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非小說:抉擇19

2018/1/11  
  
本站分類:創作

亦非小說:抉擇19

第十九回

信宇和我,經歷了二十多年的歲月,分手後又重聚,是否意謂著我們該在一起,然後牽手走下去。結婚,應該是我的們的選擇?

不過,我們並沒有做這個選擇。不,應該說是我並沒有做出這個選擇。

那天,一切都很美好。

我們戲劇般地相遇,再次重逢在他的故鄉,台南。比起台北,這個城市顯得古老而樸素了些。

他一直牽著我的手,一直牽著,走了很長很長的一段路。沒有言語,只是走著,彷彿只有我們兩個似的,那麼安靜的走著。這條路,會有盡頭嗎?偶而會看看我的手,那隻被牽著的手。一開始,其實我是猶豫的,該不該放開我的手。終究,我並沒有放開,任由他牽著。

「手…不想再放開了」信宇這麼說了。

我們走進了一個公園,有樹,有花,有綠地。微風吹來,我還在享受這難得的片刻,信宇的這句話,也隨著風,溫柔地進了我的耳裡,在我的心底起了些許的漣漪。

這些話,我曾經很想聽到的,在多年以前,在他離開我的時候,在我痛不欲生的時候,我是多渴望聽到這些話。

那時候的錯過,以為是結局。我們背對著背,在各自的軌道上,走了很長的一段路。如今,在繞了一個圓圈以後,我們再次地面對面了。彼此對望著,在此時此刻。

然後,他吻了我。輕柔的吻,應該是幸福的,我想。但不知為何,我卻流下了淚。我已經許久許久未曾流淚了。不哭,才能堅強的活著,我是這麼告訴自己的。那麼,此刻的淚水,又代表著什麼呢?

原來,我還是愛著他吧!原來,我還在等待這一刻。以為遺忘的,其實並沒有遺忘。我的愛沉睡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如今甦醒了。

我看著他,深深的凝望他,再次把我的唇覆蓋在他的唇上。是的,我依然還愛著他!林信宇,是我愛的人,也是我無法捨棄的人。

如果,我們的愛情是童話故事的話,那我們應該像王子公主般,舉辦一場華麗的婚禮,再幸福快樂的生活吧!

奇怪的是,那不是我想像的畫面,我不想要如此。

雖然我嚮往愛情,卻不期待婚姻,我並不想要結婚。

曾經,我也像很多女孩一樣,期待一場刻骨銘心的愛情,最後,跟自己最愛的人結婚。只是,這樣真的是最好的抉擇嗎?

「我想跟你在一起,但是⋯」我停住了。

「害怕嗎?其實,我也很害怕。不知道未來會如何…可是,就先走走看吧!好嗎?」雖然是疑問句,信宇的眼神卻是那麼的堅定。

是啊!就先走走看吧!也許,我們都無法承諾將來,但至少,我們可以掌握現在。我望著他,他也凝視著我,我們的四隻手緊緊的握著。我們,應該可以吧!我深深的相信著。

儘管如此,我還是很害怕結婚這檔事。雖然我也曾經對婚姻有美麗的憧憬,也曾經試圖靠近它。只是到最後,我仍然止步了,我不確定那是不是我要的。難道,是我父母平淡無奇的婚姻影響了我?

也許,對很多人而言,婚姻是一輩子最重要的抉擇。選擇結婚與否,都是一場賭注。結了婚,也不知道是否選對了人?不結婚,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一個人走下去?

現在的人自主性高了,對婚姻的選擇也越來越有自我的堅持。結婚的人變少了,離婚的人變多了。單身的人越來越抬頭挺胸,不婚主義似乎在不知不覺中,成了流行的趨勢。

我從來沒有選擇不婚,卻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大齡單身者。我的媽媽一天到晚催促著我:“找個好對象吧!”、“趕快嫁人吧!”…

然而,我的母親,這個結婚超過四十年,思想保守的傳統婦女。竟然在某一天,發表了她的“卒婚宣言”:我要擺脫婚姻的束縛,過我自己想要的生活。

卒婚,是近年來在日本新發展的一種婚姻模式,尤其盛行在熟齡夫妻身上。沒有正式的離婚手續,只是夫妻各自獨立生活,甚至分開住。

「媽…你真的要卒婚?你真的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嗎?」我驚訝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覺得不知所措,然而這卒婚的另一位當事人,也就是我的父親,卻是一臉淡定,彷彿跟他無關似的。

男女之間,究竟該怎麼做,才會是最好的關係?

(未完待續)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