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說>夫妻相

2018/8/13  
  
本站分類:藝文

&lt;微型小說&gt;夫妻相

        危安和向珍是社交圈子裡一對令人稱頌的恩愛夫妻。他倆形影相隨,無視於大庭廣眾的場合,總是依偎相擁。危安彬彬有禮的對身旁的嬌妻侍奉週到,為她遞茶添菜拉椅開車門穿外套。向珍漲飽幸福的魔鬼身裁婀娜生姿,眉眼盈溢無限春意。

        她喜歡別人稱呼危太太,名片上也印著危向珍,在舞池上翩飛似蝶,但卻繞著丈夫繾綣纏綿,絕少和其他男伴共跳。

        危安一張國字臉掛上平光金框眼鏡,微微的露齒,總是在笑的樣子令人易於親近。向珍也許朝夕相對,不知不覺中被感染而漾開了笑意;兩張愉悅拂滿春意的五官越看越像,大家都說這是註册標誌,前生修來的夫妻相。

        危安每聽到類似的讚美,往往咬緊下唇;向珍卻笑靨如花,更加溫柔的傾向著丈夫,彷彿他是支柱,生來就是承受她萬縷柔情。

        那晚的舞會上,危安摟著的竟然不是向珍,而是一位比他原配更嬌艷的女郎,側影和太太近似,原來是尚未嫁的小姨向瓊。

        和向珍旋舞的是位風度翩翩外貌英俊酒脫的中年人,是她的妹妹帶來的伴侶,是位律師。

        他們像是早有默契的配搭,互換舞伴,盡情歡樂。

        向瓊熱情似火的摟緊姐夫,咬著他的耳垂挪揄:「你真的不吃醋嗎?」

       「我抱妳親妳,她也不吃醋啊!妳還要明知故問。 」

       「都說你們是夫妻相,我真的不明白怎麼會搞成這樣呢?」

        「為了那對寶貝女兒,我們情願維持夫妻關係。反正有妳替代,就讓她繼續扮演危太太,何況,妳又不肯和我長相廝守。」

        「你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五年前,我抱的只是冰雪,她也夠坦白,說對我已死了心。把妳推給我,我們從此分房;我只是很對不起妳,讓你無名無份,又見不得光。」

        「算啦!要名份幹什麼?你們有名有份,表面夫妻恩恩愛愛,維持著假面孔。背地裡,她換面首,你還好。不說了, 今晚如何安排?」

        「稍等再看看!」他輕聲回答。向瓊移開臉、漫步回餐桌。

          夜深沉,向珍拉著妹妹,危安陪著那位律師一起行到停車場,律師的寶馬遙控開門,向珍自然的說聲拜拜縮身跨入車內。

        向瓊摟著危安雙雙進入那部平治轎車。兩部名牌汽車駛出停車場;在墨爾本高速公路前分道揚鑣。

         無星無月的天空,層層烏雲堆積、、、、、、、、、、、。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4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