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魔神仔會攻擊我們?紅衣小女孩之少年版:《魔市少年》

Top

推薦序:尋找生命來處/王力芹

對於個人所生長的這座島嶼,從小打長輩口裡聽來的鄉野傳奇,究竟多少是真?多少是融入生活之後加以渲染成篇的?

長大,是生命裡不得不的蛻變,年輕生命往往在茫無頭緒下便被歲月之輪推著往前快速滾動了。這個滾動速度的快慢、幅度的寬窄,常因著每個人的生命特質與個性才情而有差異。塵世裡滾著滾著,或許一直平靜在軌道裡,但也或許一個分心失神便軌道裡外來來去去,甚至可能滾到一個極度陌生的境地。

如果,從來都沒想到探源,又如何能知道這之中的虛實真假?

那麼來一趟魔幻旅程,如何?

跳舞鯨魚的《魔市少年》中的少女海棠、海嵐或許就是你我,隨著來去牛墟、鯨魚骨市場穿梭,將透過洗鍊的文字,將看到這塊你我生活的土地,曾經有著怎樣的風貌,如今又因著與時並進的科技文明,又有了怎樣的變化,而這變化到底是我們想要的,還是我們需要的?

數百年來,每一個生活在這個面積三萬六千平方公里的島嶼人們,無論是生命中的哪個階段,都在歷史樹影下寫著這塊土地獨有的歷史。而這些人們所集體創作的生活內涵,有神話,有傳說,有巫覡方術,有宗教信仰,隨著時光流逝,一點一滴沉入共有記憶的深處。也許,在某個回眸尋找認同的剎那,才浪濤般襲捲而來。

然後,青春少年恍然驚醒,祖先走過的路,值得也走一回。

Top

內文

當阿木走出市場的時候,他感覺那裡,的確有什麼正在消失。

還有幾天才過農曆新年,阿木的年齡正處在十二歲和十三歲交接的尷尬狀態,但自那天走出市場之後,他彷彿已經活過幾百年的歲月。

 

01路那種東西很奇怪

趴在二樓陽台前欄杆上,阿木往海看去。

真像聽見什麼異於他本身以外的聲響,又不似海浪拍打在岩石所發出的巨大嘩啦啦。

有什麼在爬著。

阿木習慣那種混著海浪的聲音,是偷偷爬上岸來的,很可能有四隻腳,習慣如蜥蜴般擺動起尾巴像是在東張西望(阿木會假裝什麼都沒瞧見),反正矮小粗壯的林投樹總會張牙舞爪成群結隊,乘著風的間隙,一波一波發出捍衛土地的怒吼聲。

有什麼因此而退去。

隨著潮汐離岸最遠的時刻,那些不是海水的東西猶如夾著尾巴逃跑。

「它們會有尾巴嗎?」阿木老是被某種東西的形象所迷惑。

聽說,好像只在晚上會出現。

也可能是在中午陽氣最旺盛之後,一個接著一個……海水滿了,它們踏著濕漉漉的腳步,把岸邊的石頭都踩成了圓圓扁塌狀,剛好就像它們的腳,有點像是吸盤,老是盤據在固定地點,或上或下,或出現或消失。

「魔神仔走不遠。」阿木的祖母笑了笑。

一直停在同一個地點叫囂著。

有些時候會透過瘋狂的狗、得病的雞、垂死掙扎的魚、穿山甲、猴子……還有很久以前滿地奔跑的梅花鹿,它們利用合唱的方式,像羅蕾萊傳說中以唱歌引發船難的美女,希臘神話裡的海上賽倫女妖,魔神仔、魑魅魍魎、鬼怪等等的花言巧語一一綻放在失了神的動物身上。

「一起來唱歌吧。我說個故事給你聽。」

阿木的祖母總是繪聲繪影說起,有關於眼睛看不到,但耳朵卻聽得到的,那些來自於海水的故事。

「他們會說出你的命運。當然,如果你不靠近去聽,那麼它們所說的故事,就只是海風呼呼吹過。」

阿木的祖母滔滔不絕說起,越說聲音越像海水拍打岩石的聲響,伴隨著喉嚨裡老舊濃痰的咕隆隆。

有些時刻,阿木真以為海那邊傳來的聲響,其實是來自於祖母。

如同用錄音設備儲存起來,祖母只是按下了PLAY鍵,接著就被放置在唱佛機的旁邊,一邊南無阿彌陀佛,一邊嘩啦啦咕隆隆還噗啾噗啾,黏稠的腳步聲直在海邊徘徊,像一把水草纏在岩石和漂流木間,幾個空寶特瓶和酒瓶也跟著海水升降,試圖拔起黏滯在岸上的水草,像是急忙要把水草送回海底般。

幾件被隨意丟棄的黃色輕便型雨衣在岩石的割蝕下,一片一片碎裂開,那些來自於海底破碎的幽魂聲音還唱著:「這就是你的命運喔。」

水草嚇得頓時失去了綠色。

阿木則是當場驚得整張臉都失去血色。

阿木的祖母呼喚起阿木。「吃飯囉。」

阿木回頭,可祖母早就已經不在屋子裡頭。

 

