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愛情注定不完美,何不一開始就全部毀滅?--《愛情,不夠完美》

2019/5/23  
  
本站分類:創作

如果愛情注定不完美,何不一開始就全部毀滅?--《愛情,不夠完美》

★ 當愛情絕緣美少女,遇上超人氣陽光暖男,兩個極端對象,共同譜出一個酸酸甜甜的戀愛奇蹟!POPO原創市集破萬人次閱讀,苦澀中帶點甜的戀愛故事──帶給你真實的戀愛感受!


因為害怕失去,所以關於美好,我要全數毀掉──
地獄級戀愛悲觀者,遇上超人氣陽光小王子,
極地與赤道的交會點,會是幸福美好的花園?

在蘇曦柔心裡,一直有個揮之不去的人影,因為那個人的不告而別,讓她從此把自己關在不完美的世界裡,再也沒有人能靠近。她的心一直嚴實的緊閉著,過去的人走不出來,現在的人走不進去,直到她遇見那個宛如太陽般的男子──邵陽。

「蘇曦柔,喜歡妳這件事情,即使美好,卻從沒有完美過。」邵陽不顧蘇曦柔的反對,帶著無限燦爛的笑容與自信,硬是闖進了她的生命。

「我喜歡妳。喜歡到,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他淡淡的嗓音,如塵埃般輕輕地擴散在黑夜裡。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那份鍥而不捨的溫柔,逐漸地佔據了她曾經空蕩的心。當她回過神,發現已經無法再用那雙鮮血淋漓的手,毀掉所有和他相處的美好。

奔向幸福的道路上,苦澀同時也很香甜。
微痛微甜──真實的戀愛感受!

立即訂購《愛情,不夠完美》

 

