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趙淑俠: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首頁圖來源:blueMix

如果說:歐洲華文作家協會是目前海外華文文壇上,最活躍,也最能表現活動力的文學團體,相信無人能否認。原來二○一一的三月,是〔歐華〕成立二十年的生日,為了紀念這個有意義的日子,他們頻頻施展大動作:在學術刊物〔華文文學〕上出論文專輯,五月間到世界文化發祥地之一的希臘,舉辦年會並慶祝,在愛琴海浪漫的海濤和陽光中,找尋文思靈感,而最令人不得不刮目相看的,是他們創建了《歐華作協文庫》:第一批就推出四本書,類別多樣化:《對窗六百八十格──歐洲華文作家微型小說選》、《歐洲不再是傳說》,和一本歐華作協二十華誕紀念文集《迤邐文林二十年》。這本屬名《東張西望看歐洲家庭教育》的教育文集,自然也是「文庫」內的重頭戲。


英國的大文豪蕭伯納(George Bernard Shaw, 1856~1950)說:「交換一個蘋果,不如交換一個想法。」意思也正是像我們中國的成語所言: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參考別人的方式,改正自己的缺陷。蘋果很甜,味覺甚美,可惜吃完就完了。不同的想法卻能讓我們看清自身,檢討自己方式的長長短短。


中國有句俗話:養子不教父之過。有一套自己的教育方法。但把那套方法拿到西方來,能適合當地的做人標準和生存需求嗎?可能要做番調整吧!歐華的作家們都是長期生活在歐洲知識分子,歐洲的自然環境、地方風俗,人文思想,處世觀念等,都會影響到他們的思考動向和價值觀。使他們覺得有必要把中西方的家庭教育方式,當成一個問題攤開來討論。


也許有人要說:適合歐洲人的未必就適合我們,我們是中國人,自有更合乎我們國情的教育方法。如果你真這麼想,而不理會當地習俗,讓兒女僅依照你的認知方向發展人生,那就無異給你的孩子造了一個Chinatown,築建個圈圈把他的生命給局限起來了。因為你忽視了週遭的環境,和他生存的實際需要,結果會給這孩子造成許多困難,譬如打不進圈子,缺少朋友,自卑感等等。


普天之下的父母,愛兒女的情,不管哪洲哪國,本質是差不了多少的,不同的只是因國情各異,生活方式不同,孩子的成長過程也各有千秋而已。譬如中國人千百年來就說「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在教育孩子時最怕他書讀不好,每天就逼着用功,補習,作習題,出人頭地和學有所成一直就是追求的目標。而像瑞士那樣太平,「均富」做得相當好的國家,只要身懷一技,便能一世溫飽,過得平安快樂。做父母的根本沒有非叫兒女成龍成鳳的觀念,孩子們也不會因為沒有高學位而以為不如別人,多能活得健康快樂。


最近美國有本叫《虎媽戰歌-Battle Hymn of the Tiger Mother》的書暢銷爆紅。作者的父母原籍福建,在菲律賓長大。父親是麻省理工學院的博士,現任大學教授。她本人是出生在美國的華裔,身份為家中四個姐妹中的老大,畢業於哈佛大學法學院。她的大妹妹畢業於耶魯法學院,二妹妹畢業於哈佛醫學院,幼妹雖有唐氏綜合症,竟拿過兩次殘障奧林匹克運動會的游泳冠軍。換句話說,就是她的父母生育了四個大鳳女。如今她的丈夫為猶太裔,他們生了兩個女兒。


《虎媽戰歌》寫的就是這位美籍華裔母親的育兒回憶錄。這本書讓講究自由主義的美國人驚異的發現:給孩子每天的作息表安排得如軍事訓練般,嚴厲的中國的父母,果然可教育出在課堂上考滿分,又能在卡內基音樂廳表演鋼琴的,才十三歲的女兒。在同樣時段同樣環境下,美國的本土母親卻養出一群沒心沒肺,只會嘻嘻哈哈的小傻蛋。這到底是於何種原因?難道西方孩子生來就智商低嗎?當然不是。最後歸宗於文化,原因之一是出於傳統:從孔老夫子開始就重視學習、書讀得少乃傖俗之輩。


華裔母親之所以嚴格是為了保證孩子進入好大學,免得孩子一輩子都要受苦受累。西方父母很少想得這麼遠。那麼,這表示華裔父母在教育孩子方式上優於西方嗎?還是點明了中西文化衝突之所在?總之,捲起千堆雪,成為轟動一時的話題。《中國虎媽》成了流行符號,彷彿中國媽媽都是老虎。


一個華裔大學生說:「我根本沒有屬於自己的選擇,可我從來不與父母爭辯,他們說甚我就做甚。」這麼馴服的認命!西方孩子絕對做不到,也不肯做。一些輿論認為:這種純東方的教育方式,或許會培養出學歷很高的下一代,但同時也剝奪了他們的創造力、想像力,甚至可貴的童年。很多中國母親被訪問時都承認:純中國的教育方式,可能傷損了孩子童年的樂趣。壓力太大,孩子們並非不會反抗,已有些學生建立了反壓力組織:一個名為「所有的父母都是災難」的網站人氣就紅火而興旺。


