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錦書不可寄

2019/5/7  
  
本站分類:生活

天涯錦書不可寄

       那年觀賞「新楚留香」片集,小李飛刀絕枝出神入化;關閉電視機後,小李飛刀繚繞腦際,小李之名飄盪心中。那張國字型英俊的臉龐彷彿又現眼前,他當然不是有名的大俠李尋歡、、、、

        海浪翻騰風聲呼嘯,幾條漁船靠近那艘殘舊的「南極星座」貨輪,擠滿著逃難者的男女老幼爭先恐後搶爬上去。我們一家十口站在小漁船舺板上手足無措,在顛簸的風浪湧動中,我無法把身邊的五個幼齡子女抱上貨輪。

        正自徬徨驚慌、倏然一隻粗獷有力的手臂伸下來,我不及細瞧,趕緊將兒女一個個像拋球似的輕輕舉上給那隻大手拉接,連我最後登上貨輪也由他拉扯一把,匆促中向他道謝並請問高姓大名,他爽朗的說:「叫我小李好了。」

        暈船沉睡了整天,醒後發現子女饑渴難當;唯有四處覓糧尋水,搖晃行至船頭、想找船長理論交涉。室門開處竟見那青年,小李好眼力也還認得我,再次感謝他協助,傾談中原來彼此皆是閩南人。改用鄉音溝通,他知我一家老少十口欠缺糧食,把我帶去廚房介紹予另一老鄉「老李」;這位五十多歲的廚子性情暴躁,沒人喜歡他。但因是同鄉又是小李推薦,對我倒也頗為照顧。此時才知能說鄉音在逃命途中的重要,踫巧英國船長娶了新加坡閩籍妻子學會一口福建話,因能和我交談而委予重任,使我成為「南極星座輪」的難民總代表。

        小李在新加坡出生,中學畢業後考不上大學,求職任文員,後來東主老鄭改行搞海運公司;一九七八年印支難民潮時期,靈機一動而藉貨運為名暗中接載越南難民到東南亞各國,首次航行我們就相遇也算有緣。

        他工作辛勤、每天十幾小時在貨輪上奔波,十分受貨輪上難民們的喜歡;事無大小只要找到他,他必定相幫,或轉予其他船員代解決。老李正好相反,經常罵人,向他討水討飯的幾乎都給他大聲咒過,因此大家對老李是敢怒不敢言。

        由於未婚、難民中不乏青春女孩對他芳心暗許;但他告訴我居無定所,暫無成家的意念。老闆打算租大輪船再偷運幾次難民就洗手不幹了,他到時有了一筆可觀的金錢,安定後才找對象成親。

        小李會講普通語、英文、閩南話、印尼語和不大流暢的廣東話,由于熱心助人、故人緣極好,在輪上行至那兒都有人找他搭訕。一身的肌膚條紋結實,個子適中壯碩,說話聲音清爽,外表給人誠懇的感覺。

        我們淪落印尼一個小荒島十七天,雖然生死未卜,那段蓆天幕地棲身海灘的悽涼日子卻也有刻骨銘心的回憶;和小李及船長在半夜烤魚,叫醒子女共啖海鮮,真個「今晚燒魚先享受,明朝無糧天亮愁」;既然生死有定數,憂臉愁眉也無濟於事,苦中取樂,反可為大家打打氣,何樂而不為?

        小李知我決心帶了妻兒尋求澳洲作為避秦地,他也非常羨慕; 希望脫難後將來還可再連繫,在荒島時寫下了新加坡的地址給我。其實我們當時並不知道是否能得救?生性達觀的我,凡事都向好的去想,積極的人生觀倒省去了許多無謂的悲愁苦惱。喜歡自尋煩惱的人,終日坐困愁城,是很難明白這點淺道理。

        聯合國難民總署交涉後,印尼海軍用七千頓的軍艦到“平芝寶荒島”把我們接載去新加坡對海的「丹容比娜」島。安置我們在樹膠園內臨時難民營;小李、老李和船長一班人、則在數日前由一經過的印尼小漁船載他們回去新加坡。和小李依依揮手,相約將來重逢。

        人生難料,萍水相遇;有緣認識,緣滅就散。我半年後移居澳洲,按址去信,小李卻無回覆,錦書不可寄,連絡也從此中斷了。

        一九八二年中、先父母從德國到墨爾本探望兒孫,母子爺孫婆媳分離四載恍若隔世;閒話家常時提起各自逃難經歷,驚訝於先父母對我在貨輪上及無人島嶼境況知之甚詳,原來是聽小李提及。

        無巧不成書,並非作書人故意安排,人生際遇有時卻是如此;小李果然在和我分手後未久,再出航遠赴南中國海,此次大貨輪名「海鴻」號。家人接我平安電報後,父母親和二位弟弟兩家共十二人傾巢而出,成為「海鴻」號二千五百多位集體逃亡者中的一份子。

        船上擠滿了難民,爭執吵鬧難免;性情平和的二弟極少與人發生糾紛,在出到公海的翌日,不知為了何故,二弟竟與貨輪的某職員爭論到面紅耳赤。幾乎要動武對打的剎那,突然對方叫暫停,大聲發問:「你是不是姓黃?」二弟疑惑反問如何知悉他姓黃?

        「你很像我的朋友黃玉液,他在「南極星座輪」做難民總代表,你和他是什麼關係?」

        「他是我大哥。」二弟莫明其妙的瞧著面前的大隻佬,沒想到此君忽然間戾氣全消,滿口道歉;二弟問因由後也化干戈連聲對不起,二人竟變成朋友。這位二弟口中的「大隻佬」就是小李,亦因此「奇遇」,他在航途中給予我雙親及弟弟家庭諸多方便。我與二弟的外貌輪廓近似,經常被人錯認,想不到也因而得福呢。

        一九八五年我初赴德國探親,兄弟談心,小李自然是我們的話題。「海鴻」號停泊馬來西亞港口其間,軍警上貨輪緝拿「偷運人蛇」份子,蛇頭鄭君、水手及老李均被拘捕;小李因人緣好受到難民們的保護,假冒難民成功,逃過劫數,後來伸請定居澳洲被拒,據說去了加拿大。

        難怪我按址寄信、如石沉大海,好人有好報,誠不虛也。

        悠悠時光飛逝、記憶中的小李還是三十上下的青年,離別三十多載後,縱使相逢應不識。看戲無心憶故人,天涯各一方,鴻雁無從寄,唯有默禱小李事事如意,生活幸福。

                                                       

     復活節日修正於墨爾本。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