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时光倒流》(六)

2015/10/28  
  
本站分類:創作

中篇小说《时光倒流》(六)

第五章

母親說她要是像姥姥,就不該選這樣的日子!這句話是對的,兒女成群,除了給她帶過歡樂,也給她,無盡的麻煩和傷慟。我的那對胞妹,金寶銀寶,她們的夭折,讓母親,長久的沉浸在哀痛中。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雙蓮長到七歲時,五歲的弟弟宋財下麵,又來了一對妹妹。母親頭上那個怕風寒的花頭巾,是睡覺的枕巾充當的。家裏的經濟生活已經可見一斑。父親給她們起名宋寶宋金,如果再來一個就叫宋銀,取財寶金銀之意。母親給他打住了,像不同意雙蓮雙環叫宋福宋祿一樣,母親叫她們金寶銀寶。小金寶銀寶的到來,讓家裏的住房出現了緊張,必須要蓋房了,不然這品種齊全的搭配,兒女們又越來越大,沒法安排。金寶銀寶太小,如果太擠了,睡著了給壓著,怕是都不知道。父親宋江林決定蓋房,滿族人的建築居式,東西兩大間,又有南北炕,再來幾個,也住得下!

木料備得差不多了,起房架這天,是要請人幫工的。大清早,宋富宋貴宋榮,哥仨加鄰居的叔叔大爺們,誰都不惜力,圍上泥池子擰拉禾,這是個極需體力的苦活。母親,則帶領一幫婦女,準備一天的飯食。大女兒宋華,她的任務是看哄金寶銀寶,這一對嬰兒。雙蓮雙環加宋財,他們自己能玩,不用背不用抱,看住別添亂就行。而那對寶兒,要處處小心的。

宋華是不願意領受這項任務的,她寧肯,幹些粗活。拴著弟弟妹妹,是最鬧心的事了,跑不得,玩不得。母親知道她的心思,早晨,看她摔摔打打,還擰了她的臉。現在,母親和那群熱心的婦女,燒火的,拉風箱的,擇菜的,蒸麵食的,手上忙著嘴裏也不閑,逗著各家老爺們兒的事。宋華替她們害臊,心裏也更怨恨母親,只圖自己樂,生了一幫孩子,讓我哄。宋華今天不但要看哄金寶銀寶,還被分配負責雞鴨的菜食,一頭豬的午餐晚餐。如果是光剁剁雞食鴨食,豬食,宋華有盼頭,它總有個完啊。而現在,全天,她都要看著兩個不會走的妹妹,雙蓮雙環小時,就是她的墜腳,現在,金寶銀寶又來了。本來,她跟鄰居小紅約好,今天去她家學習領子的花樣編織,宋華打算用偷母親的白線,鉤織一個假領子,白白的,冬天縫在棉襖領上面,煞是好看。母親早晨給她分完工,她心裏就老大不樂意,地上滿是釘子,斧子,錛子,鉋子,她把雙蓮雙環和宋財,攆到了王娘家,讓她們去那兒玩,免得紮著腳。接下來的金寶銀寶,她把她們放到悠車裏(鄂倫春人用樺樹皮做的一種嬰兒搖籃),悠車能蕩得很高,悠一會兒,也許她們迷糊了,就能睡了。宋華打算趁她們睡著,她就快速跑去小紅家,學習花樣編織。

雞食鴨食剁好了,豬食也攪拌完畢,金寶銀寶,還是不睡。宋華把她們摁在一隻悠車兒裏,一顛一倒,想讓她們儘快睡。兩個妹妹,好像知道她的企圖,無論怎麼哄,她們都不聽。亮晶晶的眼睛,一直看著老大姐。宋華就加大了悠車的力度,悠車的棕繩歷史悠久,拴在房梁,發出吱紐吱紐的響聲。宋華越使勁,金寶銀寶越調皮,她們花樣游泳隊員一樣伸胳膊舉腿,這個摁下去,那個站起來。宋華一遍遍的命令她們老實點,聽話!可是她們根本不聽,此起彼伏。宋華說,看來你們是不能好好睡了,分開,一人睡一個悠車吧。說著,把她們分開了,一人一隻悠車,宋華用兩隻手,同時悠。

