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的死人復活又再次死去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公孫堂探案:羽化之韜》

2019/3/14  
  
本站分類:創作

詭異的死人復活又再次死去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公孫堂探案:羽化之韜》

耶穌復活是神蹟顯靈,垂死病人復活是醫學進步,
詭異的死人復活又再次死去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 高中少年公孫子棋為了繳交作業,找尋靈感卻撞見乾屍命案。
# 警局所長甘泉為了追逐通緝犯,意外遭遇埋伏槍擊,臉部中彈當場昏迷。
# 主婦柳子靛為了充實人生參加書法班,意外發現手帕交染上吸毒惡習。
# 八旬老人賀官仲伯為了親情與愛情,卻必須嚐盡人生悲歡離合。

四條並進的人生時間軸,因為一起竊盜命案產生交錯。

台南府城的荷仙家一族,在佛教的傳戒儀軌中修得肉身不壞,不僅能保持生前的容貌甚至皮膚肌肉還有彈性,一夜,存放第四代金身的陶缸遭打破,前方地上斜臥著兩具屍體,斜臥的姿勢像是累癱了的「大」字⋯⋯
警方毫無頭緒,轉而向偵探公孫善苑尋求協助。重新調閱監視錄影畫面,推敲案發過程,卻意外發現槍殺所長的人,竟然和公孫善苑有著相同容貌?

重現宛如金田一耕助的古典推理場景,集中藥世家與古玩藏書知識於一身的偵探公孫善苑到底是敵是友?
從環環相扣的謎團抽絲剝繭,找出包裹金身竊盜案的犯罪動機!

立即訂購《公孫堂探案:羽化之韜》

 

