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一隻叫討厭的狗

首頁圖來源:Pezibear

討厭是一隻狗。

沒錯,這隻狗的名字叫討厭。

討厭是莎莎的阿銓表哥家養了多年的狗,牠的品種是日本土狗,身上長滿灰黑色的短毛,外型和台灣土狗沒什麼兩樣,只不過阿銓家的討厭這一向不必煩惱抓賊任務,因此長得胖了點。

說起討厭開始準備要認識莎莎的時候,已經在阿銓家待了五年,早已是阿銓家的一份子了。

討厭很聰明,圓圓大大的眼珠子,經常骨碌碌的轉著。牠隨時盯著巷頭巷尾屋前屋後,擔負起牠看家的重責大任。討厭也很機伶,分得清楚哪些人是阿銓家的親朋好友,哪些不是。每當阿銓家的親朋好友來了,討厭就會亦步亦趨的,跟著客人腳邊嗅嗅。好像是說:「好,我認識你,你通過檢查,可以進去了。」

如果是更熟悉的,像是莎莎一家人,或是隔壁鄰居,討厭通常只是遠遠看著。那樣子,就好像這些人都領有通行證,免除檢查通關的必要了。

但如果是不認識的人,誤闖進阿銓家的巷子;或是第一次來拜訪阿銓家的朋友,很會認人的討厭,對於不曾見過面的「生人」,一定是大老遠就狂吠不停。

「汪汪汪。」通常和從屋裡傳出的「討厭,討厭。」混雜一起,直到阿銓一家人從屋內出來探探究竟。

「喔,是×××啊,好了,討厭,不許叫了。」討厭只要看到主人和來人閒話起家常,牠就知道這是主人家的朋友,也才會停止對陌生人的安全檢查。

可是如果阿銓一家探了頭後,是皺著眉直著眼睛不說話的看,討厭自然明白那是真正的「陌生人」,也就不對他客氣,繼續不斷的對那人吠,直到陌生人怕了,轉身離開,討厭這才大大喘一口氣,暫時解除警備。

除了這些特殊狀況,討厭大多數時候是安靜的,安靜到會讓人家忘記牠的存在,連阿銓一家人有時也會突然想起大半天沒聽見討厭的聲音,才慌張的找著討厭。

「討厭,討厭,你在哪裡?」

「討厭,討厭……」

通常討厭聽到主人找牠的訊號,牠一定立刻放下「手」邊的工作,用最快速度跑到主人面前「報到」,哪怕是牠正在解決「排泄」的大事,也會盡快完成。

這麼安靜的討厭卻是容易引起騷動。

情形是這樣的,當家裡來了客人,喜歡有伴的討厭也喜歡去湊熱鬧,只要跟在人後隨著進到屋子裡,就能在熱鬧中「身歷其境」了。看著看著,聽著聽著,討厭也會「不甘寂寞」想插上一「腳」的悄悄靠近客人身邊,客人常常因此被牠驚嚇到呢!

「唉唷,嚇我一跳。」

「討厭,沒禮貌。」

其實討厭只是想要有人和牠玩一玩,可是阿銓媽媽要幫忙看店,阿銓的哥哥上國中功課又多又忙,忙得沒空理討厭,而阿銓雖然才小學四年級,可是他也很忙,忙著和堂兄弟姊妹玩耍。他們都只是偶爾想到時逗逗討厭,再來就是給討厭吃飯時,才會出聲喊一下:「討厭,來吃飯囉。」

其他時候,阿銓一家人各忙各的誰也不理會討厭,討厭真是寂寞極了。

所以客人來的時候,牠總會喜歡在旁邊湊熱鬧。

Top

名叫莎莎的小女孩

莎莎的媽媽是阿銓媽媽最小的妹妹,她們姊妹的感情很好。放假的時候,莎莎的爸爸媽媽常去阿銓家,所以自從莎莎在她媽媽肚子裡時,討厭從阿銓媽媽和莎莎媽媽的對話裡面就知道,以後會有個可愛的娃娃來玩囉。

後來莎莎媽媽的肚子慢慢大了起來,每一次去阿銓家,討厭都會跟前跟後的,像是在保護莎莎媽媽一樣。莎莎媽媽還跟阿銓媽媽說過:「你們家的討厭真可愛,都默默跟在旁邊,好像當保鑣喔!」