我認為,中國的教育方向太著重「念書」、「用功」、「爭氣」、「光宗耀祖」之類。西方的孩子確實不負擔這麼多的責任。對西方的父母來說來說,每個孩子只是他們自己,一點也無需負責家族或父母的榮譽問題。甚至有這樣的理論:「孩子不是你的私產,他是因上帝太忙,照顧不過來那麼多人,才在人間製造了眾多父母,代他養育,他們一脫離母體就是獨立的人。」


這樣的說法叫做父母的聽了何其氣短。我們愛如寶貝的寧馨兒,跟我們的關係就是那麼單薄嗎?我想不是的。父母子女之間的愛是人間最經得起考驗,與生俱來,不攙任何利害關係的純愛。但最偉大的愛也需要經營,而這種「經營」就表現在給他們的教育方式上。


中國有句俗話:「天下無不是的父母。」這話錯了!父母不是神明,只是常人,一般人易犯的錯誤他都會犯,在教育孩子的過程中,最易犯的毛病是硬把自己的想法加在孩子身上,潛意識中要把他塑造成為你所想像的人,而忽略了他們本身的性向。很多父母子女之間的關係不和諧,皆起因於此。當孩子覺得父母不瞭解他時,父母的話就成了他厭煩的魔咒。西方人強調要跟孩子「交朋友」,雙方站在平等的地位對話,增進瞭解。中國的觀念乃講究長幼有序,嚴父慈母。其間差異足可看出在給孩子家庭教育這一點上,父母所站位置的差異。兩者其實都有道理,若能互相參酌,截長補短,在對於孩子成長的過程中,也許更能幫助我們做得成熟圓融。


在這本書裡,謝盛友有篇文章〈祖輩慣壞第三代?〉,內容說的是隔代看護孩子確有一些弊端,諸如「補償心理」等等。他分析得很有道理,但就算沒有這些道理,我也不主張隔代或別的甚麼人給「看護」孩子。一個女人既然做了母親,除非遇到不能抵抗的天災人禍,否則孩子一定要自己帶。母愛是宇宙之間無可代替的感情,一個享受過母愛和從不知母愛為何物而長大的人,心態絕對不同。誰也無權替一個幼童定奪,割捨他享受母愛的天然機會。


這本「教育文集」原是請我為之做序,介紹他們的大作,給吹噓一二,打打書,我卻夫子自道,發表了一大篇理論。主要因為我也是個母親,為了「怎樣才能讓兒女活得更健康幸福」,曾絞過腦汁,付過心力,看到這個題目便有感而發,不吐不快。


遍觀天下的父母,特別是母親,基於天性,都在有形無形的為兒女默默付出,也可說是奉獻,犧牲。但做父母的並非世界先知,也都是些血肉之軀的普通人,難免會有想不通看不明之處。在教育兒女的過程中,如果出現這樣那樣的錯誤,應是極正常的事。怎樣做個更好的父母,讓兒女能更為身心健康,好學成材,有個幸福滿意的人生,是每一個父母的心願。不過這裡所說的幸福滿意,不是父母所認知的,而是兒女們自己感覺到的。這其間的差距可能不小。


生兒容易育兒難,教育是一本大書。不要以為只有孩子們需要學習,父母們也需要學習。一個把兒女當成物件來塑造的「虎媽」不值得鼓勵。社會上動輒選舉「模範母親」之類的活動更幼稚,惹人反感。情願交換想法而不交換蘋果的作風倒讓我感到明智,謙虛,務實,合乎需要。《東張西望》是生活在歐洲十二個國家的二十一位作者,寫出的親身經驗,或親眼目睹,理性感性兼具,都屬第一手資料,極有參考價值。已做父母或將做父母的人,都應一讀。


歐洲華文作家協會創會會長、永久榮譽會長


趙淑俠


Top

方麗娜:截長補短,融合中西教育優點

來奧地利定居的第二年,我和先生為了更換房子,四處考察行情。有一天,我們應約來到維也納郊外一棟打算出讓的別墅跟前,凝視著周圍宜人的風光伸手摁響了這家的門鈴。開門迎接我們的是一對溫和的中年夫婦,令人頗感意外的是,這對夫婦背後齊刷刷站著三個小人兒──他們的三胞胎孩子──兩男一女,四五歲的樣子。一臉純真的三個小人兒,規規矩矩地伸出小手和我們握手致意。主人熱情地引領我們參觀了他們的房子,三個小人兒也各盡其責,帶我們觀賞他們居住的小臥室和他們經常玩耍的大花園。在我們離開的時候,三個小人兒也再次跟他們的父母站在一起,和顏悅色地和我們一一握手道別。


