和他作对。
疯狂地跑着,优也满脑都是刚才在音乐室的辰。
辰并没有迟到,他有来赴约。
“没时间了!”
原来那句话是这个意思……
一分钟就是辰的一生,我没有珍惜刚才的时间。

音乐室,
优也激动地推开音乐室的门,然后在音乐室内寻找着辰的踪影,“辰!”
在台上绕了几圈,始终看不见任何辰的影子。
“辰,我知道你在这里!不管你是人还是什么,我还是你的伙伴,你的朋友!你出来好不好?!”优也向空无一人的舞台呼喊,眼泪并没有因为恐惧而停止。
“……一分钟也好,甚至是五秒钟!你出来见一见我吧!”刚才落在优也身上的雪纷纷落地,和清晰的眼泪混合在一起……
一场雪,让他们结识,同时让他们分离。
当朦胧的视野看着那台钢琴时候,优也无意发现钢琴上放着了一叠纸。翻开一看,是辰的笔迹。辰写出了上次那首歌的歌词……《雪の泪》。
握紧了手中的歌词,优也马上打开钢琴盖,准备为这位朋友送上最后一曲。
“辰,开始吧。”用像往日一样对辰说话的语气道,优也开始弹奏,并回想着辰唱歌的样子。色泽红润、棱角分明的嘴在唱歌,随着口型的变化,发出动听的歌声,就好像辰现在站在自己的身边一样。
在弹奏过程,优也隐隐约约听见了熟悉的歌声。
“辰?”优也转头一看,却身后依旧空无一人……当再度弹奏时,那熟悉的声音又出现了。
优也明白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的合奏了,嘴角不经意地上扬起来,继续弹奏。

 

 

《雪の泪》
在雪花纷飞的夜晚 我们相遇了
雪季的邂逅 你告诉我  你需要我
白雪的牵绊 你的心意 我都知道
我是这么想着 因为我们是朋友  

为星空弹奏  为冬季流泪
就算离别  仍然有琴音的相伴
风 无情刮着  泪 不曾停留
雪与泪的故事 已在你我心中冻结

满天星斗  在你我心中煽动着
温柔白皙的月亮  照耀着你我未来的路 
星辰零落  傲雪斗霜 
雪被染上了血色 时间早已倒数

夜的琴声 是我们牵绊的钥匙
雪的眼泪 纪念着友情的一切 
直到最后的一分钟
你 我  还是朋友……

 

优也咬着下唇,努力不让自己流泪。顺利地弹完整首歌后,窗外的雪飘了进来,在身边飘浮着,像是辰最后的告别。
优也擦开眼角的泪水,拿起死党所写的歌词,发现歌词下有一排不整齐的字迹。 
[至最好的朋友 优也,
我替你写完歌词,你要买叉烧拉面给我哦!
你的死党 辰。]
优也被这个朋友弄得哭笑不得,最后还是这么任性……
把歌词放在钢琴上,优也躺在钢琴前喃喃自语。
“辰,对不起……再也不能买拉面给你了,一直以来,谢谢你陪伴着我……”
窗外的雪,停止飘落,一切都已结束。
光线逐渐暗淡下来,月光的光线透过玻璃天窗照射着钢琴和歌谱,优也闭下昏昏欲睡的双眼,地面的残雪随着梦中沉睡、溶解。
在那夜后,俩人在雪季相遇的故事,俩人共同创造出来歌曲,响遍全日本。

7年后,拉面店,
“老板,味增拉面一碗。”优也走进拉面店,放下自己的外套并对老板道。
“好久不见呐!音乐家近来很忙吗?”老板笑说着,一边忙碌地招呼着其它客人。
“还过得去。”优也微笑回应着。
“老板~一碗叉烧拉面!” 突然身边出现一个熟悉的声音。
优也吃惊地往那方向望去,然后很快又消沉起来。身旁的人样貌和几年前的拍档完全不相似,而且那人后来的声音和刚听见的完全不相符。
“好的,马上来!”
听错了吗……?
优也轻轻笑了,突然觉得自己很愚昧。
拉面店依旧客人涌泉般而来,而且菜式随着年份不断地转变更新,唯独没变的是,这里曾经有过松本辰的存在。
“圣诞夜快乐!”街上响着大家的欢呼叫声,还有五彩缤纷的灯光在大街上闪耀着,雪缓慢地从天而降,跌落在悠风的肩膀上溶解。只是天上少了衬托那明亮月光的星星……
优也坐在圣诞树下的长椅,听着广播器播放的圣诞音乐沉默着,对辰的记忆已经模糊了……距离上次到底过了多少年?又度过了多少年没有喧哗吵闹的冬季?
优也拿起地上一支树枝,开始在雪地上绘写。
[辰,圣诞夜快乐 优也]
“望在某个地方再次相会。” 优也的嘴唇轻轻启动,用极度小声的声音说着。
雪地上的字被几个嬉戏的小孩跑过践踏,抹掉字体后留下一堆不完整的小鞋印跑开了。
“是时候买件新围巾了。”悠风轻轻哼了一声,伸个懒腰后往服饰店走去。
已经不会再流泪了。
因为雪的眼泪早已凝固,就在7年前的那个夜晚。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