討厭聽到人家讚美牠,尾巴就翹起來,耳朵也豎起來了。

阿銓媽媽說:「討厭很聰明,牠知道妳肚子裡有寶寶,牠要保護妳,保護寶寶。」

「討厭,小娃娃生下來以後,你就可以和小娃娃玩了。」莎莎媽媽這樣對討厭說的時候,討厭高興得繞著莎莎媽媽的腳邊轉個不停,就像興奮的小孩一樣。

「好了,好了。討厭,別再轉了,我知道你高興。」莎莎媽媽如果沒有這麼說,討厭恐怕還會繼續轉吧!因為牠實在太高興了,就快要有一個小娃娃和牠玩了,牠要開始傷腦筋了,要好好想想怎麼和小娃娃玩。

討厭一天等過一天,每次莎莎媽媽來玩的時候,牠就發現莎莎媽媽肚子比前一次又大一點了,討厭因此一天比一天快樂。

莎莎媽媽終於生下小娃娃了。

小娃娃是個小女孩,有一雙大大的眼睛,模樣可愛極了。莎莎媽媽和爸爸給小娃娃取名叫做莎莎。

莎莎生下來後,他們一家人還是常常到阿銓家來玩。

莎莎第一次到阿銓家的時候,是被莎莎媽媽抱在手上。討厭看到好久沒來的莎莎媽媽不一樣了,她的肚子變平了,臂彎裡躺個小東西,討厭聽大人們的說話,就知道莎莎媽媽臂彎裡的小東西就是要和牠一起玩的小娃娃,牠好興奮,一直往前鑽去,想好好看看小娃娃。

小小的莎莎裹在一條粉紅色的大毛巾裡,討厭什麼都看不到,就一直踮腳往上跳躍,牠想看一看小娃娃,牠想和小娃娃玩。

「討厭,去旁邊,小娃娃要喝奶。」阿銓媽媽驅趕討厭。

討厭悻悻然,無精打采的蜷縮在門邊。莎莎媽媽不是說小娃娃生下來就可以和她玩?

討厭偶爾豎起耳朵,很專心要聽聽大人在說些什麼?大人們說了很多,都是關於是小娃娃的事,很奇怪,討厭都沒聽到,大人說到關於牠和小娃娃玩耍的事。他們到底什麼時候才會談到?

討厭找到機會就抬起眼睛,仰頭往上想看一眼莎莎媽媽懷裡的娃娃,但總是只看到一團粉紅色的毛巾布包,其他什麼也沒看到了。

討厭很有耐心,一回等過一回,牠一直沒有機會好好看看小娃娃,但是牠不氣餒,牠還是在等待好時機。

有一次,莎莎喝完牛奶睡著了,莎莎媽媽沒把莎莎抱進阿銓媽媽房間的大床,莎莎媽媽隨手把莎莎放在沙發椅上,再蓋上一條小被子讓她睡覺,然後莎莎媽媽就上洗手間去了。

這真是個大好時機。

莎莎媽媽前腳剛踏進洗手間,討厭馬上跟著站起來,咧嘴喘氣的興奮樣子,簡直和「如獲至寶」沒兩樣。

可不是嗎?終於有機會可以好好看看小娃娃,對討厭來說睡得正香甜的娃娃真是寶貝啊!

小娃娃閉著眼睛在睡覺,她睡得好甜好香,小小的嘴巴流出一點點白白的牛奶,紅紅圓圓的小臉蛋真是可愛。討厭來來回回輕輕嗅著,牠聞到小娃娃身上的香氣,牠伸著長長的舌頭,真想舔小娃娃一下,只要一下下就好!

討厭靠著沙發越靠越近,舌頭準備向前伸去,就在那一點點猶豫不決的時候,莎莎媽媽已經上完洗手間。討厭心一虛,緊挨著沙發趴了下去,舌頭無力的貼在前腳上。莎莎媽媽一踏出洗手間就看見靠在沙發旁的討厭,頭稍微仰起來,睜著圓圓的眼睛望著莎莎看,看得很入神。

莎莎媽媽摸摸討厭的頭微笑說道:「討厭,你要做什麼?想看娃娃啊?娃娃在睡覺,不能吵她唷!」

聽了莎莎媽媽的話,討厭馬上從地上站立起來,睜著骨碌碌的眼珠子,大方但安靜的盯著莎莎看個不停,好像跟莎莎媽媽說:「我會照顧娃娃,我不會吵娃娃!」

其實,討厭是盼著莎莎趕快醒來,牠要和小娃娃玩玩,牠該給小娃娃什麼見面禮呢?舔她一下嗎?