雖然最終,我們並沒有選擇他們的房子,可那溫馨和諧的一幕,卻始終鐫刻在我的記憶裏,成為心中一道抹之不去的景致。


儘管我們知道,西方人教育孩子特別注重孩子的天性,強調順其自然的教育法則,從不約束和強迫孩子去做他們不願做的事情;但他們在對待孩子的行為規範上,卻是毫不含糊的。出國前,我和許多中國人一樣,以為西方人對小孩子放任自流,聽之任之;到了這裏,實際接觸到歐洲的孩子之後才明白:其實,在最初的教育引導方面,他們對孩子的要求遠比中國家長嚴格得多。比如,孩子很小的時候就懂得:吃飯姿勢要端正,嘴裏嚼東西時要閉上嘴巴不得出聲;出門購物或乘車時要自覺排隊,在公共場合講話須放低聲音而不要妨礙他人等等。因此,我們眼中的西方人通常是:不隨地吐痰,不亂扔垃圾,尊老攜幼,體貼女性等等。這些令人愉悅的良好習慣,絕不是生而知之的,全是得益於最初的嚴格教育。


長期生活在海外的中國人,尤其是中國女人,幾乎有著一個共同的疑惑:這些金髮碧眼的小孩子,似乎都不大愛哭,無論在家裏還是在陽光下的公共場所。他們總是裹著一個塑膠奶嘴兒,氣定神閒,自得其樂。我們也從沒見到過哪個外國孩子的爹媽或者爺爺奶奶,哭著喊著追著他們的孩子餵飯的情景。我曾就此問過一個家長,她告訴我說:「孩子只要不願意吃了,就說明他不餓了,為什麼還要再餵呢?」於是,孩子自己漸漸感悟到:餓了就吃,吃飽了就乖乖地玩兒,不會絞盡腦汁地跟父母鬥心眼兒。我們今天所見到的許多老外,那幅憨態和實誠,甚至有幾分木納,大概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


無論哪一個孩子,生下來就如一張白紙,或一塊柔軟的泥巴,單純而無知──任由自己的父母和老師來描繪和塑造。因為上帝創造人的時候並無偏心,賦予每個人的生理結構也大同小異,無論東方還是西方;而最終是變成儒雅坦蕩的紳士,還是淪為卑劣畏縮之徒,自然取決於後天的教育和所處的環境。


在西方,即使是非常富有的家庭,也不大溺愛孩子。孩子大了遲早要離開父母,獨闖天地,與其讓他們面對挫折惶恐無助,不如從小就摔摔打打,「撞」出直面人生的勇氣和本領。西方人膽子大,愛冒險,恐怕也是打小「撞」出來的。我發現,這裏的幼稚園總有大片活動場地,孩子們在室外活動的膽子很大,爬高上低一點都不含糊。老師們站在遠處觀察,也不怎麼干涉。大冬天,孩子通常穿著單薄,精力旺盛,活動量很大,穿多了反而容易感冒,臃腫的衣服會影響他們的靈活性。這點讓我想起了日本的素質教育。據說日本人對孩子的教育近乎殘酷,大冬天讓他們到戶外穿著單薄的衣服接受嚴格的身體訓練,背著包長途跋涉,並且必須保持秩序井然,不許掉隊。我們所瞭解的日本人意志堅強,富有團隊精神,無論走到哪都規規矩矩,這跟他們的初期教育一定是有關係的。


再看西方國家的課堂,自然也是另外一番景象。他們的課堂上絕沒有大量的填鴨式灌輸,而是想方設法啟發孩子的靈感,並把他們的目光引向校外那個無邊無際的知識海洋。我問過一些小學生,他們每天至少都有兩個小時的玩耍時間,不到下午四點就放學了;最讓人不可想像的是,他們幾乎從來也沒有過家庭作業。一個生活在美國的中國家長這樣描述他的孩子:每天輕輕鬆鬆地回家,一年過去了,除了英語有所長進,不知道他學了什麼。問孩子美國學校給他最深的印象是什麼,他自信地回答:「自由」。後來發現,孩子放學不直接回家而是常去圖書館。有一次,孩子回來背回一摞書,說是查資料做作業。一個十歲的孩子面對《中國的昨天和今天》《我怎麼看人類文化》這樣大的題目,竟無所畏懼。因為他學會了去圖書館查資料,學會了運用電腦搜索資訊,隨心所欲地展開想像,用自己獨到的眼光做出圖文並茂的作品,儘管稚嫩,但實在令人刮目相看。


對中國的小學生來說,這大概是不可想像的。在中國,從小學一年級開始,書包就沉甸甸的,年歲一年一年地增加,書包一年比一年沉重,似乎「知識」的重量也在增加。我們的中小學課堂上,教室裏往往鴉雀無聲,老師聲色俱厲地講,學生目不轉睛地聽,兩者涇渭分明。學生在課堂是被動地接受,主動發揮的餘地很小。而歐洲小學的課堂上,孩子們無需舉手便可直接提問,學生與老師之間毫無界限,課堂秩序顯得散漫,似乎沒有尊師之道。但他們真實坦白直截了當地闡述自己的觀點,與老師之間形成良性互動,是一種坦率平等的交流方式。在和老師一問一答的過程中,孩子們學會了思考,學會了探索,也學會了關注人類的命運,汲取的是一種人道主義的價值觀。