內容試閱

【楔子】

  回到小學六年級的班級旁,我蹲下身,手指輕輕滑過沾滿灰塵的磁磚。
  又要開學了。他,還是沒有回來。
  可能,他再也不會回來了吧。
  關於年幼時期,那些美好的記憶,至今仍不停在腦中肆虐。就因為那些記憶美好得太過完美,才會讓人苦不堪言。因此,只要趁美好還沒變成完美前先加以毀滅,痛苦就會跟著消失。
  所以,凡是美好的事物,毀掉就對了。
  「妳又想起巫洛勛了?」傅子昂走到身邊,拽著我的手將我拉起,「三年了,成天在我身邊想著別的男人,妳有沒有考慮到我身為男朋友的心情?」
  傅子昂,小學六年級認識的朋友,事發當天他也在場。我們升上國一後,他要求和我交往,而我也答應了。
  可是,這個交往有個前提,他必須忍受「我無法忘記巫洛勛」這件事,那時的他,也毫不猶豫地同意了。
  只是時間一久,任誰都會忍受不了的吧。
  「我要回家了。」扳開他的手,我轉身朝樓梯走去。
  「蘇曦柔。」傅子昂站在原地,冷眼瞪著我,「我受夠了,我們分手。」
  「嗯。」回過頭,沒有任何情緒起伏,我答應了。
  一個人、兩個人,都無所謂了。
  「嗯!」傅子昂的脾氣瞬間爆炸,他衝上前扭住我的手,「交往三年,聽見我說分手,妳就一個嗯?」
  「不然呢?」我冷眼瞅著他,「你要我一哭二鬧三上吊?」
  「妳從沒喜歡過我,對吧?」傅子昂的怒火越燒越旺,他此時的淡定,不過是在等沸騰的時機。
  「重要嗎?」
  沒有什麼值得留念,別把事情變得太完美,會痛苦的。
  「蘇曦柔這算什麼!我還不足以讓妳忘記他嗎?」傅子昂霍地甩開我的手,失去平衡的我,霎那往後倒去。
  「小曦!」
  失重的瞬間,我看見傅子昂撲空的手。右腳踝一拐,在重摔地面之前,一雙結實的手臂恰巧接住了我。
  仰起頭,接住我的是個年紀和我相仿的男生。他頭戴棒球帽,脖子上掛著耳罩式耳機,明明是休閒的裝扮,在他身上卻特別有型。
  「謝謝。」
  「小曦,妳有沒有受傷?」傅子昂緊張的衝到我面前,那個男生卻伸手擋住了他。
  「你幹嘛?」傅子昂不悅地瞪著他。
  「你們分手了,她現在不是你女友。」不顧我的意願直接背起我,抬眼,他對正要動手搶人的傅子昂嚴肅道:「你沒資格保護她。」
  「說什麼鬼話!」
  「傅子昂,我們分手了。」單憑一句話,我成功阻止傅子昂動手。
  離開我,對傅子昂來說才是好的。我是個會破壞所有的人,不值得誰喜歡。
  「放我下來。」遠離了傅子昂,我對著他說。
  「別逞強,妳的腳受傷了。」他回過頭,對我露出溫柔的笑顏,「我揹妳回家。」
  這笑容……好像巫洛勛!
  「怎麼了?」他輕笑。
  「沒有。」
  不可能,如果他是巫洛勛,剛才聽見我的名字肯定就知道是我了。更何況,巫洛勛那麼恨我,才不會出手救我。
  「沒關係嗎?」
  「什麼?」
  「剛才那個男生。」他的聲音淡淡的,很溫暖,卻讓人感到一絲心痛,「就這樣分手,不難過嗎?」
  沉默,我不想多說。
  「好吧。那至少該跟我介紹妳的名字吧?」沒有因我的不理睬動怒,他還是保持同樣溫柔的淺笑。
  「不需要,我是個會毀掉所有美好的人。」
  這麼溫暖的一個人,還是別太接近我的好。
  「不太懂。」
  「人會痛苦,是因為美好太過完美,只要將美好毀滅,痛苦就會消失。所以,凡是美好的事物,毀掉就對了。」
  嚇了一跳,連我都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無意識對他說出這些,這些在巫洛勛離開之後,我所信奉的不完美哲學。
  他不再說話了。
  「今天謝謝。」回到家門口,我倚著鐵門道。
  還真的整路讓他揹回來了。
  「我還是想認識妳,因為我不認為自己有多完美。」燦爛的笑容在他唇邊綻放,他朝我伸出手,「我叫邵陽。」
  我靜靜望著他,沒有動作。
  果然,不是巫洛勛。
  「呃,好像太突然嚇到妳了,可是我不會放棄喔。」戴上耳機,他朝我揮揮手,「希望我們是同個高中,掰掰。」
  用毛巾包住少許冰塊,我坐在沙發上冰敷紅腫的腳踝。要是逞強走回來,肯定會變得更嚴重吧,多虧了他……想到這,我無奈莞爾。
  同個高中,哪可能。

