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下華文奇幻史詩的新篇章。--《奧馬哈眾王國記:王國落日》

2018/11/21  
  
本站分類:創作

寫下華文奇幻史詩的新篇章。--《奧馬哈眾王國記:王國落日》

操控魔法的貴族,控制不住的人心
革命之勢如野火席捲,王國的歷史即將翻過新的一頁
新銳小說家 大帝 走筆寫下華文奇幻史詩的新篇章

貝魯西亞王國是奧馬哈大陸東方的一個封建國家,在這裡,可以使用魔法的貴族們長年統治著沒有魔法才能的人民們。然而,在表面的平靜下,不滿和憤怒卻慢慢滋長,已經到了無法控制的地步。
在即將爆發的這場混亂中,貝魯西亞王國內的每個人都懷抱著不同的夢想,所有人都希望局勢往他們期望的方向發展,卻沒有任何一個人有辦法完全掌握一切。
從有遠見的伯爵千金奧蕾妮亞、野心勃勃的王儲克普洛、
到希望改變國家的獄卒克雷和揭竿起義的酒館老闆赫頓;
再加上那些對現狀不滿的市民、試圖維持權勢的貴族與虎視眈眈的鄰國,
值此各路英傑嶄露頭角的時刻,各方的行動與選擇將如何左右局勢?
誰能達成自身的目標與理想,還是一同淹沒在時代的混亂中?

立即訂購《奧馬哈眾王國記:王國落日》

 

內容試閱

【序章】
烈日下,少年正修剪著花園的花草。他已經在炎熱的夏日中站了五個小時,或許因為長時間在太陽下工作的關係,他的皮膚曬得通紅,深褐色的短髮上也可以看到一滴滴的汗珠。不過,就算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浸濕,他還是得繼續工作下去。
「艾姆修斯,可以休息了。」一個中年人的聲音從後面傳過來。少年立刻轉過身,對著站在門口的那個中年人恭敬地鞠躬。
「好的,主人。」
「工作做完先去洗個澡,午餐已經準備好了。」
十六歲的少年梅爾茲‧艾姆修斯再次鞠躬,他的主人瓦洛克‧艾德溫伯爵滿意地點了點頭,轉身走回屋子中。
梅爾茲轉過頭,繼續修剪著花圃。雖然這份工作很辛苦,但是他卻沒有任何的怨言,他知道,在貝魯西亞王國中,像他一樣地位的人,通常都得做著更辛苦、更危險的工作,卻只能過著地獄般的生活。
因為,他不是貝魯西亞的人。他只是一個來自外國的奴隸。
他的祖國是北方的維吉亞共和國。在八年前的維吉亞和貝魯西亞的戰爭時,他失去了自由,被賣到了奴隸市場。經過幾次的轉賣後,才在六年前被賣到艾德溫家當傭人。
—假如我沒有被艾德溫伯爵買下,我現在可能已經死了吧。
的確,在奴隸中,能在貴族家庭中服務已經算是運氣非常好了。假如運氣差了一點,就得到大型農場做牛做馬,靠苦力換口飯吃;更慘一點的就會到礦山工作,不但受到礦場主人的虐待,而且隨時可能因為意外而死掉。最倒楣的則是到船上工作,幾乎有一半的奴隸都在上船的第一年便因為惡劣的環境和傳染病而死亡,能活超過三年的更不到五分之一。
這就是貝魯西亞王國—不,整個奧馬哈大陸的現狀。
就在這時,一陣冰涼的風吹來,讓已經被太陽曬得頭暈的梅爾茲驚呼了一聲。
「辛苦了呢,梅爾茲。」他背後傳來一個清澈溫柔的聲音。他不用轉頭也知道是誰,那絕對是伯爵的獨生女奧蕾妮亞‧艾德溫的聲音。
「小姐好。」他再次轉身鞠躬。
奧蕾妮亞的年紀比梅爾茲小了兩歲。她的身材十分嬌小,比梅爾茲還矮了半個頭,白皙的皮膚在烈日下顯得十分柔嫩,淡金色的長髮與碧綠的雙眸相互輝映,襯托著她清秀的容貌。不過,與她的外表相反,奧蕾妮亞眼珠透出的光芒與高雅的談吐,都給人成熟穩重的感覺。
