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愛女生?台日小說漫畫中的百合文化

Top

「百合」及百合迷群之定義


首頁圖來源:maya_7966

台灣知名動漫畫評論組織「傻呼嚕同盟」在該組織出版的《COSPLAY‧同人誌之秘密花園》一書中,曾以附錄方式為台灣同人誌次文化現行使用的專有名詞進行解釋,應是台灣ACG界最早註解「百合」一詞的書面紀錄:「雖然不知道起源為何,但百合(日文為「ゆり」)是指GL──『女同性愛漫畫』……『百合族』指『女同性愛者』。」

這項紀錄說明的是台灣ACG界對「百合」一詞的普遍認知:「百合」與「GL」同樣指向女同性愛,並隱約指出「百合」一詞源自日文。然而這項紀錄沒有談及「百合」一詞的起源,將「百合」與「GL」粗略的畫上等號,也與百合迷群的認知有所出入,只能算是一個非常粗略的定義。


討論百合文化之前,首先應對專有名詞的定義有所理解,在此先為專有名詞下定義,釐清「百合」、「GL」二者之間的關聯。為有效反應百合迷群的認知,直接觀察百合迷群所提出的定義是比較合宜的辦法,在此依據華文圈百合迷群主要網路活動場域「百合會論壇」,其管理團隊於論壇創立的翌年(2005)為二者所下的疊圖式定義以供認識:


6.jpg

●「百合會論壇」百合概念圖釋(資料來源:百合會論壇)

依照上圖所示,可知百合迷群視現實世界的「LES」(女同性戀)與ACG界的「百合」、「GL」情誼有所區隔。「GL」可視作對「現實女同性戀」的摹寫,涉及女性與女性之間的愛情及情慾;「百合」一詞則涵蓋範圍較廣,介於「GL」及「(女性間)友情」之間,並與「GL」及「友情」產生交集。


此外,迷群之間有另一種廣義的觀點,乃是將「親情/友情」與「愛情/性(GL)」視作「百合」光譜的兩端。


7.jpg

●由百合迷群提出的百合光譜圖釋(資料來源:筆者繪製)


如據上圖所示,則親情乃至愛情都被歸在「百合」的範疇之中,「百合」可涵蓋女性之間精神愛乃至於肉體愛的關係。相對的,亦有極端的狹義觀點認為百合限於「友情以上、戀人未滿」,而將戀人以上的關係歸作GL。討論至此,可知在華文圈百合迷群的認知當中,並未將「百合」與「GL」視作同義詞,而「百合」一詞所指涉的意涵,廣義可指涉女性之間的任何情誼,狹義則可限於未達戀情的女性情誼。


論及「百合」、「GL」二詞的同時,筆者認為應當一併討論意義雷同卻又似乎有所差異的「女同性戀」一詞。在上述兩種圖釋的定義之中,華文圈百合迷群傾向視「百合」與「女同性戀」有所區隔,不能混為一談,「GL」則有時居於二者之間。正如同圖1所示,將「百合/GL」與「女同性戀」的關係視作是「ACG」與「現實」關係的對照,是比較簡單明瞭的區分辦法,然而,相較於華文圈,百合文化的發源地日本,「百合」與「女同性戀」二者的定義並不如華文圈的涇渭分明。日本的男同性戀雜誌《薔薇族》,曾在1976年11月發行的第46號雜誌開闢「百合族の部屋」(百合族的房間)讀者專欄,提供女同性戀讀者進行交流。以「百合族」指涉「女同性戀者」正是起源於此,由此可見「百合」一詞在日本自始即與「女同性戀」密切相關。


何以文化源頭的日本沒有明確區分,華文圈的「百合/GL」卻與「女同性戀」形成「ACG」與「現實」的區隔?筆者認為應當從華文圈接收日本百合文化的脈絡切入,觀察百合文化在傳播過程中如何受到場域影響,才能認識異地語言如何為受容方所理解與吸納。

Top

「百合」的語源與其所指


由於日本學界方面尚未有百合文化的相關研究專著,僅有少數非學術論著如如ACG次文化相關辭典《同人用語辞典》、《萌え萌え用語の萌え知識》,以及性相關的專門用語集《性的なことば》收錄「百合」一詞。然而,考量到語言應以語言使用者的理解與實際使用方法作為觀察切入點,尤其當「百合」一詞作為次文化流行語,尚未被通用辭典所收錄,更應當從該詞彙所通行的場域尋求解釋。在此便以收錄次文化詞彙的《同人用語辞典》、《萌え萌え用語の萌え知識》、《性的なことば》等實體書,以及迅速更新次文化資訊的日本網路辭典,對照觀看日本百合迷群及網路群眾對「百合」語源與其所指涉意涵的認知。


