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稞「陳默思探案」系列的原點處女作!--《死愿塔》

2019/9/7  
  
本站分類:創作

青稞「陳默思探案」系列的原點處女作!--《死愿塔》

90後新生代本格推理作家代表/第五屆島田莊司小說獎決選入圍!青稞「陳默思探案」系列的原點處女作!解開一代名偵探的起點之謎!
概念致敬宮部美幸《所羅門的偽證》、內涵堪比話題日劇《3年A班當人質》
本格推理詭計X校園霸凌議題X「愛面子」人性黑暗面的全新探索!
知名推理評論家天蠍小豬專文導讀;《給孩子的推理故事》主編華斯比、第四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得主雷鈞、中國推理名作家王稼駿、推理藏書家許弼善──驚奇推薦!

女高中生杜小月在學校自殺,由此揭開了她遭受欺凌的重重內幕。然而接下來的幾天,欺淩者也以自殺或意外的詭異方式相繼離世,且現場顯然是「密室」。
小月班上的「怪物」陳默思,為了探求真相、也為了反抗來自學校家長的冷漠,拉攏推理小說迷徐晨、班長趙舒緒與她的好友鄭佳,成立了乳臭未乾的「MOSS偵探社」,展開青澀的調查作業。
小月選擇自殺的地點是校內遠近馳名的「許願塔」,據說早在四○年代,日軍進攻祁江縣時,並沒有進行大規模的燒殺擄掠便撤退,就是來自這座塔回應居民祈禱的神奇魔力,往後也不斷幫助學生們達成高考及第的願望。但在默思一行人的深入追查下,發覺這起「龍退鬼事件」並不單純、暗藏玄機。
為何半世紀前的戰爭傳說,竟牽連至現代高中生的一連串悲劇?埋藏在歷史洪流中的人性險惡與自私,將為四名少年少女組成的偵探團帶來巨大的危機……他們面臨難題的「選擇」、而他們的青春,也將隨之戛然而止。

當身旁的同學突然死去,你是選擇冷漠以對,還是找出原因?
在大人的世界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一介學生的你,究竟是選擇忍受、還是突破牢籠?
人的一生中有很多的選擇。當你的選擇遇到阻礙時,你會退縮,還是繼續前進?

「作者埋藏至最後的動機也著實令人唏噓不已,對於現實中層出不窮的校園暴力,本作無疑是一次振聾發聵的發聲。」──中國推理名作家王稼駿

立即訂購《死愿塔》

 

內容試閱

序章

夜很靜,明月在林間灑下斑駁的光影。月光下,一幢巨大的黑影兀自矗立在稀疏的樹林前,在這悄無聲息的夜晚更顯得幽暗神祕。突然,從那黑色的石塔上傳來一聲啜泣,這聲音裡似乎充滿了悲傷,充滿了怨憤。
少女的手緊緊抓著身前的石欄杆,似乎是過於用力連手指都變得慘白,少女的身體劇烈顫抖著。這樣過了好長一段時間,少女似乎有點累了,似乎又是有點失望,她停止了哭泣,雙手也離開了欄杆,剛才慘白的手指也紅潤起來。少女抬起了頭,雙眼紅腫著,模樣還算清麗,只是額頭上的那個創可貼是那樣的顯眼。
少女似是念叨了一句什麼,然後右腳踏上了身前的欄杆。那個欄杆對於這個弱小的女生來說,顯得有點高,少女爬的有些吃力,不過最終她還是站在了欄杆上。少女看了看前方的那棟樓,那是她待了兩年的地方,不過此時她的目光裡已沒有絲毫的留戀。
林間起了一陣風,少女的裙擺在風中顫抖,像是一朵白色的碎花。然後在大風中,這朵花被吹向了下方溫軟的土地,直到墜地,也沒有發出一點聲音。就這樣,一朵剛剛綻開的花朵還沒來得及展示她的絕美,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消散了。
很快,消失的蟬聲便重新遮掩了過來,喧鬧中又透著幾分寂寥。