「在這麼熱的天氣還要工作,辛苦你了。」她說。
「謝謝伯爵小姐的涼風。」梅爾茲小聲地說,奧蕾妮亞露出了靦腆的笑容。
普通人是不可能憑空創造出涼風的,但是奧蕾妮亞並不是個普通人。

奧馬哈大陸上有部分的人類具有特殊的資質,能夠操縱魔法。而在在貝魯西亞王國中,雖然魔法師不一定都是貴族,但是所有的貴族家族都有著魔法師的血統,艾德溫家自然也不例外,所以奧蕾妮亞也有著這樣的力量。
她從口袋中掏出魔杖,念了句短短的咒語後,涼風再次吹過梅爾茲身邊。
「小姐,您不必為我做到這樣。」梅爾茲紅著臉說。「現在很熱,小姐不需要出來曬太陽。」
「既然現在這麼熱,你也不該一直曬太陽呢。」她一邊抹去額頭的汗水一邊說。「趕快進來吧,剩下的工作下午再進行就可以了。」
梅爾茲把工具放在角落,跟在奧蕾妮亞身後走向房子。不過,他沒有進到屋內,而是在房子旁邊外先打了一桶水,然後提著那桶水走進獨立於宅邸外的一棟小木屋,傭人們的浴室和房間都在那裡。他花了十分鐘沖掉身上的汗水和灰塵,走進主屋時,其他的六七個僕人們已經開始用餐了。僕人們用餐的地方是主餐廳旁的一個小房間,隔壁就是艾德溫家的廚房,他可以聽見廚房裡廚師們閒聊的聲音。
其他僕人吃完就離開了,到最後房間裡剩下梅爾茲一個人。就在這時候,門突然打開,奧蕾妮亞悄悄地走進來。
「給你。」她快速地把一盤肉乾遞到他面前。
他驚慌地看著奧蕾妮亞。
「小姐,伯爵可能會生氣的。」
「不會,這是爸爸叫我拿來的。」
梅爾茲再次大吃一驚。雖然伯爵一向對僕人們不錯,但是他沒想到伯爵竟然會這樣照顧自己。
「快點吃掉,別被媽媽看到。」奧蕾妮亞小聲地說,梅爾茲的臉色立刻黯淡了下來。伯爵的夫人是出了名的看不起僕人,假如被她發現伯爵和小姐給自己加菜,不但自己會倒楣,連奧蕾妮亞和伯爵都會挨罵的。
「小姐,謝謝妳。」他小聲地說,奧蕾妮亞輕輕點了點頭便溜回去了。
梅爾茲囫圇吞棗地吃掉肉乾,把自己的餐盤拿去廚房洗。雖然廚房除了廚師以外還有專門負責清洗的僕人,不過他們負責的只有主人們的餐具,其他僕人的餐具都得自己處理。然後,他就回到了花園,繼續自己早上還沒完成的工作。


【第一章 百人會議】
在餐廳裡,艾德溫一家人正討論著一個十分嚴肅的話題。
「瓦洛克,我們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能回到封地?我已經厭倦洛爾了。」奧蕾妮亞的母親,出身於杜諾門家的艾莎‧艾德溫十分不耐煩地瞪著瓦洛克。艾德溫家的封地比較北邊,與夏季十分濕熱的首都洛爾比起來涼爽許多。
「我也想回去城堡,但是現在實在是走不開。」瓦洛克無奈地回答。「這次的百人會議拖得比平常久很多,我還不能離開。」
「那有什麼關係?明明一堆貴族根本都不出席會議。」艾莎不悅地瞪著瓦洛克
百人會議是貝魯西亞王國最重要的會議,每半年召開一次,所有伯爵以上的貴族都會出席,對重要的政務進行表決。不過,這個會議並不受貴族們重視,許多貴族不想要舟車勞頓出席會議,而且平常國家政務都委由宰相處理,這讓百人會議漸漸流於形式,通常只對政策進行追認。因此,貴族們大多只把會議當成交誼的機會而已,長期缺席者也大有人在。
「這次不一樣。」瓦洛克嘆了一口氣。「這次幾乎所有的貴族都出席了,因為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