「噢,莎莎醒了呀!」莎莎媽媽的話像一針興奮劑,討厭立刻從地上彈跳起來,牠看見小娃娃有一雙清澈靈活的大眼睛,正溜轉看著牠呢!

討厭的心臟怦怦跳著,小娃娃看著牠笑了,討厭好滿足喔!

莎莎睡醒後,莎莎媽媽把莎莎抱在胸前,莎莎的背靠在她媽媽身上,用瞇瞇笑的眼睛望著討厭,兩隻小手在空中抓著。

小娃娃要抓什麼?是我嗎?討厭不作他想就往前靠去,可是莎莎媽媽卻把小娃娃往裡面移去。

這是做什麼?沒禮貌喔!人跟人見面都要打招呼,不是嗎?

喔,我不是人,不過人跟「狗」初次見面也要問個好才有教養嘛!討厭又無趣的俯臥下來。

討厭心裡正嘀咕的時候,莎莎媽媽抱著莎莎又坐正,並且握著莎莎的小手,指著趴在地上的討厭,幫他們做介紹:「莎莎,這是討厭。討厭喔!妳長大一點,討厭會陪妳玩喔!」莎莎媽媽接著又對討厭說:「討厭,這是莎莎。以後,你們是好朋友喔!」

討厭推翻剛剛自己的評論,另外再下一個結語,我就知道,莎莎媽媽一定會把莎莎教養成一個有禮貌的小孩。

當討厭聽到莎莎媽媽說,以後牠和莎莎是好朋友,高興得一骨碌的從地上站起來,晃著長長尾巴,一直想嗅一嗅跨在媽媽膝蓋上,莎莎可愛的小腳ㄚ。

這時,剛從房間出來的阿銓媽媽在旁邊也補了一句:「討厭,莎莎是妹妹,要幫忙照顧莎莎,不可以欺負她喔!」

討厭轉頭看看阿銓媽媽,很快又轉回去看莎莎,牠搖著尾巴,咧著嘴,高興得口水都快滴下來。

莎莎是妹妹,莎莎是好朋友,要照顧她,不能欺負她唷!這些話牠會一輩子記住的。

莎莎一天天長大,有時去阿銓哥哥家時,爸爸媽媽把她抱在手上,她會伸手要摸討厭。爸爸和媽媽都擔心莎莎用抓過了討厭的手,又去抹自己的臉,或是放進自己的嘴巴裡。所以這種時候,爸爸和媽媽都會把莎莎的小手緊緊抓住,並且大聲喝斥討厭:「討厭,走開,到外面去。」

要不然,爸爸媽媽就是把莎莎抱得高高的,將她和討厭隔離,然後一邊叮嚀討厭:「討厭,不可以過來。」

討厭眼睛上的皮全皺在一起,好像人們皺著眉頭一樣,一雙眼垂成八字,那樣子沮喪極了。討厭完全搞不懂,媽媽和爸爸為什麼要把莎莎抱得高高的,牠不是「壞人」,牠是阿銓家的「家人」。

討厭更不懂的是,莎莎明明想要跟牠玩,幾個大人怎麼都沒注意到,莎莎不是都咧嘴對牠笑,難道他們都沒看到嗎?

莎莎的媽媽不是說過,牠和莎莎是好朋友?

那……怎麼是這樣的?

Top

莎莎和討厭

莎莎開始要學走路時,大人就讓她坐在螃蟹車裡,滿屋子到處逛。如果逛到討厭旁邊,莎莎一伸手就抓住討厭脖子上的短毛,並且抓得緊緊的,每當大人把莎莎的螃蟹車拉走時,莎莎手上都順便抓了一撮討厭的毛。討厭其實痛得眼淚都快流出來,可是討厭記得阿銓媽媽說過莎莎是妹妹,還交代過要照顧她,所以牠咬緊牙關忍著痛不出聲不反抗,任由莎莎從牠身上抓下一撮毛。

