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穆紫荊(德國):基督教文化對我寫作的影響

2019/9/6  
  
本站分類:藝文

【歐華作協專欄】穆紫荊(德國):基督教文化對我寫作的影響

        南京大學文學院王文勝教授說:“德籍華裔作家穆紫荊小說的審美風格總體上看溫柔敦厚,她的小說受多元文化因素的影響,其中有中國古典文化、德國文化、基督教文化的因素。以一種中國古典的審美風格來表達中西方多元化的文化內涵是紫荊文學創作所表現出的跨文化特色。”

        我今天就著重談基督教文化對我寫作的影響:1994年我受洗加入基督教。基督教文化不僅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和價值觀。還幫助我認清了自己的位置和責任。神愛世人、愛可以掩蓋一切罪等觀念,將我從世俗的尺度中解放出來。2007年,當我開始為美國三藩市的《星島日報》有規律地寫作時,我就想我要寫一種可以在任何時間內、任何環境下、通過任何故事和人物來得以彰顯和發光的東西,我深知自己的渺小,在浩瀚的文學海洋中,要讓自己的短文得以發光,只有借助於來自神的光。

        所以將神的尺度和人世的尺度一做比較,我就發現自己可以寫那些通常會被世人忽略的、但是卻常發生在生活裡面的事。當然自己也恰恰就是其中的一個。我就寫這些沒有人會去想到要關注的,年復一年、無論何時、無論何地都可能在發生的小事情。

        比如《一張錯誤的節目單》寫的是音樂會的節目單印錯了某個演奏師的名字,而這個演奏師頂著別人的名字依然演得激情四射的故事。彰顯在一件事上,有沒有自己的名字不重要,手裡所做的工是否完美才重要。別人知不知道你不重要,上帝知道你才重要。

        又比如《朗兒的財富》寫的是當公司倒閉,一個人失業,在等待救濟款下來期間,突然有一天發現,帳戶上的錢降到只有1.6歐元時,他絕望地倒在沙發上。這時從手機裡發過來一條愛人的資訊,讓他發現自己擁有的幸福不但毫無消減,而且還比往常更甜更珍貴,他的心就一下子放鬆下來,並繼而想到,儲藏室和冰箱裡還有很多東西,這些東西都加在一起可以吃上十天半月。月票也沒有過期,並不妨礙自己繼續出去尋找工作等等,整個人頓時又變得無所懼怕和充滿信心。揭示在生活裡幸福感不是由錢來衡量的,而是來自愛。

        又比如《你在我身邊》、《葬禮上的天使》、《房間裡的聲音》和《當生命開始倒計時》這幾篇是比較典型的我在觸及死亡主題時寫的故事。其中兩個故事是人已經死亡,我寫留下來的一個寡婦和另一個孤兒,是怎樣面對失去親人和面對死亡的。寡婦感覺丈夫的靈魂並沒有離開自己,還一直在自己身邊,孤兒呢,在葬禮上原本是個最可憐的人,然而,他卻替父親招待前來和他告別的人,他用繼承于父親的口吻和幽默和人交談,讓每個人都突然發現,他們的朋友雖然死了,卻繼續在兒子身上生生地活著。

        另兩個故事,一個是寫人將要死亡時,作為一個旁人,也就是還活著,不是親屬的人又是怎樣陪伴和安慰將死之人的。另一個是寫一個年輕人知道自己來日不多時,能夠平靜而又感恩地發現自己在活著時已經得到了多少比常人更多的東西。

        所有的故事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死亡不是可怕的、死亡可以把肉體奪走,但是卻無法奪走愛。

        這幾篇對讀者的影響從評論和回饋上來看是較大的。因為死亡的主題,在一般國內人的筆觸下,悲苦、哀怨和憤怒多於安慰、溫暖和感恩。

        2011年,我在國內出席世界微型小說頒獎大會時,有一個婦女在會議手冊上看見我的名字後,給我遞了張紙條,說休息時有話要對我說。她告訴我,半年前自己在毫無準備中失去了唯一的兄弟,難過得無可自拔,每每見到兄弟留下來的孩子便悲痛難抑。直到讀了我《葬禮上的天使》後,突然從中獲得了安慰和啟示(這裡我要強調,這安慰其實是來自神的安慰)。

        這樣面對面直接聽讀者回饋的例子,對我也是很觸動和感恩的。類似這樣的情況,於我已經有很多次了。每次我都把這樣的感謝,歸於上帝的恩典。

        活在人世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我覺得用自己局限的在生活裡對神的體驗,給讀者在讀了我的作品後留下一點溫暖在心裡,是我為世上可盡的一點綿薄之力,也是我寫作的初心。

        在我出版的散文集《又回伊甸》、短篇小說集《歸夢湖邊》、詩集《趟過如火的河流》、中短篇小說《情事》和長篇小說《活在納粹之後》又名《戰後》這幾本書中都有體現。

        最後,我借用鹽城師範大學文學院王玉琴教授于2015年的評論:“和國內積極探索新的小說作法,走過了一圈新寫實、荒誕派、鄉土風、魔幻現實主義實驗的作家相比,穆紫荊調適了自己面對中德兩種文化交鋒和交流的心態,自覺而熟練地運用了中國文化資源,尋找到一種發揮自己優長的具有傳統新質的小說手法。她以含蓄蘊藉的詩化語言和曲折故事,思考了跨文化時空中的戀愛、婚姻和家庭,將跨文化背景中華人女性隱秘的心靈世界和情感無意識,微雕般再現。”

        我的寫作從2017年開始轉向長篇小說。2019年1月出版了以寫戰爭和人性為主題的《活在納粹之後》。南京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南京大學台港暨海外華文文學研究中心主任,中國世界華文文學學會副會長劉俊看後說:在歐洲華文文學中,穆紫荊的這部《活在納粹之後》(又名《戰後》),視野開闊,主題深刻,人物形象生動,敘事結構別致,是個令人驚喜的重要收穫。

        證明基督教文化給我的啟迪是成功的。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