內容試閱

【韜一】
(一)公孫子棋

……

  「這是有神、神……神什麼……」米斗實警官叔叔猛搔頭。
  「有神.通。」
  「啊!對!有神通的祖師,大家都很喜歡!
  「令人很羨慕、很景仰!對啦!對啦!可是,往生之後那麼久了,皮膚還有彈性,蠻奇怪的,是神通的影響力造成的嗎?」
  「佛教徒相信,出家師父圓寂之後,要塑成金身的時候,如果皮膚仍保有彈性,那是生前持戒嚴謹的修行結果。近代,佛教法師圓寂火葬都稱作:荼毘。火葬是由佛教傳入中國,在宋朝普及,逐漸被大眾接受。佛祖涅槃和他的弟子圓寂的時候,也是舉行荼毘。得道的聖人在荼毘的時候,能燒出舍利花和舍利子。不過,佛祖的法身舍利比舍利花、舍利子重要得多。」
  「法身舍利是什麼?」
  「佛祖的身教和言教啊!也就是流傳到現代的佛經。」
  米斗實警官叔叔突然全身起雞皮疙瘩:「那那那、為什麼荷仙家的、的的的……不火葬?」下巴顫抖地對著爸爸說話。
  「因為要供奉金身吧!畢竟在家修行能修到肉身不壞,非常不簡單。出家人能修持到肉身不腐壞,已經是很驚人的事,更何況是在家的修行人。在家修行的人能修持到肉身不腐壞,是成仙的證明,《太平廣記》就記載了不少羽化成仙的事蹟。《十二真君傳》〈蘭公〉篇記載著:兗州曲阜縣高平鄉的九原里,有得道高人蘭公,家族人口一百多個人,對行善盡孝很真誠,感動天地乾坤;蘭公甚至得到了修行的要訣,過一陣子,他能預知事件。蘭公曾經經過某地,指著三座古塚對旁人說:『這是三仙羽化成仙的墳墓,請通知官府把古塚移到旁邊,不要讓人誤踩踐蹋。』後來官吏驗證了蘭公說的話。」
  「學長,那是神話故事吧?能信嗎?」
  「鬼故事能信嗎?」爸爸反問:「如果不能信,你現在幹嘛這麼害怕?還抖到下巴打顫。」
  米斗實警官叔叔努力扶著顫抖的下巴:「那是因因因、因為、因為莫名其妙的命案,讓我我我,覺覺覺、覺得、覺得很害怕!學長!你不覺得這個命案很奇怪嗎?」他企圖冷靜讓講話清晰。
  「再奇異的事,事出必有原因。」爸爸以沈穩的眼神看著米斗實警官叔叔。
  爸爸拍拍米斗實警官叔叔的肩膀,安慰他:「米警官,你看,你的褲管上勾著細枝、被輕微勾到磨損,表示你到命案現場要先經過矮樹叢;躺臥的死者周圍都是紅磚,而且現場不寬闊,你必須站著伸頭查看周圍,甚至爬上疊得比你個子高的紅磚堆上面去查看;您必須彎腰、放慢步伐、踩著紅磚檢視死者,但是你卻沒有蹲下來;死者長的比你高大強壯,讓你查看得滿頭大汗,手帕幾乎濕透,而且查看得十分疑惑。另外,你還看到令你震驚、百思不解的異象。」
  「學長!等,等,等一下!你怎麼知道我先經過矮樹叢,才到陳屍地點?為什麼不是先踩到紅磚再到矮樹叢?」
  「你剛走進去的時候,是走濕的石徑吧!矮樹叢葉子的露水沾到你的褲管,然後再碰到紅磚,留下大片的紅磚擦痕;你昨天才來這裡炫耀新皮鞋,現在變成這樣:濕的鞋底、鞋頭,踩到紅磚,黏很多磚碎屑,你的鞋頭黏很多紅磚顆粒,鞋底經過走路,已經乾了,黏得比較少,但是紅磚擦痕很清楚。」
  「學長!這……我怎麼沒注意到新皮鞋變成這樣?唉!我的名牌皮鞋。嗚……」米斗實警官叔叔把鞋子脫下來仔細端詳,企圖拍下紅磚顆粒:「學長!你怎麼知道我爬上疊得比我高的紅磚堆?」
  爸爸指著鞋子:「鞋底側緣都是紅磚顆粒,表示你走上去過,磨到的。你的右手掌和袖子也有擦痕,甚至手掌有一條垂直的割傷。割傷痕跡的一端,有一粒小米大的紅磚顆粒。」
  「咦?真的耶!手掌隱隱作痛,剛剛一直忙找線索,現在才注意到。」米斗實警官叔叔拿出手帕挑起紅磚顆粒:「學長!死者比我高壯,我真得是很疑惑啦!比我壯的男人,怎麼這樣就死了?可是,我又還沒說,學長你怎麼知道?」
  「你剛剛進門之前,不是舉手一直比高高、雙舉屈肘比壯壯,一直搔頭髮、皺眉頭?」
  米斗實警官叔叔驚訝地瞪大眼睛:「學長!連死者是躺臥,你怎麼也知道?難道你跟蹤我去現場?」
  「我一直在這裡,還沒出門,孩子們的媽媽可以證明。」
  「真的嗎?」
  「是的。如果死者躺或趴在地上,你會蹲下來看,你的褲管膝蓋周圍就會有皺摺,但是你的褲管卻像剛燙直,沒有什麼皺摺。應該要蹲來檢視,你卻沒有蹲下來,就是看到震驚的事情。」
  米斗實警官叔叔低頭看著褲管:「欸!真的耶!褲管還蠻直的。哪,震驚、百思不解的事呢?」
  「那就是雙屍。不,三屍。」
  「確確確、確確、確實是三具屍體……」米斗實警官叔叔突然在發抖:「這這這、這這這,這種奇異的事件,我我、我我我,我還是難以接受……」
  「米叔叔怎麼了?」我們三胞胎異口同聲。
  爸爸看著我們:「因為他看到『不是死者的死者』所以才震驚。」
  爸爸認真地看著米斗實警官叔叔:「米警官!現代的醫學和科學越來越發達,過去無法了解的疾病和科學現象,現代漸漸能了解,甚至能有效治療過去認為的絕症。疫苗的研究、海洋研究、太空望遠鏡的發展,就是最好的例子。」
  米斗實警官叔叔的下巴在大顫抖:「學長!你你你、你不了解,是是是、是乾屍……」牙齒上下碰撞。
  我疑惑地看著爸爸:「乾濕?除濕機喔?」
  「呆子閉嘴!」公孫梓琴摀住我的嘴。