Part 1

祁江一中,第一教學樓。
徐晨正在教學樓的樓道間走著,突然從後面竄出一道身影,撞了他一下。徐晨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哎呦,徐晨嗎?對不起啊!我趕著上課。對了,你怎麼還這麼磨嘰,再不快點就趕不上了!」說著,那個人看了一眼手錶,喘著粗氣又跑了起來。
「這個傢伙……」徐晨呆立在原地,稍稍整理了一下剛剛被撞歪的書包。他看了一眼手錶,七點十分,明明已經遲到了,現在著急又有什麼用。他看了一眼正前方的那道身影,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
剛才撞他的這個人名叫陳默思,在他們班也算個異類了吧,怪物―班上的很多人私底下都這樣稱呼他。而反觀徐晨自己,則普通多了,甚至可以稱之為透明般的存在。徐晨雖然自認為不是個壞學生,成績也尚在中等水準,但他平時總是沉默寡言的,做事時也總是提不起精神,學習上也只完成老師要求的部分,從來不會做多此一舉的事。徐晨想了想,班上的大部分學生都是自己的這種狀態,只不過是沒有自己表現的這麼明顯罷了,說白了也是虛偽,明明自己不喜歡這些東西,每天下課後還追著老師問這問那。徐晨看不慣他們的這副嘴臉,所以每次一下課都是趴在桌子上睡覺。
今天徐晨因為早上公交堵車,所以遲了一點。但他也沒有想非得準時趕到學校,他只是和往常一樣慢吞吞地在路上溜達著,和平時一樣,這樣的生活他已經厭倦了。
很快,他便來到了門口,看到了上面寫著高二12班的那塊藍色的牌子,這塊牌子他已經看了將近兩年。從剛才剛進教學樓開始,徐晨就感到有些奇怪,今天總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對勁,是什麼呢……對了,是讀書聲,往常這個時候大家應該都在很是賣力地讀著書,而不會像今天這樣安靜。徐晨趕緊看了看手錶,他希望自己不是看錯了時間什麼的,他可不想在同學面前出洋相。
然而事實告訴他,現在就是晨讀時間,他也確實遲到了。真是奇怪了……徐晨用手摸了摸略感僵硬的脖子,想了想,還是走了進去。
進門之後,大家果然都安安靜靜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因為徐晨是從後門進去的,所以看不清大家的表情。但是他一進門,很多人都扭頭看向了他,這些目光有的略帶笑意,有的只是和平時一樣麻木的表情,而更多的卻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悲傷。徐晨不知道用悲傷來形容這些表情合不合適,不過這是他第一個想到的能用上的詞。今天果然很不對勁,徐晨立馬意識到了這一點。
等徐晨的目光上移,他才注意到,講臺上坐著一個人,一位留著短寸頭的中年大叔,當然他也是自己的班主任―馬海東。因為身材微胖,再加上名字的緣故,「海冬瓜」這個綽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開始流行了。不過今天這個海冬瓜卻一反常態,沒有平日裡常有的笑臉。只見他一臉嚴肅,端坐在講臺上。看到徐晨遲到了,他也沒有生氣,只是朝徐晨點了點頭,示意他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徐晨走到自己的位置,放下書包,想找個人問問今天發生了什麼事,一般這種時候他都會找同桌劉大同。然而令人無奈的是這個傢伙竟然在睡覺,好在有前面厚厚的一摞書擋著,海冬瓜沒有發現。徐晨真想給這個傢伙來一下,不過他還是忍住了。沒辦法,只能先這樣等著了,徐晨心裡想著。