毛沒了會再長,就算禿了也沒關係,只要莎莎高興就好。

有時候大人談話談得忘記,莎莎早就滑著螃蟹車又和討厭玩在一起了。莎莎兩隻粉嫩嫩小手抓著討厭兩隻耳朵,有時沒抓穩討厭一甩就滑出莎莎小手掌,有時莎莎可是死命抓住,討厭多少會擔心兩隻耳朵被莎莎扯下來,可是看到莎莎嘻嘻笑著,討厭也就跟著開心的不停嘿嘿。

討厭知道莎莎喜歡笑,牠就猛扮鬼臉逗莎莎,一會兒皺著鼻子動來動去,一會兒甩甩耳朵搖搖尾巴,一會兒又是伸長舌頭左右晃,莎莎笑得咯咯咯,有時忍不住還會在螃蟹車裡學著討厭左右晃動。

笑得太激烈了,莎莎頭一仰,抓著討厭的手,跟著就鬆掉,然後莎莎會警覺到討厭會不會就跑走,趕緊坐好又伸手再抓一次,討厭也很配合的往前傾,讓莎莎立刻就可以「掌握」住牠。

莎莎和討厭通常一玩就玩得不亦樂乎,等她抓過癮後放開了手,討厭還會伸出舌頭舔舔莎莎的小手,牠要幫莎莎把小手上牠的毛舔掉,就像大人把她抱去洗手那樣。有時莎莎和討厭玩得忘我了,討厭還會舔舔莎莎紅紅嫩嫩的小臉蛋,就像她爸爸媽媽親她那樣。

等到大人突然回過神看到這一幕時,立刻陷入一陣兵慌馬亂之中。

「唉唷,莎莎,妳怎麼和討厭玩成這樣?」

「嘖嘖嘖,討厭啊,你……」

阿銓媽媽更是對莎莎爸媽感到歉疚,她責備著討厭:「討厭,你在做什麼?」

做什麼?沒看懂嗎?我在「親」莎莎啊!討厭還陶醉在那份甜美之中,絲毫不知風暴將要來臨。

在這個同時,室內乒乒乓乓動作起來,就是在這陣驚慌當中,幾個大人手忙腳亂的,又是抱走莎莎,又是驅趕討厭的,大家忙成一團。

「討厭,你這樣很討厭呢!」莎莎媽媽這樣說,討厭兩眼擠成一團,對莎莎媽媽說的話感到莫名其妙,牠本來就叫「討厭」,幹什麼又說牠「很討厭」?

不明白,這哲學太深了,還不是討厭這隻日本土狗一時半刻就能弄懂的。

另一頭是莎莎爸爸趕緊把莎莎連人帶螃蟹車一起抬離討厭,媽媽一邊抓住莎莎的小手,免得她放進嘴裡,然後十萬火急的把莎莎抱去浴室洗手洗臉,媽媽一邊還唸著:「莎莎,討厭是狗狗,髒髒。」

莎莎被連車帶人抱離開討厭的時候,就「咿─咿─咿」的喊個不停,她還想跟討厭玩啊!而討厭也捨不得離開莎莎,可是卻莫名其妙硬生生被拆散,牠回頭頂著紗門,牠想告訴阿銓爸媽,牠是在照顧莎莎呀!

為什麼大人那麼奇怪,平常抱著莎莎會和牠玩,可是當他們在談「正事」,牠幫著陪伴莎莎,卻又妨礙了他們似的,轉眼間看到牠和莎莎玩得高興,也不問問牠的感受,就把莎莎抱走。

不過,接下來阿銓媽媽說的這句討厭就聽懂了。

「討厭,不能舔莎莎,知道嗎?去,去,去,去外面。」

「沒人叫你不能進來,知道嗎?」阿銓爸爸加上這一句。

討厭很委屈,垂著一顆頭幾乎掃到地,拖著的尾巴就像拖把拖地一般,然後還流連著不想出去。

直到阿銓爸媽吼聲再起,「討厭,你是沒聽懂嗎?出去外面。」

討厭這才夾著尾巴一聲不響的推了紗門出去。

可是討厭還是關心莎莎,雖然出去外面但牠馬上回頭依在紗門向裡看。

剛剛阿銓媽媽罵「人」了。

她為什麼說我不能舔莎莎?那為什麼莎莎的爸爸媽媽可以親莎莎?為什麼莎莎媽媽嫌我髒?討厭呆呆立在紗門外,滿臉委屈,唉,真是心事誰人知啊?

