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的青蛙出去旅行了嗎?各民族神話中,關於青蛙的那些故事

Top

為什麼燕子的尾巴會分岔

首頁圖來源:Alexas_Fotos

從這個故事,你會明白燕子的尾巴,為什麼是分岔的。

有一天,偉大的神靈通知所有的動物,到他的棚屋來。能飛的動物先到:知更鳥、藍鳥、貓頭鷹、蝴蝶、黃蜂和螢火蟲。在他們的身後來了雞,飛舞著翅膀,努力跟上。然後來了鹿、松鼠、陰險的人類、貓和兔子。最後是熊、海狸和刺猬。大地每一個生靈都儘快地趕來了,因為他們都希望聽到偉大的神靈所說的話。

偉大的神靈說:「我召集你們來聚會,因為我常聽到你們的抱怨和畏懼,你們有意見,就說吧!你們希望我怎樣的幫助你們呢?」

「我不喜歡花費這麼長的時間才能找到食物。」熊說。

「我不喜歡築巢。」知更鳥說。

「我不喜歡生活在水中。」海狸說。

「我不喜歡住在樹上。」松鼠說。

最後是人,直立在偉大神靈之前,說:「啊,偉大的父親,蛇吃我的血,你難道不給他別的食物嗎?」

「為什麼?」偉大的神靈問。

「因為我是你所造的第一個生靈。」人自豪地回答。

在棚屋的每一個動物聽到人的話都很生氣。松鼠格格作響,馬蜂發出嗡嗡聲,貓頭鷹喝倒采,蛇更是發出嘶嘶聲。

「噓,安靜!」偉大的神靈說:「你是人啊,是我的第一個生靈,但我是所有的受造物的父親。每個生靈都有自己的權利,蛇也必須有他的食物。蚊子,你是一個偉大的旅行家。現在,飛吧,去找看看什麼動物的血是最適合給蛇的。過了一年零一天,你們都要回到這裡來。」

動物們又都回到了自己的家園。有的在河邊,有的在森林,有的在草原,都等待著下一次在偉大神靈的棚屋聚會的那一天。

蚊子在世界各地旅行,刺痛每一個遇到的生靈,尋找給蛇最好的血液。在他回到偉大神靈棚屋的途中,抬頭仰望天空,正好一隻小燕子飛過。

「你好,小燕子!」蚊子叫道。

「很高興見到你,我的朋友,」燕子呼叫地說,「你也要去屬於偉大神靈的地方嗎?你找到什麼是給蛇最好的血液了嗎?」

「人的血。」蚊子回答說。

蚊子不喜歡人,但燕子一直是人類的朋友,他心裡想:「我可以做什麼才能幫助人類呢?哦,我知道我能做些什麼了,」於是他問蚊子,「誰的血,你說?」

蚊子說:「人的血,是最好的。」

「這才不是最好的。」燕子說,同時他撕破了蚊子的舌頭。

蚊子嗡嗡作響,怒氣沖沖地迅速飛到偉大神靈那裡。

「所有的動物都到齊了,」偉大的神靈說,「他們都等著聽誰的血是給蛇最好的。」

蚊子想回答,「人的血,」但它說不出一句話,除了發出「喀噝噝─喀噝噝─喀噝噝噝!」的聲音。

「你說什麼?」

「喀噝噝噝─喀噝噝噝─喀噝噝噝!」蚊子氣憤地嗡嗡作響。

所有的動物都希望他說清楚,這個時候,燕子說:

「偉大的父親,蚊子膽小,不能回答你。我們來到之前,我遇見他,他告訴我是誰的血了。」

「那麼你就告訴我們吧!」偉大的神靈說。

「青蛙的血。」燕子迅速地回答,「難道不是這樣嗎,蚊子弟兄?」

「喀噝噝噝─喀噝噝噝─喀噝噝噝噝!」憤怒的蚊子發出噓聲。

「就讓蛇吃青蛙的血,」偉大的神靈說,「人不再是蛇的食物。」

蛇對燕子感到很生氣,因為他不喜歡青蛙的血。當燕子飛過蛇的頭頂,蛇就抓住了燕子的尾巴,撕破了一小塊。所以燕子的尾巴從此分岔,而人類也一直視燕子為他忠實的朋友。

Top

第一隻青蛙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人,他有兩個孩子,一對男孩和女孩,男孩叫哇─哇─呼,女孩叫哈─哈,他們常受父親的虐待。有一天,哇─哇─呼對哈─哈說:「親愛的小妹妹,你滿意和我們父親的相處嗎?」

