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懸疑.小怦然,滿足所有聲控少女的愛情渴望。--《聽你歲月如輕歌》

2018/8/15  
  
本站分類:創作

輕懸疑.小怦然,滿足所有聲控少女的愛情渴望。--《聽你歲月如輕歌》

「老師在聽那歌聲嗎?」女孩掛著充滿朝氣的笑容:「總覺得能讓人平靜。」
這道歌聲時常出現於校園內,可每當人們聽著正起勁時,又會悄然消失,
大多的形容詞都不夠合適,貝雅瑜能想到的只有──雅緻溫潤,像清泉般的男音。

任教於中學的貝雅瑜與論及婚嫁的男友分手後,才發現自己當了好幾年的備胎,
她定決心要好好獨立過生活,便遇見了他──網路歌手「輕歌」,
擁有低沉溫潤嗓音的他,眸光卻是清冷又深邃,像一灘化不開的濃墨。

他總陪伴在身邊,逐漸在她的生命渲染了無限的柔情,
然而一次校園搶劫案,追查兇手的過程讓貝雅瑜一再陷入危險之中!

劈腿背叛的前男友、學校裡關心她的夏主任、她的父親以及「輕歌」,
四個看似沒有交集的男人有著最大公約數,貝雅瑜,
案情抽絲剝繭,逐步解開重重謎團⋯⋯

立即訂購《聽你歲月如輕歌》

 

內容試閱

【第一章:君子寡淡】

  貝雅瑜抬手,將擋到視線的髮絲勾至耳後,露出白皙精緻的側臉。
  她收拾完辦公桌,將班級上的考卷盤點過一次,確定沒有任何學生缺交,才整齊的放入資料夾。
  「老師不先改好嗎?」一旁的同事正翹腳啃著洋芋片,口齒不清的奇道:「之前從來沒看過妳把事情放到隔一天做呢!」
  貝雅瑜回以淺淺的笑,抬了下資料夾:「今天跟人有約,打算留到回家後再改。」
  同事見她已經把包拎起來,知道是在趕時間,揮了揮手:「好好加油,別因為應酬把身體熬壞了!」
  剛到嘴邊的「不是應酬」,貝雅瑜感到喉嚨生硬的哽了下,有些苦澀。
  她沒糾正對方,只輕輕點頭,便離開了辦公室,走廊上迴盪著高跟鞋清脆的聲響,她下意識朝外面樓下一看。
  天色已逐漸浮現出黃昏的彩霞,從雲朵間滲透出來,照得操場上影影綽綽的人們透出迷離的味道。
  貝雅瑜走下樓梯時聽見一道歌聲,是從遠方傳來的,聽不太真切,悠揚在空中,模模糊糊的,竟有股出塵風韻。
  聲音在耳邊迴盪著,貝雅瑜原本有些急躁起來的心情,緩緩的平和下來。
  她僅僅一時出神,之後很快重新邁開步伐,唇角不由得帶了笑。
  這道歌聲時常出現於校園內,可每當人們聽著正起勁時,又會悄然消失。貝雅瑜到那時總會惋惜的想:「這個人一定非常喜愛音樂,只是天天勤勞練唱,總也有該回家休息的時刻。」
  該如何形容他的聲音呢?貝雅瑜覺得,大多的形容詞都不夠合適,她目前能想到的,只有──雅緻溫潤。像清泉般的男音,總能神奇的令人忘卻所有煩惱。