「討厭,不可以舔莎莎,知道嗎?」阿銓媽媽走到紗門邊對著一扇紗門外的討厭再訓一次。

討厭不高興了扭著頭轉身就要離開,阿銓媽媽又說了:「你不懂嗎?莎莎是小娃娃,你是狗狗。」

狗狗有什麼不對?我媽告訴過我,我們要以身為一條狗為榮,而且和我玩的莎莎高興得很,她也沒嫌棄我,我又為什麼要「妄自菲薄」?討厭不以為然的再轉回頭來看著阿銓媽媽。

是妳自己說要照顧妹妹的,而且莎莎媽媽也說,莎莎和我是好朋友,為什麼好朋友不能一起玩?你們「大人」真奇怪?討厭歪著頭看阿銓媽媽,恨不得她聽得懂牠說的這些「狗」話。

雖然幾個大人總是非常小心防犯類似事件再度發生,但是百密總有一疏。每當莎莎媽媽和阿銓媽媽不注意時,莎莎還是會和討厭玩在一起。討厭最喜歡這種時候了,莎莎真的是牠的好朋友,莎莎都不會說牠是狗狗,髒髒。

討厭很感激莎莎這麼看重他們之間的「友情」,那麼以後牠就算是為莎莎「兩肋插刀」也會在所不辭囉。

日子一天天過去,討厭心裡很清楚,牠和莎莎都有一種「默契」,他們都會很有技巧的避開大人,然後玩得開開心心。

慢慢的,莎莎會走路,也開始學說一些話了。

阿銓哥哥會教莎莎喊「討─厭─」

莎莎總是叫得含糊不清,但是那又怎樣?討厭就是聽得懂牠的「麻吉」的叫法,牠一點都不介意莎莎喊牠名字的聲調,像鄰居老人家說的「狗去踩到熱粥」。只要是出自莎莎的口中,牠完全不挑剔。

莎莎如果「襖─葉,襖─葉」的叫著,阿銓哥哥會糾正她,「莎莎,是『討厭』,說清楚。」

「襖─葉。」莎莎很聽話又說了一遍。

「不對不對,是『討厭』,來,再叫一次。」

「襖─葉。」莎莎的叫法還是一樣。

「噢,莎莎,妳的發音真的很差呢!」

「……」

討厭已經看不下去了,管它是「襖葉」還是「討厭」都沒關係,重要的是莎莎知道她喊的是牠這條「狗」,牠就心滿意足了,阿銓哥哥又何必強莎莎所難呢?討厭故意去撞阿銓,阿銓推開討厭,「討厭,你幹什麼?我在教莎莎叫你的名字呢!」

「唔唔。」

有什麼了不起?教莎莎喊我的名字?就算你不教,有一天莎莎也會,再說莎莎根本不需要喊我名字,我就知道她什麼時候要找我玩,人家我們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啦,你要怎樣?

討厭還是想把阿銓趕走,牠不願意莎莎受罪。雖然莎莎喊得不清楚,但是討厭知道莎莎就是在喊牠,牠也會很快的跑到莎莎身邊,這樣就夠了嘛。

「好啦好啦,不教了,真煩,一個是口齒不清,一個干擾份子,懶得理你們了。」阿銓拍拍屁股,頭也不回的走了。

哇塞,太好了,阿銓終於走了,莎莎高興怎麼叫我就怎麼叫吧!討厭心裡正歡喜著,莎莎也扯開喉嚨大喊著,「襖─葉,襖─葉。」

真像久別重逢般的喊個盡興,討厭舔著莎莎摸牠的小手,嘿嘿笑著。

Top

不要討厭我嘛!

莎莎一家人到阿銓哥哥家玩,有的時候莎莎只想和「人」玩,每當這種時候,只要討厭靠近莎莎嗅著她的小鞋,莎莎就會說:「討厭,走開。」

討厭失望極了,莎莎怎麼不喜歡牠了?牠是她的朋友呢!阿銓媽媽以前不是說,莎莎是妹妹,要照顧她。現在莎莎怎麼不讓我照顧她了呢?

討厭很無趣的垂著頭,慢慢俯趴下來,無精打彩的樣子。莎莎看到討厭懶洋洋的,就覺得這隻狗這樣沒精神不行。

「討厭,怎麼可以沒精神,起來。」

呃?是莎莎要和我玩了嗎?