「真是無聊。」艾莎打了個哈欠。「我不想繼續待在這個熱得要死的城市裡面了。」
「媽媽,不如妳先回去領地吧。」奧蕾妮亞小聲地建議。
「怎麼了,妳不跟著回來?妳父親一個人留在這熱死人的地方就夠了吧。」
奧蕾妮亞搖了搖。「接下來幾天有宴會,我想要出席。」
艾莎露出了懷疑的表情。奧蕾妮亞平常對於貴族的宴會完全不感興趣,就算她三催四請奧蕾妮亞也不見得會答應,常常要伯爵親自出馬才能說服她。奧蕾妮亞這次竟然主動表示要參加宴會,實在非常地不尋常。
「妳說三天後在奇斯男爵別墅的那場宴會嗎?真沒想到妳會想參加呢。」伯爵也露出訝異的眼神。
她點了點頭。伯爵和伯爵夫人都沒有多說什麼,對於女兒的事情,伯爵夫人不打算過問太多。而伯爵雖然想開口,不過猶豫了一下後,他也沒有立刻發問。
「那麼,我就先去科薩克待一陣子,等到會議結束我再和你們一起回領地。」
科薩克是洛爾西北方的一座大城市,也是艾莎的娘家杜諾門家族的領地。雖然沒有艾德溫家的領地這麼北邊,不過跟洛爾炎熱的夏天相比,那裡的天氣也舒服許多。
「好的,那我們回去的時候會先繞去科薩克的。」
「那麼我就吩咐傭人開始準備行李和馬車了。」伯爵夫人說完後就離開餐桌了。伯爵看著餐廳的門緩緩地關上,在關上的那一刻,他立刻站起來,走到奧蕾妮亞身邊坐下。
「現在媽媽走了,妳要不要老實說出原因呢?」他露出了惡作劇般的微笑。一直以來,他對奧蕾妮亞都採用十分開明的教育方法,而比起脾氣不好的艾莎,奧蕾妮亞跟他也比較親近。剛剛他顧慮到艾莎在場而沒有追問,不過現在他覺得是問清楚事實的時候了。
「爸爸,這次的會議是準備討論加稅的問題吧?」
伯爵有些驚訝地點了點頭。「妳怎麼知道這件事呢?」
「前幾天的那場茶會裡面,我從別人那邊問到的。」
「在茶會問這些事情,也真是有妳的風格。」伯爵露出了苦笑。「所以,妳想要參加三天後的宴會也是為了問出更多的事情?我剛剛還在想討厭參加宴會的妳突然說要參加宴會,太陽是不是要從西邊出來了呢。」
奧蕾妮亞尷尬地露出笑容,她沒想到剛剛的小謊言那麼容易就被看穿了。
「其實,妳直接來問我我也會跟妳說的。嚴格來說,這次會議的主題並不是加稅,不過加稅倒是大家吵的最兇的議題。」
「那麼主題是什麼呢?是和艾基里歐王國的戰爭嗎?」
艾基里歐王國位於貝魯西亞的東方,兩國關係一向不睦,導致東方邊境衝突持續不斷。這場戰爭已經斷斷續續打了超過十年,期間爆發過好幾次大規模戰鬥,也有比較平靜的時期。這場彷彿永無止盡的消耗戰讓無數的貴族和士兵戰死沙場,雙方一直互有輸贏,沒有任何一方能拿到決定性的勝利。
「完全正確。這也是妳聽到的嗎?」
「這是我猜的,爸爸。」
伯爵露出了笑容,用著讚許與憐愛的眼光看著自己的女兒。
雖然女性貴族幾乎沒有參與政治的機會,不過奧蕾妮亞似乎從很久以前就一直對這些事情特別好奇。當其他同年齡的貴族女孩正在學習舞蹈、音樂或是繪畫時,奧蕾妮亞卻對那些事情並沒有什麼興趣,反而喜歡語文、歷史、地理這些學問,或是聽伯爵談論邊境問題和國家政務。這讓她的母親十分不悅,不過伯爵對此並不感到生氣,相反地,他十分樂於與奧蕾妮亞討論這些問題,凡是奧蕾妮亞問的問題他都會盡可能地回答。
而在這樣的討論中,伯爵慢慢地發現奧蕾妮亞的思緒十分敏捷。她不但反應很快,常常可以猜中伯爵還沒有說出的事情,有時候也會提出一些別具慧眼的意見。伯爵不明白這是什麼一回事,不過他覺得奧蕾妮亞似乎在這方面有著奇特的天賦,這使他更加喜歡和她討論這方面的事情,聽一聽與自己思路不同的想法。
