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試讀】《億萬副作用》:誰說中大樂透後,幸福就跟著上門?!

Top

01關於樂透

 

  有人說,當把一個有錢人所有的財富一瞬間掏空於無物後,過了一段時間,這個有錢人很快的就會再度匯集起他應有的財富,可能還不到當初這麼富有,但是快了,逼近了,甚至,很快就超越了。

  而當一個窮人突然擁有一筆意外之財後,過了一陣子,他大概會比原先還要來得窮,失去的更多,那是因為他還不會駕馭這筆財富,他的窮習慣帶給他的化學變化,不是樂透,而是糟透了。

  當然也有特例,但是從美國眾多樂透得主的統計資料看來,大部分的人還是無法運用這筆財富,最後反倒被財富吞噬,婚姻毀了,失去健康,或是遭遇到更悲慘的苦難。

  那天我又讀到了一則新聞,日本兩個家庭,因為醫院的疏失,把兩個新生兒搞錯了家庭,原本應該含著金湯匙的孩子被誤放在窮人家,而那位本應該在窮家庭成長的孩子,則落到了資源富足的有錢人家。

  或許有了資源,一個人可以完成更多的夢想,也或許反倒是因為他落在有錢人家,忙碌的父母只用金錢填補他的童年,其實他並不幸福。電視機前看新聞的我們,只能看到媒體的片面解讀,幸與不幸,只有那兩個孩子,還有那兩個家庭才知道。

  這化學變化太過刺激了,隨著時光輪軸的運轉,在多年後的今天,新聞報出了這醫院的疏失。

  那位本該含著金湯匙的孩子,在窮家庭的照護下,他是一位沒有顯著好成績的小小螺絲釘,沒有得到這普世社會所定義的成功,不幸嗎?新聞直說他不幸;幸運嗎?或許他在父母的愛下成長,心智健全,健康善良。亦或窮孩子放進了富裕家庭之後,剛好踩著資源飛黃騰達,成為一個可以照顧無數家庭的優質企業家?

  我們都不知道這之中發生了什麼故事,但是沒被人關注的其實是我現在腦中想的,在醫院疏失中,要負擔責任的那位護士,不知道她得知多年前的一個疏忽造就了兩個家庭不一樣的人生後,會有多大的衝擊跟懊悔。媒體不追究,觀眾當然也只能繼續無知。

  有錢跟沒錢,跟能力有關係嗎?我想是的。那一個人追求卓越的過程中,背景資源重要嗎?我相信是很重要的。但是有沒有特例呢?

 

  我相信一定有的。

  因為那個人就是我,阿純。

 

  我是阿純,長的不醜也不特別帥,就像你鄰居家的小孩,就像你搭捷運時擦身而過的路人,不會特別讓你抬頭多看兩眼,但是至少你撞到我,還是會說聲抱歉,那樣的平凡又正常。

  我生在一個最棒的世代,是的,我想強調的是,我這個年代是末代聯考,學測的前身,一樣要填鴨式的受教育,然後卯起來寫模擬考卷,人生就在那單選複選以及答案寫無解的畫面上停留駐足良久,考試,是童年以來每每想到都會皺眉頭的陣痛。

  接著上大學不久,過個一兩年,媒體已經高呼大學錄取率破百,好不容易上了大學,大家都說在路上出了一個車禍,可能就死了兩個大學生跟一個碩士,而肇事的那位是博士生,因為大家文憑都很高,滿街跑。

  而當我們這世代的人即將要到社會上躍躍欲試的時刻,科技公司的股票費用化,科技新貴這位置輪到我們來坐的時候,已經是科技碗稞了,沒有股票領,分紅也越來越少。

  然後金融海嘯爆發,我們必須去面對一個經濟衰弱的市場社會。不知道為什麼輪到我們的時候,就開始很多困難與競爭,難怪從小大家都說我們是未來的主人翁,輪到我們的世代就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漲其房價,冠上草莓族名,吃其塑化劑與毒奶粉,然後癌症三人就出現一人。

  好險,我們可以看著電影《悲慘世界》(Les Misérables)來呼應一下「悲慘」,而且電影特效比早期好很多。

  好險,我們有號稱做公益,但是卻對我們大多數人從來不救濟的彩券,只要一券在手希望無窮,帶著希望過日子總是好的,畢竟《祕密》(The Secret)這本書中教我們的是,我們多了解一下吸引力法則這件事情,作者抽版稅絕對可以抽到我們結帳的貢獻。

