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搖滾開「講」,兩岸三地開「港」

2014/7/14 下午 01:00   資料來源:文/中坡不孝生   
本站分類:另眼看書
華人搖滾開「講」,兩岸三地開「港」

圖片來源/楊公

論華人搖滾「正港」的發源地,不在花生油的故鄉「竹仔港」,也不在曾是臺北煤鄉的「南港」;話若欲「講」透支,提起「鹿港」絕對會讓兩岸三地的華人搖滾迷「目屎是掰未離」。1982年4月21日,當羅大佑處男單曲〈鹿港小鎮〉開場以一段激昂的電吉他solo,音符如子彈,開響起義的第一槍,劃破了當時戒嚴令的蓋頂烏雲,華人搖滾的革命號角,就此響起(嚴正聲明:拒絕與「浩角翔起」有關)。

不過,也因異議不見容於當年政府當局,且〈明天會更好〉又很「衰洨」地被國民黨拿去當競選歌曲,被吃了臭豆腐,羅大佑盛怒之下,出亡當時兩岸三地的自由天堂--香港,並創立了「音樂工廠」,就此開啟他的「娛樂」事業,徹底與「搖滾」決裂。

然而,恰巧同時(1985年),香港本土卻出產了一支空前絕後,成功融合「娛樂」與「搖滾」的經典樂隊「Beyond」,成為當年香港輸出搖滾與流行音樂的「當紅炸子雞」!可嘆天妒英才,主唱黃家駒於1993年6月30日因意外身亡(死期竟然就在「七月一日」的前一天,彷彿預言了後來香港回歸中國後,多舛的命運。),然而他偉大的遺作〈海闊天空〉,至今仍是香港的「國歌」,每逢遊行示威時,市民們必唱的大團結主題曲。

講完鹿港與香港,再回到兩岸三地唯一「沒有港」的北京;羅大佑在1982年吹響華人搖滾的革命號角,1985年Beyond吹響「香港樂與怒(粵語怒)」的「船螺」,Beyond的大船後來在1993年甚至長驅直入日本東京灣,卻間接造成了黃家駒的猝逝;而崔健(編按:崔健是朝鮮族血統,非亞馬遜河原住民或非洲土人,只會吹小號,不會「吹箭」。)則於1986年高唱〈一無所有〉,為當時改革開放中的「搖滾中國」吹起了一陣〈望春風〉,遺憾在1989年5月19日,崔健,當他紅布矇眼,吹起小號,為慰問絕食學生,演唱〈一塊紅布〉後未久,坦克輾過了青春的肉體,中國搖滾成了血肉模糊,直到1992年後,台灣的魔岩唱片深耕中國翻土灑種,搖滾之花才得以再生復甦。

歷史最引人入勝處,莫過於聽見小孩高喊:「國王光溜溜沒穿衣褲!」;在〈鹿港小鎮〉發表二十八年後的2010年12月5日,羅大佑參加「我的時代,我的歌」講座,與龍應台(太后)對談時,竟然自爆寫〈鹿港小鎮〉時,從未去過鹿港,只是耳朵聽完一位鹿港出身的機車行小弟的苦水後,自行「腦補」!於是,上述這一「竊」的一切,攏是「黑白港(講)」!而且更諷刺的是,現在為了羅大佑為擴大其華人「娛樂」事業版圖,向北京哈腰磕頭,也在所不惜!

已故先烈,臺灣迪斯可(Disco)教父高凌風常言:「忍耐!追求幸福你要學習忍耐!」也許只有在極端被壓抑、江蕙唱〈你著忍耐〉的環境裡,才能生長出「正港」的搖滾大樹。俗人常言:「搖滾是一種很high的音樂!」簡直超級謬誤!搖滾不是酒吧餐廳裡的「BGM」,也不是棒球場上讓辣妹們扭臀擺腰的啦啦隊襯樂,更不是上班族在KTV裡,為發洩工作壓力飆高音嘶吼,給喉嚨用的充氣娃娃!搖滾曾在上世紀1980年代推倒了柏林圍牆,熔毀了莫斯科的鐮刀與鐵鎚,甚至曾一度成功佔領北京天安門廣場(宇宙無敵大殘念!)或許,搖滾的下一個希望,不在北京,不在香港,更不可能在南港,而是在平壤吧!

搖滾,是被壓迫者的福音,是讓「理想性」在愛恨交錯中,昇華融合的核子反應爐,至少這是來自星星的鄙人,在地球上短暫生活的三十二年半歲月裡,所認同與理解的「搖滾」。現在2014年都已過一半了,華人搖滾究竟「還是個什麼」?套句中國全國政協會議發言人呂新華的三字箴言:「……你懂的。」

 

延伸閱讀:

搖滾中國進行式:萬能的青年,懷舊的旅店

 

相關書籍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87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