  ♯

  夜幕低垂,風微涼。
  車輛筆直駛行著,窗外景物不斷的倒退消逝,周而復始,形成一道接一道光怪陸離的流影。
  停放在一棟公寓下,貝雅瑜拎起包上樓了,一邊開啟手機,找到那叫「裘冠博」的聯絡人撥打過去。
  嘟嘟聲只響了幾秒,對方很快掛斷了來電。
  貝雅瑜皺了下眉,放下手機,正好邁過走廊拐角,眼前的門突然開啟。
  裘冠博推開門從裡頭走出來,穿著一身輕便的家居服,身材頎長,眉清目秀,笑吟吟的朝她晃了晃手機:「小瑜,妳終於來了。」
  「抱歉,剛上完課。」她也朝他笑了笑,之後逕自走進房內。
  裘冠博的肩膀與她的擦肩而過,不由得嘴巴一抿,想了想仍是沒有開口。
  「想跟我說什麼?」貝雅瑜正好瞥見他欲言又止的模樣,心中不禁有些好笑。
  要求她收拾爛攤子時,他總是露出這副猶豫不決的表情,這次八成又闖了什麼禍。
  他這大男人啊,雖然掛著男友的名義,實則更像弟弟些。
  裘冠博臉色有些為難,躑躅了下,終於開口:「其實我很早就想跟妳提了,但是怕妳會傷心。」
  「再糟的事情你以前說過不少,嚇不到我的。」貝雅瑜失笑,遞過一袋小籠包子:「剛才順路買來的,不知道合不合胃口,你邊說邊吃吧。」
  裘冠博盯著她提著袋子纖長的手指,一時之間,胸口忽然有些發悶。
  他遲遲沒有接下,這有些反常,貝雅瑜不由得正正臉色,將袋子放在桌上:「什麼事?」
  裘冠博沉默一會,低聲說:「我想跟妳分手。」
  貝雅瑜當場愣住了。
  「妳太完美了,我總覺得跟妳站在一起都顯得格格不入。」裘冠博認真的盯著她的雙眸,一字一句清晰地講出來,「但重點是妳也沒有喜歡我的意思,總是把我當弟弟照顧,讓我覺得自己一無是處。」
  天花板上的燈光有些刺目,令人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這是第一次在他面前,貝雅瑜被堵得啞口無言。
  對於貝雅瑜無疑是個極大的打擊,複雜的思緒不斷的在腦內交織蔓延,眼前猛然一黑,四周景物彷彿皆被吞沒。
  她穩了穩心神,視線筆直的看向他,裘冠博那雙眸子堅定,不是玩笑該有的神情。貝雅瑜過了一會兒才開口:「我不懂……」
  他打斷:「小瑜,既然妳不喜歡我,而我也已經不喜歡妳了,那麼希望以後別再浪費彼此的時間,」他說著頓了頓,「經過這幾年的相處,我明白了我們並不合適。」
  貝雅瑜張了張口,終究沒能說出話來。
  她在眾人眼中,是名年輕又優秀的國中語文老師,待人處事,更是讓大家皆讚不絕口。
  大家總認為她的男友不只相貌好,而且對貝雅瑜更是死心踏地,誰也沒有料想到,裘冠博早對她毫無心思。
  這段感情忽然宣告無疾而終,貝雅瑜如今會落到如此地步,心中也很是愕然。
  手機螢幕不斷亮起,顯示出裘冠博的來電提示,貝雅瑜看著愈來愈心煩,便伸手把它給關機,扔回手提包裡。
  意識還有些模糊,貝雅瑜擦了擦眼淚,看見白色的紙巾上被抹下的妝容,頓時有些失神。
  在愛情方面,她一直都是如此不懂得選擇,無論是對象,還是自己的身段。
  她有真心對待裘冠博,也相當珍惜彼此一起度過的時光,久而久之也過了將近十年的光陰,自然地也產生了深厚感情,忽然被提分手,心中自然很不是滋味。
  貝雅瑜坐回車內,抬頭望著漆黑的天際,獨自安靜的待了許久,才發動引擎。
  雖然不是滋味,但正如裘冠博所說,貝雅瑜對他產生的,比起情人間的愛情,更像是親情。
  他們在長期的互相陪伴下,貝雅瑜已經習慣承擔裘冠博所有的依賴,卻忽略了他心中的不適,所以關於分手,她更責怪自己沒能付出該付出的。
  明明在各方面都處理得有條有理,偏在這方面就是一塌糊塗。
  前方轉為紅燈,車輛緩緩停下,她彎身將額頭抵在方向盤上,腦內一片混沌,不斷重複著剛才的畫面。
  裘冠博他剛才的雙眼,堅定無比、毫無留戀。貝雅瑜嘲諷的笑出聲,現在裘冠博恐怕對她除了愛情,連親情這種東西也不存在,因為那眼神,分明是看陌生人般的森寒。
  那才是令貝雅瑜倍感痛心的折磨,她想不通,到底是什麼令他一夕之間變了如此之多。

