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一千次晚安A Thousand Times Good Night》願看見的人能作出行動…

2018/12/21  
  
本站分類:藝文

電影|《一千次晚安A Thousand Times Good Night》願看見的人能作出行動…

光是看片名和大綱我以為是個紀錄片,猜想著應該是記錄著擔任戰地攝影師的危險,每一次和家人說晚安都珍貴的值得紀念,這般讓人珍惜家人的故事吧。看完全片事實證明,事情不是我想的那麼美好,而家人也無法像電視劇般,溫柔且體諒的承受每一次道晚安時都像「最後一次」。


劇情大綱:一名頂尖的戰地女攝影師蕾貝卡,年輕就時因對世界充滿憤慨而拾起攝影機,希望透過攝影喚醒人們的良知,對世上正發生的不公義有所作為。


這部片有好幾個值得討論的地方
「家庭、工作、自我實現」
✦工作
很幸運的貝卡經過一番努力終能讓後兩者(工作、自我實現)獲得結合,影片中她和女兒說明他是如何踏上戰地攝影師之路的,她說道「年輕的時就很憤世忌俗(anger),攝影讓她感到平靜,並且經過一番努力學習如何將這份動力和工作結合」。」女兒問了一句「Are you still angry?」這是女兒作出退讓的第一步,試圖接受媽媽的自我要求、的憤世忌俗。理解在成長過程中媽媽不斷的缺席。「我願這一切都值得。」

 

✦家庭(女兒)
終於獲得丈夫的同意,讓貝卡帶著女兒到非洲為學校報告做準備,女兒在回家後變得冷靜沉著,看起來像是在氣媽媽再次不顧危險,拋下家庭朝衝突的中心奔去,但其實是在思考在非洲看見的一切,對照過去的自己對媽媽每次離家的不安。
最終在學校報告中結論「我原本以為拿著相機去拼命拍別人是一件奇怪的事,特別是在如此不堪的情況下。他們”渴望被拍”,這些困境需要被世界看見。」最後….「我想他們比我還需要我媽媽。」這是無比催淚的一句話,能做出這樣的反應,證明小女孩已經成長了。最後一段,媽媽仍前往戰區,問了女兒:「你擔心嗎?」

「我還是擔心,但沒關係。」

✦自我實現

原發自自我內心的澎湃和渴望是難以受外在因素影響的,戰地的危險性極高,並不會讓她卻步,倚靠著直覺,push and push,不停向前、對自我要求也更高。起初我不了解為什麼是對自我的要求呢?拍到「極危險、極血腥或殘暴」的畫面,是自我要求嗎?

是為了將真相「公諸於世」

引發劇情的高潮是,被丈夫發現他們在非洲仍身處極度危險,不是他們表面上說的安全,丈夫內心多年壓抑的不安情緒一觸即發。抓起貝卡的攝影器材一把就往門外丟,連貝卡也被推出門外,他吼著:You smell like DEATH!!!! 

然而貝卡面對丈夫的強力反對,以及同時報社被政府施壓,不允許使用炸彈客的照片。兩項重大挫折,或許會暫時減少他的熱情和使命,但揭發不公不義的原動力依然不滅。

每當女主角蕾貝卡受到巨大挫折或打擊時,總會出現一個在水中央飄動的畫面,在電影的開頭和中後段,都有出現,起初我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只是寧靜的讓人想窒息,甚至像音響壞掉一樣,值得細細咀嚼。

最後貝卡重返戰區,記錄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女性自殺炸彈客。同伴們安靜的將炸彈一一綁到自殺客身上,好比一個莊嚴肅穆的儀式。

而這次,貝卡沒有按下快門,甚至連相機都握不好,呼吸困難、眼淚直流,在專車載離犧牲者後,貝卡崩潰的跪在地上,因為犧牲者是位與她女兒年紀相仿的「孩子」。

我猜最後他會回到家庭,陪伴孩子,那是內心最柔軟的那一塊。
無論她最後做了什麼決定,重返衝突區是否能被諒解,最重要的是忠於自己。
如她所說:「我的人生從那裡萌芽,卻無法將之徹底拋開。」


《一千次晚安A Thousand Times Good Night》
片長:1 小時 57 分鐘

導 演:艾瑞克波貝Erik Poppe
演 員:茱麗葉畢諾許Juliette Binoche 尼可拉科斯特瓦多Nikolaj Coster-Waldau
類 型:劇情 │ 親情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