  所以這個世代的我們,不管大家堅不堅強,我是努力定了,我不怕自己不優秀,我只怕自己不夠努力,而失去可以優秀的機會,所以我遇到任何事情都很努力。

  慶幸的是,努力沒有白費,我一路都是考著第一名,念著第一志願。這有什麼好處呢?在台灣,你愛護小動物,或是扶老奶奶過馬路,其實都絕對沒有比「好好念書」並且「念好書」這件事,會被稱做好孩子的次數還要多。因為路上遇到老奶奶過馬路機率不太高,但是考試考好絕對是屢試不爽。

  不會有人管你流體力學那門課是不是曾經作弊過,頂著台灣大學,我就是被三姑六婆過年時刻誇獎吹捧的好孩子。

  從小到大所有人都愛問你念哪裡?你考第幾名?卻沒有人會問你快樂嗎?

  不過無妨,透過這世代唯有讀書高的風氣,我也得以運用政府給頂尖大學五年五百億的經費,讓我在學校按著滑鼠,遙控著機械手臂來代替我做實驗,安全方便,更不需要熬夜,這都是好成績好學府換來的資源。

  那麼流體力學我有作弊嗎?有的!我把我的答案偷偷塞給身旁的好朋友阿燦,讓他可以至少少當一科,那麼我也功德無量了,不然他暑修越多,陪我打籃球的時間就會變少,義氣、球友、做功德,三種願望一次滿足。

  阿燦是我最好的朋友,除了成績不太好純粹是因為他太混之外,在我面前最顯著的形象就是總喜歡喊我麻吉,總覺得他會成為我最好朋友的很大原因,就是他一直不斷的叫我麻吉,另外我想他應該也是世上唯一真心欣賞我、崇拜我的人,因此也是最聽我話的人。

  麻吉喊著喊著,好像凡事我不幫幫他,就不符合「麻吉」這邏輯,因此,潛移默化的相處後,我似乎下意識的就是該默默照顧這個傻瓜,這位永遠挺我的麻吉。

  就在研究所畢業前夕,研究室的大家聚在一起看《24小時反恐任務》(24)。

  當影集中的傑克(Jack Bauer)神奇的擊破所有恐怖組織的當下,我獨自在隔壁研究室默默看著網頁上的大樂透號碼,下巴快要掉下來的重新細數了一遍。

  一字不漏。

  我竟然中了台灣史上最高金額的樂透,二十億!

  在震驚之餘,我還聽到隔壁研究室的阿燦看影集太過激動的大喊:「喔!傑克!炸彈要爆炸啦!」

 

  是啊!Boom!

  我果真生在一個最棒的世代!

 

Top

02 吼叫研究所

  畢業在即,我的碩士論文就快寫完了,天天不是埋首做實驗就是整理論文數據,這陣子不知道為什麼,碩士班同學們都進入了撞牆鼓噪期,內心激動又緊張不已,每個人都像在百米跨欄賽的最後十公尺衝刺,大家努力的跳,深怕一個不小心撞倒了跨欄,延畢!

  而跨過去之後,暗爽跨欄沒倒的人,一方面又擔心速度不夠快,這秒數不夠,實驗失敗!

  研究室與研究室之間的長廊,常常會不時聽到各實驗室內發出的怒吼與慘叫聲,偶爾還會嚇壞來送飲料外賣的人。

  阿燦是最常慘叫的人,但是其實他是最沒必要慘叫的,因為他選擇了一位長期在國外管不到他的指導教授,而他的論文也比較沒那麼注重實驗結果,反倒是為了統計學上的意義,他總是在打工還有打球之餘,瘋狂地在路邊做問卷。他會推推臉上的粗框眼鏡,非常禮貌的與街頭美眉搭訕,阿燦傻歸傻,最拿手的利器就是臉皮厚。

  那大量的樣本數與回收問卷使他的論文在街頭逐漸成型,結果斐然,可以驗證大量的理論基礎,也可以延伸出巨觀的圖表與概念。

  口試委員與未來引用他論文的人,唯一不知道的事情是,這些問卷樣本只鎖定在長得要很好看、並且值得搭訕的正妹樣本群組裡,這些女孩們在論文中唯一最真實的貢獻,就是阿燦在謝誌上寫的那句:「感謝為寄情於問卷的我提供寶貴意見的人們,感謝為醉心於研究的我提供建言的人們。」

