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瀟語:植物作家就像偵探,撲朔迷離的花草面貌即是推理舞台

2015/9/24 上午 09:30   資料來源:姚瀟語老師提供   
本站分類:作家面對面
姚瀟語:植物作家就像偵探,撲朔迷離的花草面貌即是推理舞台

還未訪問前,看到姚瀟語老師的書《一花一世界》,小編的第一印象就覺得是個嚴謹的人,因為書中的考據相當詳實,再加上老師的本業就是一位學校老師,因此在問問題的時候不免拘謹了起來;然而實際接觸之後才發現,看似嚴肅的老師事實上有他感性的一面,就像大千世界的花花草草一般,對世事變遷漠然,卻默默地用自身妝點、繽紛世界,看似無情卻有情。

抽絲剝繭揭開植物神秘面紗

說到姚瀟語老師和植物的緣分,其實也挺奇妙的。他說其實他對植物並沒有很感興趣,只是喜歡抽絲剝繭,找到答案的感覺,就像是化身為名偵探夏洛克‧福爾摩斯一般,與難纏的敵人和複雜的謎團搏鬥,「因為世人常常將梅花與蠟梅、蓮花和睡蓮、水芙蓉和木芙蓉、玫瑰和月季、桂花和月桂等弄混淆,猶如一個個我們不曾關注到的謎團,但是這謎團卻深入到我們的生活之中,常常會與我們互動。」對周遭事物觀察的結果,讓他有感而發,「或許辨析這些易混淆的植物,是挺有價值的。」這樣的靈光一現,便促成了《一花一世界》的誕生。

從日常觀察中累積經驗與智慧

不管是哪個作家筆下哪個類型的偵探,洞察力絕對是一致擁有的能力,這一點植物偵探姚老師也不例外。比起遠在深山無人知的奇花異草,他更著迷於生活中唾手可得的繁花草木,把路邊街口隨處可見的植物當成磨練洞察力的對象也是他的習慣,「(平常觀察植物的場所)其實就是很平常的街邊、花店、水果鋪,至多也就是專程去了幾次植物園。」阿嘉莎‧克莉絲蒂筆下的妙探瑪波,就是以擅長觀察周遭人行為,進而勘破案件而聞名,就本質上來說,人生百態與萬紫千紅一般,都是「靜待有緣人」前去發現它的奧秘所在。

除了細膩的觀察力,若要詳盡剖析某項事物,知識是必要的的後盾,在充實自己的「資料庫」上,姚老師從不放鬆,但也坦言他遇上很多阻礙,「為了得到準確的資料,除了要在路邊、園子、花店甚至水果鋪親眼觀察許多種植物、獲得直觀的認識,更多的是要在網路上查找資料,但是網路上的東西紛繁蕪雜良莠不齊,所以我需要做非常仔細的比較閱讀,一般至少要從三個不同來源的網頁內容來證實或證偽某些觀點。」

「我常用的是維基百科,因為這個內容比較準確,另外中文版的維基百科往往是不夠用的,常常還要參考英文、德文、法文、日文等資料。」所以老師本身還精通多國語言囉?小編插嘴問,「當然我沒有這麼強大的語言天賦,但是有谷歌翻譯就好說啦!另外常常還要直接搜索各種英文資料,因為互聯網上,還是英文的資料最為豐富和準確。」這就不得不感謝網路的無遠弗屆,讓知識可以共享;此外,蒐集資料的過程雖然繁複,老師卻樂在其中,「總的來說,這種對比研究的方法,是(在研究過程中)令我印象最為深刻的回憶。」這種實證精神,相信也是為人師表最好的身教表率。 

中西合璧的柔軟筆鋒

雖然考據嚴謹,但老師的筆觸仍舊帶有文人氣息,從《一花一世界》一書中曾經出現一段仿白居易長篇敘事詩形式的文字,便可看出端倪:

上窮碧落下黃泉,唯獨輕看槲寄生,嬌嬌柔柔槲寄生,怎能傷我大明神?

天后冰心小釋懷,懇請眾神驗誓言。千百神器斬明神,雷神之錘永恆槍。

刀槍不入大明神,氣定神閒鐵布衫。天后見了眉花笑,不想激起邪神妒。

邪神洛基奧丁弟,平生最愛惡作劇。眼見明神風光好,眉頭一皺耍詭計。(節錄)

「大家從『上窮碧落下黃泉』這一句借用便可看出(有受到白居易的影響)。」竭盡心力想出這麼一段文字,可能也和老師的本業有關係,「之所以要用敘事詩的格式,純粹是為了增加小書中的文學性,或者說,裝文藝。因為純粹寫植物的書必然非常枯燥和無聊,適當穿插一些故事、文化、文藝什麼的,可能會比較有意思吧。」從這樣的敘述中,彷彿可以看見頑皮的學生嫌課程枯燥無聊不肯專心聽課,無奈的老師只好變著法子誘導學生用功,這樣的師生互動,相信也勾起了不少人青澀的回憶。

不過,雖然老師在書中用了東方抒情文體,可是最吸引他的卻是西方經典──《聖經》。「因為我喜歡基督教,而且《聖經》中的文字極為優美,比如<雅歌>中的『我妹子、我新婦、乃是關鎖的園、禁閉的井、封閉的泉源。你園內所種的結了石榴、有佳美的果子、並鳳仙花、與哪噠樹。有哪噠和番紅花、菖蒲、和桂樹、並各樣乳香木、沒藥、沉香與一切上等的果品。你是園中的泉、活水的井、從利巴嫩流下來的溪水。』這種如泉水一般潺潺流動的鋪陳的描繪十分迷人。」從這樣的描述看來,其實吸引老師的還是文字本身,這就代表語言的力量是無分中外的,而身處在這個資訊爆炸時代的我們,剛好就站在這個薈萃中西文化的迦南地,中西文字交融的結果,就產生了這本《一花一世界》。

知識要落實在生活中

既然老師對植物如此了解,那小編當然很好奇,老師是不是也會擔任導覽志工或其他相關解說員,把自己的知識分享給大家,沒想到老師很乾脆地否認了,「很抱歉的說,這種情況挺少,只是有時帶學生在校園裡看看植物。」所以對老師來說,最寶貝的果然還是他的學生,其他的就暫且靠後了;而頑皮的學生有時候不受控制,老師自然也要具備「趨吉避凶」的能力,這裡老師就和小編分享一些如果在路邊誤觸或誤食有毒植物的緊急處理步驟,「其實就是不要胡亂試吃陌生的果子就好了,甚至都不要亂用陌生的植物,比如夾竹桃全身都有劇毒,甚至其燃燒的煙霧都是致命的。若是不小心誤觸或誤食,緊急處理的話,可以用催吐的方法,就是用手指刺激喉嚨令自己嘔吐,亦可飲水助嘔,然後迅速就醫。」

在《一花一世界中》,老師提到了很多古代名人對花草的特殊愛好,這讓小編也忍不住好奇,那老師自己最喜歡的花是什麼?「梅花,傲雪淩霜嘛!」姚老師毫不猶豫的回答道。

梅花,《紅樓夢》裡對它的評價是「霜曉寒姿」。若說人與花本身有其對應關係存在,那麼歷經眾多考究,抽絲剝繭,在找到最終答案前絕不放棄的意志與過程,或許就是那抹在雪地中屹立不搖的芬芳的最終神髓吧!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拈花惹草:姚瀟語和他的植物世界
更多作家專訪,盡在作家面對面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81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