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說>僵局

2019/4/23  
  
本站分類:藝文

&lt;微型小說&gt;僵局

       霪霪霖霖的春雨終夕飄泣,胡度輾轉苦待,本已成定局,最難捨的是乖巧聰敏像雲雀活潑的女兒,七歲童稚就將承受坎坷人生初湧的風浪。

       面對她,總被水靈無邪的小眼睛如利箭般穿戮心肺,也因此才放棄和妻為了爭奪撫養權而把離婚手續拖延經年。

       新歡玲玲一口吳儂軟語溫柔似棉,甜甜膩膩的肌膚彷彿泥鰍;尤其是浴罷潔白如雪的裸姿,掀開浴巾往她懷裏摟抱,剎那銷魂蝕骨,往往忘卻身在何處,妻女的容顏更不復記憶。

       延聘秘書,從十來位應徵者中還是妻幫選定,面試才曉得她是從上海來的,那張眼耳口鼻都是像會說話的五官端莊可人;一副冷艷而堅決的神色,對秘書作業充分經驗及勝任,再多了妻的意見,玲玲成了他得力助手。

       和秘書間的投緣而吃吃豆腐,打情駡俏,對舒解工作壓力是靈丹妙藥。雖然朋友們早已告誡他,上海姑娘精明厲害,小心惹鬼纏身,可對解語花般的玲玲,漸漸地把成見扔除。

       也不曉得是如何弄假成真,顛倒迷情,貓偷魚食,兩廂歡悅。等至哽著喉嚨,妻不知是從他的夢囈或他虛與委蛇的神態驚覺,追蹤查探而發現,鬧著玩的事兒見好就收吧。

       面向玲玲,以為她要吵要哭再提出條件,無名無份無居留還能逞甚麼強?她竟淒婉欲絕讓淚水默默滾落,沒鬧沒喊更絕不講什麼分手;投懷熱吻羞紅耳根低聲細語,言明有孕數月,且經掃描證實男胎,胡度一陣興奮竟忘目的,手忙腳亂,魚與熊掌,十字路口,他突然迷茫失落。

       回家苦苦哀求,妻以往的柔情已深埋,甚麼事皆能探討,唯有叛逆罪無可恕。舊愛新歡只能擇一,在痛苦的迷思裡掙扎,妻忍無可忍積極以法律途徑迫他。

       玲玲溫柔萬千。許是母性作祟,為了腹中肉,輕握胡度之手撫摸微凸的肚皮。嬌媚訴求給兒子能合法繼承胡家香燈。他一觸及骨肉,不孝有三的傳統封建思想逐成變心的擋箭牌,毅然電覆律師約定和妻子簽字解決。

       玲玲歡天喜地說要陪他去律師樓,希望見證他為她而放棄原先的家;胡度怕剌激妻女,拒絕玲玲同往,獨自冒風雨依時到達。

       「爸爸!你真不要素素了嗎?媽咪說你來就是不要我了。爸爸!爸爸!你說啊!」胡度摟著女兒,鼻孔酸酸的。妻側身,淚水自她臉頰流瀉。律師把證件推到他面前,左方妻的姓名下還沒落筆。女兒拉扯著他,拾過筆哭喊著:

        「爸爸!求求你不要簽…!」推開素素,他沖進風雨裡不敢回去見玲玲、、、、、、、、、。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