苿莉花飄香

2019/1/29  
  
本站分類:生活

苿莉花飄香

        印象中那一朵朵清香撲鼻的白色苿莉花,都是含苞待放的堆疊在一個大布袋中,每天黃昏由花農定時送到店舖。往往被工人轉到廚房後方烘焙室內,留待翌晨大早焙茶師傅開工時用。

        那一袋苿莉花從兩公斤到四公斤不等,視當天焙茶量而定。買回來的花都像落花生大小,一定不能怒放;綻開的鮮花就作廢,因為花開後,香氣早已飄散了,也就沒有烘茶的價值。

        花要如果粒般堆疊,可香味早已急不及待的往外洩露了;只要靠近那布袋,一陣清幽香氣彷彿經已和空氣結合,自然在呼吸時嗅到,精神為之爽利。

        焙茶葉時要將花纍放上,得等第二爐火,也就是等青茶枼的水份在碳火細烘幾小時後,茶快乾前,把粒粒花纍瀟上,再將大爐封閉。才能在接下來的幾小時內,讓花纍都因熱而爆開,花瓣散成片片雜進茶葉堆中,花香滲透入整爐內的茶葉。

        由於烘焙室的溫度高,人在室內沒多久便滿身汗水淋漓。因此、我當年就沒學會焙茶的技術。聆聽師傅解釋,主要是爐火的控制、時間的掌握、以及耐心加細心。要經常在烘焙過程打開爐蓋,視察茶葉的乾度。

        苿莉花與茶葉的比例,每位師傅會根據市場的顧客口味而定;但通常是不能本末倒置,放太多花粒,成本過高外,花香的濃郁超越了茶香,是一般消費者難以接受。其實、也沒有那位茶商會做蝕本生意。

        要售賣茶葉,必得先學會品茶,品茶就要從沖泡功夫茶學起。我掌握了基本沖泡方法後,開始將店舖所賣的各類茶葉一一試品。不外茶水色澤深淺、甘苦濃淡、味道醇香與否等在口中舌尖的感覺。當然、餘味及後勁對於上好茶葉也極重要,所謂「齒頰留香」,飲後滿口芬芳醇美,自是上等佳品。

        水質也會影響茶香,但現代人何能為了一泡好茶而找到山泉水呢?無非都用居住地的自來水沖飲,自無法真正享受到陸羽先生茶經中所演繹的那種情趣了。

        真正懂得喝茶的人,就不會喜歡苿莉花茶或蘭花茶(加入米仔蘭花焙烘。)因為茶的本來香氣會被花味混亂,舉起聞香杯時、嗅覺感到的是淡淡的花香,茶香反被奪去無蹤了。

        但廣大消費群,尤其是勞苦大眾,忙於生計、奔波勞累時,有口茉莉花茶飲用,剎那解渴又滿口花香洋溢,已頓感爽快舒心。因而、茉莉花茶是普羅眾生、凡夫俗子的普及飲品,價錢便宜,貧苦之人都能消費,這也是苿莉花茶廣受歡迎的原因。

        去國幾十年,移居澳洲新鄉後,再無緣見到纍纍的苿莉花;那陣撲鼻濃烈香氣,似乎早已隨著歲月奔馳而消逝無蹤。也真不知墨爾本的花園或花農,是否也有栽種苿莉花樹?反正、許多往事,都會在不經意的時空中漸漸淡忘。

        做夢也沒想到,清香純白的小小苿莉花,大約八年前居然會在非洲十幾個國家成了人民追求自由民主的象徵。想不通也不明白,萬水千山外的埃及、利比亞、巴林、伊朗等十多個國家的人民,忽然如痴如醉的沉迷在苿莉花香的誘惑中。

        幽香清純無垢的茉莉花,在我記憶深處藏匿;那幽雅滿溢的香氣彷彿從我的夢鄉中擴散飄浮而至。午夜夢迴驟醒,寢室宛若盈滿殘存花香。這些美麗小花朵,竟然變成了「革命」的標記,花魂有知,必然展顏而笑呢。

        苿莉花飄香,自在自存在空氣中,如人的呼吸那麼自然;只要地球上苿莉花種長存,苿莉花必然永遠的會將其清香散播。當所有的人,都能隨心所欲的喝著茱莉花茶,買棵苿莉花樹回家栽種,那將會是多美好的世界啊!

        小小的苿莉花、美麗清純的苿莉花、濃香盈溢的苿莉花茶,都讓人喜歡啊!為什麼會害怕、會禁止人民對苿莉花的愛好呢?莫非那些當權者都患上了苿莉花粉症?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3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