「不,」女孩回答說,「他罵我、打我,我也不討他喜歡。」

「今天早上他生我的氣,」那個男孩說:「他拚命打我直到流出血來。你看!」

「讓我們逃跑吧。」哈─哈說。「野獸和飛鳥會好好地對待我們。他們是真心愛我們的,我們可以很開心地在一起。」

那天晚上,兩個孩子背著他們殘忍的父親離家出走。他們在森林裡發現了一個沒有住人的帳篷。

當父親發現了哇─哇─呼,和他的妹妹哈─哈都走了,非常不滿,到森林去找他們。他大聲說:「如果他們回來,我會盡我所能來使他們高興。」

「你覺得他講的是真話嗎?」狼問。

「我不知道,」蚊子回答,「他們還住在一起的時候,他從來沒有善待過孩子們。」

「狼,」爸爸叫,「我的孩子在哪裡,你能告訴我嗎?」

有一次,哇─哇─呼告訴狼說,曾經有一個人向他們開槍,所以狼不告訴他,他們在那裡。

「蚊子,」父親說,「我的孩子在哪裡?」

有一次風太大的時候,哈─哈曾經幫助蚊子回家,所以蚊子也不會說出口。

很長一段時間,哇─哇─呼和他的妹妹在森林裡過得很快活,因為沒有人罵他們,打他們,但酷寒的冬天終於來了,大地為冰雪所覆蓋。動物都走了,哇─哇─呼沒有食物可吃。死神接著來到,帶走了溫柔的哈─哈。哇─哇─呼獨自一人坐在他妹妹所在的陰暗帳篷裡痛哭,然後他很悲傷地從高山摔下,也死了。

在這段時間裡,父親一直在尋找他的孩子,最後,他看到兒子躺在山腳下。他放聲大哭,並大聲喊叫,他說,他過去如此殘酷地對待他們,真的很對不起他們。他是一個巫師,他可以讓他的兒子活回來,但他卻無法讓他又回到童年。

「你是一隻青蛙,」他對哇─哇─呼說,「你必須住在沼澤蘆葦和蒲草當中。在那裡,你會為你的妹妹哀號的發出聲音,每一次月圓的晚上,我會與你為她哭喪。我對待你們兩人如此殘忍,所以我必須獨自住在我的陰沉帳篷裡。

每到夏天的夜晚,人們可以聽到青蛙在沼澤為他親愛的妹妹哈─哈而哀號。有時候聽到一個響亮的聲音,那就是,父親哭喪的聲音,因為他正後悔著他殘酷的行為。

Top

火是怎麼被帶來給印第安人的

啊!多麼寒冷啊!風吹落了樹葉,霜的精靈隱藏在每一棵樹的北面,刺痛了森林裡每一個前來的動物。雪仍下著,直到地面全變成白色。透過雪花可以看到太陽,但太陽看起來冷冷的,因為它沒有清朗、明亮的黃色,看來就像白色的月亮一樣。

