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無核家園的重要一步 台灣能源新救星就在小琉球!只不過……

Top

非核家園的希望在小琉球?

首頁圖來源:大鵬灣國家風景區管理處

即將於520上任的新總統蔡英文曾宣告,上任後將全力推動「非核家園計畫」,透過尋找替代能源、提昇發電效率、節約能源、產業結構調整、和電業自由化等政策,來達到讓台灣在2025年可以踏入無核家園,讓核一、核二與核三廠按時除役,核四廠也不必商轉,解決困擾台灣人民已久的反核議題。 

各國面臨無法廢核的最大問題,主要還是在於難以尋找到產生電力足夠媲美核能發電的替代能源、以及替代能源總是價格昂貴。以人民需求的角度來看,主動的「開源」重於被動的「節流」,目前國際間主流的四種替代能源分別為風能、太陽能、地熱能和生物燃料,皆以大自然提供的資源為來源。但並非所有替代能源就對環境無害,以植物為主的生物燃料在燃燒時會造成嚴重的空氣汙染,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每年有700萬人的過早死亡是由空氣污染造成的,而其中大量燃燒的生物質就是一個主要「貢獻者」!各國會因應自家地理環境、專長產業找尋合適的替代能源,美國戮力發展藻類生物能源、而德國與荷蘭大量興建風力發電廠。想找到低汙染又有效能的新能源,也許台灣不假他求,位於屏東外海、景緻風光明媚的小琉球,就是近年發現的最大救星!

圖1.jpg
●風力發電是全世界最常見的替代能源。圖片來源:Steppinstars

台灣目前有九成以上的能源都仰賴國外進口,且台灣民眾每人每年所排放二氧化碳更是驚人、平均達十二噸,尋找能夠降低「碳排放」的替代能源成為政府必須面對的最大挑戰。2011年經濟部在小琉球南方的海域中找到海底火山群,而研究團隊透過聲納在泥火山中探測到甲烷氣柱訊號,這也意味著其中蘊含著可燃冰。「可燃冰顧名思義就是會燃燒的冰,」台大地質科學研究所教授楊燦堯指出,在高壓低溫的狀態下,水分子會形成籠形構造,且在籠形結構中包覆天然氣水合物。這些天然氣水合物的成份以甲烷為主,又稱為甲烷水合物,其他還包含乙烷、丙烷、氫氣、二氧化碳等等。可燃冰之所以稱作「可燃燒的冰」,是因為可燃冰在常溫常壓下就會解離,裡面的甲烷氣就會釋放出來。因為甲烷氣具有可燃性,只要在可燃冰上點火觸發甲烷氣,可燃冰就會輕易燃燒起來。 

早於19世紀初,人們已經發現「可燃冰」這種物質。然而當時世人與可燃冰初次見面的印象,卻和現今號稱「21世紀最乾淨的新能源」的形象大相逕庭。1934年前,蘇聯因天然氣輸送管遭到堵塞,意外發現可燃冰的存在。當年天然氣開採技術人員認為可燃冰的分解汽化,釋放出的甲烷會影響施工人員安全。但可燃冰燃燒後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比汽油燃燒排放的二氧化碳量還少,因此使用起來有助於減少地球環境汙染,降低二氧化碳含量。

圖2.jpg
●可燃冰燃燒起來能夠產生大量能源,也因此被譽為21世紀的最重要新能源。圖片來源:RoseEnglish

這種天然氣水化合物可以在約200公尺到1080公尺深度的地層中形成。除了南北極的永凍層已發現可觀的可燃冰,美國阿拉斯加和俄羅斯西伯利亞等地區,也發現豐沛的可燃冰資源,1969年起前蘇聯就已經在西伯利亞進行開採。相對於美俄我國其實與日本一樣具備海島國家的優勢。環太平洋的大陸斜坡沉積大量來自陸地植物生成的有機物質,經過降解作用,便可生成可燃冰的主要成份氣體──甲烷。台灣正為環太平洋的島國之一,台灣西南方的大陸斜坡便具備形成甲烷的良好條件,我國能源局更早早放出振奮人心的消息:台灣西南海域估計蘊藏二.七兆立方公尺的可燃冰。就算只挖出一成,都能抵銷台灣二十七年所需的天然氣!日本以領先全球的進度,在愛知縣外海成功使用可燃冰提煉天然氣,消息一出贏得全世界的掌聲鼓勵。曾經95%能源需倚靠進口的日本,已穩當邁向自產能源國家的行列。紙面報告與實際成績都告訴我們,毫無疑問,台灣現階段成為非核家園的解答就在小琉球海域的開採! 

