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永秀老師---- 愛講故事的詩人

2015/9/14  
  
本站分類:生活

郭永秀老師---- 愛講故事的詩人

三十年前應邀出席新加坡作協主辦的文學研討會,有幸認識了詩人郭永秀,這位比我年輕七歲、祖籍潮州澄海的新加坡詩人;在往後無數次交往中,似乎我們從沒有用潮語交談? 這位文質彬彬仿若古代秀才的書生,開腔講話時聲音頗低,不知當他站在講堂面對學生們,是否也如此?

那次開會期間、內子的眼鏡不小心跌破了,人生地不熱、也真不知如何去找眼鏡店?待人以誠的郭永秀熱心的拿了破鏡框,午後就將安裝了新鏡片的眼鏡交給婉冰,這件小事對內子來講,卻是大事;因為沒了眼鏡、接下來的會議無法閱讀外,也將寸步難行呢。令我們感激和慶幸有這麼一位熱心腸的新知。

第二次再蒞新加坡,是和黃惠元兄同行,應邀出席“世華作協”第二屆年會;邀請函聲明作家們要自行到酒店報到,也就是說大會無法安排接機。記得當我們步出機場閘門時,竟然見到永秀兄在等候,那份高興真非筆墨所能形容喲。其實我們乘計程車去酒店,不外乎多花點費用,但總比不上有當地親友接機來得安心。

由於三兒明哲從東京調職到新加坡,每次有外遊時、不論是觀光、探親或開會,也不論是去歐洲或兩岸三地,幾乎都要乘新航班機,自然都會在過境時逗留幾天深望兒孫。也因此、認識新華作協的作家、詩人們就特別多,因為每次到了新加坡,總要和文朋詩友們相聚話舊。

只要永秀兄獲悉我到了新加坡,必然通知文友們,相約茶聚或晚宴言歡;也不論我們是住酒店或後來住在兒子家;幾乎都是由他負責接送,有一次、由於我的大意,回到住處後,竟忘了相機留在車上?永秀兄回家後發現,即時專程將相機送回來,令我愧疚難安,耿耿於懷至今呢。

 認識這樣一位新朋友時,只知有緣人是新加坡著名詩人;當然詩人再有名,也不能靠作詩為生?知道他是教學的老師,沒有探問竟以為是教中文或教小學的教員?二○一一年五月前往三藩市、過境歡聚時獲贈《郭永秀自選集》,在飛機上翻閱,從作者簡介上才知道,這位老朋友竟不是一般的老師,而是“工藝教育學院”電子與電腦的講師。真沒想到啊,充滿書生氣質的詩人,竟是電腦科及電子學專家。

兩年前、新加坡國家藝術理事會,選上了永秀兄的一首膾炙人口的詩作品《紙飛機》,請畫家將這首詩繪成畫作品,變成視覺藝術裝置作品之一,在新加坡東海岸公園展出。有這份殊榮足證詩人的作品備受重視。同時、他的詩作品《筷子的故事》曾榮獲新加坡書籍節詩歌組高度表揚獎。今年他的一首詩《自動扶梯》也被刊於新加坡地鐵站的大眾看臺上。

詩人作為「五月詩社」現任社長,業餘除了寫詩外,還負責五月詩刊的主編,在該刊自然少不了發表老朽的詩作品。最近、停刊八年的“五月詩刊”冬眠醒來、於去歲復刊,出版了第四十期詩刊「再生緣」。

詩人還是“新加坡作家協會”理事、也是 “錫山文藝中心理事”,這些團體都與文學有關,不足為奇嘛。可是、他居然是“影藝協會及彩色攝影協會”會員?

那年愚夫婦出席新加坡主辦的會議,永秀兄專為與會的作家們拍攝個人照片;沖印贈送給作家們,當拿出相片觀看,始知老朋友竟是攝影家呢。不然、該國〈聯合早報〉豈會發表他百餘幀藝術攝影作品呢?

上文千來字介紹郭永秀老師,讀者經已知道這是一位傳奇人物了;是電子及電腦專家,一位元著名詩人與作家、更是一位攝影家。這四類專家的頭銜、普通人窮畢生之時光,也許只能成為一種「專家」而已。

可是、還有更令人驚訝的是,郭永秀在二零零三年榮獲〈新加坡詞曲作家版權協會〉頒發“卓越才藝獎”;以表揚他在音樂方面傑出的表現、以及對新加坡樂壇的貢獻。這位成功的傳奇人物,竟然還是一位大指揮家、作曲家呢。

他兩度榮獲「我們的歌」歌曲創作比賽優勝獎,音樂創作包括器樂獨奏、合奏、舞曲、舞劇以及合唱、獨唱曲等。曾任“掘新管弦樂團”、“紅十字會華樂團”、” “國家劇場華樂團”指揮等職二十年。現任福建會館合唱團及東藝合唱團指揮。難怪永秀兄還是:“作曲家協會”會長、“音樂家協會”副會長、曾任新加坡幾個電臺的音樂節目主持。

當初相識,只知郭永秀君是一位詩人,因他從不在朋友前介紹自己的成就?可說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啊。以詩會友,老朽幸運萬分,結交到詩人郭永秀,如假包換的是一位多才多藝的現代秀才、是集詩人、作家、電子專家、攝影家、指揮家及作曲家於一身的大才子。

郭永秀早歲畢業於新加坡理工學院,文學作品散見於東南亞各國、美國、澳洲、臺灣及中國等地報刊雜誌,多首作品入選中國及海外的文學選集、詩歌詞典及中學、大學的教科書中。著有詩集《掌紋》、《筷子的故事》、《月光小夜曲》、《郭永秀短詩選》、《郭永秀自選詩集》,散文集《壁虎之戀》及音樂評論集《餘韻》等。詩人愛將故事融入詩作品,成為其詩作品的特色。

五年前於墨爾本創會的「世界華文作家交流協會」、由於郭君在華文詩壇、文壇有目共睹的成就、獲該會敦聘為〈副秘書長〉之職、作為該世界性文學團體在新加坡的全權代表。

成功的男人,背後必定有位出色的賢內助,郭夫人賢能淑德,與夫君極為相似相配,言語不多,談話也是輕聲細語,大方得體而有禮。與內子婉冰自是一見如故,彼此投緣不在話下。

拙文定題目時,頗為躊躇難決,若用詩人、指揮家、作曲家、攝影家或作家,這些專銜名詞,通常要在姓名前。為了突出這位傳奇人物,最後敲定為現題,而且、縱然是老朋友,以他洋溢之才華而為吾師,實在當之無愧啊!

 

    二○一五年九月四日初春於墨爾本。

 

(注:本文作者為“世界華文作家交流協會”創會秘書長;已出版十冊著作、含四部微型小說、長篇小說、散文集與詩集各兩本。)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5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