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採訪誰?舊金山人氣主播海翔與國際知名導演李安的訪談側錄

Top

平易近人的國際級大導演

撥出時間:二○○九年八月二十七日

在電影裡,最想帶給觀眾的是啟發,而不是電影的結局。──李安

李安
學歷:美國紐約大學電影製作研究所碩士。
經歷:
一九九三年作品《喜宴》引起國際注目。
一九九九年拍攝作品《臥虎藏龍》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二○○六年與二○一三年分別憑《斷背山》和《少年PI的奇幻漂流》榮獲第七十八屆以及第八十五屆奧斯卡「最佳導演獎」,是亞洲第一位,也是目前唯一兩次獲得該獎項的亞洲導演。
現職:導演。

專訪到國際級大導演李安,我的興奮心情是難以形容的,但另一方面,我又十分的不安,因為那次是我第一次獨自外景,專訪不是在電視台裡的攝影棚,所有的攝影器材以及攝影師等都是由電影公司安排。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讓我更加地忐忑不安。我只能不斷地對自己信心喊話:一切盡力而為,做最好的準備。有趣的是,當我一見到大導演時,他天生的親切感與樸實讓我原本緊張情緒,一下子輕鬆了起來,他讓我明白什麼叫做真正的大人物。 

那是二○○九年,當時,李安是為了宣傳他的新作《胡士托風波》(Taking Woodstock),而至舊金山接受媒體馬拉松式的採訪。電影公司安排一整天的媒體採訪,包括記者會以及專訪。在中場短短的五分鐘休息時間,突然我眼前出現了這位大導演,天呀,這是我生平第一次與李安大導面對面,近距離見到他,我頓時不知該如何反應,那時,我被安排專訪他的時間還沒有到,卻提前見到李安的興奮心情已讓我記不清楚,他是對我說了一句「謝謝」?「歡迎」?還是「辛苦了」?他自然流露的一句話和一個誠懇的微笑,那種平實和親切已澈底令我折服。

當天,我被安排在倒數第二場,對我而言,這不是最好的時段,我一直擔心,李安一整天下來,已回答了媒體不少類似的問題,此時該是相當疲憊,甚至不耐了吧?何況,在我之後,還有一個媒體專訪,我很擔心時間會被壓縮。結果是我多慮了,導演對於我所有的提問回答得相當用心和仔細,好像他面對的問題都是他第一次被問到的問題一樣。對我們採訪者來說,不僅榮幸而且有深受尊重之感。我也感受到,李安回答問題的態度似乎正反映了他拍攝電影的手法,予人一種細膩與精緻的印象,採訪他,真的是一種很大的享受。

李安的電影《胡士托風波》是以六、七○年代胡士托音樂藝術節為背景,他在專訪時說,他受當時流行文化的影響,被那時的無私、愛、分享和崇尚自然深受感動,再加上,他已一連拍了六部悲劇,而且「一部比一部還悲。」在《色戒》之後,他有些懷念喜劇風格的內容,所以決定拍這部純真年代的代表作《胡士托風波》。不過,他也說,人過了中年,要拍輕鬆的題材並不容易,尤其經過六部悲劇的洗禮,的確需要一些時間的磨合,才逐漸感受到自己心情上的轉變。

當我問到為何李安導演並沒有參與過「胡士托」這個年代背景,卻能拍得如此深刻?他回答得十分妙,「這就好像導演要拍吸毒的片子,但導演不必真的要吸過毒;我不是同性戀,但我能拍同性戀的片子一樣。」無疑地,李安是位對事物特別有感受力及觀察力的導演,再加上他的認真和研究精神,他的導戲功力展露無遺,令人十分佩服。

9789869525169P-88.jpg
●第一次見到李安導演,看得出我的緊張嗎?

我在專訪中的最後一個問題,其實是我的即興演出,或許在心情上,也輕鬆了些,我大膽請教了李安,為什麼許多人看了他的作品,都會有一種像「中毒」的感覺?而且他的每部片都能讓人沉思沉澱,《臥虎藏龍》、《斷背山》和《色戒》等都是如此。李安彷若也帶著「無辜」地神情回答說,其實他也不知道原因,往往,他在選材的過程中,會產生很多的情愫、聯想,並刺激他思考,在不知不覺中,一層一層地加入在電影裡。他強調,他最想帶給觀眾的是啟發,而不是電影的結局,「這大概也是讓大家『中毒』的主要原因吧!」李安導演莞薾一笑。

幾年之後,我對李安導演的作品有更進一步的理解與想法。從他最新的作品《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中,你可以看到李安大膽使用了電影史上最高幀速率,每秒一百二十幀的格式拍攝。這樣手法,不但是最新也是最大膽。全球竟沒有幾家影院的播放規格符合這樣的播放條件。在電影裡,他大膽嘗試與創新,不僅帶給觀眾的是啟發,更是帶給整個電影產業另一個新的想法與方向。李安導演的電影,永遠給的不是一個結局而是一個新的起點。

本文節錄自《今夜採訪誰?——臺灣囝仔勇闖美國的飛翔之路》,原作者海翔

秀威電影書展79折特價中
2017電影書展1000X409.jpg

分享: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159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