「妳的判斷力還是一如以往的準。這次的會議主題的確是關於艾基里歐王國的戰爭,但是內容卻都集中在關於加稅的討論上。」
「所以是主戰派提出要加稅嗎?」
「嗯,是的。這部分麻煩就不要跟妳媽媽講—」
「我知道。」奧蕾妮亞也壓低了音量。「杜諾門公爵是主戰派吧。」
「是的,要是妳媽媽告訴他,我的立場就會很為難……」
伯爵嘆了口氣,繼續說:「基本上,我是反對戰爭進行下去的。再打下去就真的不得不加稅了。」
「那麼,為什麼兩方會僵持不下呢?我記得主戰派的貴族們數量蠻多的,他們應該可以強行通過加稅的決議吧?」奧蕾妮亞提出她的疑問。
「這就扯到加稅的問題了。基本上,當宰相提出經費嚴重不足,有貴族提議加稅後,部分主戰派的貴族就動搖了。」
「他提出的是什麼?向貴族加稅嗎?」
「是的。森格伯爵提出要增加貴族們每年上繳王國的金額,很多貴族氣壞了。」
「爸爸,這想也知道不可能通過啊。」奧蕾妮亞難得露出了憤怒的神色。「嘴巴上喊著打仗倒是簡單,但是又有誰會想加稅呢。」
「不要掏錢又想要打仗,根本是在做白日夢啊。」伯爵再次嘆氣。「宰相公布去年的國庫支出後,大家都傻眼了。」
「反正,對貴族加稅的提案一定會被否決吧。」奧蕾妮亞冷冷地說。「有沒有人提出向平民加稅呢?」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提出這樣的提議。我也希望永遠不會有人提出,可是……恐怕最後還是會有人提吧。」
他露出了苦笑。
「算了,妳瞭解大致的情況就好。接下來就是等下次的會議了……雖然事前大家花了很大的功夫私下協調,但什麼結果都沒有啊。我感覺我已經花了一個禮拜在白白浪費口水。」
伯爵站起來準備走出餐廳。不過,在他打開門的時候,奧蕾妮亞突然壓低聲音說道:「爸爸—請千萬要阻止向平民加稅的法案。」
她語句中的緊張感讓伯爵不由得停下腳步。他不清楚奧蕾妮亞到底想到了什麼,不過,他可以感覺到奧蕾妮亞非常地在意這件事情。
但是,他只能無奈地嘆一口氣。
「我也希望我能阻止。」

貝魯西亞王國的首都洛爾是座繁榮的大城市,從外到內可以區分成了三個區域:最外面是一般平民居住的地方,面積佔了洛爾的十分之九,也是大部分商業活動發生的地方;城市中心十分之一的區域則被稱為「內城」,是王國政府的所在,包括宰相府、元帥府、魔法研究所等許多重要機構;而內城的最中央,則是王族居住的王城。
六月三十日召開的這一次百人會議,地點就在王城中的大會議廳。雖然過往都在內城中的議會堂召開,但是由於這次國王也要參與會議,所以會議地點就移到了王城中。
大會議廳內的座位環狀圍繞成好幾圈。最內圈的座位只有九個,是國王、宰相和七個公爵的座位。其他的人則按照爵位大小入座。按照規定,所有的公爵、侯爵、伯爵都有資格出席百人會議,而子爵和男爵之中,只有同時在政府或軍隊中擔任要職的人有資格出席。過去出席者的總數約莫在一百人上下,這會議因此得到了「百人會議」的名稱,不過時至今日,參與人數已經大幅高於這個數字。
「一○四五年的百人會議正式召開。今日會議的召開是為了討論與艾基里歐王國的戰事。請諸位賢卿暢所欲言,不要顧忌。」國王亨洛爾四世公式化地宣告了會議的開始,然後悠哉地看向宰相布里斯頓侯爵。他是雷歐王朝的第六任國王,也是歷代國王中最不管事的一位,將大部分的政務全部丟給底下的貴族們處理。其中,權力最大的就是擔任宰相的布里斯頓侯爵,他已經擔任這個職位超過三十年,他將政務處理得井井有條,而他鬥爭政敵的手段也毫不遜色,就連最討厭他的貴族也不得不承認他的確是個有才能的人。