-----------------------------------------------
【第一章 重疊的記憶】

  揀了教室最後一排最後一個座位,我靜靜打量周遭的生面孔。新生訓練被颱風打亂的我們,開學當天才正式見到班上同學,難免在不安中帶著些許雀躍,除了我。
  對我而言,這不過就是個新環境,沒必要去認識誰,反正那些人最後也會成為路人,放太多感情進去,最後傷的只會是自己。
  一個眉清目秀的男生走到我前面的座位,怯弱地問了句:「請問這裡有人坐嗎?」
  我搖搖頭,懶得與他多說。
  就在我趴到桌上準備要補眠時,出現在教室裡的男生瞬間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不會吧,真的同校還同班。
  「是妳!」他跑到我面前,笑容滿面的對我伸出手,「現在該告訴我妳的名字了。」
  對於他的熱情,我沒有伸出手,只是淡漠地望著。
  位處教室角落還趴在桌上的我,有那麼好發現嗎?
  「那女的怎麼回事,那麼高傲。」
  「就是,太陽王子都願意和她握手了她居然不領情。」
  幾個女生壓低音量談論,以為聲音小了就沒人聽得見,卻忘了背地裡的聲音,才是傳得最快的言論。
  識趣地收回手,邵陽坐上一旁的空位,撐著下巴,眼神滿是溺愛。
  「有事嗎?」我問。
  這神情,和巫洛勛好像。
  「沒有。只是覺得妳越看越可愛。」
  可愛?
  升上國中後,就再也沒人說過我可愛了,但現在,只見過兩次面的他,居然說我可愛。難不成是目睹昨天的事,所以在同情我嗎?
  「不要隨便同情我。」我淡淡的說。
  「不是同情,我是真心覺得妳很可愛。」撓撓頭髮,他靦腆笑著:「其實,我還蠻開心你們分手了。」
  怪人。
  接下來,開學典禮、掃地,邵陽總繞在我身邊轉,甚至連座位都抽到一塊,惹得一些女生頻頻吃味,卻又無可奈何。
  即便說了五句我才會搭理一句,邵陽仍鍥而不捨的主動與我攀談,可他越是靠近,我就越不懂他放棄一大片花叢的動機。
  如果是因為名字,他早就從老師口中得知,根本不必多此一舉。如果是因為同情,他對我的態度卻沒有任何憐憫,反倒像是久未聯絡的朋友。
  除了覺得他很像巫洛勛給人的感覺之外,我們……曾經見過嗎?
  只要邵陽出現,這個問題總會浮上心頭。想著想著,星期五放學,我竟然不小心坐錯車,急忙下車後,才發現我跟這個地方一點也不熟。
  可惡,都是那該死的邵陽,成天在我耳邊嗡嗡嗡,連思緒都被他影響了。
  無奈的,我走到對面站牌等車,正要戴上耳機時,卻瞥見有個似曾相識的身影在對面的公園裡。
  是開學那天坐在我前面的男生,在他對面,還有一個穿著女校制服的女生。
  沒想到他也有女朋友。
  微揚起嘴角,我掛上耳機,按下音樂的同時,那個女生竟撿起地上的石頭往他身上砸。
  這驚恐的一幕瞬間推翻他們是男女朋友的臆測,而當我反應過來時,已經穿越馬路來到距離他們不遠處。
  周圍路過的三三兩兩總會多瞄他們幾眼,但對於他的遭遇,卻沒有人願意挺身而出。
  這樣的現象並不能怪社會冷漠,而是太多古道熱腸的人,最後落得狗咬呂洞賓的下場。
  其實,平時的我也不會管這種閒事,但不知道為什麼,看他抿緊唇、眼光泛淚,悶不吭聲承受欺凌的模樣,我就是想站在他面前保護他。
  肩上的書包在空氣中俐落劃過圓弧,我擋在他面前,將她丟出的石頭以雙倍的力量揮回去,不偏不倚砸中她攻擊人的手。
  「好痛。」摀住重擊的地方,她不顧形象的破口大罵:「哪來的神經病?」
  我冷瞪她一眼,「有話不能好好說嗎?」
  「我跟這賤人的事不用妳管,再插手小心我讓妳哭著回去找媽媽。」
  拿下耳機,用手指通了通耳朵,我絲毫不把她的威脅放在心上,「你們學校學生的素質都這麼糟糕嗎?」
  她朝我的方向啐了口痰,開始拿起手機討救兵。
  後方的他忽然拽住我的手臂,吹彈可破的肌膚不免露出慌張的神情,「蘇同學,妳快走,她要叫人來了。」
  「無所謂。」
  仔細一看,這個男生,簡直比女生還漂亮。
  「我已經叫人來了,妳最好快滾。」那女生放下手機,惡狠狠的說。
  「他到底做了什麼讓妳非得要動手?」嘆口氣,我問。
  「他隱瞞自己是同性戀的身份玩弄我的感情,這樣不該對他動手嗎?」她故意要讓所有人都聽見似的扯開嗓子大喊:「同性戀最噁心了。」
  轉過頭,他垂著頭不做任何解釋,只有閃著委屈的眼淚直直摔落地面。
  先不管性向如何,如果是感情世界的問題,外人插手……好像不太好。
