檳城印象

2019/7/2  
  
本站分類:旅遊

檳城印象

        曾經去過馬來西亞的首都吉隆坡、吉蘭丹以及馬六甲等地,在旅行規劃中我從來沒有前往檳城(Penang)的念頭,也絕無想到要去泰國普吉島觀光?世事難料,無心插柳時卻意外到達了以上這兩個小城市。

        定居新加坡的三兒明哲、孝心可嘉的特意安排雙親於六月十日,從新加坡出發參加“  Royal Carribean  Voyager Of The Seas  ” 遊輪出海五日遊。

        當我們於六月七日離開瑞士飛抵新加坡後,在酒店大堂辦理入住手續時、驟然見到原本該在墨爾本上學的孫兒永良,接著本應在舊金山教學的長女美詩也出現眼前,微笑著站在美詩身旁的是她的好友露易沙。

        內子婉冰極為驚喜、我也深覺意外和高興。翌日到碼頭上遊輪前、幼子明仁又從柬埔塞趕到,原來他幾天前先將兒子留在哥哥家中,自己轉去金邊市辦地產展銷會。

        遊輪啟航當午,我們一行老幼共九人、分批打的到了碼頭。經過查票、託運行李、排隊安檢等手續,頗像進入國際機場的情況。接待大堂人聲沸騰,幾千乘客齊集真是熱鬧極了。亂中有序,耐心隨著隊伍前移,一關關的順利通過後,總算踏上扶梯進遊輪了。

        我們的房間分配在第九層、房號是9542、美詩與好友也在同一層;三兒夫婦一家在第七層、明仁父子則在八樓。怕乘客忘記,房卡的第一個數字就是樓層,無 巧不成書、幼兒明仁的門牌竟與我們相同,只是樓層的第一個號碼有異:8542。

        安頓後已近黃昏,大家到十一層的大餐廳祭五臟廟,原來房卡除了開門用之外,且是身份証的用途,人人一卡在手給餐廳外的職員瞧過,便進入可容近千人的餐廳。選好席位即去領餐,見到各色各樣的菜餚、水果與甜品堆積在長長的檯上,女兒說真有點「選擇恐懼感」呢。

       經過風平浪靜的漫漫長夜、遊輪航行了十七個小時後,於翌晨用過早餐,九時即排隊離船登岸了。絕沒有想到的是我們首站觀光地是檳城?三兒事先也沒告知,竟然到達馬來西亞啦!

       預約的小巴已在擠迫的小街上等待,駕車者姓譚叫Evon, 她曾在倫敦住過十年歲月,難怪英文那麼地道。上車沒幾分鐘就到了觀光點:Straits Chinese Jewellery Museum 。這座面積頗大的博物館建於十九世紀,其華族主人翁叫Babas 和他夫人Nyonyas娘惹的生活照掛在大廳,古色古香的傢俱檯椅陳設,展出的各類珠寶應有盡有,想當年主人公生前必是豪富家族,有一塊牌扁刻上四個中文大字:功德盛隆。

 

心水  檳城印象_馬來西亞梹城博物館門前.jpg

合攝於檳城博物館正門外

 

        最吸睛的是展櫃內有幾雙「三寸金蓮」的繡花鞋,真不可想像當年女性們被封建制度所虐待的悽慘苦況?這種滿清時期的不人道遺風居然飄洋過海的移植到南洋?真難為了相中那位高貴的夫人。

        展館內有電風扇搧動著、仍然感到熱氣迫人,十四歲的孫兒和九歲孫女感到不耐了,因而我沒有上樓就陪兒孫們離開。館外停車處見到小巴,Evon竟事先將汽車的冷氣開了,真為她的敬業感到舒心。

       小巴慢慢前進開去對換錢幣的街上,到達時但見沿路竟有不少印度人經營的轉換各國現鈔的小店,幼兒明仁下車查問幾家比對匯率後,便換回了一些馬幣。有了當地的錢便去找榴櫣檔,果王是婉冰的最愛,在一街角見到了。

        我們下車後、三兒媳和孫女躲到對街露天市場內,三兒陪著她母女找冰水飲料喝。我們圍著榴櫣檔討價還價,販賣者是閩南人,就由我用鄉音和他傾談、即時成交開了一個合適的果王。大家在攤檔旁木椅落座,便急不及待的手抓香味四溢的榴櫣入口,新鮮的品種貓山王真是名不虛傳,滿口芬芳,甜中帶點苦澀,餘味盈口,因為糖份太高、我不敢多食。看到老伴與兒孫共享果王的喜悅,心想回家後檳城留下最深的記憶必將是這幕了。

        意猶未盡似的離開榴櫣檔口,Evon 開始導遊,主要將我們載去檳城首府佐治鎮(George Town)四週遊車河,經過一條路面不寛的街道,我 們下車漫步,房屋只有兩層、樓上是住宿樓下經營小生意。過往的各類汽車幾乎有九成是日本貨,人力三輪車到處可見,和越南幾十年前的情況略似,唯一的特色是車夫頭上有遮陽傘。

        經過一座佔地不小的幾層高的新民居,譚小姐告知每層樓只有一戶住客,每棟皆設有泳池,共有四、至五間套房,香港影星馮寶寶也買了其中一棟在此定居呢!用美元或澳幣的人如果購買這類豪華樓閣,便覺很便宜呢。

        接著我們到了一家餐館,也邀請為我們服務的譚小姐一起用餐;大家幾乎都點了「肉骨茶」這道佳餚。 新加坡的肉骨茶湯水清晣見底,沒想到檳城的卻如濃茶混濁,比較後我們都喜歡新加坡的肉骨茶。

        檳城不過像大陸的四線小城鎮,也無法與越戰前的南越華埠相對比;更難像今天的河內與西貢、芽莊和蜆港,戰後越南這幾個地方,早已成為著名觀光城市而名聞遐邇,連遠自蘇聯的大量遊客皆蜂湧而至。

        由於沒有特別的景點,我們於午後四時前便打道回去遊輪停泊的碼頭,向譚小姐道謝後,登上遊輪,各自回房休息再等待享用豐盛的晚餐。

             二零一九年六月廿四日於墨爾本。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