回顧自己遙遠的中學時代,我們那個時候的老師全是照本宣科,學生們統統死記硬背;每次考試都劃定範圍,學生於考試前起早貪黑地照著標準答案背誦,而後,輕而易舉地獲得自欺欺人的所謂高分。這種方式的結果,使我們只習慣於在一個劃定的框子裏施展拳腳,一旦失去了常規的參照,感到的往往不是自由,而是恐慌和茫然。而我們那種畸形的高考制度,更是延誤了一代又一代的學子,使得無數青春妙齡陷入泥潭而不可自拔。為了應付高考,中國呈現出一派多姿多彩的流動景象:河北的孩子可以一夜之間變成新疆子弟,出現在新疆高考的教室裏;河南的考生也能輕而易舉地跨進成都的應試考場,依此類推,山東的孩子也可飛到海南甚至西藏去答卷──只為躲避當地的高分狀態,去鑽分數線較低的少數民族的空子。一切都是為了高考,一切都是為了給孩子營造一個所謂光明的前途。


可以想見,堂而皇之的高考背後不知隱含著怎樣觸目驚心的權錢交易,金錢的運作和效應,又會在孩子的心目中樹起一座怎樣萬能的「豐碑」!


家長的用心,總是良苦的。孩子在高考前的漫長歲月裏,家長們一樣嘔心瀝血,寸步不離。為了孩子的前途,所有的家長都不惜一切代價。孩子來北京求學,家長跟著北上;孩子到廣州讀書,家長陪著南下。時下流行的少年出國風,迫使許多家長孤注一擲地紛紛送孩子出國深造,經濟條件許可的家長甚至飄洋過海,跟著孩子或東渡或西行,在所不惜。不少家長把所有的賭注都壓在了一個孩子身上,孩子取得一點成績,他們欣喜若狂;成績跌落,他們則痛不欲生,甚至歇斯底里。由此,孩子們的壓力可想而知。一方面,厭學情緒逆反心理在孩子身上潛滋暗長;另一方面,又覺得從內心裏愧對自己的父母。所以,孩子們因為壓力過大而走上絕路的悲劇屢屢發生。


而西方孩子的家長們,望子成龍的心思卻淡泊得多。孩子要當律師,他們會全力以赴支持孩子讀法律,等到孩子學成之後發現律師並不真正適合自己,反而願意去農場,他們也不會覺得遺憾,更不會一廂情願地認為當農夫就一定比當律師低賤。在他們看來,孩子大了,有權力自己選擇未來的道路,家長們應該尊重孩子的意志。一個深入中國西部山村從事義務教育的德國青年盧安克,經過數年的中國孩子的教育工作,向中國家長發出呼籲:一個人的生存,如果只為了迎合別人的理念,就永遠找不到自我的力量。父母不應干涉孩子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當然,西方國家有良好的社會保障體系,無需養孩子防老,至於孩子長大自立以後是否回報父母,是孩子們自己的事。


與東方的孩子相比,西方孩子較少依賴他人的意識。如德國人從小就培養孩子相對獨立的習慣,不少孩子在中學階段就有打工掙錢的經歷,儘管他們大多是相當富裕的家庭。父母們在家教中十分注意孩子成長關鍵時期的指導。孩子出生後,便給孩子開一個銀行帳戶,讓孩子從小就學習管理自己的錢財,以便日後有計劃支配自己的零花錢和打工錢。孩子在成長過程中會有許多問題和煩惱,父母們首先樂意做孩子的知心朋友,既道出自己的觀點,又儘量去理解孩子。此外,西方的家長十分關注自己的形象,重視德行,與人為善;對孩子言而有信,是孩子心目中值得信賴的朋友。


久而久之,孩子會順理成章地認為:規規矩矩辦事,踏踏實實做人,是天經地義的。


當然,西方教育也絕不是完美無缺的,更不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法則。但是,既然整個社會可以呈現出一派謙恭禮讓、秩序井然的人和狀態,那麼他們的教育方式,他們的理念,是否值得我們研究和借鑒呢?


Top

高蓓明:滴水映藍天


縱觀德國人和中國人對孩子的態度,有著明顯的差異:德國家長是要他們的孩子自由獨立,而中國的家長對孩子事事操心,不敢放手;德國人對孩子的學業是讓他們有自己的選擇,尊重他們的意願,中國家長卻一味地逼孩子讀書,非考上重點名牌大學不可;德國人鼓勵孩子全面發展,而中國家長只要一件事──讀書,其它的都可以放一邊,有時還會拔苗助長,反而損壞了小樹苗。在這些表象的背後,實質體現的是兩國人民價值觀的不同。中國人歷來有「學而優則仕」的傳統,從古至今,從城市到農村,彷彿這世上僅有一條路可走。為什麼我們不能改變一下想法,為什麼要去傷害自己的孩子?其實,這裡面還有成年人的虛榮心和面子在作怪。