關於「百合」一詞的語源,首先參照下列三筆實體書資料:


《同人用語辞典》〈百合〉條目:



即所謂的女同性戀。但是,在同人世界(按:指ACG界)中所稱之為百合者,乃是專指女性作家為了女性所創作的作品。語源自作為象徵男同性戀的俗語「薔薇」的對照語,最初由男同性戀雜誌《薔薇族》的編輯長伊藤文學所採用(發祥自同款雜誌所設立的讀者投稿專欄「百合族園地」)。

《萌え萌え用語の萌え知識》〈百合〉條目:


即所謂的女同性戀。乃是象徵男同性戀的「薔薇」之對照語。

在實體書中,其說明相對較詳盡的資料,當屬《性的なことば》〈百合〉條目:


現在對於女性或者少女之間的親密關係以「百合」一詞指稱,其起源為男性向的男同性戀雜誌《薔薇族》編輯長伊藤文學所使用的詞彙。……嚴格來講,伊藤在《薔薇族》所使用的詞彙是「百合族」。英文的百合(lily)一詞,俗語中便有同性戀者的意味,此後伊藤為了與薔薇的紅色對比,選用了白色的花,遂誕生「百合族」的名稱。

在實體書之外,網路辭典中則以《フレッシュアイペディア》(FreshEye百科)網路百科全書的「百合(ジャンル)」(百合(類型))條目最為完整,該條目指出:


此語源於1970年代,據說是男同性戀雜誌《薔薇族》編輯長伊藤文學,將之作為該雜誌以「薔薇族」指涉男同性戀者的對照語,提倡了「百合族」一詞。並在該雜誌開闢了女同性戀者的讀者投稿園地「百合族的房間」。此外,日本有諺「立如芍藥、坐如牡丹、步如百合」,以百合比喻美麗的女性是普遍用法,由於男同性戀者被比喻為紅薔薇,亦有一說指出伊藤為了呈現對比以及強調女性形象,因此選用了白百合。


上述資料都指向「百合」一詞是作為指涉男同性戀的「薔薇」一詞的對照語而出現,該詞彙出自《薔薇族》編輯長伊藤文學的命名,而「百合」一詞成為用以指涉女同性戀(Lesbian)的專門用語。惟上述資料欠缺嚴謹的史學考據,其源起還有待考證,但足供證明在日本「百合」是用以指涉「女同性戀」的隱語。至於「百合」一詞所指涉的作品範圍,上述引用的實體書中,其中《性的なことば》僅以百合漫畫專門誌為例,網路辭典《フレッシュアイペディア》則有更完整的說明:
 

所謂的百合,指女性的同性愛,也指與之類似的友情愛。另外,以此作為題材的各種作品,通常是指1990年代以降的日本漫畫、輕小說、動畫、同人誌等文類,但戰前的少女小說、一般的女同性戀文學、真人電影也有時被涵蓋在其中。另有「Girls’ Love(簡稱GL)」的說法。


在此條目中,所謂的「百合」與「GL」亦沒有明顯的區分,換言之,「百合」一詞即便與「女同性戀」、「GL」未必是同義詞,也可歸類於近義詞。需要加以說明的是,在日本方面,「百合」的使用方法其實也有變遷,由迷群自行建置的網路辭典《百合辞書》(百合字典)便指出:
 

近來由於百合(百合之花)純潔的形象較為鮮明,反倒是色情的形象變得稀薄,因而將書寫非情色系的女性同性戀作品稱為「百合作品」。在本網頁的定義上,則將包含輕微色情成份在內、以女孩子之間的戀愛為主題的作品稱作「百合」。
 

此外,由於「女同性戀(Lesbian)」一詞有其社會意義之背景,可以視作是與「女性同性愛」有所區隔的使用方法。


由此可見,在日本百合迷群的認知當中,「百合」也逐漸與情慾書寫分離,成為純潔的象徵,然而《百合辞書》的編者仍主張「百合作品」應涵蓋情慾書寫在內。另外,《百合辞書》的編者認為「女同性戀(Lesbian)」與百合所指涉的「女性同性愛」不甚相同,主張「女同性戀(Lesbian)」具有其社會意義,如此分辨方法與華文圈用以對照「現實」與「ACG」的區隔方法有異曲同工之妙。