  ♯

  旭日初升,晨曦悠悠拉開帷幕,東方山巒間冒出一縷縷金色的光芒,似流水般滲透到天地之間。
  隔天仍要上班。她一早起床就感到異常疲憊,頭重腳輕的,而鏡子裡的自己,則雙眼有些紅腫,眼下是發青的黑眼圈。貝雅瑜有些麻木的去冷凍箱裝了些冰塊,裹了毛巾敷上。
  半個小時後,她收拾好了又補上妝容,匆匆出門去學校。
  今天在上課的期間,貝雅瑜又聽見了歌聲,捏著粉筆的手頓時垂在身側。學生們看她出神,有人喚道:「老師?」
  貝雅瑜眨了眨眼,失笑:「對不起,老師分神了。」
  「老師在聽那歌聲嗎?」女孩掛著充滿朝氣的笑容,神采奕奕:「我也經常聽到呢,總覺得能夠讓人感覺很平靜。」
  貝雅瑜頗意外的「嗯」聲,竟然和她的感受這麼一致,附和:「老師也這麼覺得。」
  女孩聽見她也喜歡,心中歡喜,一手指向窗外:「那個聲音都是從隔壁明德樓傳來的,我下課的時候,有去找過那唱歌的人,可那個時候他卻都不唱了,我也找不到。」說完聳了聳肩,神情有些落寞。
  其他的同學們窸窸窣窣的交頭接耳起來,神色皆異,有些人好奇的望向明德樓,有些人則壓根沒聽到歌聲,四處張望,頭頂上掛著大大的問號。
  貝雅瑜也是頭一次聽說那人在明德樓,雙眼不由得望向隔壁,心中想著,如果有機會能邂逅那位唱歌的男子,一定要親口告訴他,自己非常喜歡他的歌曲與嗓音。