然而自2011年宣布消息以來,台灣可燃冰開採作業仍陷入困境,面臨「看得到吃不到」的窘境。箇中原因或可從《沙瑪基的惡靈》見得一二: 

......(P.183)駱肇修接著說:「可燃冰大多分佈在深海或永久凍土層,目前推測它在全球的礦藏量是現有石油、天然氣儲量的兩倍,但是因為可燃冰太過容易揮發,所以開採的技術一直是可燃冰能源最困難的問題。」

「如果我印象沒錯的話,我們臺灣在可燃冰的開發還處於研究階段?」唐聿問。

「比起他國,我們的起步確實很慢,」駱肇修說:「我們所內從二○○二年開始計畫調查天然氣水合物,到現在二○一四年了,還在評估階段。日本早就有研究團隊開採出可燃冰並且實際投入應用了,中國也緊跟在後,西方各國就不必提了,前蘇聯西伯利亞早就已經用了可燃冰十四年。」

謝禾良靜靜待在一旁,看似整理桌上的雜物,然而他沒有忽略恩師臉上一閃而逝的憤慨。

開採可燃冰以及相關性的研究,雖然是交給地調所沒錯,可是要真正投入應用,卻要通過經濟部、國科會的審查。去年,國科會主委對外宣布:「臺灣西南外海蘊藏二點七兆立方公尺的甲烷水合物,如果開採成功的話,光是其中一成,估計就可供全臺灣使用二十七年。」時,他就知道這些只是應付媒體的說詞。

一成可供全台使用二十七年,那麼全部的可燃冰開採成功可以提供全台上百年的供應量。

不過事實是,我們連一成都開採不出來。

二十七年,看似華麗的說詞,代價顯然是政府在權衡利益之後寧可放棄的項目。

真正開採了可燃冰只能用二十七年,就好像用畢生積蓄去買一間只能住一個冬天的別墅一樣。

就算別墅住得再舒服,一晃眼就沒有了,難道要赤身裸體躺在大街上嗎?

誰會做那麼蠢的事?

政府當然不。所以國科會說「如果開採成功的話」。

所以研究計畫一拖再拖,拖了十多年了,永遠在研究。表面上看起來好像大家都在為世界盡一份力,實際上不過是得過且過罷了。

儘管政府表面上總說追求能源多元化,但缺乏明確政策表明能源開發的優先順序,太陽能、風力、地熱,全部都跟能源局要錢,可燃冰開採這種要價不斐的能源只能被延宕。

3.jpg
●花瓶岩是小琉球的正字標記,蔚藍的海水下蘊藏著金礦般的珍貴能源。圖片來源:大鵬灣國家風景區管理處

天下雜誌曾報導,可燃冰開採我國是「幾隻小貓」對上日本的「舉國之力」。雖然世界各國對於開採、研發技術已有一定發展,但是對於開採後進行實際應用,還需要投入的設備、研究經費等,又是另一筆極高的成本。目前石油跟天然氣成本較低,開採可燃冰的經濟效應自然不及傳統能源,是開採尚未普及的主因。另外台灣追求能源多元化,卻缺乏明確的能源政策,來決定優先開發哪些新能源。也常因政府政策而調整,太陽能、風力、地熱都有在投資進行。因此十年以內難見成效的可燃冰,自然在政府、業界不願投入資源情況下付之闕如。「台灣坐在金礦上卻光羨慕別人」,是學者對現況所下的註記。最新進度,研究團隊要在2017年才能確認南海附近的可燃冰蘊藏範圍與蘊藏量,並與中油一起研究有無開採經濟效益。換言之,也可能因不投入開採的決定,而讓這些年來的努力全數付諸流水!若新政府有打造非核家園的積極作為,那麼將眼光放遠,投入更多資金在可燃冰的開發將是條艱難卻必行之路。可燃冰同樣在《沙瑪基的惡靈》這部寫實系的推理小說中佔據著重要地位,除了能源探討,作者沙棠更賦予它其他別具巧思的使用意義,勢必將讓讀者們雙眼一亮、認識到可燃冰的另一番神奇魅力。

參考資料:
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229533
http://savearth.nctu.edu.tw/index.php/green-energy/215-21.html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51158

本文節錄自《沙瑪基的惡靈》,作者沙棠。
編輯/整理:喬齊安

延伸閱讀
即將開打的能源大戰──破解核電迷思
反核不可能?為核這麼說?
核電無罪?!──專訪陳立誠《能源與氣候的迷思》上
能源解謎!多元的發電方式有利經濟發展──專訪陳立誠《能源與氣候的迷思》下

更多能源相關評論

分享: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13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