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稱政壇「不倒翁」。--《適中求對的山西王:閻錫山回憶錄及其他》

2019/7/23  
  
本站分類:創作

人稱政壇「不倒翁」。--《適中求對的山西王:閻錫山回憶錄及其他》

「予於北洋時代,曾隨節赴晉,數見其人。……我總感覺到閻氏之特立獨行,深沉不露,計劃周密,謀而後動;民國以來,自國父與蔣先生外,閻氏當首屈一指。」──《臧卓回憶錄——蔣介石、張學良與北洋軍閥》

研究山西近代史,閻錫山是一個絕對無法回避的人物,他既是國民政府在山西的封疆大吏,亦是行割據之實的亂世諸侯。自辛亥民國紀元起,經歷袁世凱時代及北洋軍閥時期,以至國民政府,洎於大陸變色。在山西省整整在職三十六年之久,因此被稱為「山西王」或「不倒翁」。閻錫山治理山西省的時期,為當地提供了一個相對安定的發展環境,成為當時名揚四海的「模範省」。

本書分為三大部分:其一〈閻錫山早年回憶錄〉共有四篇,是閻錫山手寫,記述戎馬倥傯的前半生。其二〈閻公錫山傳略〉收錄於一九六三年的《閻伯川先生紀念集》,長達四萬餘字,對閻錫山的一生經歷有相當詳細的描繪,為文傾向褒揚而無貶抑,就客觀事實上多少有些差異。其三〈臧卓筆下的閻錫山〉為本書的精要,對名震當時的「中原大戰」有相當程度上的著墨,這是後人傳述上較為避重就輕的部分。臧卓幼時習經史,擅辭章之學。官拜國民政府的陸軍中將,參加北伐,對當時的各路軍閥相當熟稔。雖為武人,但學識淵博、文筆粲然,晚年在書院教詩詞及國學課程,可見其文史功力。本書編排上採循序漸進的方式,先從自身筆述,中轉親近部屬側身描寫,後由文史專家總結,讓讀者全方位了解這位名震天下的「山西王」波瀾壯闊的一生。

立即訂購《適中求對的山西王:閻錫山回憶錄及其他》

 

內容試閱

【閻公錫山傳略】

攻太原外圍,公為防其各個擊破,以全部兵力集守太原,建立「載鬥城」的體制,規定戰鬥城十二行動綱領以為集中太原後的奮鬥目標,主要在徹底實行生活生產戰鬥合一,人人直接間接參戰,一切人的勞作為了戰鬥,以建立戰鬥城。在整體工作之下,貫徹四大平等,做到政治軍事化,生活戰鬥化,勞作生產化,健全開展的種能與說服感化的團力,收復全省,完成兵農合一的政治。並根據此奮鬥目標,訂定《戰鬥城十二行動綱領》如左:

一、戰鬥城以太原區的要塞圈為起點,其範圍內所有男女成員、均須編組起來,直接間接向戰鬥目標努力。建立起地利上的工事堅固陣地,與人的堅強意志的團力,尤須提高旺盛的自學精神,嚴密的管理政治生活行為,徹底實行鐵的紀律,使戰鬥城成為嚴肅的民眾進步學校,保證戰鬥城圓滿完成。

二、戰鬥城的成員要養成親愛互助,忠貞團結,上下一致的整體團力,並以進步的戰鬥作風,保證不懦、不懶、不偷及永久不變節的本質。

三、徹底劃清國家與國家的敵人,堅決的剷除國家的敵人,使戰鬥城的範圍內,皆為國家的成員,沒有一個兩面的人,建立起與國家的敵人不並立的精神。

四、實行精兵政策,確實的選官練兵,加強殺敵術能,緊密軍中政治空氣,提高殺敵企圖,一切為了前線,一切支援部隊,作到守必固,攻必克。

五、實施兵農政治,組成生活生產戰鬥合一的戰鬥體制,緊密社會政治空氣,選訓種能幹部,發揮說服感化的種能政效。壯大開展力量,向下看組訓民眾,向外看解救匪區人民痛苦。

六、戰鬥城範圍內的成員,無一人不勞作,且無論是精神勞作,身體勞作,均須每人每日服二小時(或每週一日)的建設勞動,實現以企圖支配身體,以物質表現力量。

七、戰鬥城內實行歷史上的戰時經濟,在只求共生,不謀私蓄的生活原則下,以勞動結果的生活剩餘,增大了再生產的資本。

八、在戰鬥城範圍內,盡量施行建設工作,購製機器加大工業製造,擴大永利,實行機器耕作,改良種子,開墾荒地,並本行政院頒佈設置合作農場辦法,建立合作農場,實行集體生產,增進生產效率。