  「交往前,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我準備開口要她冷靜下來好好談時,後方傳來微小又顫抖的聲音,「我確定自己的性向後就誠實的告訴她,也跟她道歉了,可是……」
  無助的聲音,讓我無法就此拋下他不管。他大概也覺得對她有所虧欠,才會站在原地任憑她羞辱吧。
  暗自在心底嘆了口氣,既然都插手了,就幫到底吧。
  「他也是人生父母養,有必要因為性向不同就動口又動手嗎?」我冷語著:「交往期間,他也沒對不起妳吧?」
  「哼!誰叫他是同性戀,想到他以前還跟我牽手就覺得想吐。」她瞥了一眼我身後的他,「我最討厭這種噁心鬼了。」
  「聽妳說這些我才噁心。」我豎起目光往她的方向掃去,「如果妳不懂什麼叫尊重,我來好好教妳。」
  「妳想對我親愛的做什麼?」身後傳來的愉悅男聲,冷不防使我愣住。
  連搭錯車都能遇到。這個人是鬼嗎?
  他的出現立即讓她陷入花癡世界,眼神閃亮、雙頰紅潤,幾乎忘了前一秒才被我的氣勢嚇得倒退。
  唉……又是個只看臉的女生。她之所以會跟我身後的他交往,大概也是因為他的顏值高吧。
  這樣的女人,被騙也是活該。
  風輕輕掠過身邊,邵陽含笑走到她面前,用食指抬起她的下顎,「嚇到妳了。」
  居然在公開場合撩妹……邵陽這個人,果然輕浮的看見女生就想上前撩一下。
  「沒、沒有。」那女生的臉幾乎紅透了,「你是太陽本人嗎?」
  「正是。初次見面妳好,我美麗的粉絲。」邵陽抬起她的手,在手背上輕輕印下一個吻。
  我的天,這什麼神展開……
  「看來沒事了。」我轉身,對早已愣住的他說。
  我可不想待在這麼微妙的氣氛下。
  「這位同學請等一下。」很不幸的,邵陽早一步發現要逃跑的我,還出聲把我喊住了。
  「你又想幹麻?」回過身,我無奈道。
  站在原地一臉無奈,邵陽筆直朝我走來,接著擦過我身邊,帶著微笑來到他面前。
  我正想問他要做什麼,他卻讓在場的人無一不愣住。
  這、這什麼情況?他們兩人,竟然嘴對嘴了……
  看他倏然漲紅的臉,邵陽不免輕笑揉揉他的頭髮,對著幾乎石化的女生說:「如果是我親他,妳還會覺得噁心嗎?」
  邵陽這是在……幫他?
  「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性格,即使不喜歡也請妳尊重。因為得不到就把氣發洩在對方身上,這樣也未免太幼稚了。」
  前一秒被捧上天堂,下一秒即摔入地獄。雙倍的羞辱氣得她臉一陣青一陣白,卻無法對邵陽進行反擊。
  「請不要再用妳那無知又可笑的藉口來欺負宥澄,要是再有下一次,我會生氣的。」邵陽扳起臉,態度比往常都要嚴肅。
  我好像,有點錯怪他了。
  救兵只有一個男人,在她快被氣昏時趕到,聽不清她說了什麼,但那男的立即不分青紅皂白的衝向我們。
  破綻真多。
  「讓開。」我說。
  一瞬間,我已將那個男人摔倒在地,右手指甲抵著他的頸動脈冷語:「還想要命的話就別掙扎了。」
  他以要將我生吞的憤怒瞪著我,「妳竟然讓我在女神面前出糗。」
  「不想出糗就別學人逞英雄。」我放開他,拾起掉落在地的書包,用力拍掉沾染在上頭的灰塵。
  「不走嗎?」我好心提醒被我嚇到魂不守舍,甚至差點石化的兩人。
  唉……這人到底為什麼破綻百出還硬要出手啊?
  停下腳步,丟下書包,轉身,揮拳,他的鼻梁不偏不倚撞上我出了全力的拳頭,兩注紅流直滾而下。
  「別再讓自己更難看了。」再次撿起書包,我勸道。
  要是他再來,我就不會手下留情了。
  「帥!」遠離了那兩個人,邵陽對我比起大拇指。
  我聳肩一笑。
  不曉得為什麼,對於他此刻的稱讚,我有點開心。
  「謝謝你們幫我。」他扭緊手指,小聲的向我們道謝。
  「你受傷了,先來我家擦藥吧。」邵陽輕笑,「曦柔也一起來。」
  「不用了。」我還要想辦法搭車回家。
  「我也不用了。」他低頭道。
  走在我們中間的他,全身都在顫抖著。
  真是的,他這模樣好像剛從虎口逃脫的小羊。
  「去他家擦藥吧,我們一起。」
  看看我又看看邵陽,他猶豫許久才終於應聲:「嗯。」
  「蘇曦柔,叫我小曦就行。」伸出手,我兀自向他做自我介紹。
  我好像很久很久,沒有主動說出自己的名字了。
  「我、我叫鍾宥澄,請多多指教。」握上我手的前一秒,他像觸了電似的縮回,只見他低下頭,泫然欲泣的說:「妳還是不要跟我握手的好。」
  