  阿燦研究輕鬆做,而他修的所有課程都靠我的「友情贊助」,無論報告還是作弊,我當然不忘拉他一把。

  那為何阿燦還需要在實驗室裡跟我們一起鬼吼鬼叫呢?只有兩個單純原因,一個是聽到我們研究同袍們的慘叫,他呼應的叫一下,就像是一隻狗仰天長嘯後,遠方的其他狗兒聽到,也會高呼一聲的回應,這是公狗本性使然。另一個原因更單純,就是因為學校網路不穩斷線,使他下載到一半的A片就這樣下載失敗,還是公狗本性使然。

  「哼!一群笨蛋!」一個個性像男孩的直爽女同學,每每聽到我們的紛紛亂叫都會唾棄的小聲低語,我們都認為她這句微小低鳴也是我們喊叫的一份子,畢竟她也正在這痛苦的求學關卡中辛辛苦苦的前進。

  雖然總是大剌剌的沒有矜持與淑女風範,但是這位名叫小舒的女孩是個身材姣好又有可愛臉龐的美女。

  不過只要多說兩句話,天使臉孔魔鬼身材就會瞬間消失於無形,因為她粗魯的態度與生氣扭曲的表情,會讓她馬上變成「全身殺手」。

  「背影殺手」是指背影好看,但是一轉身就會讓人倒胃口的落差,那顧名思義,所謂「全身殺手」就全身都很美好,只要別開口就好。

  千萬別與她交談,或是聞到她的味道。她印成海報、做成公仔或許會很暢銷,但是絕不能唱歌與錄節目,還有如果調配成香水應該可以避邪,小舒就是這樣很多矛盾集於一身的女子。

  自從中了這神奇的樂透之後,我的生活不再神奇,在強大的壓力與煩惱下,我已經過了一週寢食難安的生活了,我以為只有在睡夢中可以得到些許平靜,夢魘反而讓我醒來一身冷汗,醒著又不得不去思考,我該怎麼辦?

  煩著惱著,生活還是要繼續下去,我在實驗室拿著滴管,把溶劑緩緩的從棕色玻璃瓶吸出來,我看著這個叫做正己烷的透明液體,心裡納悶著,這恐怖的化學溶劑,可以把土壤中的有機物給萃取出來,這樣毒的狠角色,女孩們卻喜歡把這狠角色與更多其他狠角色往她們的指甲上塗,然後叫稱它們為「指甲油」。

  想著想著我腦中的杏仁核似乎開始召喚我放空,然後一不小心我把這狠角色滴到了手臂上,一陣涼意,不到兩秒,那滴正己烷已經揮發散去,我想一定也有些許滲進了我的體內,有如昨夜的炸彈已植入我的心底最深處。

  原先的論文實驗壓力,還有連午餐想不到要吃什麼都會讓我暴怒的情況,突然間都消失了,這幾天我竟然完全沒有亂吼亂叫,因為我外套胸前的口袋裡靜靜躺著一張讓我成為億萬富翁的入場券,而我接著該做的事情就是去把它兌現。

  我開始迷惘了,我站在原地開始思索,我正在碩士班中接受挑戰與訓練,是個可以找到好工作的跳板,好工作可以賺到更多錢,然後讓愛我與我愛的人獲得更好的生活環境。

  而現在我胸前的這張紙已經迅速超越了這些,我可以完成很多夢想,我可以買到很多我想要的東西,我可以幫助更多人,不!我甚至可以改變這個世界!

  那麼我可以有力量讓我生長的這一個世代,變得不那麼詭異嗎?

  心跳越來越快,這一切真的太不切實際,我還沒準備好,我該如何運用這筆財富?我的人生會變得更糟嗎?我該告訴誰?我親愛的爸媽?我那總是逃學、總是讓人擔心的弟弟?

