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生子

2015/4/21  
  
本站分類:創作

詩生子

蔣勳老師說:「一天有24小時這麼漫長,我們能不能留18分鐘給一首詩?」

一次TED的演講,我聽到蔣勳老師感性又從容的讀了一首他自己寫的詩,當下覺得很美,很美,很美,值得說三次很美。

曾經在另一次演講中我曾舉手問蔣勳老師說:「作為一個創作者,在出版的過程中,你對於書付莘的樣貌是否有所堅持、期待,或是想法?」

記得老師大概是這樣回答的:「當我寫完了文章,基本上我就不去管它了,讓編輯、讓出版社去操作吧!」

這樣一位令我尊敬的學者、詩人,原來是達觀又活在當下的人。

老師的談吐中對於觀察、美學,周遭的一切,哪怕是趕來演講的途中,他都會真切地欣賞路上的一棵樹,然後分享他的感受。

我發現,人活著,如果感官都盡情的打開,香會特別芬芳,食物特別好吃,人們的笑容好甜,一切的一切都會更將濃烈。

然而詩,就是人對於感官觀察的極致,也是想像力的放肆,把無窮的創意,或是那一絲絲感受,化為文字,化為表達,化為一種意境,一種思念。

對於詩,我已經忘記我脫離祂多久了?當我突然興起一個念頭,詩才又回到我的生命中。

「我要生活像詩,我想讀詩,我想寫詩。」

詩是一個觸媒般的東西,可以激發無限,讓我思考多了,讓我小題大做,讓我化千萬複雜為簡單一行字。

寫詩真的好好玩,而讀詩,更是讓我打開了一個好厚重好厚重的門。

往門縫望去,發現了極為精彩的堂奧,我是那麼熟悉,而卻多年未曾觸及。小時候國語課本上那首詩,其實,都是教我要體會,要用心呀!

翻了好多詩刊、詩集,都是很多有趣的人之抒發與生活,是夢境也是真實。重點是有趣!不知道是因為有趣的人讓詩有趣,還是因為寫詩而讓人變得有趣?

那無俚頭的隨性,可以亂寫,但是似乎又很認真。

揮灑文采,但是卻又一刀見血,正中關鍵。

規則嗎?不太能界定。但是體會嗎? 你一讀就知道有沒有詩意。
老實說,周遭實在難以輕易找到一位願意寫詩的朋友,寫詩好像很奇怪,約朋友一起寫詩也很奇怪,但是連接上網路,發現詩人到處都是,好像「詩」是種信仰、是種修行。我明白這一切強求不來,我也知道我也無法阻止自己去寫。

沒事就會在家寫寫詩,好像這件事說出口,就是一種奇怪的事情。(至少我現在生活的社交氛圍是這樣讓我覺得)

旅遊文學之後,我寫了小說,現在我決定寫詩。

在當工程師之餘,我希望我是吉他手,在當人子女、丈夫、朋友之餘,我希望我是位作者,當背包客之餘,我希望我是喜劇演員,當我打籃球喝曼特寧之餘,我希望我是嗜讀者,在吃喝呼吸之餘,我希望我是詩人。

人總是有許多身份,我要我是詩人,因為人生很多事情是只要自己同意即可呀!
(笑)

Therefore

人生旅途漫長又苦短,花點時間寫寫詩,才是正經事呀!

我要大聲說:「我要寫詩!」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4  回應:2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路西    
路西
寫詩的確是有些孤獨....但說真的孤獨,也未必。事實上這些詩人也常常群聚。詩刊之所以集合都是因為志同道合之故。
回應    0    0
Neo    
Neo
所以我決定....我要開始強迫我的周遭朋友讀我的詩!!!(笑)
回應    0    0