  「想到他以前還跟我牽手就覺得想吐。」
  
  是那句話吧。
  「吵死了。」我主動握住他垂下的手,在那瞬間,他居然連肩膀都僵硬了。
  欲言又止的他,配上像機器人的生澀舉動,不禁讓我會心一笑,「放輕鬆,我不吃人。」
  「不跟我自我介紹也從沒牽過我的手,蘇曦柔妳很偏心。」邵陽噘著嘴,神情滿是哀怨。
  「你不就知道我的名字了?」
  「又不只有我,宥澄也知道。」
  「……」這男人任性起來簡直是小孩。
  見我不理他,邵陽幽怨瞪我一眼,加快腳步走到前方,顧自生著悶氣。
  「這樣好嗎?」宥澄擔憂問道。
  「無所謂。」
  大不了以後不要有交集就好。
  「可是邵陽同學好像很喜歡妳。」
  這個又傻又天真的鍾宥澄,邵陽頂多是拐到神經才會拗脾氣,他怎麼能想到「喜歡」啊?
  「進來啦!」領著我們進入公寓,邵陽打開七樓右邊的門,但他還是很不開心的努著嘴。
  和想像中不太一樣,邵陽的家不大,擺設也不多,但深色木紋地板搭上溫暖的燈光以及淺色系的沙發,給人一份剛剛好的溫暖。
  「隨便坐,我去拿醫藥箱。」把鑰匙隨手放到木頭桌面上,邵陽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另一扇門後。
  「邵陽同學的家好溫暖喔。」宥澄羨慕的說。
  是啊,和他給人的感覺有點像。
  我順手拿掉宥澄肩上的書包,「先脫衣服吧。」
  「咦?」瀕臨絕種的純情美男子,此刻又再度紅了臉。
  「要擦藥。」我無奈解釋。
  「喔。」
  眨了眨眼,宥澄慢慢解開身上的制服,當他露出香肩的霎那,提著醫藥箱回來的邵陽趕忙大喊:「喂,別在曦柔面前脫衣服。」
  「我叫他脫的。」我拍拍被嚇愣的宥澄,「沒事,別理他。」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幼稚鬼邵陽立即擠進我跟宥澄之間,用高出許多的身高巧妙擋住了我的視線。
  這傢伙不也知道宥澄的性向嗎,到底在堅持什麼?
  「那你幫他擦藥。」我不打算和邵陽僵持,轉身坐到沙發上,點開手機開始滑連載漫畫。
  「嗚!」
  「嚶!」
  耳邊時不時傳來悶哼,宥澄很克制的不讓疼痛發出聲音,但這樣壓抑的他,反而更叫人心疼。
  「真是的,下手也太重了。」邵陽一邊擦藥一邊唸著:「就算不會反擊也要會找庇護,以後有什麼事要我幫忙就直說吧。」
  大半時間都很開朗,但遇到事情會很認真,也會用自己的方式挺身而出,不順他的意時,又會像小孩子一樣鬧彆扭。邵陽……我好像,越來越覺得他是個不錯的人了。
  「好了。」闔上醫藥箱,邵陽不忘叮嚀:「回家洗完澡記得再擦一次藥。」
  不曉得是不是對邵陽的溫柔動了心,宥澄扭著手指,端正地坐在我身邊,有些羞澀又有些害怕。
  不理會他,我繼續滑著我的少女漫畫。
  「你們……不覺得我噁心嗎?」在邵陽邊伸懶腰邊走出來時,宥澄顫抖的問。
  「你會覺得我們噁心嗎?」收起手機,我反問。
  「當然不會,我很謝謝你們救了我。」全身都在顫抖的宥澄,幾乎無法清楚表達自己的想法,「可是……」
  被人在公眾場合羞辱到渾身是傷,也難怪他會那麼不自信了。
  「在我們的世界裡你的確不一樣,但在你的世界裡,我們不也不一樣嗎?」我握住宥澄顫抖的手微微一笑,「走在非主流的道路上本來就比較辛苦,但這不代表你要跟著主流來否定自身的價值。」
  「沒錯。」邵陽坐到宥澄身邊,親暱地勾住他的脖子。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他渾身顫抖,臉還在瞬間紅到冒熱氣。
