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領讀者走入霧中,找尋清澈。--《劉梅玉截句--奔霧記》

2018/10/25  
  
本站分類:創作

帶領讀者走入霧中,找尋清澈。--《劉梅玉截句--奔霧記》

所謂「截句」,一至四行均可,可以是新作,也可以是從舊作截取,深入淺出最好,深入深出亦無妨。截句的提倡是為讓詩更多元化,小詩更簡潔、更新鮮,期盼透過這樣的提倡讓庶民更有機會讀寫新詩。
對詩人劉梅玉而言,創作有時是一種自我修復,而產出的作品是存在的吞吐之物,接受「斑駁」的養分而生長著,身體的痕跡不斷的演化,成為一種慢性病毒,在島的血管裡,忽高忽低的流動著,不斷地發炎又不斷的痊癒,直到我們可以成為一個,不再被世間晃動的句點,一個長得像霧的句點。
霧狀的活著,像艾略特的「太初即終點」那樣,也像莊子的「方生方死」,不能確定的指涉一個真實的現場,又如此精準的說出這世間虛實,此處也就是彼處,模糊一定蘊含某種程度的清澈,而此處也一定有某部分的他處,她看見融合在其中的完整與殘缺,用剩下的筆紀錄著所有遇見的懷疑,以問號寫下的句點,必然是濃霧的樣態。往霧的方向奔去,用肯定的步伐,那裡應該有她相信的清澈。

立即訂購《劉梅玉截句--奔霧記》

 

內容試閱

〈海邊石屋〉

被海淹漬過的石屋
長出鹽狀窗戶
那些異鄉的眼睛
都在這裡觀望鄉愁

────

〈母親的島〉

繞了遠路才能靠近
老邁的海岸
經歷裂痕的雙腳,才懂得
在島的動脈裡行走

────

〈戀霧癖〉

為了到達他的霧
她學會模糊
像不理解地圖的人
有著容易迷路的眼睛

────

〈抗潮的記憶〉

穿過雨和雨的縫隙
而不被淋濕的那些字
他們的體質,非常適合
收藏在日記本裡

────

〈陰刻線〉

他已經知道陷下去的家
在凹陷與凹陷之後
那些斑痕
都是愛的陰刻線

[原詩〈陰刻線〉]

多年以前的隕石
砸在她年幼的土地
留下的回音
都是凹的

熟悉的親人們
養了大面積的窪地
在家的中間
裡面有片鹽沼
倒映著冰冷的姓氏

很早就懂的離開
陷下去的家,她知道
在凹陷與凹陷之後
那些斑痕
都是愛的陰刻線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6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