徐晨拿出了一本書,不是課本,而是一本小說,準確來說是一本推理小說―《水車館事件》。徐晨是個推理小說愛好者,自從初二那年第一次接觸到推理小說時,他就欲罷不能,甚至於每天睡覺前必須看一會兒,才能睡得安穩。在徐晨看來,現實的生活實在平淡得出奇,他很不明白為什麼這麼多人竟然都能忍受這一點,並且就這樣肆意浪費著自己的青春。與其這樣混沌度日,不如在推理小說的世界中尋找刺激,這也是徐晨多年來的想法。
看了不一會兒,教室裡傳來一陣騷動。徐晨抬起了頭,原來是海冬瓜離開講臺走到教室外,和一個人說著話,徐晨根本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很快海冬瓜便走回了教室,教室裡瞬間安靜了下來。
海冬瓜走上講臺後並沒有像之前一樣坐下來,他的眉頭鎖得更緊了。他輕輕敲了一下桌子,咳嗽一聲,一般這是他要講話的前奏。
「同學們,你們肯定也察覺到了今天是發生了什麼事,之前一直沒通知大家,確實十分抱歉。不過這件事很是重要,必須要處理得嚴謹一點,剛才程主任找到我,和我說明了情況,現在我可以告訴你們是發生什麼事了。」
海冬瓜用手抹了抹額頭,不過在發現似乎並沒有什麼汗水後,他又將雙手撐在了講臺上。教室裡很是安靜,沒有人說話,連剛才還在睡覺的劉大同都不知道什麼時候爬了起來,睜著一雙迷迷糊糊的眼睛盯著講臺。
海冬瓜又咳嗽了一聲,說道:「今天,你們有一位同學沒來,你們應該已經發現了。」海冬瓜話還沒說完,很多人便將頭扭向了那個空了的座位,確實有個人沒來,不過徐晨一時竟然想不起來是誰了。
海冬瓜沒有管底下學生們的反應,繼續說道:「今天杜小月沒有來,淩晨的時候她被發現在塔園裡,已經……已經去世了。」
話音剛落,底下便炸開了鍋,海冬瓜趕緊使勁敲了敲桌子,想要將局面控制下來,不過教室裡面仍然亂哄哄的,似乎沒有一個學生在意海冬瓜的舉動,這樣的騷亂持續了一會兒,海冬瓜的臉都憋紅了。
「大家別吵了!」突然有一聲大吼,教室裡瞬間安靜了下來。說話的是個女生,同時她也是班裡的班長,名叫趙舒緒。不過班長貌似是一個挺文靜的女生,從沒有見她像剛才那樣大聲說話過,徐晨一時有些驚訝。
趙舒緒似乎也發現了眾人看向她的異樣目光,隨即又補充了一句:「我只是想要大家冷靜一下,聽一聽班主任的意見,剛才衝動了,抱歉。」她一說完便略顯侷促地坐了下去。
海冬瓜看局面得到了控制,十分感激地向這位女班長點了點頭。不過趙舒緒好像還在為剛才自己的那番行為感到有點臉紅,並沒有注意到班主任的這一舉動。
海冬瓜再次清了清嗓子,說道:「大家不要慌亂,對於杜小月同學的突然離世,我感到深深的遺憾。不過在警方進一步調查之前,還請大家保持克制,也不要隨意在外面亂說,傳播謠言。」最後這句話他說的很重,教室裡突然安靜了下來。
「請問杜小月是自殺的嗎?」一個小個子男生突然說出了這個話,這句話就像一顆炸彈一樣再次在班裡引起了混亂。
海冬瓜敲了敲桌子,不過這次班裡很快安靜了下來。海冬瓜似乎是對自己的威嚴產生了作用感到高興,他這次清嗓子的聲音格外的大。
「雖然目前還沒有斷定是不是自殺,不過據警方說自殺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自殺……」徐晨小聲呢喃了一句,一時還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情況。
這時一個女生突然哭了起來,是杜小月的同桌吳婷,這哭聲在整個班級裡顯得尤其刺耳。剛剛還一臉威嚴的海冬瓜也頓時變得有些手足無措,不過他還是強作鎮定地繼續說道:「今天就先放一天假吧,學校剛剛做出的決定,大家明天繼續過來上課。不過你們今天也注意一點,不要在學校裡面亂逛。」
按照平時來講,聽到放假的消息班上應該是已經沸騰了,可今天就算聽到了海冬瓜的這句話,班上還是靜得出奇,除了一直持續的那道低沉的啜泣聲。海冬瓜顯得也有些難受,他別過了頭,揮了揮手,走了出去。這時班裡才逐漸響起了稀稀落落地桌椅碰撞聲,不斷有人站了起來收拾書包,也陸續有人走了出去。