  「只是性向不同又沒有危害到誰,也沒有耍特權要我們讓著你。」鬆開手半躺在沙發上,邵陽舒服的閉起眼,「少了理解就無法成為朋友了,不是嗎?」
  「朋友?」宥澄難以置信地重複。
  邵陽坐起身,笑容滿面地揉了揉還愣著的宥澄,「我去煮麵,你們留下來吃晚餐。」
  「我不用了,謝謝。」揹起書包,我準備走人。
  要不是為了鍾宥澄,我才不會跟著邵陽回家呢!只是,離開之前,我是不是該問一下這裡最近的公車站牌在哪裡?
  「放心啦,我一個人住,不會再有其他人出現。」邵陽拉住我的書包,又回到他噘嘴的小孩模式,「曦柔都偏心只對宥澄好。」
  這個人……變化未免太大了。
  只是,為什麼他也一個人住?
  「邵陽同學沒跟家人住一起嗎?」
  「叫我陽就可以了。」眼中藏有溫柔的波光,邵陽輕聲解釋:「家人在台北,我是為了某個人才到台南來唸書的。」
  為了某個人而來台南唸書?
  「那個人知道嗎?」
  「不知道。」邵陽看向我,無盡的無奈裡卻處處充滿包容,「她忘記我了。」
  怎麼回事,他笑容裡的那份無奈竟然揪緊了我的心。疼痛的感覺,和巫洛勛從我身邊消失的那刻相同。
  雖然很像,但他,應該不是巫洛勛吧。
  「想不到你有這種遭遇。」
  「是啊,而且還被曦柔欺負,連留下來陪我吃晚餐都不肯。」邵陽放開我的書包,可憐兮兮的戳著手指,「反正我就是沒人喜歡的可憐蟲。」
  這個人真是……
  「不是要煮麵嗎?」我百般無奈地放下書包,「我來幫你。」
  「不用,妳又不會煮。」
  「我已經學會了。」
  空間頓時靜默無聲,我們尷尬地愣在原地大眼瞪小眼,彼此心裡多少有些詫異和震驚。
  短短兩句對話卻像老朋友似的,早已摸透對方的底細。
  這樣的默契,是巧合嗎?
  「總之,妳負責吃就好。」率先反應過來的邵陽勾起唇角,手不忘溺愛地摸著我的頭,「宥澄,顧著曦柔別讓她溜了。」
  我撇過頭,裝出比誰都要難搞的模樣,「不好吃我會直接走人的。」
  「我對自己的手藝有自信。」自負一笑,邵陽轉身走進開放式廚房裡。
  撫著左胸口,我緩緩舒出一口氣。心中的悸動彷彿藉由放大鏡擴大,一點點期待、一點點緊張、一點點曖昧的氣氛,都把我帶向心跳加速的世界。
  我怎麼會,對邵陽的舉動感到心跳?
  「小曦,我可以靠近妳嗎?」稀有種宥澄膽怯又害羞的問。
  「嗯。」
  挪動屁股來到我身邊,宥澄漾開融化人的笑容說道:「在小曦身邊果然很安心。」
  但,他還是和我保持著一隻手掌的距離。
  「在邵陽身邊不安心嗎?」
  這句話,連我也不曉得為什麼。
  「很安心。只是,我還沒辦法像小曦一樣泰然的面對他。」
  「你喜歡邵陽?」確定邵陽一時半刻還不會出來,我淡淡問著。
  搖搖頭,宥澄的笑容有些靦腆,「他就像太陽,閃閃發光,是萬人追隨的對象。這樣的人,我能靠近就已經很不得了,喜歡他……對我來說太不切實際了。」
  如果不是喜歡,那為什麼不能自然的面對他?
  只是,我並不打算得到這個問題的解答。畢竟,再追問下去,就不像現在的蘇曦柔了。
  抿抿唇,宥澄主動告訴我那個被我理智強迫中斷的答案,「我想,大概是我發現自己的性向後,還不習慣和男生相處吧。」
  如果是這個問題那太簡單了,只要……
  「把他當女的就好。」我毫不猶豫的說。
  「說的也是。」愣了半晌,宥澄掩嘴,咯咯地笑著。
  閉上眼,我安靜地靠在沙發上。
  到底是因為這裡是邵陽家還是鍾宥澄在身旁,本該保持高度警戒的身心,竟然緩緩地放鬆了。
  
