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降臨的病症,為生命帶來新的轉折──《追著太陽跑 ,一頭栽進去用力戰勝自己!》自序

Top

從北緯三十度以北,啟航尋找快樂/提子墨

季節性情緒失調(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S.A.D.)也稱為「冬季憂鬱症」,是一種感情或者情緒上的失調症狀。S.A.D.患者在一年中大部分時間都有良好的健康狀態,只有在北半球的冬季或南半球的夏季會感到憂鬱徵狀。雖然熱帶地區S.A.D.存在的例子很少見,但是在北緯三十度以北或者南緯三十度以南的地區,S.A.D.顯著存在。─節錄自《維基百科》 

初抵溫哥華留學的幾個月,我常會依然故我告訴自己:「太陽下山後才寫作業吧!再多打一會球、再多看一下電視……」殊不知每當夜幕初落時,早已是入夜十一點多了!

然而,它在冬季卻又是另一番「晝短夜長」的景象,通常早上八、九點天邊才會透出魚肚白,但是下午四點鐘左右太陽就提早收工了。對於曾經是電玩業上班族的我來說,冬日清早出門時街頭仍是一片昏暗,大部分的路燈也依舊未滅;下班後從蟄伏八個多小時的辦公大樓走出,才驚覺原來外頭早已是冰冷漆黑的夜街了,胸口常會頓時浮起一股空心的落寞感。

二○○七年初,當我的家庭醫師告訴我,我可能罹患S.A.D.時,我對「季節性情緒失調」這名詞一點概念也沒有。直到他說明那是一種「冬季憂鬱症」,是「北緯三十度以北」或「南緯三十度以南」那些冬季缺乏陽光的都市,非常普遍的一種季節性疾病。我才恍然大悟自己竟然得了某種奇怪的憂鬱症?那麼粗枝大葉的我、那麼熱情開朗的我、那麼樂於散播歡樂與笑聲的我……怎麼會成了S.A.D.患者?

我有長達四、五年的冬季,必須服食一種叫St John's Wort的德國草本抗憂鬱草藥,每日還要花至少半個小時,坐在一盞特殊的S.A.D.太陽燈底下療癒,看起來活像一盆懶洋洋的植物在行光合作用。但是,唯有如此才能讓我擺脫那種無力起床、沒有心思創作、不想接觸人群、不在乎人生目標的「內在能量危機」。那種無端的失落感曾經整個冬季佔據心頭,甚至提前自初秋、延長至入春。

我當時不斷告訴自己,我必須尋找一個讓自己快樂的方法,一種讓自己的心靈電池重新滿格的充電途徑。我審視著過往人生中最嚮往的是什麼?繪畫、寫作、玩樂器或打電動?但是晝短夜長的冬日一到,我全都提不起勁去碰了。我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了一個有點陌生的字眼――「旅行」,一種如植物趨光本能般的。脫。逃。

我開始在秋末至初春期間,為自己安排了大大小小逃離冬日的旅程,一次次尋找心目中充滿陽光燦爛的城市。

從開車可抵達的小城小鎮,到搭飛機航向北緯三十度以南的國度;從一望無際的歐肯納根沙漠、艷陽高照的奧索尤斯、壯麗驚豔的哥倫比亞冰原、牛仔奔馳的卡加利、充滿法語區風情的蒙特婁、帶著濃濃英倫色彩的維多利亞……一路尋訪到馬尼拉的西班牙古城、花之島與神之島的峇里島。

我將每一次的旅行以文字、相片記錄了下來,因為那些旅程除了是我出逃冬日、追著太陽而跑的紀行,也曾經是我用來療癒冬日憂鬱的心靈歷程。雖然如今已有好幾個冬季充實得沒有時間再去低落了,S.A.D.莫名空虛的徵狀也不曾再浮現過,但是我卻無法停止繼續尋訪每一座充滿陽光的城市。

希望你也能從每一篇旅遊行腳的字裡行間,感受到我想傳遞的日照感、生命力與正能量!


●《追著太陽跑 ,一頭栽進去用力戰勝自己!》前導宣傳片

秀威與旅行相關的專區
旅行.jpg

分享: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477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