  ♯

  「貝老師,妳今天看起來有點累呢,有什麼心事嗎?」下課的時候,同事擔憂望過來,「有什麼問題就說出來吧,大家一起想想辦法,或許會更好解決哦。」
  貝雅瑜正盯著辦公室的電腦,螢幕的光惹得雙眼有點刺痛,握著滑鼠的手一頓,隨後朝同事展顏一笑:「沒什麼特別的,只是昨晚失眠了,所以精神差。」撒了半個謊,她是因為特別的事而失眠了。
  「年紀輕輕的,怎就開始失眠了?」同事挑眉,推薦道:「如果睡不著,可以起來做點溫和運動,像是瑜伽之類,我每次都是這麼做的。」
  「謝謝,我會試看看。」貝雅瑜回道。
  同事點了下頭,之後走到一旁的櫃子翻找資料,貝雅瑜又將目光投回螢幕上。剛登錄的臉書上忽然跳出「裘冠博更新了個人動態」的字樣,她明顯愣了一下,心中有股異樣的情緒在蔓延。
  她斂了斂心神,還是忍不住好奇心,點了進去。
  先入目的是張不雅的照片,一名女子五官冶豔風騷,身上穿的衣服極少,火辣的直接跨坐在裘冠博的身上,正笑吟吟的朝著鏡頭比著勝利手示,最上面的貼文上寫道:「我是張曉曉,我們交往六年了,藉此想告知那位勾引我男人的婊子:如妳所料想,其實冠博一直以來都沒喜歡過妳,所以請死心,別再胡攪蠻纏了!」想必裘冠博不知情,被這女人藉機登入了帳號,而她也不知道貝雅瑜其實昨天跟他分手了。
  外面暖陽溫和的籠罩著,貝雅瑜卻只覺得一股寒意從腳底爬升,渾身打了個寒顫。
  昨天以為是她親手毀了這段感情,所以一直耿耿於懷著,卻沒料想到,被欺騙的人是自己。
  她雙手撐著額頭,兀自靜默許久,之後拿起水杯,垂眸走到飲水機前接水,看著自己緊握著紙杯的手,忽然鼻間一酸,眼前模糊了起來。
  她一直覺得出軌的男人應該遭到報應,貝雅瑜能替朋友想出一百種方法整那外遇男人,可當事情輪到自己身上的時候,卻慌得不知所措。那張曉曉到底是誰?貝雅瑜扯了扯唇角,沒看過她,對方卻好像挺瞭解自己的。
  喉嚨乾燥得難受,貝雅瑜抿了一口水,皺了下眉,實在難以下嚥。
  她乾站在那裡許久,直到預備鐘聲響徹學校。
  「我要去上課了,回頭見。」她將紙杯扔進垃圾桶。
  同事百般無聊的滑著手機,頭也沒抬,朝她揮了揮手。
  到明德樓的時候,歌聲漸漸明朗了起來,這是貝雅瑜第一次近聽這道嗓音,不再是顯隱若現,而是清晰的串連在一起,清清冷冷,顯得低沉有磁性。
  貝雅瑜依舊不知該如何去形容才適當,但是卻明顯覺得心情平靜下來,原本胸口悶悶的感覺消退些許。有句話是這麼說的,「音樂能使人精神放鬆」,果然有其道理。
  她嘆了口氣,之前都在幹什麼呢,將自己搞得這麼廉價?她踏上階梯,此時,歌聲忽然戛然而止,空間陷入了寂靜。
  之後一道腳步聲從上方傳來,那步伐沉穩規律。
  貝雅瑜目光不由得移向樓梯口,腦中升起一個不可思議的念想。
  天色暗淡,染著一圈圈像胭脂的薄媚,剪剪清風輕拂而過,引得樹葉摩擦出沙沙的聲響。
  男子正一步步走下來,走廊上的彩霞映在他清俊的五官上,那眉目間線條流暢簡潔,透著一股清雋的薄涼。
  他短髮被照得帶有些許栗色,紅唇輕輕的抿著,沒有一絲笑意,似乎察覺到她的視線,抬眸淡淡掃了一眼。
  暮色將地板漂成褪色的淡,將他的影子拉得老長。
  鐘聲忽然響起,貝雅瑜趕緊轉身,走向不遠處的教室,卻又猶豫起來,令她有些舉步艱難。
  「如果有機會能邂逅那位唱歌的男子,一定要親口告訴他,自己非常喜歡他的歌曲與嗓音。」腦內盤旋著這段對自己說過的話。
  貝雅瑜忽然停下腳步,雖知道不能耽誤到上課時間,最後還是忍不住轉身。
  走廊上已空無一人。
  貝雅瑜心中有些失望,腦中卻浮現出男子的身姿,高挑頎長,容顏清秀,美得令人屏息。

  ♯

  晚上,貝雅瑜泡過熱水澡出來吹乾長髮,便細細畫上了精緻的妝容。她很久沒有這麼用心的打理自己了,然而雖然今天心情不怎麼好,卻奇怪的反倒勤勞了起來。
  半夜十一點的時候,貝雅瑜開車到了裘冠博的公寓前,一步一步邁上樓梯,廊上只迴盪著自己清脆的腳步聲。四周一排排橘黃色的燈開啟,灑了滿地的輝煌。
  到了他的家門口,她看著手上的鑰匙,先是自嘲的笑了一笑。他倒是忘了把鑰匙討回了。
  一開門,迎面而來的是股淫靡的味道,玄關處的男士與女士鞋子被隨地脫著。貝雅瑜撞見客廳地上交織在一起的身影,一點兒也不意外,淡淡的道:「窮到連床都沒有了?」
  張曉曉嚇得魂飛魄散,趕緊用衣物遮擋身體。
  但看清來人以後,反倒是鎮定下來了,嬌聲嬌氣的說:「我還以為是誰呢?」
  裘冠博卻尷尬極了,一張臉黑的像什麼一樣,嘴唇張了又闔,卻吐不出半句話來。
  貝雅瑜朝他一揚嘴角,用手機清清楚楚的將他們拍了下來,然後學著上次裘冠博的模樣,在手中晃一晃,笑了:「我會讓你們再也沒臉見人。」
  在離去之前,她將那把鑰匙扔在他面前,發出一道清脆的聲響。