  「曦柔姊姊!」甫開門,還背著書包的洛遙興奮地撲到我身上,左右晃了幾下。
  小學五年級正值女孩子的成長期,雖然巫洛勛的身高跟我差不多,但小我們兩歲的洛遙,身高很明顯只到我的腰際。
  「笨洛遙,你背著書包撲曦柔姊姊,她會受傷的。」巫洛勛牽著腳踏車走來,笑容裡滿是無奈。
  「你怎麼會來?」我驚喜的問。
  「我可以進去嗎?」

-----------------------------------------------   
【後記】

  哈囉!大家好,我是天羽,很開心能以《愛情,不夠完美》這本書和大家見面。
  第一次寫實體書的後記,我還真是緊張到不曉得要寫什麼,即使參考了許多範例,我的腦袋仍處在一片空白之中。
  平常總是想到什麼寫什麼的我,就連寫故事也不例外。這樣的我,好像很難說出什麼大道理。
  於是,我決定保持平常的風格,就這麼動筆啦!
  衷心的希望我的後記不會毀了這本書。(顫抖)
  
  「因為想要完美,所以人在面對現實時才會痛苦,只要把美好破壞,就不會有完美可言,那痛,也就不存在了。」
  這個核心,是我半夜睡不著去拐到腦袋所寫下來的,而這本書的雛型,也只有這麼一個核心。
  為了迎合這個主題,我本來要讓曦柔誤以為洛勛出車禍死去,把錯全怪到自己身上,偏激的毀掉所有美好。
  可寫故事真的是件很神奇的事呢!沒有大綱、沒有走向,就這樣一點一滴的,把我原先的想法全丟進垃圾桶裡了。
  一直以來,我總認為故事裡的角色是有靈魂的,他們有屬於他們自己的發展,我只不過是順著他們的發展寫,無法控制故事走向。
  這次的《完美》似乎又再次證明了這件事,因為包含子昂的番外,都是我在寫完曦柔跟洛勛的相遇之後所萌生的念頭。
  這當中,唯一我有加入私心的,大概是他們三人不同時間同地點的初次相遇吧!
  曦柔所遇見的,正是我小學四年級下課後的真實遭遇,而且幸運地,有個很帥的大哥哥停下腳踏車救了我,還陪我一起走回家,我也才因此發現,原來他是我家附近的鄰居大哥哥。
  嗯?問我有沒有什麼後續發展?
  當然有,後續發展就是─
  我到現在還是很怕狗,看到狗就會躲。
  哈哈!誰讓現實不能太完美嘛!
  
  《愛情,不夠完美》能實體化,是我從未想過的幸運。得知消息的當下,我除了激動,甚至還有點害怕,怕我會不會把這一生的好運全用上了。(笑)
  謝謝出版社願意給我這個機會,讓這本書有實體化的一天。
  謝謝昕平編輯的耐心包容,並且給了我充裕的時間跟極大的空間來修飾這個故事。
  謝謝慈蓉編輯接手,給我許多建議還幫我處理後續困難又複雜的出版事宜。
  希望下次我別再爆字數了,刪減字數什麼的真是痛苦到我快原地自爆了。
  還有,謝謝家人們無條件的支持,讓我能自由地做著自己想做的事。
  謝謝一直陪在我身邊,以及曾經對我說過每一聲加油的讀者,當然,還有現在正在看著後記的你們。
  真的非常謝謝你們,還有對不起,要你們包容這樣任性的天羽。
  能隨心所欲的寫小說,能有人願意閱讀自己的小說。我真的感到很幸福、很幸福唷!
  希望你們也會是幸福的。
  
  2018.09 宅宅的天羽於家中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4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