我丈夫爺爺的爺爺,在一八二○年時帶著一家老小來到WUPPER河邊的一個村莊,利用得天獨厚的水利資源,建立了三個打鐵作坊,同幾個兒子辛勤勞作,後來有了初具規模的企業,傳到他時已經是第五代了,可惜的是,公司在九○年代時,因親戚之間意見不同,轉賣出售了。這位老人家的創業史被載入了我們這個城市工業發展的歷史,所以丈夫身上流著濃濃的鐵匠之血。在他很小的時候,就硬求他的父親給他打造一把小鐵錘和一個小鐵砧,一個小小孩,可以連續幾小時在上面作無謂的敲打,對他來講其樂無窮。當他中學畢業時,他的成績不錯,可他不想繼續升學,執意要當一名現代的鍛造工。他的父母開始不贊成,主要是我丈夫的身體不適合幹重體力活,可丈夫換了三次學徒單位,仍然轉回到了他心愛的工作崗位上,並且以最好的成績提前一年滿師,這在當時是少有的。記得當時我丈夫聽到有個同學講起,一個熟人當上了鍛造工學徒,他一方面回家去向他的父母抱怨,一方面又趕緊想方設法找到那個人,瞭解情況。在他面試的時候,錄用單位的負責人對他說,我們不能錄用你,因為你的醫生證明通不過;他又跑去家庭醫生處懇求,讓醫生修改身體狀況證明,最後醫生被他的真情所打動,開了綠燈,我丈夫的心願終於如願以償。說實在這根本不是他的性格,到處去求人,實在是他的理想催逼著他不得不這樣做。他父母當時對他的訓言是:既然你選擇了這條路,就要幹好,不能叫苦。果真他一生持守了這條訓言,沒有退卻。他的雙臂被火星濺得滿是傷疤,兩條大腿脛被拉斷,必須去醫院動手術,兩個耳朵聽力明顯減退,這些都是打鐵匠避免不了的。


丈夫十四歲時在教堂接受了「堅信禮」,這個儀式對德國人來講很重要,它的原意是宗教性質的,其社會意義卻等於是對親戚朋友和全社會宣告,家有小兒初長成。這些少男少女到時不但會得到眾人的祝賀,還能得到一筆數目較大的錢。我丈夫就用這筆錢買了一架舊鋼琴,因為當時德國人戰後普遍較窮,他的父母沒錢給孩子買鋼琴。丈夫就以這樣的方式實現了兒時的夢想,開始學起了鋼琴。不久他的鋼琴老師找到他的媽媽,對她講,雖然他的兒子起步晚,但仍然是一塊好材,可以深造,他的媽媽很為自己的兒子自豪,可我丈夫的心志不改,立志要當打鐵匠。我丈夫常常對我說,他這一生最大的幸福就是他選擇了自己喜歡做的事。我想,正因為他選擇了這一門比較冷門的職業,又加上一份熱情和執著敬業的精神,才成就了他以後的事業。我原來也不理解他,若是在中國,只要有可能,我們會一直讀書讀下去,直到再也讀不上去為止,他的機會很好,為何不利用呢?我想這事若發生在中國,家長一定會施加壓力,要孩子繼續讀書,考名校,將來當醫生、教授、科學家,光宗耀祖,自己臉上也有光彩。可是德國的家長並不這樣做,他們會尊重孩子的決定。所以很少聽到孩子們會為學業的壓力自殺,可是在我們亞洲,這樣的事常常聽到,莫不是都受到漢文化的侵蝕?為何東方和西方的價值觀有這樣大的反差?西方人並沒有因為他們的思維與我們不同,而把社會搞得一團糟。


德國人無論做什麼都覺得光榮,只要是工作都有價值,都是社會不可缺少的配件,即使他們給人當褓母,在麵包店裡賣麵包,都會毫不猶豫地告訴你,沒有什麼可羞愧的。中國的父母就不一樣,如果自己的孩子考不上大學,沒有一份好的工作,就會覺得連頭都抬不起來,門都不想出,不想見人。德國民族是一個樸實的民族,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中國人就不行,只願講好聽的,怕被別人問到弱處,問到了就躲躲閃閃,不敢回答。其實上帝給人的恩賜各不相同,每個人的能力有大有小,你只要盡了力,都是有價值的。在一個社會中上層者畢竟是少數,絕大多數人還是當他的平民百姓。一滴小水珠也能映照出藍天的美好,任何一個不起眼的工作都是社會所需要的,你為別人付出的同時,也能得到別人的服務,沒有什麼高低之分,大家分工合作,形成一個和諧社會。


有人會認為,有錢有名就是幸福,看看那些名人和有錢人就知道答案不對。名人上不了街,行動處處受限制,連普通人所有的自由他們都享受不到;有錢人活得提心吊膽,怕被人綁架,出門要用保鏢,晚上睡不好覺。有的名人希望自己能夠過上像普通人的日子,遺憾自己沒有快樂的童年。說實在,讓自己身心愉快發展,健健康康地活著,全家人一起享受天倫之樂,就是幸福,錢的尺度是無邊的,夠用就好。當家長的如果真愛你們的孩子,就應該給他們這樣的童年,讓孩子和自己都輕鬆愉快地活著。