  ♯

  秋天的空氣乾燥,風微涼。
  最近貝雅瑜養成了一個小習慣,就是趁著沒有課堂的時候,在校園裡多多散步透氣。以前這些空檔總是和裘冠博發簡訊或約會,現在分了手,倒是清閒了不少。
  提起他,貝雅瑜心中還是會生氣,但是又有些無奈。那天拍了他和張曉曉的照片,發上了網路,並且透露他出軌的行徑。
  起初,貝雅瑜還挺擔憂裘冠博惱羞成怒來控告她,剛想著要不要刪掉這項動態,卻已經有好幾位朋友轉發,把事情鬧得沸沸揚揚。
  其實她哪是什麼瀟灑的人?只不過是熱血沖昏頭,誤打誤撞罷了。
  裘冠博從頭到尾都沒有出現在她面前,不知道在哪當縮頭烏龜。
  過去的終究是消逝了,藏在心中當作遺憾封存就好,無須再去挽回什麼。因為要面對的,永遠都還是將來。她這麼告誡自己。
  「下課。」貝雅瑜朗聲說著,邊將書本疊好在講桌上。
  她笑著看學生朝自己敬禮稱謝,心中覺得如釋重負,長嘆了一口氣,便起身離開。
  校園雖然挺廣闊,但是這幾個禮拜逛下來,貝雅瑜逛著也有些膩味了。
  鐘聲響畢,她仍慢步走在毫無人煙的長廊上,正想著要回教室改作業的時候,卻見的側邊教室內有位同學正襟危坐的偷瞄了自己一眼,趁著台上老師不注意,朝她招了招手,那模樣可愛到逗得她不禁莞爾一笑。
  空中若有若無的飄揚著歌聲,襯得整個午後氣息溫和恬靜。
  這樣的平凡日子,很好,也莫名令人有些不安。

  ♯

  今天的車流異常的多,四周噪耳的喇叭聲不絕於耳,讓她心中也不由得煩躁起來。
  在塵囂之中,她望向窗外一旁廣告用的大型液晶螢幕,卻隱隱約約間聽見一道熟悉的嗓音。
  待要仔細去聽,後面喇叭聲又傳了過來,回神後才發覺前面已經綠燈了,趕緊踩下油門。
  匆忙之間,她眼尾餘光瞄到大螢幕上閃現的「輕歌新曲上市」六個大字,就這麼倒退消逝而去了。回頭的時候,已經掩埋在壅塞的車流中,看不見蹤影。
  到了家中後,貝雅瑜將高跟鞋踢在玄關處,奔進臥室內打開筆電,查起「輕歌」這號人物。她腦海中隱隱有個聲音在告訴自己,剛才聽到的聲音非常熟悉。
  當網頁刷新的時候,整排的資料就這麼一一列出。此人相當有人氣,臉書追蹤人數已經破了千萬,而左下邊也有無數的粉絲告白留言。
  第一個動態內是一個錄音檔,貝雅瑜點了開來,播出的是道清潤的嗓音。
  他說:「謝謝各位對新專輯的支持。」
  偏低的聲音聽起來相當舒服,醇厚又不失雅緻,傳入耳膜,那樣莫名的迷離,又清楚分明到極點。
  ──這道嗓音,果然是校園內明德樓上,經常聽到的。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5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