教室裡的人漸漸少了很多,直到最後剩下了寥寥數人,徐晨就是其中的一個,他不知什麼時候又抽出了那本推理小說在看。班長趙舒緒也沒走,她來到了還在低聲啜泣的吳婷聲旁,小聲安慰了她一句。
「小月一定是被她們逼死的。」吳婷突然說道,趙舒緒聽到這句話後也怔住了,就那麼呆呆地站在過道上。
「妳不知道嗎?小月是被那些人給逼死的!」吳婷又把那句話重複了一遍,她抬起通紅的雙眼直視著趙舒緒。徐晨見到趙舒緒模棱兩可地嗯了一聲,然後身體僵硬地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妳什麼都不知道!對啊,妳是個優等生,哪里管得了我們這些差生,妳每次只會假惺惺地說一些不痛不癢的話,我真傻,妳什麼都不知道……還有你們,你們也什麼都不知道!」吳婷突然把矛頭針對了班上剩下來的其他人,接著她就哭著收拾了自己的書包,跑了出去。
教室裡瞬間安靜了下來。一個男生這時站了起來,也開始收拾東西,他叫李銘,學習成績一直名列班級第一。他桌子上的書也堆得最多,剛才他之所以沒走的原因是他有一道數學題沒解完。實際上他在海冬瓜講話的時候也一直在解這道題,他根本沒有認真聽海冬瓜說的話,換句話說就是他對外面發生了什麼事一點都不感興趣。現在他解完了這道數學題,自然應該回家了。於是他開始收拾東西,往他那不大的書包裡塞了幾本厚厚的習題集,他回到家裡還得繼續學習。
「李銘,你每天都背那麼多書,不累嗎?」剛要邁出門的李銘停了下來,看向了這個聲音的來源,是陳默思,那個異類。李銘沒有回答,實際上他也不須回答,所以他只是冷漠地看了一眼對方,然後扭頭就走了。
「哎呀,真無趣!肚子餓了,我也走了!」陳默思站起來伸了個懶腰,把他那個看起來空無一物的書包甩到了背上,從後門走了出去。徐晨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他感覺到陳默思經過自己這裡時看了自己一眼,可能是很少被人這麼看的緣故吧,徐晨感到不是很舒服。
這時班上只剩下了兩個人,一個是徐晨他自己,另一個則是班長趙舒緒。徐晨感到現在的氣氛有點尷尬,於是收起了手裡的推理小說,也準備走了。
「我是那樣的人嗎?就像剛才吳婷說的?」趙舒緒突然說了這樣的一句話,把徐晨弄得有點不知所措。他怔怔地看著趙舒緒,但是趙舒緒沒有看他,她的眼睛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就一直盯著窗外。剛才的那句話,也不知道是對徐晨說的,還是她自己的小聲呢喃。
徐晨沒有說話,很快他便收拾好了書包,走出教室後,心情一下子就輕鬆了很多。杜小月這個女生徐晨不是很熟,可以說除了這個名字外他對她一無所知。不過沒想到她竟然自殺了……就算是像徐晨這種見慣了推理小說中各種謀殺案件的人,也不免感到有些震驚,畢竟這是現實中真實發生的事情。走了一段路之後,徐晨甩了甩腦袋,打算不再管這件事,這件事自然有老師們去煩,怎麼也輪不到他。想到這裡,徐晨開始盤算著這一天的閒置時間,他該怎麼打發的問題了。
在拐過教學樓的右角時,徐晨隱隱約約看到了那座灰色的塔。這是一座許願塔,徐晨從一開始入學時就聽到了身邊的人這樣說。傳說只要在塔前真誠地許下願望,那個願望就一定會實現。徐晨從來就不信這種傳說類的東西,所以他也從來沒有試過。徐晨搖了搖頭,不再多想,繼續走了下去。
今天是多雲的天氣,天上的雲層很厚,也很低,那座青灰色的塔此時顯得更加高大。塔尖彷彿已經穿過了雲霄,在雲霧的繚繞下顯得更加神祕。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