而也正因為他的立場以及才能,他比任何人都更早發現了這個問題,也很快就判斷出現在面臨的危機已經超出他能處理的範圍。這次的百人會議之所以這麼多人出席也是他一手促成的。
他清了清喉嚨,說道:「請諸位先閱讀一下去年政府的財務明細。我們的國庫已經無法支持戰爭的繼續了。」
「國庫不是應該還有一筆應付緊急狀況的資金嗎?」後面的座位傳出一個聲音。「只要動用這筆資金,不成問題的吧。」
布里斯頓頭也不回地回答道:「那筆資金在去年尼姆的水災時已經用掉了。」
「幹嘛把錢拿去救那些農民啊。」有人在後面低聲咕噥。
這句話引起的迴響出乎布里斯頓的意料之外。有好幾個貴族開始竊竊私語,他聽到某個男爵也小聲地對他旁邊的子爵說:「是啊,去年首都火災後的重建也花了很多錢。明明讓他們自己來就好了。」
這樣的對話讓布里斯頓不禁在心中暗暗咒罵這群腦子僵硬的貴族。
—老天啊,為什麼我要跟這群白癡一起開會?
—竟然能說出這種話,他們的大腦到底裝了什麼……
不過,他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功夫早已爐火純青,自然不會讓心中的輕蔑在話語和臉色中露出任何的蛛絲馬跡。等到四周喧囂聲稍稍安靜後,他清了清喉嚨繼續說:「現在討論去年的財政支出沒有意義,我們的財政還是捉襟見肘。現在的問題是,今年該怎麼辦?」
雖然還是有些人顯得很不滿,不過會場至少是暫時安靜了。布里斯頓滿意地看了四周一眼,說道:「請諸位踴躍地發言吧。」
眾人的視線,頓時集中在幾位公爵身上。按照慣例,通常都是由公爵們先行發表意見。
七位公爵中,最先開口的是領地位於札姆因的菲利普公爵。
「戰爭必須要繼續下去。我們的損失,一定要從他們手中討回來。」
在與艾基里歐王國的戰爭中,菲利普公爵的領地是兩軍頻繁衝突的地方之一,他和他的騎士團立下了無數的戰功,但是領地在戰爭中也蒙受了不少的損失,他始終嚥不下這一口氣。
「要討回這些損失,不知道還要多花多少錢喔。」主張停戰的西格利爾瓦公爵懶洋洋地說。與他肥胖的身軀剛好相反,他治理領地的方法十分有一套,領地佩魯西亞城雖然地處偏僻,卻是十分繁榮的城市。
一旁的杜諾門公爵白了他一眼,非常不高興地說道:「你的領地安全得不得了,跟這場戰爭一點關係都沒有,說風涼話輕鬆得不得了啊。」
「抵禦敵人,跟主動出手去挑釁是完全不同的事情。難道這十年的戰爭都是對方挑起的嗎?難道我方從來沒有主動出擊過嗎?」
就在兩人間的氣氛劍拔弩張的時候,另一個公爵開口了。
「我也反對繼續戰爭。」
這句話是莫西亞公爵說的。眾人頓時對他投以訝異的眼光,因為他的領地尼姆城就在兩國邊境,甚至比菲利普公爵的領地札姆因城更靠近艾基里歐王國的邊界,他的態度讓眾人都十分訝異。
「已經持續太久了。我們的農地被燒了,他們的農民也流離失所。這十年內,到底死了多少人?」
他站起來,環視四周,高聲說道:「這場戰爭已經夠了。無論是哪一邊都蒙受了巨大的損失,我們國家沒有得到任何一吋土地,他們的領土也沒有向前任何一步。趁現在停戰吧,對方也會答應的。」
他的這段話也引起一些貴族的共鳴。在貴族中並非沒有反對戰爭的人,雖然他們的土地不一定有被直接捲入戰爭中,卻也因為要提供軍需資源而覺得吃不消。抱持著這種想法的貴族,大概在與會人員中佔了三成左右吧。
