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鳴叫的蟬/敘述著一個個美麗的/童話,卻/無法形成白晝的詩 :丁威仁《流光季節》

Top

〈三月的適合〉

 

三月適合寂寞

適合整理空屋的孤單

適合長出一些白髮

適合尋找一個個療傷的部首

然後帶著陳舊的背包

把自己變成落石

 

三月不適合獨自看海

地圖上的雷聲

在凌晨,被沖進洗手台的漩渦

我的名字適合變老

妳卻將臉孔翻身

像是無法書寫的幾行詩句

 

而三月適合背叛。

 

適合吐一口煙圈於天冷之前

適合交纏彼此的肢體

滲出一些水的意象

於是,我坐在三月吐出的一節車廂

變成一個電話號碼

 

而三月不適合專情。

 

適合於凌晨,花朵尚未結霜的時刻

接起並不陌生的來電

講著懸疑的對白

迷失在適合宿醉的

街口

 

而三月最適合雨聲

與小提琴

 

Top

〈散文詩:妳是屬於三月的詩〉

 

妳就是詩,一首屬於四季的詩。

曾經我終日惶惶,以文字創造憤恨與寂寞,有時躺在榕樹之下,把命運交給機率,縱使凍傷,也想像自己是個時間的縮圖,於乾燥的鐵軌,總是誤點。

妳就是詩,一首安靜卻背海的季風。

而我是赤道,在炎熱的氣溫下,曬傷我們僅有的細膩,原來三月有點模糊,也有些廣闊,每一條崎嶇的路面,都被我們走成長長的詩句,走進我的影子,走進你的口袋,走進我們相視微笑的眼瞳。

妳就是詩,一首渡口與夕照奏鳴的小詩

 

Top

〈四月‧第一首詩〉

 

四月的第一首詩

上演了一則齟齬之後的

愛情物語

 

我的憤怒像鐵道上輾過的

噪音,而妳卻變成

一隻野貓

舔食絕望的眼淚

 

失控的列車

停不住,玻璃以外的

景深,每一片奔馳的夜色

都被晚風磨損

堅定的巖石,碎成

暴雨

 

這是四月的第一首

情詩,紀念了

平交道上第一起

愛釀成的

車災

 

Top

〈妳說七月無詩〉

 

妳說七月無詩

但擁擠的每一頁日曆裡

都記錄著我的聲音

 

七月是過敏的季節

我是一隻怕熱的

海豚

卻必須曬成陸地的

小魚乾

 

誰說七月無詩

難解的數獨遊戲中

我倒臥在經常填錯的格

與流沙搏鬥

而你在遙遠的東方

淋一場留白的

 

於是七月如烈酒

如妳雙手交錯下的琴聲

而時間

不斷被削去鈍掉的

端點

或許我應該找一個雷聲的午後

傳一則沉靜的簡訊

給妳

 

但東方與西邊的距離

有點蒼涼

像我褲襠上壞掉的拉鍊

一切都好焦慮

不拉起也罷

就像七月如果落下

大雪

必定是天空任性耍賴

然後萎縮

 

七月之前

我們曾一起哭泣

在一個微風揚起的早晨

我們吻遍彼此的姓名

以高音

或者低音的絮語

 

例如一隻怕冷的小貓

喜歡咬住熱

或者用一些快樂的長靴套住

尾巴

任性地甩出午後的

 

因此七月需要一首很長的情詩

以及很近的距離

一起躲避

高溫的襲擊

然後躲在時間的背面

廝守到老

 

而妳是我的一根肋骨

最尊貴的

也是最任性的…

 

Top

〈八月‧熟成──寫於情人節次日凌晨〉

 

我害怕妳割斷一條繫著

渡船的繩索

像劃開一首充滿意象的詩

 

深夜,你的微笑躲在一張舊相片中

陽台上的捕蚊燈

咬住群居的蚊

我想起昨天降雪的床沿

孤獨的麋鹿

畏光

 

誰也無法確定

誰會先變成一朵逃家的雲

我寫詩,以一隻羊毫中楷的尖端

把每個字

種在妳的眼神裡

一旦變成淚液

滴落

愛情就老了

 

渡船被落葉覆蓋

河的對岸,天光剛被鐘聲

吵醒

我只是被風吹落的月色

躺在黑色的路面

變得暴躁

 

而我不再輕易寫詩

也不再替斑駁龜裂的牆面

以青春抹色

據說妳來不及撿走的一排腳印

憂鬱,且寂寞

是那日我們一同釀造的

花蜜

八月時熟成…

 

分享: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233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