九、實行人物管制,凡有害戰鬥城的人物往來,絕對管制,無益於戰鬥城的人物往來,相當管制。

十、普遍實施軍訓,統一戡亂認識,集中戡亂力量,加強殺敵技能,以適應戰嗣需要。

十一、加強青年及兒童戰時教育,培養革命新生力量,新聞報章以報導激勵剿匪殺敵,推崇「戰鬥英雄」,「勞動英雄」加強宣傳,揭發共匪陰謀為重心,並實行娛樂機會均等,以激勵戰鬥情緒。

十二,凡須救濟的人,施行工作救濟,自養不足的人,施行分潤救濟。

全體軍民、在戰鬥城行動綱領旗幟之下,鬥志昂揚,生活鎮定,守軍援軍密切配合,陸軍空軍互相支援,而市民在敵火攻擊下,亦均各安其業,各盡其力,參加戰鬥工作,冒險助戰,此種軍民協力沉著應戰之精神,與碉堡工事之堅固,武器彈藥之充足,肅偽工作之徹底,實為長期苦撐,粉碎共軍六次總攻之四大因素。

【臧卓筆下的閻錫山】

◇蔣介石與閻錫山之離合◇

公開反蔣

民國三十七年(公元一九四八年)冬徐蚌會戰,軍事失利,大局逆轉。十一月八日蔣總統重申戡亂決心。平津軍事日趨緊張。公以國家危急,於十二月二十八日飛京,當晚晉謁總統,密談數小時之久。二十九日三十日先後應邀出席立法院、監察院歡迎茶會,分別各作前方軍事政治實際情況與繼續奮鬥計畫報告,兩院委員對公長期堅苦卓絕表現與挽救危局方策,極表贊揚與支持。

閻錫山覆蔣敬電:

養電奉悉,答覆鈞座兩點如下:(一)取消引退之意,可以取消鈞座引退之意,不能取消錫山引退之意。(二)錫山與煥章出洋,係鈞座勸阻而止;煥章在晉,原本自由,無所用復。至實施編遣一節,錫山本曾竭力施行,裁去步炮兵三十六團,點驗委員報告有案;今欲再行實施編遣,錫山考察情形,非將一、二、三、四集團軍之軍權全行交還於黨,難以實行。此答覆鈞座者也。錫山在號電(見前)所陳兩點,全體大會,為黨國最高機關,不可貽人以口實,必須設法消除。黨國以黨為主體,個人中心之武力,為黨國之障礙,應一齊交還於黨之後,再實施編遣。在錫山之愚,確認為黨國安危之關鍵,故敢請加指示。鈞座以總理之謙讓為憾,錫山以總理之讓袁,是逼於強力。吾輩交還軍權於黨,是歸於正義,兩者實不相依。乃錫山有不必與鈞座言者:三全大會代表四百零六人,而指定者二百一十一人,圈定者一百二十二人,純粹選出者只七十三人,在鈞座之理直氣壯者,以為編遣、討伐,皆奉黨之議決案而行;外人以之不直鈞座者,以為指定過半數以上之三全大會,非國民黨之三全大會,乃鈞座之三全大會;編遣討伐,無異於鈞座一人之命令也。黨國危亡,實肇於此!亡羊補牢,尚猶有術;願鈞座察焉!……

看了閻氏這電,更覺澈底聲述,揭發無餘,實已到了無可轉圜的地步。三月八日,馮玉祥離晉回到潼關;十五日西北軍通電討蔣;四月一日,閻錫山就中華民國陸海空軍總司令職,馮玉祥、李宗仁亦分別就副司令職;並另行歡迎汪精衛由香港北上,在北平召開國民黨擴大會議。馮之西北軍出潼關後,跟著就佔領洛陽、滎陽、鄭州、開封、尉氏,以至蘭封隴海之線。二日十前後,馮玉祥亦到鄭州,並與閻所派之徐永昌、楊愛源會商軍事。閻鍚山尋亦設總部於津浦線黃河北岸之平原縣,並親蒞主持山東方面戰事。至此,而閻馮之東西布陣,似已大體形成。不過南京方面之中央軍,似尚未積極接觸;直至五月二日,始發布討閻馮誓師詞,蓋此中有一錦囊妙計,即東北軍之入關是也。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2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