可惜的是,與主戰派相比,他們只是少數。
「為了我國的光榮,我們不能放棄這次戰爭!長久以來,艾基里歐一直是我們的宿敵,我們一步也不能退讓!」
提出這項意見的人是亞登的歐利希司公爵。聽到歐利希司的高呼,布里斯頓忍不住在心中暗罵。
—沒想到,連歐利希司公爵都這麼愚蠢。在議會裡高呼光榮對國家一點幫助都沒有。
即使如此,他仍不打算表現出自己的情緒。在這次會議上,他打算試著阻止戰爭持續下去,但是他可不想因為這次會議賠上自己的政治生命。
「我也認為戰爭該繼續下去。現在的狀況是誰先認輸誰就完蛋了,認輸的那方只能任人宰割。」莫涅斯的埃爾登公爵開口道。「既然對方的狀況跟我們一樣糟糕,那我們就撐下去,讓他們先提出停戰吧。」
「問題是我們已經耗不下去了!」莫西亞公爵稍稍拉高音量說道。「我們沒錢了,沒錢要怎麼讓戰爭繼續下去?」
會場陷入了一片沉默。
繞來繞去,問題還是繞回了最關鍵的財政問題上。
「要不要試著向奧頓帝國貸款?」一位坐在後排的伯爵提出了這個主意。眾人看向財政大臣藍伯克侯爵,他搖了搖頭,否定了這個想法:「我們連現在的貸款都快要還不出來了,奧頓帝國不會願意繼續借錢給我們。那些商會的商人們也決定停止對我們的融資了,詳細的內容都在我會議前送交給各位的報告中。」
「那麼,加稅吧。相信各位應該願意多付一些稅金,讓戰爭進行下去吧。」
在前幾天已經提出過這個主意的森格伯爵用著有些嘲弄的語氣說。他這句話直接命中了主戰派們心中的矛盾,他們希望戰爭持續,卻不想為了戰爭而繳納更多的稅金。
「去年諸位要上繳的金額是封地收入的百分之五。假如把這個金額提高到百分之二十,不,可能只要百分之十五,軍費問題可以迎刃而解吧。」
「太離譜了!」
「怎麼能叫我們跟那群平民繳納一樣的稅金!」
在貝魯西亞王國,平民的稅金是每年收入的百分之十五,而貴族的稅率則是百分之五。要這些貴族和平民負擔一樣的稅率,這口氣他們實在吞不下去。
森格伯爵的發言激起了許多貴族的抗議。但是,他仍面不改色地說:「既然我們想要維護國家的光榮,那麼就為了這些光榮多付一些錢吧。」
「我們光是要派出騎士團支援就已經是很大的負擔了啊!我們乾脆向平民加稅好了。」
這個主意不知道是誰提出的。但是,它引起的迴響,卻是會議開始到現在最大的一次。
「對呀,這樣就解決了。」
「把所得稅調整一下,就能補足國庫的不足了吧。」
贊同對平民加稅的發言此起彼落,不過也不是沒有持反對意見的貴族。首先站起來發言的就是瓦洛克‧艾德溫伯爵。
「這三年內,以各種名義向平民課徵的特別稅已經高達十次了,再進行加稅的話,平民恐怕負擔不了。」
貝魯西亞王國中,平民需要繳納的稅金可以粗略地分成一般稅和特別稅。一般稅的稅率固定為收入的百分之十五,每過一段時間都會進行收入評估。特別稅則是不定期徵收,課徵的理由可說是五花八門,有時候是因為發生天災,有時候是因為要建設新城市,也有些時候是因為國王的登基十年的特別慶典。特別稅的課稅方法並沒有固定,有時候是用收入課徵,有時候則是針對家庭人數課徵金額。
在貝魯西亞,最被非議的就是這個特別稅了。由於每次課徵的規則都不一樣,次數卻又越來越頻繁,讓眾人都對這個制度非常不滿。特別是有時會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而課徵特別稅,部分尖酸的民眾甚至用一句玩笑話嘲笑特別稅的制度:「當國王搞丟了一顆鑽石,他就會課徵特別稅」。