  阿燦?不,這筆錢會毒殺他的。

  我的心跳越來越快,呼吸開始困難,胸腔好像被一頭大象給壓了,原來那滴正己烷的毒力這麼的強烈?別自欺欺人了!塗在指甲上的女孩們都活得好好的。

  自己清楚是我胸前那顆炸彈作祟,彷彿那二十億的大量鈔票從天而降,像是漫天飄雨與滂沱大雨同時落下,層層堆疊把我掩埋,我的胸口感到越來越沉重,腦袋越來越空白,我開始暈眩,我開始昏頭了,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與處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眼前目光越來越模糊……。

  I don’t know how to deal with……。

 

Top

03 雜草叢生海尼根

  「麻吉!麻吉!你醒醒啊!」阿燦歇斯底里的不斷喊著,一邊搖著我的肩膀,一下又雙手抓著自己的頭髮,露出驚慌的面容,我盯著阿燦,腦海浮現一絲感受:「為什麼阿燦要壓在我身上?」下一秒我才意識到原來我昏倒在地上了。

  「天啊!你還好吧?我們來找你吃午餐,沒想到你竟然躺在這裡。」

  突然一陣痛楚,小舒用手大力的拍了我的頭,母夜叉的表情嚴厲道:「喂!阿純,你嚇死我們了!你怎麼啦?」

  被打了一下,似乎頭又開始昏了。

  「我,我好像剛剛被卡車撞到頭。」

  母夜叉聽完繼續對我瘋狂亂擊。

  「而且卡車有點臭!」

  小舒繼續對我猛亂攻擊。

  「啊!應該是垃圾車!」

  啊……又是一陣痛楚。

  或許幽默就是我生在這最棒世代中,唯一的慰藉,畢竟老天爺對我也太過於揶揄,在我人生還在起步的起始點,就先對我下了猛藥。

  我與阿燦、小舒跑去一間特別的小店吃中餐,那是一間除了台大的小福跟小小福(台大福利社的別名)之外,我們最常去的地方。

  這家店生意不太好,座落在公館台大附近,巷子中的巷子,非常不顯眼,唯一還看得清楚的就是那一輪明月般的海尼根 Logo 招牌。

  店外有許多雜叢茂密的植物遮掩,因此店內總是暗暗的,即使晚上開燈,也是選用很小顆又昏黃的傳統燈泡,而店內的擺設凌亂中帶著秩序,到處都是老舊的電影海報、黑膠唱片,還有大量的奇怪擺飾。

  像是店裡除了有一尊將近人一半身高的復活島摩埃石像,還有一尊戴著鯊魚頭造型毛線帽子的埃及法老王雕塑,而旁邊又放了一台射飛鏢的機器,這所謂凌亂中的秩序,就是實際上是一大堆雜物垃圾,但是通通擺在對的位置後,讓畫面整個協調又悅目。

  實在不知道這家店叫什麼名字,只好有邊念邊,沒邊念中間,選擇唯一可以辨識的地方之後,我們都稱它作「海尼根」。

  整家店只有一個人,老闆、廚師兼服務生,人很隨性,常常就是突然端出來一盆爆米花,然後一臉無所謂的說:「老闆招待!」也就是這樣豪邁有意思,才讓我們這幾位同學特別喜歡來這裡光顧。

  這位老闆是阿康大哥,是個滿臉鬍渣的中年男子,放蕩不羈的模樣像是個已經見過大風大浪的人,搖滾樂手的頹廢穿著卻有穩重雅痞的韻味,這樣的痞樣,說起話來卻總是不按牌理出牌又富含耐人尋味的哲理。

  我們都直接稱他為康老闆,他是我們的大哥,也是我們的心靈導師,是餵飽我們的肚子之餘,也回答我們對人生的疑惑、照顧我們的大家長。

  「康老闆,你知道嗎?今天阿純竟然昏倒在實驗室耶!」阿燦一進到店裡就迫不及待跟老闆分享,因為老闆總是會有很奇怪的反應與對話,讓人嘖嘖稱奇。

  康老闆把嘴裡的菸拿下來,呼了一口氣後準備要說出大家期待的話語了。

  靜默了五秒,沒想到康老闆只淡淡說了一句:「喔!」

  阿燦一副不甘示弱:「喂!康老闆,昏倒是件很大條的事情耶,你怎麼都不在乎?」

  老闆才開始娓娓道來那句「喔!」的延伸。

  「喔!你們家智慧型天才應該是念書念太多了,念到腦袋燒壞掉了,不錯不錯!一旦你變成白癡的時候,你也會快樂很多,傻人有傻福,笨的人都當老闆,老闆們唯一聰明的地方就是會雇用你們這種高材生幫他做事,傳直銷也是,Top sales 上面的線頭,也就是賺翻天的組頭囉!學校什麼都會教,就是沒教你如何當老闆。」