那邊,母親和大家還在哄笑,她們議論完了各家的爺們兒,又說著各家的孩子。母親的成群兒女,讓她們質問母親是不是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沒起被窩兒?那邊的男人都誇老宋真有一把好體力。生孩子的話題,又是一個高潮,當初的洞房都沒這麼熱鬧。他們不知道,樂極處,悲要來了。宋華帶著恨意悠起來的兩隻悠車,越蕩越高,高空中,兩個嬰兒不敢再站起來,無奈躺下了,她們開始哭。宋華怕哭聲驚動了母親,她不好好哄妹妹,免不了就要挨掐。宋華拿過餅乾,塞到她們嘴裏。餅乾是好東西,她們不哭了,可是,還不睡呀。

宋華左手一下,右手一下,比著賽似的往高悠。這時小紅來找她,問她怎麼還不去。宋華說快了,等她們睡著。說著,簡直是在炫技,兩隻悠車發出了嘎吱吱聲——棕繩和木檁條絞著勁兒的較力——悠車兒上棚頂了,宋華終於抬起了頭,她想停下來,她害怕了,但是,晚了,她看到,其中一隻,竟然繞過房梁,繞了一圈兒後,啪——嚓——朝著地上扣了下來。

宋華箭一樣撲上去。

母親鏢一樣奔過來。

金寶被人撿了起來,抱進懷裏,還有微弱的熱氣兒。老中醫說,孩子是受驚了,嚇掉了魂兒。他用招魂術,給金寶銀寶治了幾天,銀寶也不會哭了。開始幾天,她們還能吮吸奶水,幾天後,金寶開始抽風。再等兩天,金寶不睜眼睛了,銀寶也不吃奶了。塞進去,她無力的吐出來。當金寶沒了呼吸,永遠的閉上了眼睛,母親知道,銀寶也活不成了。

一生俱生,一亡俱亡。當地人對雙胞胎的存活,有這樣的經驗。

金寶銀寶夭折了,鄰里用“是兒不死,是財不散”來安慰母親,但沒有用,母親沒有眼淚沒有歡笑了好長時間,經常獨自一人,去埋過金寶銀寶的松樹下,坐著。冬天去,夏天也去。那棵古老的紅松,因為年頭久遠,像一座篷蓋,獨立在呼蘭河的右岸。每當我找不到母親時,就去那棵蒼老的紅松樹下面,遠遠的,能看見母親瘦小悽惶的身影。

金寶銀寶後,母親停止了生育。母親的一生,懷孕加流產,共育過十八胎。兩次是雙胞。母親說老天夠意思,自己一輩子沒父沒母,一個血親都沒有,上帝,卻送給了她這麼多的孩子。

母親說這些話的時候,我已經離開故鄉。當作家的願望,讓我四處流浪。那一年因為愛情,因為傷痛,我也來到了河邊的老松旁。曾經浩渺的河水,變得彎曲窄瘦,兩岸的土地,也乾枯貧脊。坐在那裏,我恍若看到了母親,她就像這一脈呼蘭河水,由青春潤澤的少女,變成了衰老的婦人。那株老松,是駝了背的父親,他們雖然不再年輕,但根魂相伴,隔河相望……

我也想念金寶銀寶,她們是我的妹妹,還未成年的嬰孩兒。她們的屍骨,永遠的埋在了紅松樹下,化作泥土,膏養樹根。她們的眼睛,一定是變成了星星,晴朗的夜晚,星空因為她們的加入而更加璀燦,那是一個未知的世界,課本上叫它們銀河。其實,我更願意承認,那是天堂,極樂的世界。坐得時間久了,我能看到母親向我走來,妹妹向我飛來,她們偧著的兩隻小胳膊,是天使的翅膀,她們讓我抱,和我親撫。母親說,雙蓮,我這一輩子,確實後悔過不聽你姥姥的話,但我從沒後悔,生了你們這麼一幫兒女……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