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世界就此墮落,從此萬劫不復,那我甘願沉淪於此刻。--《世界沉淪以前》

2019/6/25  
  
本站分類:創作

如果世界就此墮落,從此萬劫不復,那我甘願沉淪於此刻。--《世界沉淪以前》

★美少女新星作家盼兮.穿越時空最新力作,媲美《W-兩個世界》的虐心震撼!

同一個人,兩種靈魂,要怎麼扮演另一個人。
擁有各自不同人生的我們,要怎麼擁抱未來,相信還有明天。

「媛瑄,這世界上有很多事是沒辦法解釋,也許我遇見妳,妳遇見我,這就只是命運。」他說,語氣平緩溫和。
「命運嗎?」她喃喃地重複他的字尾。

何媛瑄一直都是個平凡的高中生,普通的生活,普通的成績,
有個普通的朋友和暗戀對象。
直到某天,與她毫無關係的班長闖進了她的世界……
他對她說,他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季漠然。
另一個世界的何媛瑄已經死了,而他們是感情很好的青梅竹馬。

看似煙花般剎那絢麗的浪漫開端,對何媛瑄來說,根本是場災難。
他過著不屬於他的人生,萬般艱難,宛如身在一場場噩夢,
而她為了幫他,也打亂了自己的人生,天天心驚膽跳,就怕謊言露餡。

就在他們天真以為能上演一場瞞天過海時,
他們發現了班長的另一個祕密……

──那天世界沉淪在她的死之後,我們相遇的第一天。

「妳和漠然究竟是什麼關係?」
「我和他,什麼關係都沒有。」

立即訂購《世界沉淪以前》

 