Top

林奇梅:快樂的安妮

安妮是一位聰明又伶俐的中國女孩子,由於父母親是經商的,所以她在小學五年級時就跟著父母親來到英國,剛來英國時,她感覺英語的學習和溝通很是困難,除了數學較能勝任外,在學校的頭幾週裡,由於語言的障礙,總是哭哭啼啼地回家向父母訴苦,自己交不到朋友,此時她的父母能給予的就是更多的鼓勵,安慰和愛心。


英國老師知道安妮初從國外來此學習,所以老師非常地有耐心,安妮在學校接受老師的諄諄教導,班上同學也很熱情的幫助,又加上她曾在中國接受良好的基礎教育,和有了良好的學習態度,來到英國後,仍然保持原有的努力和認真,安妮的英語也日益的進步,於是與新同學的隔閡也漸漸地減少了,她每天快快樂樂地去學校學習。經過幾個月後,她的學習進步得非常快,又每次遇到困難時,同學總是會幫忙,安妮也交到了朋友,同學的熱心和老師的愛心給予安妮增加了不少的信心。


隨著歲月的過去,雖然她是華人的子弟,如今,在英國學習有多年,也可以算是在英國長大的小孩,至今已經有了很多的英國朋友,英語已經成為她在日常生活上的使用語言,所以與外國朋友的相處,溝通上並不覺得困難。


安妮已經學完高中,也參加英國的高中會考了,她希望能進入英國的好大學就讀,大學生活將會是多采多姿的,學生在大學裡學習的態度和精神確實與高中生不同,況且也與東方國家更有所不同,安妮多麼盼望沐浴在大學的羅曼蒂克的學習生涯裡。


安妮兢兢業業地努力,終於順利地通過了高中會考,進入了英國中部的一所好大學。她可以回去北京,拜訪親戚朋友而輕輕鬆鬆地過一個暑假的假期。


學校開學了,安妮繳完了學費後,她高興地提著行李,住進學校的宿舍裡,她在大學裡愉快地念了一學期,世界經濟崩潰,金融風暴的危機發生,很不幸地,父親的事業也受到了影響,父親從事的進出口業經營得不順利,父親的生意一落千丈,而財務上又遭到多家商店的倒閉,收入減少,資本全都損失了,父親受不了如此的打擊,也因此倒了下來而生病了,父親只好賦閒在家,接受治療。


母親為了一家人的生活,到處找尋零工來做活,但是,零工的收入是非常低微的,工作一天,卻不知第二天的工作來源。由於生活在英國多年,父母雖然可以領救濟金來生活,但是救濟金是有限度,每個月給的金額非常少,而且給付的時間也有期限,而母親所找的臨時工,只是有時候到中國餐館打打零工罷了。


安妮面臨家庭的變故,她深深了解自己的家庭,目前已陷入了貧窮的境地,她深知每日的生活將面臨絕境,怎麼可能還有錢再供應自己讀大學的學費用呢?倘若將來再繼續讀大學,必定會面臨繳交學費的困難,於是,在這一個面臨困難的邊緣時刻裡,她必須自己鼓起勇氣來面對,和幫忙父母解決困境,所以安妮的表現非常鎮定和沉著。


她自己深思熟慮了幾個可行的方案,首先她考慮以學生的身分向銀行申請學習經費和生活費的貸款,倘若銀行接受她的申請,那麼她就可以在學校裡繼續升學。但是另一件困難的事又要面對,因為學生向銀行借款,利率雖然低,但仍需要負擔銀行的利息,如今又碰到金融風暴,銀行資金緊縮,也許也借不到多少錢,加上自己在學校學習時,必須有一筆為數不少的生活費,那又會是另一個負擔。


父親生病躺在床上,而母親沒有工作賦閒在家,她必須扛起負擔家庭生活的責任和義務,於是經過再三思索,安妮決定休學找工作,況且她的大部分同學,高中畢業後,都已經獨立自主,而能進入大學就讀的同學,也多依賴自己打工,賺取生活費和學校的學雜費,才能繼續攻讀大學。


安妮也曾請教老師的意見,多位老師都有同樣的看法,那就是安妮既然已經接受父母的撫育到高中畢業了,繼續攻讀大學,學費方面父母能幫忙那是幸運,若父母有困難,則安妮就必須學習獨立而依靠自己賺錢來完成學業,若能順利地能找到好工作,則可以一方面扛起家計,一方面也可以累積少許的收入來作儲蓄,以便為繼續唸大學而準備,同時在工作中學習,從工作中累積經驗,又可以幫助她自己,是將來找工作時另一個更好的經驗。


經過老師的建議和安妮的聰明決定,於是她向學校申請辦理休學,而另一方面努力找工作來幫助家庭和作儲存學費的打算,對於因為家中變故以至於沒有繼續升學,她不會因此傷心也不會因此而難過,她不自怨自哀,也不頹喪,而是更積極進取地面對。


