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說> 日本妻子

2019/2/5  
  
本站分類:藝文

&lt;微型小說&gt;  日本妻子

      笑郎郎在醫療儀器科技行業中成就非凡,不但有份優薪高職,且還常被派往各地分公司參加會議;他雖然姓笑,但那張端正嚴肅的五官卻少有展顏,經常被人感覺心事重重,很不開心的樣子。

        他生性內向,除了上班或飛往外地開會,生活規律,不拘言笑的過日子。朋友不多,社交活動幾乎是零。因而已年過三十,尚是獨身;家居獨處時往往沉迷上網,或和素昧平生的網友天南地北胡扯,或玩上半天的電子遊戲。

        許是緣份未至,或生來就少了異性緣;與女同事傾談公務,也顯得不自在,宛若週身蟲行蟻咬般,恨不得匆匆遁逃。初始那位好心的經理上司還試探過,以為他是「基佬」之流?被他堅決否認後,就有意代為介紹。可惜、每次講好後,都被笑郎郎藉故耍掉。

        也不是沒想過成親,尤其遠在西澳柏斯市的父母,三不五時都會在電話中提醒,兩老最最盼望的是他能早結良緣。結婚首要有對像,但他整日應付公司業務已累到筋疲力盡,加之天性靦腆,每見到女性都渾身忸怩,極不自在。因而、找個合眼緣的女友,便成了偶而飄過心靈的幻想。

        因為業務關係,他早學會了普通日語會話;也被派往東京總部參觀醫療儀器廠的流水生產過程;對日本女子那種溫柔多禮、動不動就九十度鞠躬,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心想難怪早聽說娶日本妻子是男人最幸福之事了。

        有了這種思想,更加對身邊的異性不假詞色;公司有不少洋女同事,生性浪漫開放,對這位獨身王老五充滿好奇。經常主動邀約,但都被那張漲滿紅潮的臉蛋拒絕,令洋女同事們竊竊私語。

        年初公司又派笑郎郎前往東京市,這次要逗留半年之久;反正又無家眷,他就照安排時日動身。抵達後才知宿舍是在新宿區,幾乎已置身日本大都會的心藏地帶了。

        日本同事無意中對這個遠從澳洲來的華裔技師提及,如今已有些因為工作太忙影響而遲婚者,為了省事;就花點錢按照自己提供的資訊,辦理徵求新娘。

這個話題無異是給笑郎郎平靜的心湖扔下了塊石頭,揚起了圈圈漣漪。

        立即行動,向同事索取了所有細節;就在網上先欣賞了那些嬌美女子的相片; 其中那位叫迷音( Miim)的姑娘,身高1.58米,婀娜多姿,臉龐清純嬌柔可親,膚色如雪,除日語外還能講英語,那真是太完美了。

        迎娶費用包括將新娘送到墨爾本,總共要五萬美元;高收入的笑郎郎對這點錢,無非兩月的工資。可免浪費時間,就能找到個理想的女伴,實在值得。於是就訂下了迷音。只等回澳後辦手續,此行意外終於完成了一件人生大事,他的臉頰終於展現了少有的笑意。

        回澳洲後,忙於工作;也抽空電郵了幾封信去東京查問;說應徵的新娘子可望年中飛去墨爾本,笑郎郎於是將家居重新佈置,以便迎接日本妻子。

        迷音姍姍而至,讓笑郎郎興奮到當晚開香檳慶祝;新娘笑迷迷的出入廳堂,又捧水又鞠躬,說話輕柔聲甜,行走無聲,完全擁有地道日本傳統女性美德。

        當晚、酒意醺醺然中,笑郎郎一改平時靦腆,竟為新娘輕解羅裙;也不知是粗心大意或太過緊張,裙帶才鬆,迷音躺著忽然全身僵硬,再也不動不言不語了。

        笑郎郎頓時酒意全消,緊張呼喚迷音、又推又搓揉;可日本妻子竟沒半點回應。驚慌中趕緊打電話去東京,詢問原因?才知「妻子」整日勞累過度,消耗能源太多。廠方銷售經理說:只要為她充電十二小時,明天就能恢復正常、、、、、、、。

 

 

(注一:日本發明機器美人Miim,編號HRP-4C;已奉派到巴黎參加時裝大展,充當模特兒。日前讀到澳洲版星島日報的國際新聞版、刊發這則短訊。

注二:“中華道統血脈延年”姓「笑」編號5830 )

 

     (戊戌年仲夏元月二十二日撰於墨爾本無相齋。)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29  回應:1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