印第安人用斗篷把他們的身子包裹得更緊,因為他們沒有火。「我們怎樣才能得到火呢?」他們問,但沒有人能回答。

地上只有兩個老婦人的棚屋裡有火,她們不喜歡印第安人。「他們不能有火。」老婦人說,兩人無論白天黑夜都看守著,因此沒有人可以得到火種。

最後,一個年輕的印第安人對大家說:「沒有人能得到火,我們要找動物來幫助我們。」

「有那兩個老婦人看守著,什麼野獸、什麼鳥可以得到火種呢?」大家只有搖頭嘆氣。

這時候,有一個人說:「熊可能可以得到火。」大家也都提出意見來。

「不,熊跑得不快。」

「鹿很能跑。」

「他的犄角進不了棚屋的門。」

「烏鴉可以通過門。」

「烏鴉的羽毛是被火煙燻黑的,現在他不願靠近火源。」

「蛇從來沒有在火煙中。」

「對,不過他不是我們的朋友,不會為我們做任何事情。」

年輕人說:「那麼,我去問狼。狼可以跑,沒有鹿角,狼從來沒有在煙霧中。」

所以年輕人去找狼,他大聲呼叫,「狼啊我的朋友,如果你能得到火種給我們,我會每天帶給你一些食物的。」

「好,我可以做得到,」狼說,「去老婦人家,躲在一棵樹後面,當你聽到我咳嗽三次,你就做出一個響亮的戰爭吶喊聲。」

印第安人村的附近有一個池塘。在池塘裡有青蛙,池塘的附近住著松鼠、蝙蝠、熊和鹿。狼大聲喊:「青蛙,你躲在池塘的蘆葦裡;松鼠,你到從池塘到兩個老婦人棚屋的路徑兩旁邊的灌木叢去;蝙蝠,飛入陰影中,如果你想睡就睡,但不要閉起眼睛;熊,待在巨大的岩石後面不要動,直到我通知你可以動作;鹿,保持不動如山,直到有事情發生。」

然後狼去那兩個老婦人的棚屋。在門口,他咳嗽了一聲,一個老婦人說,「狼,進來吧,你可以靠近火。」

狼走進棚屋,咳嗽了三次,印第安人做出戰爭的吶喊。兩個老婦人迅速地從棚屋跑出來進入森林,看看發生了什麼事,狼藉這個機會從火中引了一個火把跑了。

當兩個老婦人看到狼的火把,非常生氣,立刻追著他。

「抓住它,快跑!」狼喊,把火把拋給鹿。鹿抓住火把跑了。

「抓住它,快跑!」鹿大聲喊,把火把投向熊。熊抓住它跑了。

「抓住它,快飛!」熊叫,他把火把投給蝙蝠。蝙蝠抓住了它,在天上飛得很高。

「抓住它,快跑!」蝙蝠嚷,把火把投給松鼠。松鼠抓住它就跑了。

「哦,蛇啊!」兩個老婦人,「你不是印第安人的朋友,幫助我們吧,從松鼠那邊拿走火把吧!」

松鼠快速在地上跑,蛇跳起來,想抓住火把。蛇沒有拿到火把,但是煙跑進松鼠的鼻孔,使他不斷咳嗽。松鼠不會放棄火把,一直不斷的跑,直到他可以把火把交給青蛙。

當青蛙接了火把以後,松鼠才想到了自己,他發現他美麗的濃密尾巴不再是直的了,火使它變得捲曲貼在背上。

「不要難過了。」年輕的印第安人隔著池塘說。「每次印第安人看到蜷縮尾巴在他背上的松鼠,都會拋給他一個堅果。」

火把一直在燃燒著,青蛙以最快的速度跳入池塘,兩個老婦人在後面追,當他來到河邊時,其中一人抓住他的尾巴。

「我抓到他了!」她喊。

「不要讓他跑掉!」另外一個老婦人叫。

「不,我不會。」第一個老婦人說,她沒放手,但小青蛙掙脫了,潛入水中。他的尾巴還在老婦人的手中,但火把是安全的,他迅速地過了池塘。

「在這裡──」青蛙說。

「在哪裡?」年輕的印第安人問道。青蛙咳嗽了一聲,火把從他口中出來。火很小,因為它已經燃燒了這麼長的時間,但它引燃了樹葉和樹枝,很快印第安人有了溫暖。他們在火焰周圍唱歌、跳舞。

起初青蛙很傷心,他為失去了自己的尾巴而難過;但不久他和跳舞的人一樣快樂,年輕的印第安人說:「小青蛙,你一直是我們的好朋友,只要我們生活在地上,我們絕不會對沒有尾巴的青蛙扔石頭。」

本文節錄自《為什麼燕子的尾巴會分岔?問印地安人就知道?!神話故事告訴我們的54堂另類自然課》,原作者佛羅倫薩‧侯布魯(Florence Holbrook)

分享:
今日人氣:52  累計人次:3698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