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自己的詩意人生和大千世界的精彩與無奈。--《輪迴》

2019/10/16  
  
本站分類:創作

紀念自己的詩意人生和大千世界的精彩與無奈。--《輪迴》

每個生命都有一個源頭,又都要趕赴明天。我們的人生曲線一次又一次踏上輪迴的門檻。輪迴是生命的必經之路,是人生的一種體驗,一種紀念,也是一種開始。《輪迴》也是作者偏愛的一首詩歌,於是選作詩集的名字。

這是饒蕾的第三部個人詩集,大部分詩歌創作於2014-2016年。《輪迴》由十二個輯子組成,共收入150首詩歌,1篇詩寫心得和1篇詩歌評論。不同於她的前兩本詩集《遠航》和《晚風的絲帶》,《輪迴》增添了反應現實社會的幾組詩歌。第二輯「公司改革素描」敘述了公司改革對員工事業、生活和情感的衝擊。第三輯「飛機上的人生」記錄了大千世界中人類個體的命運和人性的善惡。值得一提的還有第六輯「長調」突破了她只寫短詩的格局,她還嘗試了詩評〈評非馬的詩《功夫茶》〉這裡的每一首詩都是作者抒發的真情實感。《輪迴》裡的詩歌給讀者美的呼喚和詩意的暢想,能滿足讀者的好奇心,並和讀者一起探討生命的本真和情感的依託。

立即訂購《輪迴》

 

內容試閱

§ 輪迴

季節依然在輪迴,獨立於
任何人的存在之外
積雪告別的淚水浸透大地
新綠笑聲一樣升起
憂傷,快樂,人潮
在空氣中彌漫又消散
鳥鳴準時把琴音掛滿枝頭
哈爾濱,長春,休斯頓,新澤西
數不清飄落在舊日的雨
痕跡不再圓滑清晰
紐約富麗堂皇的中央火車站
是我今日的座標
我俯身拾起
範德比爾特家族奢華的往昔
就像拾起恐龍曾經在廣袤大地的奔馳
或者古羅馬擁有的興盛與衰落
在一輛北去的列車上
把它丟在風裡
前方,有更深更遠的奧秘

(2015年7月17日。發表在《詩選刊》2017年第1期,入選《2017北美中文作家作品選》)

§ 黃花甸

這是一個抒情的名字

祖先遠自山東的足跡
落在這裡了
第一壟開出的田
第一間搭成的茅屋
落在這裡了
第一聲歡呼
第一聲歎息
也落在這裡了

時間已遠,傳說很近
遍地黃花,隔著時空
流入我的血液,無形又有形
黃花甸
是祖先脫口而出的一個嘆詞
竟在異鄉生出根了

(2015年10月12日,發表在《中國詩人》2018年第5卷)

§ 叩門──寫給女詩人新詩小群

來吧,姐妹們
我已斟滿百合的馨香
拾起散落在草地裡的詩句
化做一片陽光

等你 一起無拘無束地徜徉

輕扣門
小心藏起幾許驚慌
門裡是誰
可有驚濤、細水、柳絲、霓裳
黑暗裡
可有螢火蟲自在飛
把夏夜照亮

(2016年7月27日)

§ 提燈的人

一盞燈,一直亮著
忽明忽暗的光,給世界一個希望
提燈的人是燈盞的影子
也是燈盞的主人
小小的光
被黑暗圍困,又把黑暗照亮

沒有人知道那盞燈
曾經歷怎樣的風雪雨霜
沒有人過問提燈的人
用什麼把微弱的火焰餵養
整個世界盯著幽暗中閃爍的火種
時左時右,時高時低
用平穩和踉蹌畫出執著的曲線
一路播下種子,溫暖和渴望

哦,提燈的人
世界的眼睛是海洋

(2016年3月11日,發表在美國《僑報》2017年3月24日)

§ 時差與生物鐘

十二小時時差無法達成協議
西半球的白晝是東半球的夜晚
生物鐘滴答滴答
睡眠節節敗退
電子郵件穿梭凌晨三點
腳步散落五點的黃埔江畔
八點的計程車,一天的會議
半寐半醒的下午兩點
挑戰僵持十二天
西半球生物鐘俯首稱臣
兩夜完整的睡眠,哦—
東半球生物鐘整裝西行
西半球的黑夜和東半球的白天
同樣不可調和
世界不會為任何個體妥協
個體不得不修剪枝蔓,適應世界
生物鐘病了
枕著地球的自轉

(2016年8月21日。發表在美國《詩殿堂》/ POETRY HALL,2019年第1期。)

§ 感恩

秋風吹落最後幾片葉子
樹林披上黑斗篷,變出大片安靜的房子
感恩是此時最溫婉的詞了
似湖水亮晶晶的眼睛
感謝路途上遇到的橋樑和道路
感謝樹木、陽光、山巒、溝壑和溪水
感謝曙光噴薄,日暮悲壯
感謝月光捎來的絮語,星光滴落的思想
感謝被春風吹醒的枝條,被秋風吹落的枯葉
感謝每一雙手,每一個微笑,每一滴淚
感謝遠方思念的親人
感謝你,今天和我一起烤火
感謝我們還有時光可以展開
像打開聖誕禮物一樣打開前方

(2016年感恩節,發表在《香港文學》2018年第12期)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9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