  「我們離開這裡吧!讓爸爸和叔叔談就好。」公孫梓書拉住公孫梓琴和我離開中藥房一樓走廊,往拱門走。
  「不要拉我!我要聽!」我掙脫輕聲喊:「呀啊!妳幹嘛捏我?」
  公孫梓琴不放手:「你再吵,我就繼續捏!」另一手還揮著木刀。
  「恰北北!」我揉著手臂,眼睛幾乎泛淚抗議:「很痛耶!」
  公孫梓書一邊拉著我:「走啦!走啦!」一邊幫我揉手臂。
  噢!我們三人充滿好奇,一齊躲在拱門後面偷聽!
  米斗實警官叔叔哀求:「學長!你知道如何求福消災吧?幫我一下吧!」
  爸爸冷靜地看著他的臉:「《前漢紀》裡的祈福禳災方法嗎?我不會耶!你只是潛意識裡把奇異的事件強烈連結到可怕而已。奇異是不明所以的事件,不一定是令人害怕的事件。例如:神蹟,是令人感到驚奇,卻是充滿喜悅。對於原因不明,卻令人感到害怕,反而是心理創傷留下的陰影。」
  「那我該怎麼辦?」
  「解決的方法有很多種,例如:向自己信仰的神祈禱,讓自己的心平安;或是多行善,藉由佈施、助人的過程,讓自己心裡踏實;也可以按摩太溪穴增強腎氣,緩解自律神經疲軟。」
  「信仰喔?我是信禪淨,拜西方三聖。」
  「那很好,試試看讓自己的心安定下來。」
  「學長!光是聽你講話,我的心已經冷靜下來了。學長!這個案件太奇怪了!怎麼會有三位死者?」
  「肉身不壞不是刑事上的殺人,那是自然壽終。兩位躺臥的死者,才是命案的被害人。《稽神錄》〈周寶〉篇之中記載著羽化成仙的故事:唐僖宗廣明年間,浙西節度使周寶監督整修護城河的工程進度,到鶴林門發現一個古墓塚,棺櫝都快腐壞了。打開棺木蓋檢查,發現一女子面容栩栩如生,鉛粉衣服都完好沒有破損。主掌役的官向周寶報告,周寶親自檢視說:『此當時是嘗餌靈藥,待時而發,發則解化之期矣。』周寶立即命令為這位女子重新下葬,用轎子和聲樂為她送行,周寶與僚屬登上城門遠遠遙望送葬隊伍。送葬隊伍行走數里,有紫雲覆蓋在車輛上面。眾人都看見一位女子從車中出來,坐在紫雲上,冉冉而上,過許久之才消失。周寶立即命令開棺檢視,棺木中已經空無一物。」
  「如如、如果成仙與刑事案件無關,那這也太奇怪了!兩者之間有什麼關係嗎?是盜墓嗎?一具乾掉的屍體,不,金身能做什麼?作法?下蠱下毒?還是練功、增強武功?」
  「目前不清楚犯罪動機,犯人有其他目的卻不得不殺了兩個人。現在知道的事情是,這兩個人動手挖開橢圓形紅磚塔、打開大陶缸蓋;挖開紅磚的過程十分耗費力氣,又要小心翼翼不製造一點點聲音,以免吵醒屋主,開挖的過程應該十分耗費時間,用的工具應該是十字鎬、小鏟子。」
  「現場確實有工具挖過的痕跡,卻沒有看見任何工具,連死者身上也沒有任何能挖土挖磚塊的工具。有可能是徒手挖嗎?」
  「雙手戴著棉布手套挖磚頭,一樣很費時費力;拋磚頭歪歪斜斜堆置亂七八糟一定會有聲音;一塊一塊輕輕疊則看得出大部分整齊。」
  「所以歹徒到底用什麼方法,能亂拋又沒有聲音?」
  「安眠藥。一般人要進入深層睡眠大約要一小時至兩小時,修行功力深厚的人在睡覺的時候,能幾分鐘就進入深層睡眠。能讓屋主一家人立刻睡死的,只有安眠藥。安眠藥來自何處?能給安眠藥的只有醫生、親人、藥房。所以這件事情有蹊蹺。」
  「中藥能讓人睡死嗎?」
  「中藥能讓人漸漸改善睡眠品質,不能讓人立刻進入深層睡眠。能讓人立刻進入深層睡眠的藥只有安眠藥,但是,安眠藥有成癮的危險。」
  「真的嗎?那那,施打鎮定劑呢?」
  「鎮定劑能讓激動的人肌肉放鬆,冷靜下來,卻不是睡著;一般人施打鎮定劑,會睡著。但是,內服的鎮定劑只有醫生處方才有,吃多了會上癮、中毒;突然停藥會出現鎮定劑『戒斷症候群』,病人會死亡。」
  「所以這兩位死者是這個『戒斷症候群』造成的嗎?」
  「米警官!這需要法醫解剖吧?」
  「我就想不出來他們為什麼會死啊!」
  「現在還在調查初期,不要急。」
  「好啦!好啦!」
  「等等!」爸爸若有所思,突然右手握拳捶打左手掌:「啊!對了!今天是撿骨整理入缸三年之後,開缸的日子?」
  米斗實警官叔叔眉頭深鎖,喉嚨嚥下一口水然後伸手整理領帶。
  「那,這跟命案有什麼關係?」
  「因為放置大陶缸的屋子,出現兩具屍體。而且大陶缸的陶蓋被打開、丟在地上,碎了一地,所以所長交代一定要找你一起去看現場。」
  「甘泉學長?是那一位腦袋中彈之後,會做預知夢的傢伙?」
  「是啊!是啊!學長,我們走吧!」
  「這次他又夢到什麼?他不是醒著的時候,會去追蹤線索?」
  「不知道耶!所長說哪個夢和命案有關,他也搞不清楚了。」米斗實警官叔叔不斷地深呼吸、深呼吸,讓自己冷靜:「而、而且,夢、夢境不能當證據,所長交代要實地查訪。」
  爸爸望向樓梯口和拱門,向廚房探頭:「孩子的媽!我跟米警官要去現場囉!孩子的媽?咦?不在嗎?」
  爸爸轉頭看著我們:「梓琴、子棋!妳們跟媽媽說,我跟米斗實警官去現場,麻煩她顧一下店。」
  我們齊聲:「好!爸再見!」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5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