內容試閱

【第一章 誰誤闖了誰的世界】

  一如既往的日常。
  老師在講台上口沫橫飛,數學公式在黑板上跳躍,講台下的學生低著頭假裝振筆疾書。
  耳畔傳來沙沙的紙筆摩擦聲,我單手撐著頭,壓在手肘下的數學考卷因窗邊徐徐吹進的微風輕揚起一角。
  背後被用力戳了兩下,一張折成四角的紙條接著輕輕地落在我的考卷上。
  「湯圓,下課後要不要一起去喝咖啡?」
  秦琪最近迷上了校門口外的一間咖啡廳。
  打開筆蓋,正要落筆,眼角餘光瞄到數學老師放下粉筆面向講台下,雷射光似的視線在底下座位來回掃射,我趕緊把紙條藏到考卷下。
  數學老師的視線最後定格在我身上,我忍不住緊張地露出了個心虛的笑容。
  「何媛瑄。」
  一顆心猛地抽跳了一下,涔涔冷汗,汗珠滑落背脊。
  我舉起手,飛快答道:「在!」
  「上來解一下第四題。」
  我拿起考卷從座位上起身,垂著頭走上講台,接過老師遞來的白色粉筆,我一面餘光落向考卷,一面把式子謄寫到黑板上。
  「這次考試同學的成績落差很大喔,機率可以說是這學期最簡單的一章,以後你們出社會,數學不好可容易吃虧。」身後的數學老師抓準空檔,語重心長地給同學灌起了心靈雞湯。
  機率論的最基本概念,是一枚硬幣衍生出的隨機試驗。
  然而現實上存在所謂的許多機率其實都很乏味,不外乎就是宣傳單上識別度最高的中獎率或是政客的支持率。
  學會計算一件事情的機率,對於我們這種未來志向大抵與數字擦不著邊的學生,實用度實在是低得可悲。
  白色的粉筆在黑板上停頓,按耐下心中的煩躁,白色粉末隨著流暢的一筆勾勒在墨綠色板上落下一行算式。
  (A∩b),={6,9,12}
  再度看了一眼手中的考卷,我滿意地停在最後一個 } 上。
  「這就是這題的答案和算式,同學們還有什麼問題嗎?」數學老師平緩的聲音接在我鬆開手上的粉筆之後落下。
  斜角的視野,有幾名學生踴躍的舉手提出新的疑問,從窗簾縫隙間漫入的光影一剎那間打亮半邊教室。
  「這題的概念,和上次那題選舉票數一樣。」數學老師邊說邊往講台移動,同時點了點頭示意我可以回去座位。
  捏緊考卷,我如釋重負地旋過身,正要回座之際,我瞥見剛才寫在黑板上的答案裡一個小小的錯誤。
  感謝數學老師有老花眼,否則這樣小失誤可是會被數落一頓。
  吞了吞口水,趁還沒有人發現,我小聲地說了不好意思,跳回講台,用手背擦了擦板面,拿起粉筆往錯誤的符號補了一筆。
  (A∩B),={6,9,12}
  剛把小寫b的頭頂加上弧度小寫倒c。
  教室大門猛力地被推開,塑膠門板結結實實地在牆上發出砰一聲巨響。
  手上的粉筆一抖,黑板上的B,最後一筆的弧度勾勒太大,失控拉出一條尾巴。
  「嚇我一跳!」數學老師失聲驚叫。
  教室裡的所有人也怔愣地看向門口方向,一名男學生突兀地站在門口,數學老師離門口最近,手上的講義在巨響餘音中砸落地面。
  「怎麼回事?」
  「這不是季漠然嗎?」
  「我還以為他請假,資優生竟然也有遲到的一天!」
  講台底下同學們竊聲私語成一片。
  所有的目光集中在打斷課堂的學生身上。
  我側首看著眼前的季漠然,他是我們班的班長。
  他現在的樣子很奇怪,連制服都沒有穿好,半排的釦子都沒有扣上,露出了裡頭的黑色便服,就像是剛和人發生了劇烈的拉扯……
  全班的錯愕是理所當然。
  季漠然,除了是我們班的班長外,他可是稱霸全校成績排行、品行排行和外貌排行的冠軍,是所有老師和教官的模範學生代表,完完全全是「學霸」兩字的代言人。
  以為我要說我們是朋友嗎?你以為這是偶像劇嗎?
  答題錯誤,這種人和我的交集度:零。
  S = {0}
  對我而言,他是我們班的班長,僅此而已。
  清清喉嚨,數學老師重新撿起講義,對著班長開口說道:「班長,你下課後到我的辦公室一趟。昨天的小考發下去給大家了,你過來拿你的──」
  「瑄瑄?」季漠然打斷了老師的話,他的目光精準地落在我身上,眼底不知為何寫滿驚恐。
  我一愣。
  「哦──!」講台下開始傳來意義不明的鼓譟聲。
  我睜大眼睛,試圖要發出聲音,卻徒勞無功。
  「班長,我說──」
  季漠然再一次打斷老師的話:「瑄瑄?妳怎麼……」
  這一次,他推開站在前方試圖阻攔的數學老師,直直朝我走來。
  「湯圓,快回來!」眼角餘光瞄到秦琪在座位上拚命地向我招手。
  我收回視線,眼前的班長已經逼近我面前。
  他原先有些徬惑的目光在霎那間柔和,黑色短髮因為汗水黏貼在額上,一雙劍眉微彎,黑髮如墨強烈對應著一張蒼白臉蛋。
  清風透過沒關緊的窗戶迎面吹來,拂起他的髮絲,輕輕擦過我的臉頰。
  我不由自主地舔了點嘴唇,慢慢地往後退了一步。
  「班,班長?」
  季漠然猛地抓住我的手臂,來不及反應,他將我緊緊抱在懷裡,急促的呼吸聲在我耳邊迴盪,隔著衣服布料,都能感受到他劇烈的心跳聲,彷彿隨時都會衝出他的胸膛。
  「……太好了!妳沒事!」
  他的餘音顫抖了我們周圍的空氣,然後,擴及到整間教室。
  這是什麼少女漫畫的情節?
  斂下眼,講台下秦琪對我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我很快意識現場狀況的同學有不少人拿出手機搶著要拍照。
  「我還以為妳……」季漠然的話很破碎,他一臉慘白,像是受到了很大驚嚇弓起背的野貓。
  他又低聲說了幾句,但我沒聽清楚。
  有那麼一瞬,我以為自己在作夢。
  「班,班長?你在說什麼?」話還沒問完,季漠然抓著我的力量又加大。
  胸腔中的空氣瞬間被擠壓,我差點換不過氣來,幾步之外的數學老師表情猙獰的好像看了可怕的東西,講台下傳來的視線洶湧如驚濤海浪,我被現實沖得發暈。
  「湯圓,妳快下來!」秦琪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拚命對我招手。
  我使盡全力推開班長,然後跑下講台,才剛跨出一步,身後尖叫聲炸開──
  「班長暈倒了!」
  「班長!班長!」
  「副班長!妳找幾個男生扶班長去保健室!」
  不會吧!我僵硬轉動脖子,講台上原先站著季漠然的地方,季漠然攤倒在講台上,數學老師有些驚慌失措站在旁邊指揮同學。
  腿一軟,我跌坐到椅子上。
  我側過臉,秦琪及時幫我拉出椅子,才免去我摔個底朝天的困窘。眨眨眼,她對我豎起大拇指。
  「謝謝。」我也豎起大拇指。
  把椅子拉回座位的時候,教室中的騷動也差不多平靜下來。
  「湯圓,班長剛才跟妳說什麼?今天早上不是聽人說他今天要請病假嗎?」壓低音量,秦琪小心翼翼地問。
  「不知道,我聽不懂。」我悶聲。
  等到副班長和一名男同學攙扶著季漠然離開教室後,數學老師趕緊整頓班上秩序。
  「同學們快回到座位上,我們繼續上課。」繼續檢討考卷之前,他刻意在我身上停下目光,接著開口道:「還有,何媛瑄待會下課後,也來辦公室一趟。」
  班上同學的目光也隨之落在我身上,我愣了愣,苦澀地說:「好。」
  意外被打斷的數學課重新開始。
  老師重新講解了一遍班長出現前已經解釋過的題目,幫助大家恢復記憶。
  講台上的數學老師已然無恙,解釋完畢後,反過身拿起板擦,擦掉黑板上的數學式子,補上新的重點整理。
  我失手寫壞的B不著痕跡地被【必考】取代。
  底下的學生們儘管表面若無其事,其實都焦躁不住,引頸盼著下課鐘聲。
  剩餘的十五分鐘,我試著專注,卻是徒勞,儘管如此,剛才班長那像是溺水之人的絕望眼神在腦海裡依舊揮之不去。
  抄了幾行重點提醒後,我索性擱下筆,撐著頭聽著講台上數學老師口沫橫飛的講解。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