  「有道理,老闆,那我來你這打工吧!跟你學學如何當老闆,先有我這得力助手,我可以把你的摩埃石像未來升級成純金打造的摩埃唷!好了!別鬧了,老闆今天有上次那個蟹味餛飩麵嗎?」我此時的昏絕對是餓昏的昏。

  人是個缺什麼補什麼的自然動物,孤單時缺個伴,渴了想喝水,當然現在肚子餓,內心就只有想到吃的,就算我有了二十億,這個當下,我就只想要來一碗熱騰騰的蟹味餛飩麵,其他都不要。

  小舒可能因為被我開玩笑開得太嚴重,到店裡以來一直很沉默,默默的吃東西,默默的玩手機。

  後來阿燦以方便搭訕正妹為理由,找小舒陪他一起出去做問卷,這樣一來那些街頭正妹就會比較沒有防備心,而阿燦似乎也知道小舒心裡悶悶,找她出去散散步也好。

  他們倆還沒走到店門外,小舒趕緊小聲湊過去詢問:「阿燦,我的味道不好聞嗎?我真的有很臭嗎?像垃圾車?是我口臭嗎?我……。」

  「啊唷!沒有啦!阿純只是……。」

  其實人在有煩惱的時候,很多的感官都被封閉了,食之無味,走路沒看路,像個殭屍一般的活著,或是在工作壓力下,忘記微笑,忘記抬起頭觀察一旁盛開的花朵。

  但是有時候卻是相反,格外的敏銳,像是內心剛受創傷的人,可能獲得一絲安慰、一句簡單的問候,就感到無比的溫暖與重要,失戀的女生可能比較好追,一個機車輪胎爆胎的人,抬頭用眼睛搜索機車行的速度也會無比用力。

  可能由於中了樂透,讓我思考了是否該保密,還是要與朋友說、尋求意見的事情,因此我今天對於阿燦的任何動作與反應都格外的觀察細微。

  或許就是如此,他們即使壓低了音量,我還是聽到了他們倆談論到我用垃圾車開小舒玩笑這件事。

  其實不難猜,阿燦之所以喜歡搭訕正妹做問卷乃是天性使然,但是要到一大堆電話卻從來不曾打過,是因為他真正喜歡的是小舒。

  而小舒被我開個小玩笑就在意的不得了,透過以前與她的種種互動,我也不難知道,小舒默默的在暗戀我。

  依我與阿燦的麻吉交情,再加上小舒一開口說話就把她魔鬼身材化為烏有的神奇 Tone 調,我要是與小舒在一起,這不只是雙輸,而是三輸。

  兩個痛苦的男人輸,外加一個小舒,就是三輸了。

  他們倆人的離開,正好讓我有跟康老闆取得解惑的機會。

  「康老闆,假如你中樂透,你會怎麼樣?」我直接切入主題,詢問這位海尼根店裡的蘇格拉底。

  「喔!不怎麼樣啊?」康老闆的手上已經改拿雪茄了。

  「什麼是不怎麼樣?」我繼續追問。

  「嗯……中樂透唷!那我應該就跟現在一樣,沒什麼變化吧!繼續開店,繼續給你們爆米花,明天一樣走到對街的比利時啤酒吧買罐啤酒喝,我的生活已經是樂透啦!哈哈,不然……剛剛你說純金的摩埃這 idea 不錯,我想要一尊用磨好的咖啡粉砌成的摩埃,那一定超級香,還要是黃金曼特寧唷!店裡放一尊,簡直就像吸毒!喔!Magnificent!」

  「咦!其實我可以今天就來做做看啊,也不需要中樂透才能做啊!哈,我真笨,我果然是當老闆的命!阿純,你今天有空的話就來幫我磨咖啡豆吧!」

  「我下午還要回去趕論文啦!你難道沒有更遠大的夢想,超想要的東西,或是最想幫助的人嗎?還是你沒有想改變這個世界的一些想法嗎?」我繼續問,但是我心裡還在想這個黃金曼特寧摩埃感覺應該很不錯。