換言之,日本的「百合」辭彙至少有兩種意義上的轉變,一是「百合」成為純潔的象徵,二是「百合」與「女同性戀(Lesbian)」的分離。「百合」一詞在華文圈的意義變遷乃是受傳播路徑「百合會論壇」影響所致,日本方面的意義轉變,其變因則尚未有相關研究論述可供參考。一說由於網路文化交流便利快捷,使日本次文化詞彙被華文圈次文化所挪用之後,華文圈次文化反過來影響原生文化的定義,此一說法或可驗證文化作為有機體不斷衍義變化的特色,但這項說法還尚待論證。總而言之,在意義產生轉變之前,日本最初所謂的「百合」、「GL」、「女同性戀」,基本上是指向相同意義的詞彙。


至於華文圈百合文化如何生成與意義變遷,下一節將會深入討論,在認識日本百合文化如何跨國生成之前,需得先對日本百合文化的成形概況有所理解。


Top

少女小說的傳承


少女小說雖無「百合」之名,卻對日後的百合文化有重要的啟蒙作用,〈GLの系譜〉中「少女取向的熱門小說」的代表作:今野緒雪的輕小說《瑪莉亞的凝望》,被視作日本少女小說的名作之一,同時也是影響現今百合文化內涵的經典之作,由此可見今日的百合文化確有繼承少女小說血脈的影跡。


事實上,《瑪莉亞的凝望》有極其明顯效仿戰前少女小說的痕跡,最顯著的跡象即是該作原創的「姊妹(soeur)制度」。在該作中,每一名低年級生都應當與另一名高年級生締結姊妹關係,並稱呼高年級生為「姊姊(お姉さま)」,向其學習生活禮儀,而高年級生將低年級生視作「妹妹」加以照顧。女學生之間的姊妹關係,並非今野緒雪的憑空發想,而是挪用日本戰前的社會情境所創造出來的制度,此即〈GLの系譜〉提及之「描寫被稱之為「S」(Sister的S)關係的少女小說大受歡迎。」的S情誼。


所謂的「S」,關西性慾研究會編著的《性の用語集》(性的用語集),即在〈おめとエス〉(目與S)條目指出日本明治時代乃至戰前,女學生經常以「姊姊」稱呼欽慕的高年級生,女學生之間的親密關係亦常以「姊妹」喻之,而戰前日本女學生的姊妹關係即以sister的頭文字為名,被稱為「S」或「sis」。惟戰前女學生的親密情誼,在戰後因為女校的解散與男女交際方式不再如同戰前嚴守男女之防,遂失去舊有的情境而逐漸走衰。前文提及少女小說的開創者吉屋信子以及文豪川端康成,皆以少女之間的S情誼作為題材,可見戰前女學生之間的親密關係,日本社會大眾對其並不陌生。


據此可知,《瑪莉亞的凝望》中的「soeur」一詞實是英文sister的法文變形,而《瑪莉亞的凝望》乃是對戰前以S作為主題的少女小說的重構之作。就文本觀之,作者今野緒雪應有留意到創作當下的平成年代,已不具有孕育sister情誼的時空條件,因而小說即以主人翁所處校園的封閉性作為開場:


「平安。」
 

「平安。」
 

清爽的晨間問候迴響在清澈的青空下。
 

聚集於聖母瑪莉亞庭園裡的少女們,今天也展露出天使般的純潔笑容穿過高聳的門扉。
 

深色的制服包裹住她們不知汙穢為何物的身心。
 

慢慢地行走、不讓裙襬凌亂、也不使白色水手領翻起,隨時注意自己的儀容是這裡的教養;當然,在這裡也不可能會有沒規矩的學生因為快遲到而奔跑。
 

私立莉莉安女子學園。
 

創立於明治三十四年,原本是為了貴族千金而創立的一間深具傳統的天主教女子學校。
 

這所學園位於東京都內一處綠意盎然、且有著武藏野昔日風情的地區,是所受到神庇祐、可接受從幼稚園到大學系統性教育的少女園地。
 

只要在此接受十八年完整的教育,學校便能將這些千金小姐們以最嬌貴柔美的教養風範送出校園,儘管時代變遷,年號從明治到平成經歷了三次改朝換代,這裡仍是碩果僅存、還留有這種修為養成訓練的珍貴學園。(引文粗體為筆者所加)
 