找工作又是另一種挑戰,安妮只是一個高中畢業生,又急著找工作,所以面臨諸多的困難,經過多次的面試和申請,皇天不負苦心人,在倫敦西邊有個新穎著名的西屋綠野超級逛街中心,有一家英國倫敦著名品牌的衣服商店,正在找人,由於近年來,來英國旅遊的中國遊客越來越多,這一家商店需要一位會說中文和英文的銷售助理,安妮通過了智商和語言的測試,和如何與顧客最好的溝通考試,她終於被錄取了,而且順利地在這一家商店當起了店員,工作的待遇雖然微薄,却能解決家裡目前的困難,安定家需,同時慢慢地也可以為將來學費的需要而作儲蓄的計劃。


我們從安妮的實例可以清楚了解,當安妮面臨困難時,並不畏懼也不恐慌,勇於接受挑戰,也不會太傷心和難過,而是接受和面對事實,以積極的態度來解決困難,以充滿了自信和能力而努力向前,了解職業無分貴賤,只要是以自己的能力和刻苦奮鬥而賺得的,都是值得稱許的。


安妮是出生在一個華人的家庭裡,保有中國人的傳統美德,懂得孝敬父母,真是可喜的事情,又因生活在西方國家,安妮雖然暫時沒有繼續讀書,然而,她的工作經驗的累積,將是她再進修和踏入更深層社會的最好資本。我們也可以了解安妮的勇敢面對事實,充滿了愛心及無畏懼的精神表現,那是接受英國的《每位孩子都重要》的教育成功表現。


Top

黃鶴昇:先設規矩,後成方圓


兒子今年才十二歲,上文理中學六年級。要說我們家庭教育有什麼成功經驗,談不上。因為孩子還小,他還有漫長的讀書、學習道路要走。不過就孩子成長這十二年的教育而談,我們夫婦倆還是滿意的。孩子教育的功勞,全賴於太太用愛心打造。


孩子還沒出生,太太就做好教育兒童的計劃了。她買有關如何教育兒童的書來讀。德國很重視兒童的教育,有很多關於兒童教育的書籍。從胎教到出生,再到幼兒成長的各類書籍,太太都找來讀了。她從書中尋找自己的教育之道。我認為太太的做法是對的,第一次做媽媽,什麼經驗都沒有,從書中尋找教育方法,既快捷又全面。那都是精英媽媽的經驗之談,從中選擇一些適合自己孩子教育的方法是很有用的。


孩子出生後,我們雖然請了一個傭人照顧他,但太太還是放下很多工作,經常在家照顧他。一歲以後,太太就一人擔當照顧他了。在太太有條有理的照顧下,孩子從小就很乖,很少哭鬧,也不像有些小孩不聽父母呼喚,到處亂跑,撿地下的東西來吃的那種。有人可能會說,這是天生的,但我認為,這與教育亦有一定的關係,孩子能如此聽話溫順,是與我太太的教育分不開的。兒子會說話就懂得「Ja」(是)與「Nein」(不)兩個字的意思。這裡說個笑話,兒子一歲時,我父母從中國來探他,一見面,我母親就要抱他,兒子說「nein nein!」母親私下與我說,「你這個兒子真聰明,見面就懂得叫奶奶。」我聽了一怔,然後不禁會心地一笑。原來德文「nein nein」(不,不)的發音,有點近似「奶奶」的發音。兒子拒絕陌生(剛見面)的奶奶抱他,奶奶以為是叫奶奶。可以說,兒子一歲以後就懂得「是」與「否」的一些規矩,那些該做?那些不該做?他已有所印象。有些人主張讓孩子自由發展,對孩子的所作所為不去管教他,任其行事,致使孩子橫蠻無理,任性乖張。我經常看到一些兒童,到別人家看到好玩的東西就想拿走;父母帶他到商店,看到好玩的玩具一定要買,不買就在商店哭鬧。這些行為,我認為就是父母平時少向他灌輸規矩,任其所謂的「自由發展」的結果。


《詩經》上說:「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玉不雕不成器,人不教不成才,這是實理。很多父母痛惜孩子,不堅持原則放任孩子玩耍,或是認為自由發展就是不要去管他。其實,沒有規矩那來方圓?孩子就如一張白紙,要給他一些規矩,他才能有所方圓的。


兒子進入幼兒園後,他的生活是很有規律的:什麼時候可以看電視?什麼時候玩玩具?什麼時候睡覺?什麼時候起床?都很有規律。他養成這個習慣後,我們就很少去管教他了。他看電視,是他的時間,我們不去打擾他;他玩什麼玩具,我們也不去管他。他有他的一定自由度,我們做父母的也不給他過多的壓力。我們覺得,自己辛辛苦苦走過來了,讓孩子有一個快樂的童年,也是我們父母的心願吧。在這方面,我們沒有望子成龍的迫切心,要孩子學這學那,倒是讓其自由發展。


