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时光倒流》(一)

2015/10/18  
  
本站分類:創作

中篇小说《时光倒流》(一)

中篇小說

                                    時

                                        曹明霞

引子:

雙蓮四歲那年,家裏來了個老太太,小腳,大眼睛,身上的衣服比母親漂亮。雙蓮後來懂得,那叫綾羅。母親是布衣。母親當時懷裏正抱著雙環,母親用聳身探懷晃著胳膊裏的雙環,提醒她:“叫,叫姥姥。”

雙環不吭聲,她比雙蓮僅僅晚了三十秒,母親卻拿她當寶貝一樣慣著。一般的時候,是雙蓮在地上玩,而她在母親懷裏。母親再次晃晃她,讓她叫,她盯視了半天,勉強叫出:“腦腦”。

姥姥的一生充滿傳奇,這是雙蓮長大後,在母親對姥姥斷續的怨懟與懷念中,拼接出來的。風塵妓女,偽滿洲員警署長的太太,這兩樣身份的轉換,讓長大後當了作家的雙蓮,恍然明白為什麼第一眼,就覺這個老太太是那麼與眾不同——她梳著光溜溜的髮髻,直直的中分縫兒,露著青白美好的頭皮——若干年後電視上經常播放的一位國母級的人物,就是這個打扮。一點區別,是姥姥下巴的右下角,還有一粒黑珍珠,俗稱美人痣。

這個被雙環叫成“腦腦”的人,在她們家只逗留了幾天,開始時是和母親嘀嘀咕咕,像在商量。後來,是大聲爭執,好像一個問什麼,一個不願意答。最後,第四天還是第五天?雙蓮記得這個叫“腦腦”的人,一跺腳一生氣,拎起她的小包袱,氣哼哼的走了。並且,永遠都沒有再回來。

讓雙蓮捨不得的,是那些吃喝兒,松花蛋,黃沙瓤兒西瓜,方型奶糖,這些都是出生在小縣城的她們,從未見過更未享用過的。她不明白,松花蛋那褐色的蛋青兒上,為什麼長著那樣漂亮的雪花兒?真的是天上下的雪?一塊一塊用蠟紙包著的方型奶糖,放進嘴裏,輕輕一咬,嘎吱兒嘎吱兒直響,醇香的奶味,一直流到心裏……雙環和她同樣的心情,雙環從不願意叫姥姥,待她品償了這些美味後,成天跟在姥姥的後面“腦腦”“腦腦”的叫。她們都有共同的回憶,又共同難過的是,隨著姥姥的走掉,那些甜美的感受,就永遠的消失了。味覺裏的記憶,只恍惚在夢裏。姥姥的來,走,在她們的生活中,倒更像是一場夢。因為每當雙環問:“媽媽,腦腦啥時候還來呀?”母親的回答,讓她們寒冷,母親說:“你們根本就沒這個姥姥!”

而姥姥走時,雙蓮依稀記得,她的話也讓人打顫:“我就當喂了一條狼!”

後來的歲月,雙蓮雙環都長成了大姑娘,姥姥果然沒再來過她們家。雙蓮雙環一奶,同胞,性格和脾氣,卻是那樣的不同。在雙環惹母親生氣,讓母親氣惱時,她常常指著雙環的後腦勺兒,說這孩子,太像她姥姥了!

在我們家,說誰誰像了姥姥,那就是批評加指責了,也有鄙視的意思。因為在大家成長的歲月裏,姥姥的形象,是貪婪和自私,加花錢如流水,還有不知道疼人。姥姥的身上全是缺點,這是我們從母親的嘴裏知道的。

“倆孩子只差了半分鐘,可你看看,那雙蓮跟她都不像一個媽養的。”這是母親對我的表揚,也更加深了對雙環的失望。

對,我是雙蓮。從現在開始,我要講一下我們家三代女人的故事。故事的起因,是我的母親,她的身世之謎。我母親至死,都沒弄清楚她的生母是誰,姥姥和她,到底是什麼關係。這使她的瞑目,充滿了遺憾,不甘……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