小說甫一開場即透露出強烈的時空停滯感,即便文本之外並無sister情誼的社會情境,但透過這段文字敘述,作者今野緒雪直接將筆下角色拉進保留戰前情境的莉莉安女子學園,從而使失去社會基礎的女學生sister情誼,再度被招魂回平成時代的《瑪莉亞的凝望》。此一復活的S少女小說,於1998年開始創作迄2012年底仍未完結,可見該作受到讀者的高度支持,進而得以進行長時間的持久創作。該作數度改編為動畫、漫畫以及真人電影,並且成為許多後進百合作品的互文對象,確實展現該作在百合文化成形過程中的重要性。


就此而言,日本百合文化的脈絡,最早可溯及戰前的少女小說。少女小說所描寫的「S」情誼為日後的百合作品主題奠下基礎,而百合文化遂接收少女小說以女性為目標客群、同時以女性主人翁為主體開展故事的特色。


Top

少女漫畫的「百合閱讀」

少女小說之外,百合作品的另一脈絡為少女漫畫。如〈GLの系譜〉所述,1970年代即有池田理代子《青蘭圓舞曲》等知名少女漫畫屬百合作品。其實1970年代具多元情慾流動模式的知名少女漫畫不在少數,百合作品與BL作品的早期名作都在此時出現。百合作品當中,除了池田理代子《青蘭圓舞曲》(1974),另有池角千惠子《孔雀的微笑》(1976)以及同是70年代漫畫家五十嵐優美子1987年面世的《巴洛士之劍》(原作為栗本薰),皆是明確描寫女性之間戀情的作品。另外,也有並非描寫女性戀情,但因為描寫女性之間的情誼而被認為有百合成份的少女漫畫,如池田理代子《凡爾賽玫瑰》(1972-1973)、美內鈴惠《玻璃假面》(1976-)皆屬此類。


然而不可忽視的是,誠如〈GLの系譜〉將「1990年代的少女漫畫」而非「1970年代的少女漫畫」,接在「大正昭和時代的少女小說」之後,可知對今日的百合文化而言,具重要影響力的應屬近二十年來的作品,其中尤以〈GLの系譜〉所舉例的武內直子《美少女戰士》(1991-1997)最具重要性。


《美少女戰士》本身是一部以男女主角前世今生的戀情為背景的作品,但該作兩名女配角天王遙與海王滿的曖昧關係,卻意外引起讀者的關注與討論,並因此帶動了《美少女戰士》具百合性質的同人誌熱潮。當時投入《美少女戰士》衍生創作的百合同人漫畫家,如今已有數人成為職業的百合作品漫畫家,較知名並能為台灣讀者所接觸者有森永みるく與林家志弦二人,由此略可知悉《美少女戰士》之所以能在日本百合作品的系譜中位居要角,實因該作在推動百合文化時發揮了強大的推進力。


不僅如此,《美少女戰士》之於百合文化更具一種啟蒙意義,此即開啟「歪讀」(queer reading)少女漫畫的可能性。如同學者張小虹透過歪讀方式解讀張愛玲小說,在異性戀作家的異性戀作品中,讀出同性情慾的曖昧流動,相似的歪讀方式也存在於次文化中:對同性戀情較為敏感的漫畫讀者「歪讀」漫畫原作文本,具創作能力的讀者則具體將這樣的「歪讀」表現在同人誌創作方面。


如此將異性戀取向的ACG作品歪讀出女同性戀情,筆者認為將之稱為「百合閱讀」(yuri reading)會更加適切。《美少女戰士》女配角天王遙與海王滿的曖昧關係,被讀者歪讀為百合關係即是一例,而《美少女戰士》百合同人作品的主角並不限於天王遙與海王滿的組合,更說明了「百合閱讀」帶來的各種可能,包括原作之中已有前世今生之戀人的女主角,亦被同人作家在二次創作之中設計與其他女配角配對相戀,便是顯著的例子。


日後「百合閱讀」被百合迷群運用在少女漫畫甚至少年漫畫的閱讀上,由於「百合閱讀」可說是在缺乏明確女性戀情作品的ACG領域中拓展百合作品的唯一方式,因此「百合閱讀」成為百合漫畫專門誌問世之前,累積百合文化能量的關鍵力量,也同時養成百合迷群歪讀ACG作品的習慣,促成日後即使有許多百合漫畫專門誌陸續刊行,「百合閱讀」仍是拓展百合版圖的重要力量。


分享: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129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