站在用木板磚塊像是堆積木般,五年、十年和這兩年慢慢組合起來的二樓建築物的陽台上,阿木頭頂的鐵皮老是被風颳得劈哩啪啦響,像是那鐵皮耍脾氣,總是不想待在那古怪房屋上頭,替阿木家遮風擋雨。

咭咭呱呱。

嗚嗚咻咻。

又再唱了。

所有被迷去心智的生命,開始一起唱和著。

阿木很習慣那來自於海,或是祖母口中的聲音。

就好似被植入了某種基因設計,還是程式密碼,也可能是身上有幸運物使然,或者是真遺傳了解除厄運的法力。

阿木一笑。

他遺傳了祖母的豁達天性。

「很可能真是遺傳。」阿木喃喃說著。

阿木是回憶起祖母曾跟他說過的話:「你等我回來教你如何向阿立祖祝禱。你等我。等我。」

那聲音很沉重如釘子被敲入牆壁般,叩,叩,叩,一個字一個字相當紮實,逐漸印入阿木的腦海中。還緩緩描繪出阿木祖母的身形。猶如畫家一次一次在草稿上,用著鉛筆來回描摹,還一層一層打底在畫布上,從橄欖綠般的灰青天空開始著色起,那是阿木的祖母最後一次,一大早起身到市場賣菜苗。

阿木看得很仔細,那天映在祖母背後的景象,就只有天空,沒有魚鱗般的雲,甚至是飛機飛過的一條條圍巾雲,彷彿那天空本就什麼都沒有,只有清晨在伊喇哈(太陽)出現前的灰撲撲,好像有什麼存在,又像是什麼都不曾出現過。

「你等我回來,等我回來……」

阿木的耳邊盡是祖母的聲音。

阿木複誦起祖母的話:「等我回來教你如何向阿立祖祝禱,你等我……等我回來打開,一直不准你進入的後院小屋,等我回來。」

霎時,阿木的祖母在阿木眼底,化成了一道金光所投影出的幻影,逐漸消失在阿木家門口小徑上。

只剩下幾個登山客剛從海邊爬升上岸,走過位在海邊小丘上的阿木家。

空水壺搖晃在身後叮噹響。

猶如阿木的祖母口中念念有詞,挨家挨戶去幫族人作新年祈福時的景象。

 

「阿木……」

阿木頓時從祖母的夢中甦醒,一個人呆楞在二樓陽台上。

有一粒石頭飛過阿木眼前,拋物線控制得相當了不起,像是一顆籃球,命中在阿木身後的水桶中。

「你在做什麼?」丟石頭的人大喊。

阿木受到了驚嚇,本能如唸出鎮壓邪靈的凶惡經文般,直向丟石頭的同班同學阿浪破口大罵三字經。

「你有病喔!」阿浪不甘示弱罵回去。

「你不要跑。你等我。讓我下去,不海扁你一頓才怪。」阿木答。

阿浪聽完,原本有些膽怯縮起身軀,幾秒鐘後又挺起胸脯,說道:「你瘋了喔,不過就是開玩笑。」

「你不要跑。」阿木像是山林裡抓狂的野豬般,鼻子都快冒出煙來。

阿浪遲疑了,囁嚅著話語:「誰怕誰。」

「那我就下去。」阿木邊說身子卻一直往陽台下探去。

「有種你跳下來啊。」阿浪吼著。

「下去就下去,誰怕誰。」阿木叫嚷著。

「有種就單挑,你下來啊,不要在那邊鬼吼鬼叫。」阿浪越罵越像是隻窮凶惡極的惡犬。

一聽到鬼,阿木頃刻間像是從吹笛人的魔法中醒來般,像極了只差一步就會跌進水中的老鼠──阿木怔怔看著家門前的阿浪,雙手止不住顫動,手心裡的汗水都如下雨般,阿木嘀咕著:「會變成麻呼拉(鬼)嗎?」

阿浪一見阿木停止了瘋狂怒罵之後,趕緊詢問:「你沒事吧。」

「會變成麻呼拉(鬼)嗎?」阿木驚愕得連額頭都在滴汗。

阿浪趕緊對阿木說:「你別動,我上去找你。」

阿木一聽,立即大叫:「不行!」

這一叫,把阿浪也嚇壞了。「你怎麼了?要不要我叫你們的伊尼卜斯(女巫)來看看你。」

「我的霧霧(祖母)就是伊尼卜斯(女巫)。」阿木說。

「我知道啊,但她已經上天堂了。」阿浪答。

「不是你們的天堂。是祖先的懷抱。」阿木說。

「反正都一樣,就是我們都再也看不見你那慈祥的祖母了。」阿浪說。

「亂講,她還在我家的客廳裡。」阿木說。

阿浪瞬間打了個冷顫。「你是說,你還看得見你祖母?」

阿木說:「不就是像你家去年,你的巴伊(祖母)也躺在客廳一個多月。」

阿浪又渾身震顫,他一臉擔憂問阿木說:「可是你祖母昨天已經出殯了啊。」

這下,換阿木渾身起雞皮疙瘩。「怎麼會?霧霧(祖母)是早上發生意外的。」

阿浪後退了一步,讓整個身子都能讓阿木看見之後,才向阿木揮揮手說:「那是你還在城裡學校上課的事情,現在都已經放寒假了。阿木,你醒醒啊,阿木,要不然我去叫我們那族的尤伊佛(巫醫)來看你,你不要亂跑,先乖乖下樓,我們等一下客廳見,你乖喔。」