兒子的成長,用心細致地體察他,你就會發現他的心智發展到什麼程度,有哪些優越性?兒子長到六歲時,我們就發現他記憶力很好,愛聽音樂,愛畫畫。於是我們就把他送去音樂學校學鋼琴。每個星期只有三十分鐘的課程,回來叫他練十幾分鐘,幾年下來,他竟有所成。十歲時參加地區鋼琴比賽得兒童組第一名,後參加巴伐利亞州比賽,得第二名。兒子得到這個成績,不是我們給他壓力苦學得來,而是我們把他的天資引導得當,使他發揮出來。如當時兒子參加地區鋼琴比賽完後,接下來三個月就是州的比賽。評委建議說,若要參加州賽,最好不要彈貝多芬《給愛麗絲》這首曲子了,換另一首好些。因為孩子小,很難掌握理解貝多芬那份感情曲子。鋼琴老師給我們說明這個情況,他有些難為起來。換另一首曲子,三個月時間,我兒子是否能勝任?這不是說會彈就成了,是要拿出去比賽的。


知子莫若父,我對鋼琴老師說,你給他多一點時間,我兒子肯定能行。老師打消了疑慮,換了挪威鋼琴家葛利格的一個曲子。果然,兒子一個星期後就能上手,每天一個多小時的練習,到了比賽場,還能拿個第二名。在我與兒子的交往中,我就發現兒子有一些過人的天資,有些東西他真的過目不忘。一首鋼琴曲子,給他一點壓力,他是可以練出來的。我相信他有一種智能的爆發力。


兒子讀小學二年級時,就能讀德文小說、詩歌及一般的自然地理書籍。我們發現他有這個能力和興趣後,就鼓勵他多做些學校課外的事情,學習更多的知識。他寫小說、作鋼琴曲子、畫畫、學法文等。小學四年畢業,他的小說《嘟嘟和他的朋友》寫了三十多頁,作有一曲像模像樣的鋼琴曲,還畫有好多畫。他畫北京奧運的幸運精靈,還在本地的報紙刊登了,報社還派記者採訪他。不管他所做的這一切是否有用,但我們相信對他今後的學業肯定有幫助。今年他們班級的年鑒(做一本班級一年來活動學習的小冊子),老師就指定他來編。若果平時沒有我們鼓勵他寫作鍛鍊,到了中學很多優秀的學生中,他是不會出類拔萃而被老師看中的。我們夫婦倆並不想追求什麼神童效應。早在他讀小學二年級時,他的老師也覺得他聰明過人,就建議對他進行IQ測試,得出的結果是一百三十二。老師說他的智力相當好,他知道後有些驕傲。我們經常告誡他,不要以為自己很了不起,有能力的人很多。比如這次巴伐利亞州鋼琴比賽,人家就有彈得比他好,得第一名的。他聽了也心服口服。他自己也檢討自己,他就承認他的數學在班上不是最好的。孩子需要表揚和鼓勵,但也不要讓他太驕傲,太太經常說,做人太聰明沒有用,長大後不懂得處理人與人的關係,自以為是,以我為中心,沒有朋友,做人就很孤獨了。


我們對孩子的教育,說不上什麼經驗之談。我們設下的規矩,兒子基本上實行:他能靜下心來讀書,而且是自行自覺的,這點就難能可貴。有很多家庭的孩子不是不聰明,而是坐不穩、好動、集中不了精神,這就很難讀好書了。我想,這雖然與孩子天生的性格有一定的關係,但與父母早期沒有好好管教給他規矩亦有關係。自由發展不是放任,小孩養成習慣很重要,一旦他習慣了,你就很難改變他了。兒子的學習不要我們督促,就是他習慣了我們給他設下的規矩,放學回來就自動做作業,不用我們去說的。到他看電視、玩遊戲的時間,他就去玩,我們也不管。這是我們對孩子管教的一個方法。其二是,當我們發現孩子有某些特殊的天資或愛好以後,就多鼓勵他往那方面發展。兒子學鋼琴一年後,也遇到過一些困難,老師教到用雙手彈的時候,他覺得很困難,就想放棄不學了。我們鼓勵他,不要見到困難就畏縮,堅持下去就能過關。他堅持了下來,音樂學校舉行音樂晚會也叫他上去表演。他彈得逐漸好起來。幾次表演本地報社記者都採訪他,他慢慢信心也就足了。


其實,德國的教育制度還是蠻不錯的。以我的觀察,孩子的學習好壞很多問題出在家長教育上。德國優厚生活的新一代,他們沒有吃過苦,逍遙自在慣了,對孩子的教育,多讓其自由發展。我們中國人夾在這中間,應用嚴格一點的中國傳統教育方法去教育孩子,馬上就見效。這是我們中國傳統教育的優越性。不過管得太嚴,很容易使孩子產生逆反心理,導致家庭破裂;或是管教過嚴,抹煞了孩子的創造性能力。這一點,我們就得借鑒西方這個自由發展的教育。兩者取長補短,互相平衡,中西結合,我想,是可以教育出好孩子來的。


 

秀威其他與教養相關的書籍

9789865850074_01.jpg

讓孩子贏在起跑點──0-3歲嬰幼兒發展與教養方法

作者 / 劉廷榮

 

9789866094231_01.jpg

菁英教養獨門祕訣──一位哈佛生母親的手札

作者 / 幽蘭

分享: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89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