討厭一骨碌的跳起來,撞到了莎莎的下巴,莎莎跺了一下腳,罵了一句,「討厭,你真討厭呢!」

是啦,是我不好,我真討厭,跳得太用力了,對不起喔!討厭蹬來蹬去的,好像很著急,也像要做些補救,諸如呼呼莎莎,但是牠是一隻狗,牠做不來,莎莎也不明白牠前蹬後蹬的是要做什麼。

「好了,走厭,走開。」

只要是莎莎說的,討厭都聽,連這樣趕牠走,牠雖然失落但也「甘之如飴」。

有時候,討厭也會故意把莎莎說的「討厭,走開。」當成是要和牠玩的術語。牠就慢慢靠過去,牠想,我斯文一點,莎莎就會和我一起玩了。

可是,牠都還沒嗅到莎莎紅紅小皮鞋,莎莎就扯開喉嚨大叫:「媽─媽─討厭啦!」

只要莎莎一喊叫,討厭就停止再往前靠進。牠看莎莎那樣子就知道,莎莎不想和牠玩,那牠就不能強迫莎莎了。

還是趁著大人還沒開罵趕快溜吧!

有一次,阿銓大伯家的堂姊逗著三歲的莎莎玩,堂姊老是喜歡從莎莎身後突然冒出來,再「畫」一聲的嚇她。一次兩次好玩,太多次以後,莎莎也就沒興趣了。可是堂姊還是不停的嚇她,莎莎一生氣,說了一句「討厭!」

本來懶洋洋仆倒在一旁的討厭一聽,以為莎莎是在喊牠,高興得立刻縱身一躍的跳起來,飛也似的衝到莎莎身旁,不停的繞圈子。

「唔唔……」

幾個人都被討厭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住了,堂姊在這時又做了那個「畫」一聲的動作。

「討厭啦!」

這次討厭明白了,莎莎是要牠對付那個討厭的堂姊,而且牠也來了,當然就要好好保護莎莎了,牠不能讓堂姊再「畫」莎莎。於是討厭對著堂姊「汪汪」吠了幾聲。

堂姊看到討厭吠她,心裡真是生氣,她開口大罵:「討厭,你發神經啊!我咧!我是誰,你忘記了啊?」

堂姊一直罵,討厭也一直汪汪叫個不停,莎莎在一旁看傻了,嚇呆了,她開始哇哇大哭了起來。

莎莎突然哭個不停,堂姊只好住了口,堂姊一停止罵「狗」,討厭也不吠了,不過屋裡的大人也都出來了。

阿銓媽媽和莎莎媽媽不約而同問道:「怎麼了?」

堂姊還沒開口,而討厭是還在咧著嘴大口喘氣,只有莎莎抽抽噎噎的說了「討厭啦!」

「討厭,又是你!」阿銓媽媽發怒的數落討厭。

「討厭,你喔,真是討厭呢!」莎莎媽媽這樣說。

然後,堂姊笑瞇瞇的蹦跳著回家去,大人牽著莎莎,「砰」一聲,進了屋裡去,留下回不過神的討厭在屋外。

討厭感到莫名其妙,怎麼變成這樣?剛剛莎莎有喊我呀!我是去幫她的忙,去救她的呀,奇怪了?

莎莎一家人還是會來阿銓家,但是莎莎好像不怎麼喜歡討厭了。有時候,討厭悄悄靠近單獨一個人在門前邊唱邊跳的莎莎身旁,仰著頭看她唱得快樂,跳得高興。討厭也想和莎莎一起玩,牠用嘴巴去觸碰莎莎的蕾絲裙襬,莎莎低頭一看,嚇了一跳,她摀著胸口罵了討厭一句:「討厭,你真討厭呢!嚇人家一跳。」說完頭也不回的,扭著身體就進屋裡去了。

討厭好難過唷!莎莎雖然一天天長大,卻好像越來越不喜歡和牠玩。有的時候討厭才走過去,莎莎就用手推牠,叫牠走開。有的時候,討厭才剛剛從地上站立起來,莎莎就出聲音:「討厭,你不要過來喔!」

討厭真想大聲對莎莎說:「不要討厭我嘛!」

分享: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56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