阿浪轉身跑出阿木的視線範圍。

 

阿木像是真著了魔,全身動彈不得。

魔神仔是如何賄賂附近的野貓,支開這海邊小丘上十幾隻的黑色英勇土狗,又是如何穿越祖母所設下的保護圈……阿木思索著。

當下,阿木就像是七年前,因為貪玩,在深夜時分,從家中溜出,直跑進市場裡的玄天上帝廟廣場,卻因為年紀太小,一直被推擠到榕樹下。

有一個聲音對阿木說起:「好看嗎?」

「什麼,我根本什麼都看不到。」阿木一臉失望。

「那你知道他們在做什麼嗎?小笨油。」榕樹下的黑影問。

「我不是小笨油,我是小朋友。不對,我是阿喇喇(少年)。」阿木說。

「什麼是沙拉拉?」黑影問。

「是阿喇喇(少年),我很快就會成為麻達(有獵人和結婚資格的男性)。」阿木答。

「聽不懂。喂,你是不是跟他們一樣?」黑影指著前方廣場上的男性大人問。

阿木搖頭。「他們是大人,我是小朋友。」

黑影不屑地呼了一聲。「喂,小笨油,我是問你,你到底知不知道那些大人在做什麼?」

阿木搖頭晃腦了起來。「你先等我一下。」

阿木轉身鑽入人群,沒有幾分鐘後,又再度被人海給沖了出來。

「喂,小笨油,你沒事吧。」黑影說。

阿木搔搔腦袋,看看四周。「好奇怪喔,我是不是在作夢?」

黑影冷笑。「小笨油,你是在夢遊。」

阿木從口袋掏出了一張紙錢後,說道:「他們在發這個。」

黑影一看,順手將金黃色的紙錢從阿木手中奪了過去。「沒魚蝦也好,這個給我花。」

黑影說完,立刻消失在大榕樹下。

只剩一臉瞠目結舌的阿木呆站在樹下。

阿木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家的。

後來,阿木一直昏睡。

他的夢裡,有許多人扛著玄天上帝神轎,還發出恐怖的怒吼聲直跑向市場邊的小河。

風聲颼颼。

有咿嚕咿嚕的聲音在河邊,開始如逃跑的獵物死命狂奔。

阿木看見,有許多乩童拿著鋒利的刀劍法器跟在神轎後頭,直向黑夜深處一陣揮砍。

真有被砍殺之後的尖叫聲。

逃竄的哭喊聲。

憤怒的搏鬥聲。

咻咻咻,玄天上帝神轎轉眼成為一道金光,將原本像是被厚重灰塵給蓋住的小河,照得比白天還乾淨明亮。

嗚咽咽風聲下,河流流過那哮喘般的微弱氣音,瞬間也如天降甘霖──遠處山上來的雨水嘩啦啦,將一切沖洗殆盡。

漫天紙錢飛舞。

「喂,小笨油,要記得我喔。」

阿木驚出一身汗水,終於從混噩的夢境中,脫逃而出。

仿若武俠小說,阿木流了一身汗水,很辛苦自行解開穴道般,終於讓身體不再被禁錮。阿木趕緊跑下樓去,望著一樓裡的空蕩蕩情景,他才終於回到了現實。

 

風聲咻咻,在那單頻尖銳聲響之間,阿木總是很容易聽到海那兒所傳出的兩邊截然不同陣營,叫囂聲嘩啦啦和啪噠噠。

「也許還可能廝殺好一會兒。」阿木不敢看,他想像著。

海水滔滔不斷激起巨大的水花,接著破裂,那些再熟悉不過的聲音,以及那些從來都跟著潮水來來去去的東西,上岸,離岸……阿木已經聽了十二年,很快就要邁入第十三個年頭。他不會認錯的,在進入市場的前一天,阿木真聽見了,海水那邊以外,以及林投樹防風林群裡,那彷彿像是降神般的天語,怒斥,咒罵,威嚇,唸經般的喃喃不絕於耳。光是用耳朵去感受,就如眼睛真看見了一道高牆,憑空坐地而起,直是在海岸邊形成圍籬、水泥牆或是鐵絲網般的圍柵,像是捕魚時撒出的網。

 

有些東西的路,正在硬生生被阻斷。

呵呵。

因此徘徊在海邊丘陵間,看來,暫時我是回不了家。

分享: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697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