但是貴族中卻有不少人認為特別稅是個補足國庫缺口的好方法。有人提議道:「那麼,還是用特別稅的名義來課徵吧。」
財政大臣再次開口反駁:「沒辦法。過去課徵特別稅的金額,跟戰爭需要的相比,完全不夠。」
他邊說邊拿起去年的財務報表,指著上面密密麻麻的數字說:「我們去年的一般稅收大約是十億亞西,課徵了三次特別稅的總金額約五億亞西。要用特別稅來補足將近一半的一般稅實在是太勉強了。」
「果然還是只能加稅了。假如把稅率從百分之十五提高到百分之四十,不,或許只要三十,就能一口氣解決問題了。」杜諾門公爵開口表達他的意見。現場立刻有不少人表示贊同,但是百分之三十這個數字卻也讓一些貴族忍不住面色發青,畢竟這個金額實在高得太嚇人了。另一個也反對加稅的格魯佛侯爵顫抖著說:「不行,再怎麼說,百分之三十的稅率也太高了……」
然而,向平民加稅這個主意卻讓主戰派的貴族們的氣勢再次上漲了。
「或許可以提高到百分之二十或二十五左右,這樣子應該就能彌補財政的缺口了。」
「對啊,雖然可能會引起抗議,不過也只能這樣辦了。」
「除非我們宣布不再加收任何的特別稅,否則貿然提高稅率一定會引起老百姓的不滿!」瓦洛克拉高了音量,然而他的聲音卻很快就淹沒在贊成加稅的聲浪之中。對於這些不願意自掏腰包的主戰派們,加稅這個提議不啻於解決現狀的救命繩索。只是,對於這個提案,伯爵有著十分不祥的預感。
—這條救命繩索到底通向何處?一個處理不好,這條繩索也有變成導火線的可能性。
伯爵還想再發言,旁邊的雷米伯爵卻拉了拉他的袖子說道:「艾德溫,多說無濟於事。」
「可是,不阻止的話—」
「就當作給貴族們一個教訓吧。不讓這群主戰派吃點苦頭,他們是永遠無法理解的。」雷米露出了苦中作樂般的笑容。
「這個教訓,我們也得連帶承受啊。」
「那也沒辦法,你說得再多,表決還是會過的。」
瓦洛克有些落寞地靠到了椅背上。
「你知道下次徵稅是什麼時候嗎?」
「上一次是三月中,那麼下一次應該就是七月中吧。說不定有些地方已經開始進行了。」
瓦洛克沈思了一下,又說:「那麼,應該已經開始準備了吧。」
「這我可不知道。你得去問稅務官或是財政大臣才行。」
貝魯西亞王國的稅制雖然簡單,收入評估和徵收方式卻很複雜。對於隸屬於貴族領地的人民,要分幾次徵收、如何徵收都是由領主決定,有時候徵收農作物,有時候要直接付錢,再加上作物的價格起伏不小,導致中間有很大的模糊地帶。而住在城市或是不屬於貴族村莊中的人民,則由稅務官負責徵稅,一年固定三次。在評估的方面,每個地方的評估的規則也不一樣。城內經營店面的收入每年都會被重新評估好幾次,而農民的檢查間隔就長了很多,每十年普查一次,中間就算發生天災或意外也還是要繳交相同的金額。
而且,最讓一般人覺得不公平的地方在於稅金的流向。徵稅官收到的稅收要直接交給國王,但是貴族收到的稅收卻算是貴族的私人收入,只需要繳交其中的二十分之一給王國就行了。
「你覺得這次的徵稅會直接提高徵稅金額嗎?」
「不知道,希望他們別急成這樣啊。」
兩人對看著嘆了一口氣,但是事情會怎麼發展,他們這群少數派早已無能為力。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20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