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謝盛友:母親河

2018/12/14  
  
本站分類:旅遊

【歐華作協專欄】謝盛友:母親河

謝盛友在“小威尼斯”

 

我托著疲憊的身軀,騎著那輛破爛的自行車,從剛剛下班的餐館來到這條號稱“小威尼斯”的小河。月,是多麼的圓美;夜,是多麼的寂靜。此時此刻,整個“小威尼斯”城都睡著了,只有我一個人孤孤單單地坐在小河旁。

我坐在河邊的石頭上,靜靜地望著天空上的明月。今夜,月亮屬於我一個人。我獨自在河邊盡情地欣賞月色。在這萬籟俱寂的月夜,唯獨我成為月亮的朋友,陪伴她走過寂寞的夜晚,迎接旭升的晨光。我想,吃漢堡包的德國人,也許不懂得賞月。中秋節這個概念,我雖然費盡九牛之力解釋,他們還是弄不懂。

一陣風兒吹來,我忽然感到有些涼颼。仰頭看明月,此時,她似乎也感到冷,突然披上一層雲,把雲作為衣裳。風兒過後,月亮也脫下雲衣,在淨淨的“小威尼斯”河水上倒影。微風吹過,河水漣漪,月光給這“小威尼斯”添加了更美的色彩。

班貝格位於德國南部的巴伐利亞,為歐洲著名的水城。這個小鎮只有七萬多人口,風景美麗、歷史悠久,1993年入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文化遺產名錄。班貝格人把 Regnitz河譽為“母親”,可見這條河在本地人心中的地位非同一般。據說,很久很久以前,這條河上沒有一座橋,河東住著富人,河西住著窮人。富人執政,市政廳當然設在河東。因為沒有橋,住在河西的貧民,每次辦事,都要擺渡到河東去。後來窮人反抗,要求把市政廳搬到河西來,富人當然不幹。窮富雙方爭執不休,最後的結果是,雙方同意把市政廳建立在 Regnitz河的中間。因此,出現了世界上第一個“水上市政府”。“水上市政府”成為班貝格市的一個最重要的旅遊觀光點之一。

海南島文昌縣湖山鄉茶園村的小河雖然沒有名字,但是,她卻是我心中的母親河。我喝著她的水長大,在她的河水中,度過我那無憂無慮的童年。母親河的河畔長著一排楊柳樹,微風輕拂,柳枝翩翩起舞,美不勝收。小的時候,我和村裡的小朋友一起放牛,每天必須經過這條母親河。家鄉多颱風,每逢刮颱風下大雨時,母親河就漲水。水漲高了,我們小孩過不去,就騎在牛背上,哼著牧童歌,趟過母親河。 家鄉的河在我的心中的印象太深太深了,留下在我腦子裡的全是美好的記憶。

想起故鄉的母親河,那是遙遠的留戀。記得小時候,我常與故鄉的夥伴們一同趕著牛群放牧于母親河邊,成天無憂無慮地在動人的牧歌聲中編織出一段段充滿歡樂的童謠。在炎熱的季節裡,我們暢遊河流,丈量水的力量成了我們追尋的樂趣。每次游來遊去累過一陣後,我們最喜歡躺在沙灘上,吮吸著陽光的溫暖,在幻想中攫取一串串遙不可及的夢想。

後來,我們這群小孩背起書包進了學堂,再後來,我們在時代的召喚和社會發展的潮流中,邁進了人生的大課堂。直至永遠!

都市的燈火減少不了我對故土的思念。尤其是,回想到故鄉的母親河,我的腦海裡總是浮現出故鄉母親河上曾走過的那獨木橋,還有津津有味地聽老師們講過課的回音……以及我的鄉親們在田野裡忙碌了一天的勞累後,伴著夕陽,提起水桶,跑到故鄉母親河裡去洗淨灰塵,鬆弛一身疲勞後的笑臉。

流過故鄉的母親河,與家鄉人相依相連,家鄉人在她的沐浴中發揮出生命的熱能,憑藉自身的信念、勇氣和智慧去開創屬於自己的人生路。在迷戀故園的日子裡,我的記憶無法抹去故鄉母親河為我們家鄉人奉獻出的情和愛。

幾周以前,在這“小威尼斯”河畔正舉行一年一度的啤酒節。有些德國人,雖然是鄰居,但由於各自為生存而奔波,一年到頭難得見面一次。倒是在啤酒節上,他們不約而來,相聚而敘,一飲而歡。

月,是這樣的美;夜,是這樣的靜。在月光中,我看一下手錶,已經早晨兩點鐘了。我遙望上空,遙望明月,遙望東方。此時,我思鄉的情懷,一下子到達自己的中國。德國兩點鐘,中國的鄉親父老們手錶上的時針該指早上八點鐘了,他們肯定背著犁、趕著牛,一步一步地往前走,然後經過家鄉那條母親河,去犁田、去耙田、去耕耘......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9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