  這時候一隻戴著鯊魚頭帽子的黃金獵犬從店內暗處走了出來,還拉長著身體伸了個大懶腰,然後跑過來很友善的聞我,牠是店狗鯊鯊。

  一語驚醒夢中人,老闆驚呼:「啊!有!如果我中樂透,我要找最強的醫生團隊讓鯊鯊去做髖關節手術,聽說黃金獵犬都有髖關節毛病,以後要好花多錢耶!」

  「嗯,這真是好主意!不過鯊鯊的髖關節手術,好像不用中樂透也能做吧!」我接著說。

  老闆一席話,讓我又再度聯想到新聞媒體常常報導樂透得主的一些消息。

  樂透得主有兩種類型,一種是馬上拋下眼前工作,另一種是隔天繼續去乖乖上班,無論是趕緊有所行動的,還是淡定不動明王,經過追蹤分析,繼續去上班的人,通常有較高的智慧去運用這筆錢,他對生活現況並不會不滿,只是他更有本錢去完成他未來的目標,或是更無後顧之憂的安排人生規劃。

  至於馬上把老闆開除的人,在終於得到幸運女神眷顧後,幸運 NIKE 鞋他已經不想穿了,通常還會大動作的搬入豪宅、買跑車,然後演變成黑道的追殺、親友借錢的風潮,最後是原先生活的大幅改變。

  想到這邊我才發現我被媒體影響至深,盡信書不如無書,媒體開我眼界,會不會我的目光也被媒體侷限?

  我有了這二十億後,是不是會把我更多原來的潛在可能性給抹煞了?我一直很努力的人生會不會因此鬆懈?還是我會給親友帶來更多現實利益上的試煉,那些接近我的人已經不是愛我,而是愛我的錢了?亦或我可以提供更多資源讓親友們去實踐他們更多的人生願望?而我也可能是把他們原有的幸福人生給抹煞的那個人?

  這顆億萬不定時炸彈的分支,安裝在哪個人身上都顯得更加不定時,更加難讓人預料後果。

  我想我其實一開始就已經決定了,只是人往往喜歡聽別人說自己想聽到的答案才願意承認,也就是帶著答案來問問題,我問康老闆,其實也是想聽到他這麼說,而他這麼說我也不感到意外,反正他總是那樣的確定,那樣的一副見過世面了無遺憾的模樣。

  總之我決定二十億身價這秘密我要保留,我需要更多時間與思考,再來好好運用這筆財富,當務之急,應該是先了解如何把這樂透彩金給兌換下來,並且置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

  我會繼續回去當我的死研究生,好好把實驗做完、論文寫完,我相信我現在就放棄的話,未來一定會後悔,念書是我自己的選擇,指導教授我自己挑的,學校我努力考到的,我想不到有什麼理由,不把這殿堂教我的一切,完整的學完。

 

  不為那文憑,只為這場旅程。

  就這麼辦吧!

 

  想清楚之後,那些我求學一路上拿到甲級證照、技師證照、英文檢定,甚至是奧林匹克數學競賽獎章,突然間就像下市公司的股票,成為一張張的壁紙,但是這過程中,痛苦與榮耀,汗水與微笑,就像一朵朵曇花,至少也曾剎那間綻放一下,有過那段芬芳的肯定,足已。

  我走進店內吧檯,開始研磨兩瓢黃金曼特寧咖啡豆,老闆笑著點點頭,摸摸鯊鯊的下巴。

  我胡亂在那昏暗的店內掃視,發現了一捆雙面膠,接著我拿雙面膠將店內的摩埃石像的臉上貼了兩條,一條在額頭,一條在下巴,儼然是要摩埃 cosplay 一下賽德克‧巴萊,去除了雙面膠皮,我拿湯匙把磨好的咖啡粉緩緩灑上去,兩條雙面膠黏住了香氣四溢的黃金曼特寧。

  「咖啡粉摩埃!完成!恭喜康老闆完成了夢想!」我朝向康老闆用手做了軍人敬禮的動作。

  「阿純,誰木寧,案子誰!(謝謝的客家話)」康老闆淺淺微笑著,做了一個紳士跳舞前的邀舞動作致意,然後牽了鯊鯊去聞摩埃石像。

  海尼根店內蔓延著曼特寧的香味,夾雜那苦味,也讓我迷惘困惑的心情,有了沉澱的依據,煩惱也就隨著這股味道漸漸散去。

分享: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118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